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番外 作者:上秋未晴

字体:[ ]

 
文案
温润死心塌地地爱了时诚十年。
为了帮本是私生子的时诚上位,扳倒已定的下任家主时竟越,温润不惜爬上了这个隐形病娇的床。
温润从中作梗,杀死了时竟越,却不料就此顺利上位的时诚与情人狼狈 为女干,对温润痛下杀手。
温润愤愤而死,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重生回了刚刚爬上时竟越的床的时候。
为了复仇,重生后的温润决定和时竟越联手。
凭着重生前的记忆,金手指大开的温润在复仇之路上畅行无碍,却没有发现前世那一个死在自己手下的时竟越也重生了,同时点亮隐藏的病娇属性……
 
本文原名《豪门遇病娇》
↑因为河蟹问题改名
 
本文属于#考后报社之作#,目测一大波狗血正在靠近
 
入坑小贴士 1V1 主受 复仇受温润×病娇攻时竟越
文中地名以及各种情节全部瞎掰,有可能存在bug,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润,时竟越 ┃ 配角:时诚 ┃ 其它:重生,豪门,病娇
 
    第1章
    
    拿着几经周折终于到手的股份转让协议书,看着这几张薄薄的纸,足以决定帝都势力滔天的时家落进谁手,温润的思绪一时间飘到了很远。
    他并不稀罕这举足轻重的东西,可有人却惦记了一生。
    那个人叫时诚,是他自十八岁起便心心念念,至今死心塌地爱了整十年的人。
    时诚是时家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他的母亲只是帝都一个连数都数不上名号的小家族的私生女。
    她的家族把她献给时家以求荫庇,本不过是一夜风流,可这个女人却有着不小的野心,妄图嫁进时家。她手段了得,硬是磨得时诚的父亲时沛同意她做自己的长期情人,最终生下了比婚生子还大的时诚。
    按理说,时沛应该对这个勉强算得上是爱情结晶的儿子多有宠爱,甚至不惜力排众议推他上继承人的位置。可现实却并非如此。
    也许是婚生子的时竟越在时沛的眼里比时诚优秀太多,又或是家族利益的纠葛,时诚被允许进入时家的大门,养在时沛的身边,却从未得到过时沛的重视。
    于此,时诚从小不甘。无论是儿时母亲对他寄予的厚望,还是对父亲关切目光的渴求,这一切都促使得到时家家主的愿望成了他一生的追求。
    温润和时诚的相遇是在他二十岁与家大业大的温家断绝关系之后。那时的温润正陷入他人生最灰暗的一段时期,曾一度萌生出报社的冲动,就在这个时候,十六岁的时诚出现了。
    他有着傲气,有着自信,阳光而积极,与性格冷清的温润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却满足了温润对理想爱人的所有要求。再加上那时时诚无条件对温润出以的援手,温润很快就对这个大男孩产生了爱意。
    很多时候,爱情真的能让一个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温润爱上了时诚,对于爱人毕生的愿望,毫不犹豫地踏回了自己一直期许远离的商业风暴中心。
    为了上位,时诚要人脉,温润便倾家荡产,为他建了帝都最繁华的高级会所以收集各方信息。时诚要继承人的位置,他便把自己送上了已定家主时竟越的床,并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了时竟越。
    而时诚要时家,温润在时竟越死后四处奔波搜刮他所有的产业与势力,终于在今天拿到了时家最主要产业的散落股份和其他各类产业,只等时诚签上自己的大名。
    时家易主,爱人实现愿望,一切就在眼前。可这一刻,温润却莫名感受不到丝毫的喜悦。
    他早就知道野心勃勃的时诚为了上位可以用尽手段,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勾引各大家族的男男女女,把肉【欲】与利益牢牢捆绑。他也早就习惯了时诚身边无数的莺莺燕燕,却还是会在看见那些白花花的*后,感到心痛与悲哀。
    时诚是他曾经的救赎,而他温润却不是时诚心底的执念。
    早在温润爬上时竟越的床后,时诚便不再碰他。那时候看着时诚没有温度的眼眸,温润就已有预感,他们两个人不可能有什么结局。可饶是如此,盲目的爱情给予他无谓的勇气,最终坚持到了今天。
    此刻,温润有十分强烈的感觉,一旦时诚签下了名,他们的纠葛也就到此为止了。
    可就算看得透彻,他内心深处却还留有渺茫的希望。
    自己果然是在犯贱。他苦笑。
    看着约定的时间已到,温润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算不上完美的微笑。
    不出多时,时诚便如期而至。与他一同前来的,叫付安,是个公证员,但同时也是时诚宠爱了很久的情人。
    两人几乎是相贴着入座,当着温润的面,便毫无顾忌地来了几个火辣辣的热吻。吻得付安瘫软得像一滩软泥,眼带魅惑地倒在时诚怀里,肆意地娇喘。
    眼看着时诚的手滑至付安的下半身,一阵撩拨,并大有进一步宣- yín -的意味,温润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殆尽,冷冷出声:“两位倒是好兴致,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都能滚到一起做那档子事,也不嫌弃有人围观。不过我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看完全程。你们要是不在意这几张白纸,等放纵够了,有时间了,日后再约就是。”说着,温润便伸手去拿摆在桌上的协议。
    可指尖才刚刚碰到协议,就见一只白嫩的脚压在了纸上。
    温润抬眼,就见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的付安,脸上泛着红潮笑道:“温大少爷,何必这么见外。您平日装装清高样儿就罢了,在我和时哥面前,还顾忌些什么?时哥今天心情好,我也就顺他的意,同您一起伺候他,也免得您欲求不满,成天往死对头的床上爬。”
    说到最后,付安几乎是满眼的讽刺与不屑,可他脚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勾着脚趾便搔上了温润的手。
    接触到付安脚趾的一瞬间,温润像是被什么恶心的东西覆上了一般,心里一阵恶心。他当即抓住付安的脚踝,然后用力一折。在听到骨裂声响后,立马收回手,并抽了一张纸巾,用力地擦着沾染过付安气息的地方。
    “温润!”下一秒便传来了付安撕心裂肺的叫声,“你活该犯贱得不到时哥的宠爱!”
    温润本就被付安放肆的举动恶心得无以复加,加之自始至终时诚的漠然,清醒而深刻地让温润意识到了对方的无情。
    最后一点奢望在一刻消失殆尽。
    温润垂眸,敛起失望与神伤,淡淡地说道:“我是挺贱的,不过也没有贱到和你一样上赶着露出屁股给人搞,还在这种憋屈的时候被人掰断腿。”
    他没有去看时诚,只是拿起桌上的协议书,说道:“这沓纸就当是这些年我们纠葛的了断,这些年我为你白做了这么多就当我犯贱。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别带着你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情人来恶心我。”
    说完,温润把叠得整齐的协议书一把甩到时诚的脸上,转身离开。
    可还没出门,便听得身后传来时诚一声低笑。
    那笑暗哑而阴郁,与平日阳光温和的形象截然不同,好似一条嘶哑的毒蛇慢慢地缠上全身,听得人毛骨悚然。
    “了断?温润,你欠我这么多,哪是一句话就能老死不相往来?”
    谁他妈的欠你。温润正想转身爆粗口,就感到脖颈传来一阵阵痛——竟是没有半点预兆,时诚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温润身后。
    晕眩前,他似乎看到时诚一双如死水般暗沉的双眼,竟与多年前第一次遇见时竟越那个危险男人时候一样。
    一样的瘆人,一样的冰冷,却又似有癫狂的隐欲暗潮涌动。
    ==========================================================================
    意识恢复的时候,温润发现自己正被双手缚着举过头顶,绑在大床上,而映入眼帘的,就是时诚一张放大了的脸。
    温润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自己被打了肌肉松弛剂,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
    “醒了?”时诚摩挲着温润的脸,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像是自言自语似的,慢慢道:“那么是时候讨论一下‘了断’了。”
    听到那两个字,温润眼瞳一暗:“这十年,因为这可笑的爱情,我对你掏心掏肺,问心无愧。我承认是我犯贱,是我死乞白赖地贴着你。可将心比心,你有为我付出过半点吗?”
    “爱情?”时诚轻念着这两个字,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出了声:“你温润连心都是冷的,当真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你什么意思?”
    时诚像是没有听到温润的话,只是一味地说:“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报恩罢了。报恩?不不,怎么能说是报恩呢,只是同情罢了。同情在你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和你一样没人疼没人爱的我。然后因为我陪着你度过了那段最无助的时光,你留在我身边……这算是爱?”
    “你眷恋阳光,你眷恋乐观,因为那是与你截然相反的一类人,也是你这辈子都想成为的那类人。这些我早就知道,早在和你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知道。所以我努力成长为你喜欢的样子,努力追随你的脚步……”时诚似是沉浸在一个人的回忆之中,用他最温柔的语调,说着一个似是温润从未听说过的故事。
    “然后我得到了你,是啊,得到了你的不离不弃。可是那有什么用?你贪恋的不过是假的,虚幻的,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我。甚至,你在我身上停驻的目光,根本不及那个人。”
    说到这里,时诚顿了顿,露出一个无比扭曲的笑容:“你亲手把刀子捅进那个人的身体,看着鲜血喷涌的那一刻,我真的好高兴。那个人不在了,还是你亲手杀掉的,那么没有人觊觎你,没有人勾引你,你的目光也应该属于我了。”
    “可是三年了,那个人已经死了三年了。你为什么还把所有的目光投注在死人的产业上呢?多看看我不好吗?”
    听着时诚近乎癫狂的自白,温润却是陷入沉寂与悲哀。
    整十年,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只停留在这个人的身上,为他倾尽所有也在所不辞。可是这个人给他的回应呢?不论是不顾他的感受和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欢爱,还是现在对于他的感情全盘否定,似乎在这个人的眼里,只是凭着主观感受对一个人的真心妄加评论,却从来没有真正关注过那些付出代表了什么。
    同情?可怜?他温润没有掉价到如此轻易就付出真心。
    他已经对时诚口中故事的始终与真相没有兴趣了。无论时诚有多早对他动心,他爱的也只是过去的那个自己,而无论在从那之后他对他付出了多少,他也早就认定了他的不爱。
    这一刻,温润说不上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情。比起人心难测造成的悲剧,更令他感到心冷与不值的,是一颗真心喂了狗。
    他已经不想讨论谁是谁非,却还是不料对方在最后一刻恶狠狠地给了他一击。
    “……既然毁了你身边的一切,你也还是爱不上我,那么就毁掉吧。毁掉,至少可以让我给你的痛被你的灵魂深深记住。”
    时诚一边说,一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刀:“刀很钝,不过我想你会很喜欢这种痛苦。”
    他用冰冷的刀刃对准了温润的眼瞳,毫不犹豫地扎了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