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丧尸皇的夫人是血族+番外 作者:废柴薄荷软糖

字体:[ ]

 
 
文案
血族冷艳高贵 ,丧尸肮脏丑陋 
血族神秘优雅,丧尸满大街跑 
 
有一个血族……不小心穿越了
丧尸……这个新来的同类太讨厌了!
 
什么他不是同类?!太棒了,快把他啃了! 
然而这个时候…… 
丧尸皇:我要让全世界的丧尸都知道,你们的皇后是血族!
丧尸:叛徒!
 
 
☆ 废柴的温馨提示 ☆
1.本文1V1,主受 
2.人设随时改变,作者脑洞没边 
3.设定坑爹,剧情无脑,逻辑已死,文笔辣鸡,不喜请点X,莫多话 
4.并不欢迎掐架以及人身攻击没事找事等等不友好言论,不能接受请离开~ 
 
内容标签: 血族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瑶景(塞勒斯·卡帕多西亚) ┃ 配角:程维桢 ┃ 其它:属于逗比们的一个故事
==================
 
  第1章 埋伏
 
厚重的云层遮住漆黑的天际,惨白的月光透过枯木之间的层层缝隙,落下一地斑驳光亮。
    几道漆黑的身影伫立在荒林之中的大片空地上,一动不动,而在不远处被笼罩在黑暗中的丛林深处,在草木的阴影之下,又有无数的暗影蠢蠢欲动,喉咙中压抑着对鲜血的渴望,残酷血腥的双眸紧紧追随着空地之上的那几人。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如同尸体。
    他们当然不是人类。
    他们是血族,血族密党。
    “我道是谁那么不长眼跑到我这里来了。”一个戏谑的声音凭空响起,云层忽的被打散,大片的月光顷刻间洒落一地,一片枯木的森林也被照的清晰,黑影如同魔魅般闪过,转眼间声音已到了耳边,“原来是你们这群密党疯狗。”
    雅科佩特抬头,只见一个青年凭空而立,长而柔顺的黑色卷发随意的披在身后,身上穿着点缀着金银宝石的漆黑长袍,贵重而华美,皮肤苍白透明,瞳孔暗夜般幽暗深邃,薄唇上带着殷红的颜色,正挂着清浅的笑意,顿时形成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青年落在空地上,周围人戒备的目光似乎只是鸟雀不起眼的关注,自顾自优雅的向前走去。
    塞勒斯·卡帕多西亚,神秘强大的长寿者,尊贵的血族亲王,仅存的五代血族之一,令人惧怕的亡命者,卡帕多西亚一族的族长以及唯一的纯血族人。
    传说他的城堡里堆积着卡帕多西亚千万年以来的财富,金银珠宝数不胜数,更有为数不少的上古流传下来的古老魔法秘术,各种珍贵材料,传说中三代血族的血液,这些东西随意拿出一样,就足以令任何血族疯狂。
    而相互看不顺眼的密党们聚集于此,也正是为了这些珍宝。
    毕竟卡帕多西亚一族已经没落许久,密党还欺负的起。
    塞勒斯抬起手,指尖绽放出璀璨光辉,随着他的动作,空地震颤起来。他背对着敌人们,满不在乎道,“爷我今天心情好,便宜你们了,城堡里缺一些仆人,立下血契,我饶你们一命。”
    高傲的雅科佩特无疑被这句话羞辱了,塞勒斯话音才落,便对着人砸下去一道强大的暗黑法术。
    法术的轰鸣之声几乎令整座山林都在震颤。
    “布鲁赫,闪开!”同行的另一名血族却惊叫道,雅科佩特·布鲁赫心头忽的一凉,多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经验令他的身体立刻顺从指示向后方急退。
    黑暗魔法瞬间落到他上一刻的位置。
    下一刻,一个苦恼的声音从漫天尘埃中传出:“蠢人从古至今都那么多,真是让聪明人头疼。”
    雅科佩特逃得一命,头脑逐渐清晰。谁也不想白白送死,选在这个时候进攻卡帕多西亚城堡是有原因的,塞勒斯的能力虽然强大,但在这之前他已经沉睡千年,力量还未恢复,十二名血族亲王的战斗力理论上足以应付世上任何局面。当然,倘若他们真的输给了塞勒斯,也有后手。
    塞勒斯抬了抬眼皮,根本没有在意他们的小动作,他静心等待着城堡出现。
    空气中划出道道涟漪,土地不堪重负的沉入地底,就在数千血族战士,十二名血族亲王的面前,伴随着震彻天地的轰鸣声,一片漆黑的永夜城堡终于显露在众人面前。
    对于一名血族而言,他们的城堡就像是法师的法师塔一样,不但储存着财富,同样也是一件强悍的武器,更沉睡着仅剩的族人。塞勒斯本应当在苏醒之后便解开城堡的封印,可惜他苏醒的消息不知何时叫教廷的人知晓,为了避免城堡受到教廷的攻击,塞勒斯便先解决了问题,这才回来解封城堡,没想到又被血族摸上了门,真是流年不顺。
    可当永夜城堡彻底出现在空地之上,塞勒斯却脸色骤变,迅速离开原地。
    一个巨大的银色十字架在原地亮了起来。
    “与教廷勾结,你们的胆子可真够大。”塞勒斯声音冰冷,他环视四周,心知这里已经被光明结界包围了。
    看来从苏醒之时,他就已经踏入一个由血族和教廷联手组成的陷阱。
    永夜城堡亮了起来,城堡中的灯被纷纷点燃,仿佛在迎接主人的归来,光明充斥着这座属于吸血鬼的领地,城堡内血族发出绝望的嘶吼,很快便消隐无踪,想来已凶多吉少。
    “你们!找死!”塞勒斯褐色的眼眸之中头一次染上血红。
    这不仅是抢劫,更是灭族!
    结界净化城堡,而城堡又反过来成为结界的核心,被裹在光明结界中无法挣脱,这对于任何一名血族都是必死的局面。但当塞勒斯操控着血红色的力量,黑暗之力自然而然从他的骨子之中诞生,这看似坚固不可催的结界也随着不间断的黑暗侵袭而摇摇欲坠。光与暗猛烈的碰撞,光明结界在塞勒斯不及损失的魔法轰炸下,愈发薄弱。带着护身符进入结界中战斗的血族,也没能将状态不佳的塞勒斯拿下。
    这时候就连血族亲王也折损了一半。
    塞勒斯的伤却更重。
    近千年的时间没有新鲜血液的补充,又先解决了教廷的一些不安分的人类,已经严重削弱了他的力量,如今打碎光明结界,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和血族亲王战斗。
    就这样把一族的财富拱手让人吗?
    啧,卡帕多西亚可没这样的习惯。
    透过厚重的烟雾,塞勒斯挑起唇角,捏碎了手中宝石,那里面封印着卡帕多西亚一族有史以来最恐怖的灭世魔法。
    封印其中的禁咒呼啸而出,无论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黑色的空间裂缝将一切泯灭,无论是谁都无法逃脱。等到一切风平浪静,教廷再来此处探查,除了光秃秃一片荒地,无论血族,财富还是城堡,已没有半点影子。
    塞勒斯的头很疼,他努力眨了眨眼,头顶是蓝色的天空,炙热的阳光灼烧着皮肤,令眼前一切都有些朦胧。
    他好像躺在地面上,身边围着许多惊慌的人类,虽然大喊大叫吵的厉害,但多少带来了一些阴影,只是这些对于血族而言远远不够。
    太阳!太阳!塞勒斯在心中不满的念叨,这玩意可能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东西了!
    要找个地方躲一躲。
    这样想着,他聚集起全身的力量,拖着沉重的身体站了起来,眯起眼睛打量四周。这是一处天台,不算太高,粗糙的水泥地面反射着阳光的热量,炙烤着血族的身体。
    越来越难以忍受了。
    随着塞勒斯的起身,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一个男性人类扯着他的衣服,大声的问道:“萧瑶景,你感觉怎么样?”
    呱噪的声音让本就难受的血族更加烦躁,他一把将人类甩出老远,直接撞到墙上半响起不来身,又对着周围人呲着牙做出威胁的动作,虽然尖锐的犬牙没有按照他的愿望伸出,但人类总算散开了。
    由人类组成的阴影也随之消失,阳光毫无遮拦的舔舐着他的躯体,塞勒斯无暇考虑其他,他需要阴影。可这里除了几个人类和一些怪模怪样的乐器,连把伞都没有。
    “快通知程总!小少爷不对劲!”人类远远的看着他叫道。
    “程总来了!”另一个人扒着天台边往下看,然后拼命挥手,“程总!这里!程总!”
    塞勒斯随着他的声音向一旁看去,就在这栋楼的对面,一片未盖好的工地,尘土飞扬。但是,有阴影!大片的阴影!
    他瞬间冲到了天台的围栏边上,脚步敏捷的翻了过去,在后面人类还没有赶上来之前,迅速向对面飞去。
    “小少爷!”“萧瑶景!”“下面的人快接住!!小少爷跳下去了!!”
    身后的人类惊惶的叫着,塞勒斯置之不理,满心满眼都是面前的阴影。
    但是……
    好像哪里不对?
    我怎么在下坠!!!
    在来自下方更加清晰的惊呼之中,血族亲王终于看清了,自己正从半空之中落下。
    地面上,一个年轻的俊美男人看着他落下,目眦尽裂,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过来,从半空中扑到了昏沉的少年。
    ‘砰’地一声,塞勒斯感觉自己被人抱进怀里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剧烈的疼痛随后从身体各处传达到大脑。
    这个人类的血,闻起来真香,可以叫萨巴抓来做血奴……
    血族青年嗅着鲜血的气味,意识在最后的闪光后,终于乖乖的沉入黑暗的怀抱。
    果然,最讨厌太阳了。
    地面上的人围了过来,人墙形成的阴影遮挡住了两个受伤的人类。
    “大少爷!小少爷!”
    “两个人都昏过去了!”
    “快去叫救护车!通知老爷夫人!”
    n市豪族程家,今天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中暑醒来的小少爷跳楼,第二件是跳楼的小少爷砸中了大少爷。
 
  第2章 哪里来的便宜哥哥
 
程维桢从昏睡中醒来,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还有些迷茫,但很快就想起自己当了莫名跳楼的弟弟的肉垫进了医院。他撑起身体,揉揉太阳穴,问围在身边的心腹:“瑶景呢?”
    心腹低着头,很恭敬的回答道:“小少爷就在隔壁,医生说没伤到筋骨,大概这时候也醒了。”
    程维桢点了点头,动了动胳膊,觉得没有什么异样,道:“我去看看他。”
    “您现在还有内伤,医生说需要静养几周。”心腹说道。
    “就在隔壁病房,没几步路的事。”程维桢摆摆手,心腹见劝阻不动便招了招手,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一把轮椅。
    天色渐晚,医院里静悄悄的,走廊里也没什么人,程维桢到了自家弟弟的病房前,还没有伸手推门,大门便从里面被打开了。
    “大少爷!小少爷出事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哭丧着一张脸奔了出来,嘴里还在大喊,看见门前停着的轮椅猛地停了下来,迅速让开道路,用更加哀怨的语气道,“大少爷,您快去看看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