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还阳[玄幻] 作者:空篌(下)

字体:[ ]

 
☆、闹剧
 
  这是哪里?
  沈清汜有些茫然地四下打量。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周围的一切都是朦胧的,稍远些的地方便被淹没在惨白的云雾里。
  沈清汜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无奈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总站在原地也不是办法,他只得先寻了个方向缓缓向前走,这里的一切静的可怕,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沈清汜什么也听不见。
  不知这么走了多久,透过层层迷雾,沈清汜仿佛听到女子的歌声。
  清澈,空灵,恍若天籁。
  沈清汜驻足聆听,冥冥中,似乎有人在告诉他,这个人很重要,非常重要。
  没有犹豫,沈清汜寻声走去。歌声忽远忽近,在它的引导之下,沈清汜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
  女子身着一袭鹅黄色长裙,一头及腰长发竟是罕见的银色,如瀑的长发不加修饰地披散下来,雾不知在什么时候散了,暖色的阳光洒落在她发间,犹如流水泛起的点点波光。她似是察觉到有人靠近,歌声停息,女子缓缓转身,一双漆黑的眸子望向来人。
  她说:“你终于要回来了。”
  沈清汜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睡着了。他微微动了一下,发觉屋里并无他人,只有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昨日从梁初空那里拿来的被子,头下枕着的是……沈清汜坐起身来,看着那件绣着阴阳鱼的黑色外衫被叠得平平整整地躺在那里,不禁轻轻笑了一下。
  他从窗口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此时天不知已经亮了多久,沈清汜当即把梦中之事抛到一边,拿起夏征的外衫向外走去。
  “醒了?”刚走到门口,沈清汜就遇上端着个木盆的夏征,看到他,夏征笑了笑:“正好,我方才已经去和村长他们辞行了,这是帮你准备的温水,你抓紧时间洗漱一下,我现在去通知阿畅她们,咱们要准备启程赶路了。”说罢,他将木盆往沈清汜手里一塞,转身离去。
  夏畅和洛苍妍此时已经准备妥当,见夏征来找,当即与他一同走出居处。他们三人刚走到村口,便远远看见一群难民聚在一起,不知又在吵嚷些什么。
  “我们过去看看。”夏征说着便要往那边走。
  洛苍妍闻言皱了皱眉:“我不去,看见他们就来气!”
  “小小年纪哪来那么大气性?”夏畅笑了笑,拽着她跟在夏征身后。
  还未走进,三人便看见梁初空和几个村民被难民们围在中间,双方均是面红耳赤,不知又在争论什么,洛苍妍见状,忍不住轻轻“咦”了一声:“是我记错了么?我怎么感觉人比昨日少了许多?”
  听她这么一提,夏畅也觉得奇怪起来:“细细数来,怕是少了近一半……莫非是还有人没起来?”
  “我刚从那边过来,房子里都是空的,所有难民应该都在这儿了。”沈清汜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传来,夏畅闻声回头,果然看见沈清汜正向他们走来。
  “这就奇怪了,其他人都跑到哪去了?”
  “这恐怕也正是他们争论的内容。”夏征皱了皱眉,沉声说道。
  他们四人站在这里,很快便引起了梁初空的注意,他一边费力朝他们这边挤过来,一边扬声道:“夏兄!你们来得正好!快来帮我们评评理,昨夜那二十来个人与我们闹了个不快,今天一早不辞而别,这些人非要把事情赖在我们小梁村头上,还讲不讲道理了!”
  “我说我早起到村外种地时亲眼看到他们走了,这些人偏偏不信,那二十多人各个都身强体壮的,我们又能把他们怎么样?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嘛!”梁初空旁边一个村民也接话道。
  不等夏征四人反应,难民们倒先不满起来:“人是在你们这里丢的,怎么就与你们没有关系了?”
  “就是啊!俺大哥大嫂也不见了,如果他们真要走,怎么可能不叫上我!”
  一个嘴毒的村民立马回呛:“说不准是他们嫌你累赘,巴不得甩掉你呢!”
  “你……你这叫什么话?!”
  夏征等人面面相觑,虽说他们心里大多更愿意相信梁初空的话,但是二十多个人走得无声无息,这件事确实显得有些蹊跷。夏征被梁初空的一声求助拉下水,眼看着他们又要吵开,只得开口说道:“我们正要与诸位告辞离开,这样吧,这位大哥,你不是见他们离开小梁村么?敢问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被夏征问到的村民皱着眉想了想:“我记得……他们好像是往北边去了……”
  村民话音未落,才稍稍平静下来的难民们又嚷嚷了起来:“放屁!我们都是从北边过来的,那边除了疯子怪物什么都没有!他们才刚从那种地方逃出来,怎么可能再往北边去!”
  村民一听他们还在质疑,顿时火气也上来了:“老子和他们无冤无仇,犯得着在这编瞎话唬你们吗?!”
  “好了好了!”夏征连忙拉住村民不让他们再起冲突,而后对难民们建议道,“正巧我们四人准备北上,诸位不如先耐心等等,若是我们在途中遇见他们,便劝他们回来如何?”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对啊,万一你们走了,他们没回来,我们也找不到你们,那该怎么办?”
  夏征皱了皱眉,正寻思着怎么应付,却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他扭头一看,只见沈清汜走到他身旁,凉凉地瞥了村民们一眼:“你们还能怎么办?除了我们,莫非你们之中还有谁有那个胆子,与我们一同北上不成?还是说我理解错了,你们根本不需要我们出手相助,打算自己去把人找回来?”
  难民们都是刚从北方一片死域中逃脱出来,如何还敢回去?沈清汜此言一出,难民们顿时语塞,而沈清汜本也没有等他们反应的打算,接着说道:“不说话?这是默认了么?那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人家小梁村好心收留你们一夜,还不快留下住宿费滚去找人,打算继续赖在这儿不走啊?”
  难民们被他堵得脸都绿了,一个难民瞪大眼睛看着沈清汜,声音却不自觉地弱了下来:“你……你凭什么管我们?!”
  “凭什么?”沈清汜轻轻笑了一声,抬手一个响指,一道银光从他指间窜出,不过一刹那便落在那个难民面前,银光在落地的瞬间消失,与此同时,黑色的火焰自底下升起,难民们来不及反应,便已被熊熊火焰围困其间。
  沈清汜缓缓踱步到先前还在叫嚣的那个难民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们强不过我,横不过我,还有资格问凭什么?”
  “帅!”洛苍妍在后面小声鼓掌。
  沈清汜的一番举动着实镇住了在场众人,聚满了人的村口一时间鸦雀无声。过了半晌,只见村长梁鑫在顾禅语的搀扶下拄着拐杖匆匆赶来:“唉……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便各退一步吧……”
  “鑫伯?您怎么来了?”梁初空回过神来,连忙迎了上去。
  看到他,梁鑫慈祥地笑了笑:“若不是禅语过来找我,我还不知道这里闹成这样。”
  梁初空有些尴尬地脸一红:“又让鑫伯操心了。”
  “我是村长,这不是应该的吗?”梁鑫摇摇头,走到沈清汜和难民之间,“这位公子,烦请看在老夫的面上,收了神通吧。实不相瞒,老夫让初空邀请路过的难民来小梁村,本也是打算为这村子增添几分人气,往后我们还要继续相处,闹得太僵也不好啊。”
  “便依老伯所言。”沈清汜点了点头,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黑色的火焰渐渐消失不见。
  梁鑫对他感谢地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已经吓得面如土色的难民,和蔼地问道:“大家往后都是小梁村的村民,不知各位可否卖老夫个面子,不再与他人争执吵闹?”
  经历了沈清汜的那一吓,现在难民们看梁鑫真是怎么看怎么和善,当即连连点头,对他的要求自然没有半点异议。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沈清汜目的达到,也无意再和这些人继续纠缠,于是重新退回夏畅和洛苍妍身边,夏征回头看着他笑了笑,转而问梁鑫道:“关于失踪的那二十多人,不知村长打算如何处理?”
  “这……”梁鑫一双长眉皱了皱,有些无奈地看着夏征道:“方才老夫听禅语说,你们本是打算北上,顺便替他们寻人,不知可有此事?”
  “我确实说过,”夏征点点头,“村长您的意思是……?”
  “公子应该也知道,如今的北方,我们寻常人去了,怕是必死无疑……”梁鑫说到这里,有些为难地顿了一顿,“若是可以的话,老夫还是想请各位相助则个。”
  夏征闻言,有些迟疑地回头去看另外三人,沈清汜本来就怕麻烦,没反对就不错了,倒是夏畅和洛苍妍对他点了点头,夏征见状也放心了些,应下了梁鑫的请求:“若是村长放心,这件事便交给我们吧。”
  听他许诺,梁鑫原本有些凝重的神色也放松下来,他对着夏征四人行了个礼:“若是实在没有消息,诸位也不必勉强,毕竟还是诸位的正事要紧。”
  “村长客气了,我们自当尽力。”
 
☆、折返
 
  “已经走出这么远,看来九天令的异常并不是小梁村所致了,”夏征看着手里光华流转的九天令,不禁感叹道,“若是一直这样,只怕再往北走,九天令感知还阳者的作用会被削弱得几近于无吧。”
  夏畅道:“我们越靠北,距离浊气也就越近,而且如果真的和那些北边来的难民所说一致,那么北边怕是还有很多还阳者聚集,到时候我们能遇上的,不是还阳的怪物就是修者,九天令的感知能力,大概也不太用得上了吧?”
  “说的也是。”夏征笑了笑,将九天令挂回腰间,突然问道:“你们觉得,我们真能找到那些人么?”
  “哪些人?从小梁村失踪的难民么?”夏畅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在没找过以前,这种事谁也说不准的吧?”
  “那为什么小梁村的村长一副认定我们会找不到人的模样?”夏征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有谁在找人之前,会说‘找不到也不必勉强’这种话?”
  洛苍妍闻言连连点头:“那个我也听到了,当时还奇怪他怎么这么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呢!”
  “是啊……按照先前村长留给我的印象,他应该不是这么冷漠的人。”
  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夏畅也明白过来:“这么说是村长蓄意隐瞒了什么?莫非小梁村之事别有隐情?”
  “清汜,你怎么看?”夏征将目光投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沈清汜,“从离村开始就一直不说话,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嗯?”沈清汜愣了一下,“你问我什么?”
  洛苍妍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样子哪里是发现了什么,分明是在走神才对!”
  夏征无奈地笑了笑,将先前所说的向他复述了一遍,末了说道:“我想回去看看,否则不能安心。”
  沈清汜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建议咱们兵分两路。”
  “你想先回首阳宫?”
  “没事别想那么多,”沈清汜摇摇头,“我的意思是,就算明知梁鑫对我们有所隐瞒,眼下我们也并不知道小梁村遇上的究竟是什么事、他们所受的威胁是来自村内还是村外。我们有四个人,犯不着时时聚在一处,你既想查明真相,我们不妨分成两路,一路进村探查,一路留在村外,继续寻找失踪难民的下落。毕竟你先前所说也不过只是推测,若那些人当真离村北上,我们尽数返回,只会置他们于危险之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