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末日拯救 作者:三千一章是病

字体:[ ]

 
文案:
CP:陆森X赵晴宝(温和强大宠溺攻X高反矛盾宠溺受)
一个特别的末日,一个没有金手指的主角;
一篇不知道是奇幻还是科幻的文,一个脑洞大开的写手。
于是,就出现了这篇闹着玩的文……
〖地球二号〗两部曲中的下部,上部《末日之终极进化》大修整理中。
温馨提示:本文主攻~攻受互宠.
 
避雷提醒:
1、重生之前的三章微虐,做好心理准备。
2、剧情流,世界架构很大。攻受感情不纠结不狗血,顺其自然。
3、不会出现攻跪舔受,或者受跪舔攻的情节,我只写有爱互宠的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森,赵晴宝 ┃ 配角:严亚,赵晴梓,续修远,桑未落,莫璃等 ┃ 其它:略微暗黑,未来,互宠,主攻,甜
 
  ☆、第1章 风吹鸡蛋壳
 
  陆森最终还是死在了严亚的手上。
  拼着最后一口气,陆森跳进了丧尸群中。
  任由散发着腐朽气味儿的丧尸顺着血液的香气扑向他。由于牙龈萎/缩而露出的尖牙锋利的直刺入骨头,逆着肌肉的纹理撕扯下大/片的血肉。陆森的大脑由于恐惧的麻痹近乎停止了运作,眼看着大/片的血花喷薄而出,陆森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甚至大动脉被撕破的瞬间,猩红的液体奔的老高,暂时成为一汪幼细的喷泉。血液和血管肌理相互摩挲,陆森仿佛听到细雨落地的沙沙声。
  没有揪心的疼痛,只是刺骨的冰冷。那是生命的热量缓缓从体内流逝,然后肢体僵硬,失去了过多血液的皮肤泛白,淋漓翻卷的皮肉和参差狰狞的肉茬。最后任由他挣扎,意识也终究会坠入黑暗。
  然后再过上两个小时,血管会转变成青紫,仅剩的血液会慢慢变得漆黑粘/稠,周身将飘荡起死亡的腐臭。新的丧尸也同时降生。
  看过那么多的陆森对这过程再清楚不过。
  可陆森并不后悔,宁可转变成丧尸,陆森也不会让严亚得到阿宝的晶石。指节处已经裸/露出白骨的手紧紧攥着胸口透明的晶石,陆森闭上了眼睛。
  陆森这一生,很少犯错,很少看错人。
  从太平盛世到末世爆发,他只犯了两个错误——送赵晴宝去死和爱上严亚,这两个错误葬送了自己,更葬送了最爱他的人。
  尽管赵晴宝足足大了陆森五岁。但等到陆森长大成/人有了责任有了担当,赵晴宝却似留在原地似的,一直有着小孩子般的执拗。
  从一岁到二十五岁,赵晴宝短暂的一生只刻了一个人的名字——陆森。
  故事的开始不过是所有小孩子都眯着眼睛带着笑意说过的‘诺言’“长大之后我娶你。”
  只有赵晴宝当了真。
  用陆森的角度来看。赵晴宝爱不爱他,他不知道,或者说他不想知道。他能确定的是,赵晴宝确实对他有一种病态的痴迷。
  从十八岁起,赵晴宝身上,每多一处纹身都和陆森有关。
  左胸胸口的‘ZQB%0%0LS’,
  锁骨上的精灵文‘No matter what happens we are together’,
  右手手腕上一圈各种字体的‘陆森’,
  耳后陆森名字的缩写,
  以及从左脚脚踝到膝盖上红色的六根羽毛。
  就连赵晴宝胸前的相机里,都满满的全是陆森。吃饭的样子、睡觉的样子、打篮球的样子,甚至上厕所的背影。
  甚至赵晴宝为了偷拍陆森而爬高摔断了腿。也就是那次,赵晴宝不知道抱着到底怎样的心情和陆森摊了牌,于是两人的关系直降冰点。
  陆森觉得那不是爱,是变/态。
  然而赵晴宝依旧锲而不舍的跟在陆森身后,两步左右的地方,赵晴宝伸手就可以抓到陆森的衣角。
  末日爆发时是学校组织的野外实习。二十岁的陆森是大二实习学生,二十五岁的阿宝是博士辅导老师。
  所有人都在认真辨认地上的植物以及各种昆虫。突然间,一个女生跳起来直接咬掉了身旁男生脖颈上的一块肉,动脉血管登时破裂。高高的血柱窜起又散落,淋湿/了周围不少人的脸颊衣裳。用英文来形容是‘Panic’用中文来说是‘惶恐’。所有人的猝不及防,尖叫声哭喊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成一片。
  最先被咬的男生已经倒地抽/搐,他还没有失去意识。求生的欲望促使他的双手按住伤口,可血液已经不慌不忙的从指缝间流淌开来。‘滴滴答答’的落草叶上,渗进泥土里。男生的眼泪流下来,看着一双双鞋子在眼前奔跑而过,所有人都处在惶恐当中。没人救他,他清楚自己的情况。他在痉/挛,盗汗,咸涩的汗水混着泪水在脸颊上汇成小小的一股,皮肤像劣质的破袜子在淋水的情况下褪色成一片惨白。在意识迷糊的时候,他看见更多的人倒下、流血。然后被还在奔跑的人践踏,快速的失去生息。男生闭上眼睛,嘴角扯出似是而非的微笑‘我不是一个人。’
  人类的劣根性暴露无疑,即将死去的踩踏着正在死去的;正在死去的希望着有更多人陪他们去死;至于已经死去的,或许他们的灵魂正在某处喝着茶聊着天,用不屑的眼光看着这群混乱的人。
  站着的人在减少,倒下的越来越多,倒下再站起来的更是越来越多。在茫然和慌乱中陆森终于冷静了下来,边跑边观察有力的地形,然后大喊着让剩余的人分散跑开。可惊惧之下的人们都下意识的向着声源处靠近,扎堆儿的人类更是吸引了丧尸的注意。等到彻底甩开丧尸的纠缠,二百多人的学生队伍,剩下不过一百人。连指导教授都没能幸免于难。
  而赵晴宝的眼里则始终只有陆森,紧紧跟在陆森身后,对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还抓拍了几张陆森的照片。
  在赵晴宝反复筛选照片储存的时候,陆森正检查着大家的受伤情况。好在,剩余的人并没有丧尸留下的伤痕,多数是树枝草叶刮破了皮肤,摔倒磕碰的青紫。也是那个时候,陆森注意到了正到处安抚同学的严亚。
  严亚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对面的小个子女生痛哭时提供一个肩膀。一只手温柔地拍着女生的后背,另一只手轻轻摘掉女生头发上挂着的草碎。
  当时的严亚里面穿的是一件纯白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件运动外套。安抚女生的时候,严亚细心的把占了血污的外套脱了下来。任由女生的眼泪鼻涕甚至口水弄脏了他身上最后一件干净衣服。
  这样的严亚真像个天使。
  就算挑剔如陆森也不得不承认,严亚的长相很让人舒适。
  严亚的个子其实挺高——179公分,或许是疏于锻炼的关系,看起来却没有那么高。在187公分相当挺拔的陆森旁边,就显得更矮。严亚的皮肤很白,五官虽然不精致却很细腻,给人的感觉很柔和。眼睛不大但比较有神,挺挺的鼻子。轮廓分明的下颌角又给严亚增添了分刚劲的男人味儿。
  用陆森的话来说,严亚就是那种长得刚刚好的人。不艳/丽、不平庸、不刚进、不阴柔。而对陆森而言,严亚就是刚刚好的人。像严冬里的暖阳,恰到好处的暖。经历了黑暗,所以更渴求干净和温暖,而严亚就如同那抹刚好的暖。
  然而,关于追随了陆森那么久的赵晴宝。
  陆森不喜欢赵晴宝从来不是因为他是男的,或者是陆森认为赵晴宝变/态。而是,他真的不喜欢赵晴宝而已。
  简单而直白的理由,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在漫漫逃亡路中,陆森和严亚也越走越近。在陆森几乎忘记了赵晴宝的存在的时候,赵晴宝异常强势的彰显了自己的存在感。
  赵晴宝觉醒了许多小说中存在的异能。
  水系异能,攻击力一般,但控制力强,防守有余。
  因此,尽管赵晴宝的性格并不受这个不足百人的小队伍的欢迎,大家对他还是少了些排斥。
  这是人的本性。灾荒年代为了能够活下去,人肉尚可食。何况现在只是对赵晴宝情感上的厌恶?生存面前,尊严、权利、金钱、自由,一切都可以放在一边。
  然而事情总不可能一帆风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终于在一次逃亡中严亚被树枝绊倒崴了脚,开始严亚并没有说,只是坚持着跟上大家。原本的伤势更是雪上加霜,从脚背到足踝,足足肿了原本的两倍那么粗。鞋子都穿不上的严亚终于是瞒不住了,陆森本来要背着严亚。严亚怕连累大家,提出自己留下。
  陆森却是干脆地打晕了严亚背在身上,看着陆森汗流浃背的样子。赵晴宝心疼了,提出他来背严亚。理由是陆森没有觉醒异能背着一个人对体力很是负担,陆森还要担任军师的角色,不能有事。所以严亚落到了唯一觉醒了异能的赵晴宝身上。
  也就是那次,陆森觉醒了空间系以及火系的双系异能,同时也是悲剧的开始。
  丧尸靠近赵晴宝背后要发起攻击,首当其冲的就是严亚。在严亚安危的刺激下,红了眼的陆森异能觉醒,瞬间移动救下了严亚。尽管赵晴宝靠着水盾挡了一下,但由于没有准备下凝结的水盾过薄,被丧尸尖锐的指甲划伤了后背。
  趁着大家不注意,赵晴宝用背包盖住了背后的伤口。他不敢让大家知道他被感染了,他怕大家把他扔下。不是因为怕死,他只是舍不得陆森。
  尽管如此,纸包不住火,赵晴宝被感染的事情没过多久就被发现了。大家的意见是杀了赵晴宝,赵晴宝早晚要变成丧尸,现在杀了他总比以后多一具丧尸追杀他们来的强。
  那时候,还是严亚给阿宝求了情。于是,陆森把阿宝独自扔在了林间。可在末日的时期,有时候抛弃一个人往往比杀了他还残忍。
  这是向来很听陆森话的阿宝唯一一次没有听话,陆森不让他跟着他们。可是转化中的赵晴宝依旧偷偷跟着陆森他们。其他人感觉不到,可是觉醒了空间异能的陆森却感觉得到。
  但陆森没有说出来,也没有赶走阿宝,至于为什么。一是,阿宝现在还没有转变成丧尸,有人类的意识,阿宝不会伤害他们。二是,陆森知道,这辈子可能不会有人比阿宝还爱他了,就算不喜也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陆森从来没想过由于自己不喜欢就让阿宝消失,性格就注定了他成为不了一个太过残忍的人。
  也可以说,这是陆森的私心。
  人都有私心,陆森也不例外。
 
  ☆、第2章 挂了也要在一起
 
  这样的心照不宣一直持续到一次意外的发生。那时候严亚陷入了丧尸的包围,完全没了主意的陆森抓了阿宝扔进丧尸群转移注意,把严亚救了出来。
  那是抛下阿宝以来陆森第一次看见阿宝的样子。
  那时候的阿宝唯一能看出他还算半个人类的就是他艳红色的血液。阿宝漂亮的眼睛不再透亮,隔着镜片也能看出眼球带着破败棉絮似的浑浊。身上带着丧尸身上的恶臭和血腥的油腻气味儿,头发乱糟糟的沾满了灰尘和枯黄的草叶,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带着姜黄色的脓水,甚至能看到挂在指骨上要掉不掉的皮肉。
  大家逃出了很远,都还能听见阿宝的哭叫“陆森……陆森……救救阿宝……陆森,我好痛……陆森……”那是陆森第一次听见阿宝那样声嘶力竭的叫喊。记忆中的阿宝似乎一直是淡淡的,进退有度。就算不喜欢阿宝,陆森也不得不承认阿宝是个有分寸的人。
  好像不知道是谁将他扔进丧尸的包围圈一样,阿宝哭着叫陆森的名字,嗓音嘶哑,直到再难发出声音。
  直到再也听不见阿宝的声音,陆森才想起来,他似乎从来没见过赵晴宝流泪的样子。
  阿宝死了没多久,严亚终于还是被丧尸咬伤。跟阿宝的待遇截然不同,大家都不愿意放弃严亚,想方设法救严亚。
  而严亚也恰好觉醒了异能。严亚的异能很特别,不是战斗系或者防御系异能,而是指挥系的异能。严亚可以分辨丧尸的级别,还能看出如何解救被丧尸感染的人。
  严亚说自己是被一级的丧尸咬伤,只需要二级丧尸脑袋里的晶石就可以救他。
  第一次,他们不是被动的逃跑,他们开始有计划有准备的诱捕猎杀丧尸。严亚获救的同时,大家发现丧尸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有完全的准备,找到落单的丧尸。依靠人数优势他们也是可以捕获杀死丧尸的。并且对人们来说,丧尸脑袋里的晶石也是一个不可抵挡的诱/惑,他不仅可以让人觉醒异能而且还能使异能晋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