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卖狗粮夫夫的发家日常+番外 作者:未妆

字体:[ ]

 
文案
 
江宁一不小心穿越了,带着他未来的总裁一起。
总裁又酷又炫叼炸天,装的了逼,卖的了萌,耍的了赖,干的了江宁。
 
从此以后他们就过上了轰轰烈烈,横行古代,大杀四方,没羞没臊秀恩爱的人生巅峰了吗?
 
韩致远(邪魅一笑):导演,你拿错剧本了。
江宁(笑而不语):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
 
本文又叫《江宁的苦逼穿越之旅》、《我们家总裁有毒》、《论穿越的靠谱性》、《大泽王朝穿越指南》
 
#别人的穿越和我们的穿越!那些小说都拓麻谁写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提示君:
①本文主受,恋妻狂总裁攻X温柔爱吐槽受;
②古代架空,拒绝考据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宁,韩致远 ┃ 配角:顾鸿云,沈玄清,师天华 ┃ 其它:穿越,强强,江宁,韩致远
==================
 
第1章 穿越啦
 
  江宁打量着对面的那个男人,不可否认,他有着一张俊美得恰到好处的脸孔,棱角分明,令人见之忘俗,冲着这张脸,就能给八分。
  他脑子里天马行空地闪过这一句,对面的男人终于停下了敲键盘的手指,抬起眼来,随手合上电脑,目光放到了江宁身上,顿了顿,这才似真似假地道歉:“不好意思,江先生,刚刚有事在忙。”
  江宁自然不能直说你这事已经忙了快一个小时了,他选择回应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微笑,十分体谅地道:“没关系的,那么,现在我们谈谈?”
  韩致远表现得十分爽快,起身领着江宁到一旁的软皮沙发上坐下,左手肘撑着沙发,右手打了个帅气的手势:“请说。”
  九分,多一分怕你骄傲,虽然看起来像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江宁微微眯起眼来,笑了:“我叫江宁,这个想必韩总已经知道了。”
  韩致远挑眉,摆了摆食指,漫不经心地说:“当然,当然,我知道的还远不止这些。”他说着,身形往沙发上一靠,微微低头,从茶几下抽出一沓资料来,随手翻读:“江宁,24岁,2012年毕业于a国伯克利加利福尼亚大学,金融专业,硕士学位,12年底回国,进入洋博国际工作,短短4年,做到了副总经理一职。”
  读到这里,他扔下那叠资料,抬起头来看着江宁,呵笑一声:“看来为了把你挖过来,董事会还是狠下了一把力气的。”
  江宁含蓄地笑笑,韩致远自顾自道:“虽然不知道董事会是怎么跟你沟通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一声,你这个选择太不明智了,我这里一个萝卜一个坑,未必就比洋博国际好到哪里去,更何况,你大概也明白你未来的尴尬处境。”
  “韩总说笑,”江宁面不改色:“这些我自然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深思熟虑的,并且觉得我有足够的自信了,才能来到这里。”
  韩致远微皱眉,建议道:“我觉得你最好再认真考虑一下。”
  “我相信我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江宁十分真诚地看着他,面色诚恳。
  这个人真是油盐不进,多久没碰到这么耿直的性子了!韩致远头大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长吁了一口气,过了一会才道:“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么我这里就没有问题了,你下周一就过来上班吧。”
  果然是爽快人,见达到自己的目的了,江宁笑意吟吟伸出手去:“那么,韩总,祝我们以后工作愉快。”
  韩致远握住那只瘦削的手,骨肉匀停,握上去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硌人,这个念头在脑中莫名其妙地一闪而过,他微笑点头:“工作愉快。”
  就在江宁要告辞之际,办公室门被敲响了,秘书在得到应答之后推门进来,说:“韩总,一个小时后流景新城有一个晚会需要出席,您该出发了,不过……”
  “怎么了?”
  秘书面带难色地踌躇了一会,才回答:“司机刚刚被黄董借走了,估计赶不回来。”
  这可真够艹蛋的,江宁有点想笑,韩致远看起来似乎想深吸一口气,但是又忍住了,他捏了捏鼻梁:“你没有告诉黄董,我这边已经有了安排?”
  秘书小姐心惊胆战地低着声音回话:“我说了,但是黄董说,他特别急,要去赶飞机,请您谅解一下。”
  韩致远冷笑一声,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不过请你记住,下次,他要是再做这样的事情,让他直接来找我,就说是我说的,别说一辆车,飞机我都可能借给他,不用那么赶,行了,你去忙吧。”
  秘书小姐战战兢兢地应了,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了。
  伸出食指晃了一下,韩致远想对江宁说点什么,但是一对上那双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睛,又把话咽下去了,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周一再说。”
  江宁点头应了,笑:“我家正好在流景新城附近,不如我载韩总一程?”
  韩致远刚要推辞,又一看窗外,大雨瓢泼似的,哗哗而下,摇头变成了点头:“麻烦你了。”
  “韩总客气。”
  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意外,江宁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中感慨,其实这并不是他与韩致远的第一次见面,四年前他刚刚回国的时候,跟姑父去参加一位商业大亨的葬礼,就见到了韩致远,那时在葬礼上听见的最多的,并不是对那位车祸去世的逝者的追悼,而是窃窃私语下的关于大亨独子的可怜以及韩氏集团的内部矛盾。
  他那个时候还很中二,暗搓搓地听人家议论了几耳朵,心中颇有些好笑,二十岁丧父又怎么了,世界上比这更为苦难的事情多着呢,哪止这么一丁点。
  当时又仔细看了看那个与他同龄的男孩,面容还很青涩,但已经能看出日后的俊朗轮廓了,不同于旁人做作的悲痛,他的神色是收敛的,目光坚毅,唔,长得很不错嘛,给六分。
  没想到四年后的今天,他们竟然还会有交集,江宁唏嘘了片刻,见前面的红灯亮起,踩下刹车。
  等红灯转为绿灯,车子再次开动的时候,韩致远终于打破了沉默:“我以前好像见过你。”
  江宁这回有点惊讶了,抽空回看了一眼:“真的吗?我记得我并没有比较高调的亮过相啊。”
  韩致远又沉默了,过了会才道:“是真的,可能你不记得了吧。”听他声音似乎是笑了笑:“也许是我记错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整个城市笼在了一层蒙蒙的水雾中,雨刷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擦过挡风玻璃,江宁看了看天色,乌云重重,看来这雨还得下好一阵子。
  流景新城在一个新开发区,一路上两旁的车流也渐渐少了下来,直到上了高架桥,前后左右更是一辆车都不见了,眼看着还有一大段车程要走,总不能这样都不吭声,江宁清了清喉咙,挑起了一个话题:“韩总听说过海马区吗?”
  旁边静默了一会,韩致远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不确定:“你指的是情景记忆?”
  “啊,是的,”江宁笑笑:“听说海马区是进行情景记忆的区域,有时候你会觉得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很熟悉,或者是某个场景某件事情曾经经历过,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海马效应,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即视感。”
  韩致远轻笑一声,却不再说话了,不知道是不是不认同这个说法。
  江宁有点疑惑,但是又不能转头去看他的面部表情,只好一面开着车,一面琢磨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按理来说,就算你对这个东西不太感兴趣也该往后面接几句才对,这样才能继续愉快地换话题聊下去啊。
  韩致远的不按理出牌让他心底有那么一丢丢小郁气,然而很快就被抛到脑后了,江宁一向不太喜欢负面情绪,那会让人意志消沉,于是他只是在心底默默地回了个呵呵,就放过这茬儿认真开车了。
  今天的天气有点太不正常了,江宁望着眼前蒙蒙的白雾,几乎可以肯定,三米之外是什么都看不见了,下着这么大的雨居然还会出现大雾,这也太诡异了。
  直到雨越来越大,高架桥上的积水已经开始让车轮频频打滑,江宁踩下刹车,让车缓缓靠边停了下来,再开下去非要出点什么事故不可。
  韩致远皱着眉,敲了敲车窗玻璃,终于开口:“这天气怎么了?”
  江宁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茫茫的白雾,以及挡风玻璃上的雨水,连雨刷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他摇摇头:“不能再开了,不然我担心我们要上明天的头条。”
  就在这时,原本挺稳的车子突然朝前晃动了一下,两人静默片刻,韩致远怀疑地瞅了刹车一眼,江宁解释:“这车前天才送去检修过的,没有任何问题。”
  话说完,几秒钟之后,时间短得韩致远刚刚提起的心还没放下,车子竟然又开始自己往前滑动了几步。
  “下车!”韩致远面色一变,两人当机立断地打开车门,瓢泼的大雨分分钟把他们淋成了落汤鸡,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压根顾不上这点小事了。
  车门甚至还来不及关上,黑色的奥迪轿车像张着两只大翅膀的老母鸡,刺溜一下冲着浓雾滑了过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两人半张着嘴,眼睁睁地看着水泥路面上两道深深的轮胎痕迹,江宁犹疑着道:“我记得我拉了手刹的啊……”
  也就是说,车根本不是滚动着轮胎前进的……
  这是他们脑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下一刻,一股极大的吸力从浓雾前方传来,将浓雾搅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形状,两人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江宁只觉得头痛欲裂,像是宿醉之后的感觉,眩晕欲吐,他强忍住呕吐的*,费了半天劲才睁开好似被胶水黏住了的眼皮子,入目是一片湛蓝湛蓝的天空,以及左右两道高高的土墙。
  这时他心中默默地吐槽,卧槽,我还没死,谁就准备把我埋了?
 
第2章 被抓啦
 
  枯黄的树叶被风吹得抖抖瑟瑟,翻滚着落下来,夹杂着灰尘,飘进土坑,江宁微微眯起眼睛,一边吐气,防止灰尘进入鼻腔,一边爬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条半人高的沟渠内,韩致远就躺在不远处,人事不知。
  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江宁打量着四周,心中疑惑越来越多,他敢肯定这个地方他没有来过,甚至已经不是在c市了,因为,他在c市定居这么久,可没听说过哪里有古建筑。
  是的,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座城楼巍然伫立,高高的城墙伸展开来,远远望去,无比壮观。
  他们这是被绑架了吗?江宁又前后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疑似绑匪的身影,没听说过绑架把人质扔到大路边的。
  事实上,别说绑匪了,这地方荒凉得连鬼影子都没有,掏出手机,得,泡了雨水,黑屏了,回去一定要换个防水的才行。
  江宁叹了一口气,走到韩致远身边蹲下来,推了推他:“韩总,醒醒,韩总?”
  推了小半天,就在江宁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还喘气的时候,韩致远终于悠悠醒转,见他眯着眼睛,一脸迷茫,江宁松了一口,十分尽责地扶起人来,一边说:“韩总,我们到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来过。”
  韩致远:“?”
  过了两分钟,江宁期待地看着他:“韩总知道这是哪里吗?”
  韩致远:“?这是哪里?”
  江宁:“……”
  爬土坑的时候,韩致远还挺有心情地开玩笑:“绑匪临时跑路了,把我们俩撂这也太不敬业了。”
  江宁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慢吞吞地接口:“我倒宁愿这是一场失败的绑架,绑匪出门没看天气预报,迷路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