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这剧情不对 作者:奶油馅

字体:[ ]

 
    文案
    楚衡穿了,穿成了原著里二十岁就药丸的炮灰。
    他看着自己的金手指,觉得不能这么认命。
    【小剧场】
    楚衡甩着手里厚厚一叠欠条:“你欠我的银子什么时候还?”
    某人:“拿我抵要不要?”
    看文指南——
    1.古代架空,架得很空,所穿小说为原创;
    2.主受,1v1,HE;
    3.穿书后自带剑三万花医术,金手指有,粗大腿有,主角本人壕;
 
    内容标签:平步青云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衡 ┃ 配角: ┃ 其它:穿书,万花医术
 
    第1章 【零壹】书中人
    
    抬眼看了下游戏左上角显示的时间,又到凌晨三点了。
    楚衡打了个哈欠,对着一起挂在yy里的游戏好友们道了声晚安,随手准备退游戏,上床睡觉。
    游戏画面里,大万花谷的花哥站在大药臼边上搓完最后一颗药。
    楚衡退了游戏,趁着退出的功夫,站起来打算去倒杯水。
    摘下的耳麦还没放上电脑桌,他眼前突然一黑,下意识地要伸手去按桌子,却已经没了力气,直接倒在了地上。
    耳麦连着线从他的手里砸到地上。
    楚衡躺在一张软榻上,直愣愣地望着头顶发呆。
    他这是……死了?
    阴曹地府是长这样子的?
    软榻,矮桌,蔺草席,还有脑袋底下硬邦邦的枕头。这些看起来,都不像是地府里的东西。
    他还是有些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衡闭了闭眼,觉得脑壳疼的厉害。
    他只记得,刚才他还在电脑前打游戏,正退游戏准备睡觉,起身去倒杯水的功夫,怎么就眼前突然一黑,然后倒了。等到醒来,周围的环境就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尽管不知道地府怎么长得和电视剧里拍的不一样。但楚衡大概能猜得出来他自己的死因。
    对于一个活了三十年,还没男朋友,被同事戏称“拼命三郎”的有志青年,他觉得自己的死并不意外。
    每年那么多新闻报道里的,青年猝死案例不是随便写写的。
    只不过是从平面报纸上,落到了他自己身上而已。
    更何况,在这道惊雷砸到他头顶上之前,他因为某项亲身参与的科研项目,已经连续加班了三十一天,累计加班时间将近250小时。
    就连补休,还是刚刚拿到手的。
    作为红旗下长大的五好青年,楚衡算是出身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是搞科研研究的,几个叔伯舅舅,不是军工制造业,就是中西医。
    楚衡还是个萝卜头的时候,就跟着在大学教中药学的姥爷在药圃里进进出出。成年后,更是自然而然走上了长辈们的路子,进了军工科研院做设计。
    科研院这段时间任务很重,他负责的部门又是其中较为重要的一环。连着上了三十一天的班,他好不容易能补休,正准备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好好睡上五天,结果当天晚上就被游戏里的好友一通电话叫了起来。
    于是休假变成了舍命陪君子,熬夜打网游。
    可说来说去,把命丢了才是最丢脸的事情。
    “要上社会新闻了。”楚衡在榻上打了个滚,把脸埋在薄毯里,憋闷的自嘲。
    早知道会死得这么憋屈,宁愿是躺在床上一觉睡死的,怎么说也比被人破门而入发现死在电脑前好。
    不过话说回来,地府里怎么这么重的艾叶味?
    楚衡诧异半晌,终于掀开身上的薄毯从榻上坐了起来。
    屋里摆着张矮桌,上头摆了一面铜镜,楚衡下了榻走到在镜子前停下。
    看着铜镜中裹在宽松的中衣里的清瘦身躯,和一张煞白的脸,楚衡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是张对男人来说,太漂亮的脸。
    丹凤眼,笑唇,不开口就先有了三分笑意,凑近了看,耳垂上长着一颗小痣,一头乌发披散地落在肩头。
    偏偏脸色煞白,眼底还有青黑,看起来像是身体很虚的样子。
    但,这不是他的脸,更不是他的身体。
    “忧思日久,素体虚弱,中气下陷。”
    只看了一眼,楚衡忽然心惊地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吐出了几个陌生的词。然而混沌的脑海中,竟然还条理清晰地列出了对症下药的方子。
    与此同时,心头隐隐还有奇异的暖流淌着。
    他稍稍提劲,脑海中竟还划过太素九针的要诀。
    所以,他其实不是死了,而是穿越了?
    并且还带着他大万花谷的离经易道?
    楚衡对自己的这个猜想表示惊恐,头皮顿时一紧,对着镜子就去解身上的中衣。
    敞开的中衣里,是一具很瘦很单薄的身体。
    跟楚衡以前那具没有六块腹肌,但也晒出了健康小麦肤色的身体比起来,简直就是弱鸡。
    要不是确定底下的确是带着把,他真的会认为自己其实穿越成了个女人。
    对着镜子,楚衡伸手摸过自己胸腹。每到一处,他的脑海里都会自动跳出皮囊下的脏器名,以及穴位名称。
    “天突、紫宫、膻中……石门、中极……”
    尽管他从小就耳濡目染了不少中药学的知识,但那都只是最浅显的部分。
    可现在,从脑海里不断往外涌的这些陌生又熟悉的内容,实在是让楚衡有些心惊肉跳。
    “要冷静。”楚衡深呼吸。
    穿都穿了,还能怎么样。一板砖拍死重新再来一次?
    楚衡咬牙,后悔药没得买,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先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再想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成本有多高吧。
    不过有了离经心法当金手指,最不济当个赤脚大夫应该是没难度的。
    屋外传来来回走动的声音,楚衡转了个身,径直推开门去看。
    梳着童子髻的小孩正来来回回抹着屋外的走廊。听到声响,小孩屁股往地上一蹲,仰着脖子冲楚衡笑:“三郎起了,灶间还热着馎饦,可要吃些?”
    三郎?
    楚衡愣神。
    “三郎这是怎么了?”
    小孩伸手,似乎想要握楚衡的手,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抓过擦地板的抹布,害臊地收回手。
    “三郎是不是烧坏了?我叫阿兄去请大夫!”
    小孩说着,丢下抹布就要跑。楚衡一把把人拉住,指着自己:“我叫三郎?”
    “哇!”
    小孩突然大哭,一边哭一边喊:“阿兄,三郎真的烧坏了!三郎烧坏了!”
    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的楚衡,哪怕跟小辈,关系都因为长辈们的对比搞得有些疏远。
    他这辈子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小孩哭闹。
    眼前的小孩刚扯开嗓子哭,他就有些手足无措了。
    直到有个少年用木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食物过来,小孩这才止住了嚎啕,抽泣着就去拉他的衣角。
    “三郎怎么在吹风?快进屋歇息,别又烧了。”少年瞧见楚衡穿着单薄的中衣站在走廊上,吃了一惊,赶紧将木盘让小孩接过,上前就要扶他进屋。
    从走廊进屋,再坐上屋内的胡床,整个过程,楚衡都在发懵。
    “三郎快吃了这碗馎饦。”少年脸上露出恼色,劝慰道,“三郎在府里也不知是吃了什么脏东西,一回来就发起烧来。除了汤药,也没吃进什么东西,大夫说要是再不醒,就怕难了。”
    被个明显比自己小上一大截的少年管,楚衡有些不自在地接过汤碗,说了声谢谢,低头喝了一小口。
    大概是这具身体真的饿坏了。
    第一口热汤才下肚,楚衡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声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两声,见那对兄弟俩双目发红,心里还觉得有些奇怪,可生理上对食物的渴望让他实在没功夫过门其他,填饱肚子最要紧。
    趁着填饱肚子的功夫,楚衡分出了些精力在努力理着脑子里,属于这具身体的乱糟糟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主人很巧的是,和他同名,也叫楚衡。
    不同的是,因为分家较早,未及弱冠就先取了字。
    小字,燕堂。
    父亲是江浙一带有名的米商,在扬州城内更是富贵得从手指缝里漏点油水出去,都能养活几家人。
    楚家祖辈都以种植粮食和贩卖粮食为生,积累了几代人的财富,才到了今日的地步。
    楚家有钱到什么地步,楚衡并没有概念,但是从记忆里看,前任虽然是个庶子,但分家时得到的田产多得让他觉得心惊。
    要只是名字对的上,可能是凑巧了。
    可名对上了,字多上了,连家世也对上了,就不是巧合了。
    楚衡沉默地吃完一碗馎饦,看着跟前一大一小兄弟俩,心里咆哮。
    我屮艸芔茻,他这不止是穿越啊,根本就是穿书了!
    科研院的搭档妹子,有个业余写小说的爱好。
    之前加班那段日子,妹子贡献了自己写的一本小说的txt当他的厕所读物。
    封面配了个很意识流的图,标题是很有味道的几个艺术字——与君歌。
    听着像言情,但直到楚衡看完,八十多章的剧情里,愣是没看到任何男女主角的对手戏。
    哦,连男男主角对手戏都没有。
    应该是无cp剧情流了。
    于是楚衡就在那段时间里,断断续续地看完了八十多章的连载文。
    对别的他还没那么深的印象,但是对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配角,楚衡的印象实在是深刻得不行。
    原因无他。
    妹子就写到这个配角的死,然后坑了。
    所以,坑神的怨念就是把自己这个读者,召唤进了被坑掉的书里?
    楚衡忍住满心的卧槽,觉得自己是该好好计划下怎么活下去了。
    书里,前任死于及冠那年。
    为了不让敌国铁骑伤害百姓,抢夺粮草,前任以己之力,困守粮仓,最后一把火把自己和满仓的粮食都烧没了。
    他的要求不高,能混吃等死到六十岁就行。
    二十岁就死,实在是太早太早了。
    楚衡深深吸了口气,满屋子的艾叶气味侵入心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