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怀了我的崽+番外 作者:昀川

字体:[ ]

 
文案
一夜醉酒,宇宙直男的雏菊被开了苞,强女干犯竟然是相交多年的好大哥!被强也就算了,竟然还怀了孕!
 
相交多年的好友竟然一直想上自己怎么办?!在线等!急!
PS:男人怀孕了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
 
窦泽伸手就给了霍司明一巴掌:“禽兽!”
霍司明:“……”又将另一半脸凑上去。
窦泽:“禽兽不如!”又是一巴掌。
霍司明:“好啦宝宝,消消气,孩子是不是又踢你了?今晚想吃什么?……”
 
腹黑美人攻X无脑健气受
霍司明X窦泽
 
内容标签: 生子 铁汉柔情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窦泽,霍司明 ┃ 配角:窦源,窦爱国,刘青,谢小南,谢骏,白若安 ┃ 其它:
 
    第一章
    
    窦泽冲进财富大厦的时候,外面正哗啦啦下着大雨,雨水在地势低洼处汇成浅坑,逐渐有涨高的趋势。他的头发被吹打得粘成一缕一缕,衬衣也贴在身上几乎透明,大堂的冷风将他吹得打了个喷嚏,一抬头,便看见他的同事兼舍友——刘洋正倚在接待处的圆形吧台上跟张怡调情。
    对面的两人注意到他,抬头看过来,刘洋猛地捂住张怡的眼睛跳脚:“窦泽你个臭流氓!身材好了不起啊?”
    张怡则使劲儿扒开他的手:“刘洋你赶紧给我放开!”
    窦泽笑了笑,扒拉着头发上了楼,进洗手间把衬衣脱下来抖了抖,随手搭在洗手台旁的烘干机上,然后将脑袋直接伸到盥洗池的水龙头底下冲,沁凉的水柱给他冻了个哆嗦。
    公司的午休时间将尽,刘洋从一层晃悠上来,进卫生间看见窦泽洗头的样子,说:“你也真是不怕生病。”
    “刚刚的雨水太脏了,我怕脑袋上长虱子。”窦泽洗好头,朝盥洗池这边甩了甩。
    刘洋比他大一岁,体型宽厚敦实,微微塌陷的鼻头上架了一副小眼镜,看起来特别像个坐机关的干部,老态龙钟地说:“年轻的时候不注意,等你老了就知道厉害了……”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被刘洋这乌鸦嘴说中,窦泽突然觉得小腹那里一阵痛,他直起腰,揉了揉腹肌,感觉里面一跳一跳的。
    刘洋一边拉开裤链小便,一边说:“怎么?一言不合炫腹肌啊?”
    “估计要拉稀。”窦泽捂着肚子找了个隔间坐进去,果然听见噗噗两声响,一股轮回的味道在卫生间蔓延开。
    刘洋憋着气抖着手拉裤链,一边往外跑一边骂他:“个心机吊。”
    窦泽从卫生间出来,肚子里还隐隐抽痛,路过邱晓琳桌边的时候,被叫住了。邱晓琳抬起一张寡淡清秀的脸,额前的刘海稍稍遮住她的眼,顺带将两条略稀疏的眉毛掩住。她手里拿着一条干毛巾,怯怯地递给窦泽说:“还是擦擦吧,别感冒了。”
    窦泽接过来,忽然想起什么,有些抱歉地说:“今天晚上我得去南南那儿陪床,恐怕不能陪你吃饭了。”
    邱晓琳也不失望,善解人意地摆摆手,声音又软又细:“还是孩子要紧,不然……我陪你一起去吧?女孩子……要方便一些……”她说话的时候羞怯到不敢看窦泽,只是不时小小瞥他一眼。
    “不用了,让你跑来跑去的太不方便了,等过完这两天,我姐出差回来就好了。”他没注意到邱晓琳瞬间黯淡下去的双眼,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邱晓琳只好微笑着点点头,又说:“那个匿名送花的,今天是不是又来了?”
    窦泽一顿,眼睛飘忽了一瞬,胡乱答道:“嗯,我给扔了,现在无聊的人太多了。”
    她也不再说话,将手边的姜茶递给他:“喝点祛祛寒气。”
    窦泽在位子上坐了一会儿,眼神飘忽到垃圾桶的那束玫瑰花上,旁边刘洋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想什么呢?肖主任叫你去办公室。”
    他像噩梦中忽然被叫醒似的,额上沁着汗珠,腹部绞痛起来。“叫我干什么?”
    “我哪知道?”刘洋看他的样子,有些不放心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大概是你昨天买得螃蟹不新鲜。”
    “嘿!你个臭流氓没良心的!……”刘洋骂了他几句,一边说要攒钱娶媳妇,一边发誓下回再也不给窦泽吃自己的东西。
    窦泽抹掉额头上的汗,他的头发还半湿着,硬邦邦的支楞在脑袋上。
    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肖桂玫正埋头算什么东西,听到他的声音头也不抬,只说了一个“进”字。她一如既往将头发盘在脑后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装,只有唇上的口红换了一个稍微亮些的流行色,显得有了点人情味儿。
    窦泽站在那儿,看着她把手头的工作算完,才说:“主任,您叫我?”
    “嗯,叫你有点事。”肖桂玫把笔帽盖好放到笔筒里,窦泽看着她的动作,听到她说:“下星期总部有个报告会,我想派你过去。策划部那套陈词滥调用了也不是一天两天,都把问题丢给我们销售,不是个事儿……”
    窦泽听出来她话里的意思,问道:“我的身份……是不是不够格?那个报告会,不是只有主管才能参加吗?”
    肖桂玫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指轻轻支着下颌,说:“我马上要调走,跟公司说了提拔你的事,这次就看你表现。”
    窦泽回到座位的时候,还有点回不过神,他工作不到一年,没想到上司这样器重他。刘洋滑着椅子从旁边凑过来问:“找你干嘛?”
    “去S市出差。”他稍稍思索了一下才回答,又喝了一口邱晓琳给他冲得红糖姜茶,便看见刘洋的眉眼迅速耷拉下来,又慢吞吞把椅子滑了回去。
    整个部门的人都知道这次出差的意思,自从肖桂玫调令的消息放出来,办公室里的人已经别了半个月的苗头了,资历老的几个更是跃跃欲试,刘洋也是其中一员,他甚至已经打算一升职就跟张怡求婚,没想到半路杀出窦泽这匹黑马。
    刘洋这天下午一直到下班都兴致不高,也没像往常那样问窦泽晚饭怎么吃,直接绕过他走了。窦泽还叫他:“洋子,我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饭了。”也没人搭理他。
    邱晓琳抱着包包凑到他身边,小声问:“去出差的事,确定了?”
    窦泽点点头,憋着高兴,问她:“你晚上要吃什么?不然,我把你送去吃饭,再去医院。”
    邱晓琳被他这一问,心里生出些甜蜜,却很体贴地说:“不用了,我妈做了饭,我回家吃,你不要来回跑了。晚上别贪凉,吃点热的,不然胃里又难受。”
    窦泽笑起来:“你中午那杯姜茶已经把我治好了。”
    两人相携走到楼下,雨已经停了。窦泽目送邱晓琳上了公交车,自己也往另一个方向走,嘴里哼着小曲,决定晚上多吃一个包子。
    到医院的时候,窦母刘青正在跟护士说话:“还是上次那个药吗?滴得慢点吧,孩子说有点疼……”谢小南睁着大眼睛躺在床上,手上扎着针管,看见他过来,叫了一声:“舅舅。”
    刘青也扭过脸来,看到他手里拎得包子说:“我给你们带了豆沙包。”
    “剩不了,我都吃了。”他将包子放到病床旁的小桌上,上面还有刘青带过来的保温桶,护士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出去了。
    旁边床位上的病人已经吃过晚饭出去散步,病房里就剩他们祖孙三人。窦泽洗了洗手,回来拿了个包子,一边咬了一口,一边问:“我爸的检查怎么样?”
    “还没来得及去。”刘青掰开一个豆沙包递给谢小南,让她坐在床上就着一个小碟子吃。
    谢小南便用没输液的那只手拿豆沙包,垂着头,另一只手轻轻扶着小碟子,沉默地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食物。
    窦泽一边把保温桶里的稀饭倒出来,一边说:“您这两天就伺候我爸吧,带他去看病,南南这边有我。”
    刘青垂着眼,拿起勺子搅了搅小碗里的稀饭,一勺一勺慢慢喂给谢小南吃:“你爸那是老毛病了,不用管他,吃点止疼片就好了。现在关键是南南的事,谢骏那边又不管你姐她们娘俩,前两天医生还跟我说,收养孩子的事有眉目了,得先紧着这边。”
    “您不能这么说。”窦泽放下碗:“南南的事要紧,我爸的身体也要紧,老毛病才得特别防范,哪能把止疼片当灵丹妙药的?要是不行,我还有点存款呢。”
    谢小南今年六岁,相比同龄的孩子较早熟,因为家庭环境和病情,内心非常敏感。她听到窦泽的话,把头垂得更低,也不说话。
    刘青看到她的样子,瞪了窦泽一眼,又说:“又不是不给他治病,就是结果晚几天出来而已。”
    窦泽便不再说什么,大肉馅儿的包子咬了两口就觉得油腻恶心,他又咬了两口实在咽不下去,放到了一边。被刘青看在眼里,问他:“怎么了?”
    “今天中午淋了雨,可能有点受凉。”他又从桌上拿起豆沙包咬了两口,勉强吃完一个,已经非常难受,明明刚才还感觉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刘青看他的样子有点担心:“去找医生看看吧?”
    “没事,我喝点热水就行了。”窦泽看着谢小南慢慢吃完了那半个豆沙包,摸了摸她的头,问她:“还要不要?”
    “不要了。”谢小南摇摇头,把小碟子递给他,自己拿手背擦了擦嘴,又对刘青说:“姥姥我想上厕所。”
    刘青擎起输液的吊瓶陪谢小南上厕所,她们刚刚关上卫生间的门,窦泽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他没看来电显示,随手接了起来,喂了几声,听筒那边一直无人应答,只有隐约的呼吸声,长达十几秒的沉默,让窦泽忽然意识到什么,他的手指甚至微微发起抖,啪得一声挂了电话。
    
    第二章
    
    这个电话让他由放松变得紧张,继而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
    谢小南从厕所出来,手脚麻利地爬上床,刘青跟在她身后将吊瓶挂回输液架上,对窦泽说:“你今晚回宿舍睡吧,我陪床,喝点感冒灵好好睡一觉。”
    窦泽抹了抹汗,逞强道:“没事,你回去陪我爸吧。”
    刘青无法,只好叮嘱他自己多注意,说明早来换他的班。
    刘青走后,谢小南靠着枕头坐在床上看书,窦泽从包里抽出一本新的西游记连环画给她。她瞪大眼睛,有些惊喜地抬头看窦泽,小声说:“谢谢舅舅。”
    窦泽肚子还疼得难受,撑着笑摇了摇头说:“你看吧,我去洗手间。”
    他刚进去,手机又响了起来。窦泽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个激灵,他撑着洗手台,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写着刘洋的名字。他忽然松了口气,有些疲倦地坐到旁边的马桶盖上,刘洋在那边问他:“你今天晚上还回不回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