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作者:掌执大人

字体:[ ]

 
文案
 
程翊无意争夺财产,却成为家族争斗中的牺牲品,被表哥谋杀重生回到十七八岁。
不过他貌似一点也不着急,说好的重来一次完成复仇呢?excuse me?你他妈下工地是为哪般?
周泽被男友坑害,一不小心被砸中脑袋,可这次他发现自己是从一个陌生的身体里醒来的?
虽说有吃有喝不缺钱花,但是为什么他总觉得他新表弟的眼神儿总在他身上转呢?WTF!难不成喜欢我?呵呵哒!劳资搞基,但是不和兄弟搞基!
干嘛还要和他一起下工地?你们有钱人真会玩!
感谢老攻木木做的封面,很喜欢的风格~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攻受脾气暴躁动不动就上演来啊来互相伤害戏码的故事。
 
食用小贴士:
1.1V1,HE,年下,伪兄弟,互宠
2.暴力因子流氓攻X实力撩骚痞子受(入坑发现不符……你打我啊你打我啊!)
3.受君黄瓜不洁(魂穿前),接受无能者绕道,当然我家小攻还是很纯洁的←_←
4.本文是披着复仇马甲的恋爱文,本文不复仇!!! 
5.友情提示,作者很土,所以文也很土,天雷滚滚,俗套,作者君逻辑喂狗,智商时不时下线,求轻喷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翊,周泽 ┃ 配角:程东城,孟弘文 ┃ 其它:年下,甜文,宠宠宠
==================
 
 
☆、第一章
 
  夜已经深了,昏暗的房间里十分安静,连呼吸的声响都能听的清楚。窗户大概没关,夜风一阵一阵的,吹掀起窗帘。
  外面的月色挺好,银辉打在地板上仿佛在发光,只不过因为窗帘的干扰时暗时亮。
  躺在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定定地看着天花板,仿佛脑子还没完全清醒。
  程翊缓了两三秒,动一下手指,本以为自己身子虚弱,动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不适,他眉头一拧坐起了身。
  程翊不仅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无不适之处,而且更重要的是脑袋上的伤口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脑子有一瞬的空白,难不成周以泽那王八羔子给他打了针神药?能包治百病?不过这伤口愈合得跟正常人一样也不太可能吧。
  程翊还在诧异着,意外发现这里也不是医院,而是……
  有些熟悉的摆设,熟悉的?程翊猛然间想起来这是自己的房间,只不过从大学开始他就基本没怎么住过了,有时候要是回家过夜的话会住几次。
  他怎么会在这里?程翊皱着眉头,脑中的疑惑越来越多。
  程翊一把扯开身上的被子下了床,本来想直接出门的,可发现身上还穿着睡衣,又拐到柜子边找衣服。
  可打开柜子,发现里面全是自己高中时候的衣服,他愣了三秒,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
  程翊一时间觉得无所适从,迫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出去了。
  “少爷您还没睡?”
  程翊下楼的时候碰到刘阿姨,他再次呆住了。
  刘阿姨是他们家的老人了,在他家干了二十多年,只不过前两年身子是越来越不好,回老家养老了。
  可她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此时的刘阿姨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精神头十足,丝毫不显老态。
  程翊觉得这个世界疯魔了,本来以为自己被人谋杀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完好无损,而且连原本的伤口都愈合了。
  莫名其妙出现在老宅子里,已经回家的养老的阿姨又回来了……
  他陷入了梦境?可他还没有傻到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地步,这世界太清晰了,梦里的摆放为什么会如此细微,梦里怎么可能会有明亮的灯光……
  刘阿姨看程翊愣在那里,奇怪道:“是不是不习惯早睡?也是,你们这些学生平时睡得都晚,这高考刚结束……”
  刘阿姨后面的话程翊一点没听进去,他仿佛被雷电击中了一般,脑子乱成一锅粥,还是很稠的那种,拿铁勺子都搅不动。
  刚高考结束?怎么可能?程翊立马转身往房间的浴室去。
  “欸?你这孩子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程翊顾不得回答刘阿姨,他冲进浴室打开灯,灯光亮起的那一刻,程翊瞬间震惊了。
  镜子里的人是他但又不是他,已经二十四岁的他步入社会两年了,怎么可能还是带着青涩稚气?
  他的容貌虽没太大改变,只不过十八岁和二十四岁总归有区别,别人一眼都能看出来的,何况是自己。
  他真的死了?程翊从震惊中缓过神儿来,眼睛里慢慢晕染上愤怒之色。
  程翊双手狠狠地砸在了洗手台上,周以泽……
  一个星期过去了,程翊早已经接受自己被周以泽谋杀回到十八岁的事实。
  “早饭吃完以后你替我去一趟你姑父家,探望探望。他最近身体有些不好。”
  程翊正在倒牛奶,身后传来一个严肃稳重的声音,他闻言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程东城从楼梯走下来,来到桌子边都没听见程翊的回应,本来严肃的脸板的更狠了,他皱着眉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不乐意?作为侄子难道不应该去探望一下自己的姑父?”
  程翊喝了一口牛奶,看向他爸,淡淡地扫了一眼他爸,“您想多了,我不是不乐意去看我姑父,我是懒得说话。”
  程东城的脸瞬间铁青。
  在摆盘的刘阿姨闻言皱起眉头忍不住责备道:“少爷,您怎么能这样和老爷说话呢?”
  刘阿姨看着他长大的,私底下把他看做自己孩子,所以他做错了事也不会顾忌他的身份。
  程翊习惯了,丝毫没有厌烦之意,他从心底里也认为刘阿姨是亲近之人。
  程翊对着刘阿姨笑了笑,也没辩驳。
  程东城见状想说什么,程翊直接起身往大门口去,他淡淡地说:“我去看姑父。”
  “饭还没吃完呢。”刘阿姨着急地喊道。
  程东城估计被气的不清,恼怒地说:“你别管他,饿不死!”
  程翊讥讽地笑笑,和他一桌吃饭简直如同嚼蜡,不如不吃。
  程翊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才到他姑父家。
  他姑父喜静,住的地方比较偏,除了私家车能过来出租在这一带基本看不到。
  “少爷,用等您吗?”
  “你先回去吧,我回去之前再打电话给你。”
  “好。”
  程翊看着车走远,才转头看着身后的别墅,很简朴的一栋复式楼房,看得出来主人不是一个喜好奢侈的人。
  程翊进去以后,管家接过他手里的补品,然后带着他上了楼。
  上了二楼,他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状似不经意地问:“这是表哥的房间?”
  老管家回答:“对。小少爷也在老爷房间内。”
  程翊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他笑笑,“我们去看望一下姑父吧。”
  周国华的房间在二楼最里面。
  管家敲了敲门,“老爷,程翊少爷来看望您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程翊随着管家进了房间。
  刚进去就看见周国华坐在轮椅上,他斜对着落地窗欣赏着窗外的景色,身侧还站了一个人。
  主卧很大,色调是规矩的灰白色,这会儿不过八点多钟,阳光还不是很强烈,跳跃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那人脸上,他侧脸的线条一时间都被柔化了。
  程翊眯了下眼睛看着那人,他的眼睛需要更加犀利才可以分辨对方骨子里到底是怎样的人。
  在自己被谋杀之前,程翊一直认为他这个表哥是个温顺的人,或许还有些怯懦,可现在再看,他表哥怕是个实力派,内里不知道有多狠毒。
  周国华听见动静,转了转轮椅的轮子转过了身,他笑着和程翊寒暄了两句。
  程翊对他这个姑父还是挺有好感的,性格温和,不争不抢,在这么大的家族里倒是个另类。
  不过或许也是他的身份限制了他不能争……
  他姑父是个倒插门。
  姑姑是个典型的女强人,在抢家产上下了不少力气,自然不肯乖乖嫁出去了。
  更重要的是,他姑姑没法儿生育,老爷子没办法给她招赘了一个,不过也只能给他姑姑找了个小门小户,毕竟家业大的也没人肯入赘,但这让老爷子很满意,他姑姑手里的筹码太多了不好控制。
  他姑姑对家庭观念不是很深,好在周国华是个懂得忍让的人,两人相处倒还和谐。
  他姑姑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可周国华总觉得家里太冷清,于是去抱养了一个,也就是周以泽。
  说实在的,名义上周以泽是他表哥,但老爷子从心眼里把周以泽当程家人,连让他随母姓都不愿意。
  所以在程家,大家都知道周以泽只是周国华养的一个孩子。
  不过他姑姑的命还真是不好,两年前他姑父和姑姑坐一辆车,好端端却又出了车祸。
  姑姑抢救无效死亡,他姑父虽然双腿截肢,但好歹捡回来一条命。
  他姑姑去世以后,手里拿的那些股份顺理成章落到了他姑父手里。
  这么一来,事情可就有点说不明道不清了。
  老爷子那几天阴郁,把整个家族里的人骇的不轻。
  大家都知道失去女儿完全没有他们程家的股份即将被一个外人拿走一部分了更让他感到痛心。
  想到这儿,程翊面色一凛,突然觉得他姑姑挺可悲的。
  他姑父也明白各种曲折,知道老爷子放心不下他,自愿把手里的股份让了一大半出来,显示了自己不争不抢的决心。
  老爷子见他手里的股份不足以掀起什么风浪,这才平静下去。
  按理说,周以泽也应该明白这些道理,他明明是最不可能得到家产的人,为什么还要谋杀他呢?而且自己也无心抢夺家产,为什么还是会被周以泽给盯上呢?
  程翊觉得这件事疑窦重重,可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看了一眼周以泽,周以泽也正好看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不过周以泽立马把目光移开了,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看起来有些懒散。
  程翊微微皱了下眉,觉得有些怪怪的。
  在他的印象里,周以泽这人性子随他姑父,人前温和稳重,鲜少有随性的一面,为什么现在觉得周以泽有些不同?
  周以泽像是感受到他过分“炙热”的目光,转过头来扫了他一眼,眼神儿漫不经心的,又像是带着不屑。
  程翊面上没有反应,实则内心在翻涌。
  除却那晚他重伤躺在床上,眼睁睁看周以泽一脸狰狞往自己输的吊瓶里注入不知名的药水,在此之前周以泽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哪怕是他做错了事情,周以泽也可能担心会招惹他,表现的不怨不恼,可如今……
  难不成是原来固有的思维遮住了他的双眼?让他选择性忽略了那些细节,而那件事儿又让他格外重视这个人,所以他表哥细微的举动都被自己放大了。
  这么一想,还挺合理的。
  程翊微微翘起嘴角,这样正好,他倒要看看这个人的演技有多好。
 
☆、第二章
 
  程翊想多观察一下周以泽,打着看望周国华的幌子待着不走,和周国华聊了好久。
  程翊时不时看一眼站在旁边的周以泽,很快他就发现周以泽眉头拧的紧紧的,眼神儿里透着满满的不耐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