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还阳[玄幻] 作者:空篌(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关于亡者重生的故事
 
十年前,一场天裂的降临改变了整个人界的格局,从此进入一个混乱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天道不复,死者还阳
 
夏征:每个人都有他应该去的地方,这不应该存在任何例外。
 
沈清汜:所以,我来为你送葬。
 
“你敢告诉他,你是个什么东西吗?”
 
 
阅读小提示:故事背景古代架空,单元文,慎入
 
重生只是隐藏线,此文背景人设极其诡异,慎入
 
CP夏沈夏沈夏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_(:з」∠)_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重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征,沈清汜 ┃ 配角:夏畅,洛苍妍,柳莺时 ┃ 其它:还阳,重生,强强
==================
 
☆、复生(修)
 
  风声……
  为什么……会有风声……
  黑暗中,有人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片刻之后,床上的那个男人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昏暗的木屋里只有他一个人,有风从窗缝里漏进来,带得发黄的窗纸如毒蛇吐信般嘶嘶作响,窗边的矮桌上燃着一盏油灯,明灭的火光在风中显得不堪一击。他盯着那扇破旧的窗子愣了一阵,试图起身下床,不料却重重地摔倒在地,扬起的灰尘呛得他咳了两声,看来这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清理过了。
  完全使不上劲……我到底睡了多久?男人觉得头有些疼,一些画面不受控制地浮现在他脑海之中,可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小木屋里。
  又过了一会儿,男人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他扶着床边的妆台缓缓起身,在抬眼看到妆台上那面蒙尘铜镜的瞬间,他愣了一愣。男人犹豫了片刻之后,用手拂去镜面上的灰尘,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男人看着镜中人皱了皱眉,猛地抬手将铜镜面朝下扣在桌面,转身朝大门走去,却又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拦了下来。
  “这是……设了结界?”男人有些意外地将手覆在门上,他能感受到结界的法力波动很平和,想来不是为了攻击而设——是有人把沉睡中的他安置在这里,并且设了结界保护么?那么……要不要在这里等那个人回来?
  桌上的烛火闪了闪,男人猛然回神,屋外似乎有些动静。
  他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一条缝隙向外看去——只见窗外是一个废弃的院落,除风吹动草木发出的沙沙声外,看不到半点活物的踪迹。天色暗沉,仿佛是黄昏,可是当他抬头看向空中时,却又发现日头并未偏西。
  不对劲。
  男人只觉一种不祥的预感席卷而来,将他笼罩其间,一切都变了……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大力拍击的声音,不待他答应,那拍击声便停了下来,紧接着,一张布满暗青色纹路的脸便已经凑到了窗前,在屋内明灭的烛光照耀下显得分外狰狞。
  男人见状往后退了两步,来者身上虽然带着一种诡异阴沉的气息,不似活人,但在细细辨认之后,他发觉这应该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族少女。
  少女此时的神色有些慌张,不待男人说话,她便先一步开口了:“能让我进去避避吗?求你了!”
  男人没有回答,他能感受到有什么正在逼近,这个少女应是知道外面有何危险,这才前来求助,正巧,他也有些事情想问。
  不做多想,男人挥手临时破开了设在屋外的结界,少女连忙钻进屋来,第一件事便是吹熄了桌上的油灯:“熄灯熄灯!你不知道火光会引来更多的吗?”
  确实不知道。男人在心里默默接了一句,却并不想开口反驳,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只听无数翅膀扇动的声音渐渐接近,不多时,就将小屋团团包围。
  “这是什么?”男人低声问道。
  “鸟群,”少女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又补充道,“它们其实以前是乌鸦,受浊气影响,都发疯了。”
  乌鸦?男人透过并未关严的窗户向外看去,只见鸟群不住地围着木屋盘旋,却又被结界拦在了屋外。少女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发现在结界的保护下他们暂时安全,不由地松了口气,可是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她又忍不住问道:“那个……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解开的结界能管多大用?”
  “……应该还好。”男人挑挑眉,这东西又不是他设的,他怎么知道能有多大作用?
  “那就好,”少女误解了他的意思,放心地笑了笑,“我叫袁桐月。”
  “……聂凉。”
  袁桐月对着他嘻嘻一笑:“聂公子,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嗯?”聂凉侧头看她,从他这个角度来看,袁桐月脸上有不少无规律分布的青色条纹,像是爆出的青筋,乍一看有些渗人,但在细看以后便能发现,这姑娘五官精致,若是没有这些条纹,绝对算得上是个清秀佳人。
  “你不知道?”袁桐月走到聂凉身边,耸耸肩道,“如今地面上的浊气已经蔓延到豫州西南,不出几日就会将这里也完全吞噬,到时候,还留在这里的人肯定会没命的!”
  原来这里是豫州……聂凉想着,摇了摇头:“我等人。”
  “这样啊……不过我来看你这里有结界,想来应该和修仙者有关吧?浊气虽说不会直接要了你们的命,但总归还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就当我多嘴提醒你一句,如果实在等不到,你还是赶紧走吧,”袁桐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我本来也想走的,不过家人都留下了,我也就不走了。”
  “砰!”有什么东西撞在了结界上,有了一个领头的之后,紧接着又是砰砰砰几声,原本在外面徘徊的鸟群纷纷向着结界冲来,变异后尖锐的喙仿佛随时能把结界撕开。
  聂凉:“……”
  “……我突然觉得……这里也不怎么靠谱啊……”袁桐月有些害怕,伸手拽了拽聂凉的袖子,“咱们能离开这儿吗?”
  “正有此意。”聂凉皱了皱眉,“可否向姑娘借取一些血液?”
  “好、好吧……”袁桐月一惊,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将手伸到聂凉面前。
  只见聂凉化指为刀,划破她的左手,沾了血迹后在四面墙上画了一些诡异符文,然后考虑了一下,回头看看袁桐月,将手中剩余的鲜血凝聚为一颗珠子,递给她:“拿着这个,跟在我身后。”
  袁桐月小心翼翼地伸手接过,仿佛感到一股暖流从血珠里流出,渗入自己的手心,不禁觉得有些好奇。抬头见聂凉已经撤了结界,她连忙握着珠子赶了上去:“我们现在就走?你不是说要等人吗?”
  “……”聂凉沉默了一瞬,“不必了。”
  没有了结界的抵挡,两个人才走到门口,便成为鸟群的目标,无数体型异常硕大的乌鸦纷纷向着他们俯冲下来,一时间腥风扑鼻。
  袁桐月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聂凉将她护在身后,只见他暗自掐了一道咒诀,墙上的符文顿时发出血色光芒,一道光墙拔地而起,正拦在他们与鸟群之间,只听“砰”地一声,第一只冲下来的乌鸦直接撞了上来,在接触光墙的瞬间,它身上羽毛瞬间燃烧,哀鸣一声直直地坠落到地面,其他怪鸟像是收到了信号,朝着它扑了过去,毫不客气地将落难的同类撕碎。
  “哎呀,可惜了一顿美味啊……”袁桐月从聂凉身后悄悄探了个脑袋出来,看着眼前的场景轻声感叹道。
  聂凉闻言愣了一下:“这东西能吃?”
  袁桐月笑着拍拍肚子:“没事!我肠胃好!”
  “……”聂凉觉得自己不想跟她说话了。在鸟群发生混乱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结合屋子里的咒印将光墙完善了不少,血色在他们脚下凝聚为一个暗色法阵,连接着几面光墙,比起之前那摇摇欲坠的结界,这应能帮他们多抵挡个一时半刻。
  见他们暂时安全了,聂凉侧头看了看袁桐月:“劳烦姑娘把珠子放在你前方阵中。”
  “啊?好!”袁桐月点点头,依言做了,“这有什么用?”
  聂凉笑了,拉着她往后退了退:“看,烟花。”
  袁桐月有些迷茫地被聂凉拉着退了很远,还不等她反应,便感觉到前方一阵法力波动,巨大的爆炸震得砖瓦飞溅,一时间无数乌鸦仿佛下雨般落下,剩下的那些受了惊吓,纷纷振翅逃离。
  “太好了!你怎么想到的?”看到原本黑压压的鸟群四散而去,袁桐月有些惊喜地看向聂凉,不料话音未落,她便腿一软倒了下去,好在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聂凉的袖子,这才堪堪站稳。
  “怎么……回事……”袁桐月扶着额头,感觉一阵晕眩。
  聂凉扶着她站稳,伸手探了探她是脉象:“应是气血消耗太大所致,无甚大碍,休息一下便好。”
  “什么消耗?我明明不会……”袁桐月抬起眼迷迷糊糊地看他,忽地眼睛一亮,“是因为那颗珠子?”
  聂凉无意隐瞒,当即点了点头,道:“姑娘虽说没有修为,但是受体质影响,先天灵力属性偏阳,正巧可以克制那些受到至阴浊气侵蚀的乌鸦。于是我以那枚炼血珠,从姑娘这里借取了一些灵力……”
  “然后你就这么把我的灵力炸了?!”袁桐月顿时精神起来,挣开聂凉扶着她的手,指着他道:“你你你……”
  聂凉的笑容里带了一些歉意,他向袁桐月行了一礼,道:“方才种种实属不得已而为之,还望姑娘见谅。”
  袁桐月竖着眉瞪了他半晌,见他这样,最终还是把一口气泄了下来:“算了,刚才那种情况要是我以前遇到,早就死得尸骨全无了。”聂凉对此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屋子已经没了,这里又是个荒村,你接下来要去哪里?”袁桐月看了看远处那间已经炸毁的小屋,问道。
  聂凉答道:“这里已无人烟,随便找个空屋子便是。”
  “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又没人照应怎么能行!”袁桐月有些担心,“这里阴气很重,不是久留之地,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去我家,我哥哥嫂子都在,人多也安全些。”
  “如此……”聂凉想了想,而后点点头,“也好,这便麻烦姑娘了。”
  “啊!对了,你真的不用等人了吗?”袁桐月又想起聂凉之前说过的话,“你们是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的吧?如果你走之后他来了找不到你怎么办?”
  聂凉认真想了想,得出结论:“找不到就算了。”
  袁桐月:“……”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新文求评论求包养~(づ ̄3 ̄)づ
 
☆、首阳(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