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丧尸奶爸+番外 作者:大羚篠小

字体:[ ]

 
文案:
回来就一时脑抽,还带了两个孩子回去养?
卢莫文想,这世上大概再也找不到像他这么奇葩的变种丧尸,还是个当爸爸当得非常欢乐、非常宠爱孩子们的称职奶爸……
防雷
●爽文爽文爽文,总而言之就是篇爽文,慎入!
●耽美3P文,我绝对不会说我是第一次写所以特别兴奋的呵呵呵
●应该算清水文吧(?
●文笔跟设定观可能有点渣……
 
内容标签:异能 重生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莫文 ┃ 配角:尉凌鹰、江绍卿 ┃ 其它:好多小孩子
 
 
  ☆、楔子
 
  “呼……呼……”
  卢莫文全身伤痕累累,喘着粗气站在残碎的瓦楞上,这是他在刚才的战斗中破坏掉的结果。
  右手拿着一把冰制细剑,这是用他的异能制作出来的。整只左手臂早已不见踪影,撕裂的伤口正大把大把地滴着鲜红血液,这让附近的丧尸一个个更加垂涎,脚步缓慢而明确的朝他推近。
  “还真是没完没了啊……”他扯出抹苦笑。
  他已经尽他所能的反抗这一批突如攻击,却没想到附近丧尸的数量竟远超出他想象。
  在这末世的环境下,他只是资质中庸的其中一员,所以没资格进入有各种保障的政府菁英团队。为了生存下去,现在已是个杀人放火都能轻易做出的混乱时代,没有保障的中庸佣兵也只能接一些简单任务来执行。
  他不喜欢跟别人组队,因为谁都不知道那些陌生伙伴会在什么时候反捅自己一刀,而和他有相同想法的独行侠也不在少数。
  末世降临也过了十年有余,在这十年里,卢莫文早已看透世间的人情冷暖──现在或许连一丝暖意都看不见了也不一定──所以他总是独来独往。
  这次依旧选择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任务执行,却没想到回程途中竟有大批丧尸在此埋伏。
  一般丧尸是没有智慧的,他们只是凭着声音来寻找猎物,以他们缓慢的步伐,加上不具意义的沙哑嘶吼,抓住猎物便一股脑地张嘴啃食。但也有一些特殊丧尸的存在,是丧尸的变异种,不但攻击力强、破坏性高,还具有智慧,能指挥丧尸进行群体攻击,这对人类无疑是棘手的,而卢莫文好死不死,正是遇到一个变种丧尸所率领的丧尸团并惨遭攻击。
  尽管过了十年,却还是没人知道变种丧尸是怎么形成的,而他的智慧又有多高,也仍是令人费解的问题。薄唇抿了抿,沾满鲜血与脏污仍无法掩盖的俊美脸庞却没有一丝恐惧,不曾松过的眉头与一身的惨况倒是不难看出他的穷途末路,卢莫文轻叹口气。
  “看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大批包围自己的丧尸仍在朝他缓缓逼近,直至五步远的距离竟突地停下脚步,整齐划一的让人有种训练部队的错觉,卢莫文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诡异情景,没多久便了然于色。
  ──是变种丧尸。
  “该说我真幸运,这么快就看到大家伙吗?”卢莫文忍不住轻笑出声,却是有几分自嘲。
  卢莫文正前方不远处,一只变种丧尸站立在高处,他看不清对方脸上有什么神情──也或许根本没有──但让一个丧尸居高临下的傲视实在不是什么好滋味,既然都难逃一死,至少也得带几个下去作伴吧?
  “虽然不认识你,但既然你都这么热烈欢迎我了,不好好响应也挺不礼貌的对吧?”卢莫文开始聚集能量,起脚冲刺的同时,变种丧尸也一个动作,丧尸们跟着就朝他扑咬上来。
  就算没了左臂,要在空中凝结出冰锥直刺丧尸脑门倒还不成问题,再以右手的冰剑为辅,将遗漏的丧尸砍杀殆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卢莫文此时却是化身为战场罗剎,气势汹汹地朝变种丧尸开出一条血路。
  他的实力中庸,但对付普通丧尸还是绰绰有余,冰锥一排接一排凝结在空中,完全不计后果的疯狂使用,丧尸在瞬间竟也被杀掉了三分之一。
  没有时间稍做休息,体内的能量仍在汇聚,卢莫文瞥了眼仍旧不动如山的变种丧尸,脑里跟着快速运算这样的消耗能否撑到对付变种丧尸之时,而正在汇聚的能量又能到什么程度。
  卢莫文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他将目标锁定在变种丧尸上绝不是为了让世上少掉一个祸害,而是陪葬品这种东西,价值自然是越高越好。他不求真能带走一只大尾的陪葬,但至少也得把那只仍在傲视自己的家伙给打个重创!
  脑海里虽然在快速计算着,但手上的动作却从未停过,短短几秒钟,又是冰锥刺头,又是冰剑砍头,三两下又解决了三分之一。卢莫文没有因此而狂喜,反倒更加专注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真这么幸运将这里的丧尸全数铲除,他也剩没多少时日好活。
  拉下更多的陪葬品,是他现在唯一的信念。
  “虽然这些年过得挺可悲的,但要是能拉只变种丧尸当陪葬品,我也不算白活了!”
  卢莫文决定更加大胆一点,方才的过程中,由于不清楚自己到底能撑到什么程度,所以他的攻击虽然奔放,但还是有稍做收敛。现在决定完全放开手脚了,这清理速度是直接倍翻,瞬间又是三分之一下去。
  这段过程,卢莫文的注意力从未离开过变种丧尸上,也因此对方一有动静他都能立刻察觉。或许是因为手下损失惨重,亦或是觉得卢莫文太过嚣张,只见变种丧尸右脚轻抬,身影就出现在卢莫文面前,整个过程不到一秒,就是察觉到对方的动作,身体也来不及做出反应,而正是这短暂的延迟,就让他狠狠接下变种丧尸的踢击。
  饶是结实壮硕的卢莫文也被踢飞得老远,要不是背后撞上几个可怜丧尸当肉垫,这接连撞破好几道水泥墙,不死恐怕也剩不到半条命。
  丧尸的生命力远比卢莫文要强上数倍,只要他们的脑袋还在,就是接连撞破水泥墙都能在下一秒缓缓爬起。但卢莫文就不同了,虽然异能者的身体比一般人要强壮许多,但本就身受重伤的他又经过这番折腾,一时竟爬不起身。那几个被他当垫背的倒霉丧尸这时又显得幸运了,处在离他最近的距离,也不管哪个部位,随手一抓就张嘴咬下,痛得他一声闷哼,几个冰锥瞬间落下。
  “靠,去你妈的!”随□□着粗话,秒杀掉那些将他当食物咬的丧尸后,卢莫文长叹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爬不起来了,虽然没带走变种丧尸,但也解决掉不少,倒也值得欣慰。
  上方顿时一暗,卢莫文抬眼一看,竟是变种丧尸在他跟前。变种丧尸的长相与人类相差不远,仅是皮肤灰暗了些,和普通丧尸这缺一块、那缺一块的外表有着明显差别,非常好认。
  此时此刻,卢莫文也没那个心思去观察这变种丧尸的长相如何,躺在地上像个死人,却是在暗查自己的能量汇聚多少,毕竟敌方大将都特地跑来送死了,他怎么能错过这难得的大好机会?
  变种丧尸面无表情,一个抬手,竟是拿起卢莫文的冰剑,便见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卢莫文心中那个惊愕啊,敢情这变种丧尸是在嘲讽自己?
  但卢莫文也没太介意,只是跟着扯起嘴角,在变种丧尸拿着冰剑砍向他的同时,一个释放,凝聚足够的能量顿时变成一颗小型爆弹,轰的一声,带走剩下的丧尸,带走变种丧尸,也带走他自己……
 
  ☆、第一章
 
  卢莫文觉得脑袋很昏沉,想张开眼,却沉得像块铅,身体正全身发热着,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他想也许是异能者的身体比想象中要强壮多了,所以在自爆过后还能保有完整躯体,体验被烈火燃烧的炙热感。
  不管怎样他都难逃一死,又何必在那白费力气?卢莫文不再多想,就这么失去意识。
  但是当卢莫文第二次恢复意识,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为什么他还活着?
  身体的灼热感早已消散,也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卢莫文睁开双眼,赫然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非但没有爆炸后该有的模样,而且还干净的让人有种身处天堂的错觉,要不是下意识地认为天堂不可能是像房间一样的地方,他都要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卢莫文从床上坐起,目光呆愣地看了看四周,房内的白色装潢和简单摆设都令他如此熟悉,熟悉得让他神智都有些不清了,这不是他的房间吗?
  末世至今已过十年,他又怎么可能还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但这里确实是他记忆中的房间,那个末世开始前的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纳闷地循着记忆看向墙上的电子钟,上面的日期清楚标示着2050年,这不正是末世降临的那一年吗?一个自爆竟让他回到了十年前?
  卢莫文的脑袋更加混乱了,一时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这惊人的信息。
  他不知道这一睡就睡了多久,但醒来却回到十年前却是不争的事实。他也没因此而有赚到的感觉,因为这代表他将再经历一次末世。
  “反正都活了,想这么多干麻呢……”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他摇了摇头,也别无他法。
  卢莫文记得自己住的是间公寓,因为离工作地点较近而租的,立誓在将来能买一栋房子,所以家具倒也没有添购太多,就只是下班回家睡觉的地方罢了。而他家处在二楼,隔音设备虽然不错,但也没好到完全听不到声音,此时此刻却是安静的吓人,他下意识的再次看向电子钟,上面的日期显示着七月十六号,竟是末世开始第六天。
  他还记得末世第一天,尚搞不清楚状况的众人只是惊慌失措的到处逃跑,却惨遭丧尸与虫怪杀害。之后渐渐地,人类选择躲在家中,不敢随意发出巨大声响,就怕引起外面的怪物注意。
  家中有粮食的就能撑上一段时间,没有粮食的不是在家等死,就是冒险出去觅食,幸运的就带着大量食物回家继续避难,反之则因惊动到丧尸或虫怪而在路上惨遭杀害。
  卢莫文走到窗边,将窗帘一角拉开查看,街上果然杂乱荒凉,似乎还有不少血迹残存各处。接着他前往厨房翻找冰箱,里面的食物所剩无几,只剩些蔬菜水果,和一盒不知放了多久的蛋。
  他不知道自己回到十年前究竟睡了多久,自然也不知道冰箱里的食物究竟是何时购买的,但他也不多做思考,拿了颗蛋就煎了起来,随手又将吐司丢进烤面包机,打算就这么解决一餐。
  末世十年,生活艰难的他对吃方面早已没之前那么讲究,就是发了霉、长了虫,又有什么是他没吃过的?
  奇怪的是他竟然不觉得饥饿,但还是下意识觉得要先填饱肚子,所以很快便打理好食物吃下肚,而他也是在这一连串的动作下发现自己身上的一丝怪异。
  他的皮肤似乎比记忆中要来得灰暗许多,就连指甲也灰暗的令他感到诡异。光就这两个特点就够让一个名词浮现在脑海里,但他还是抱持着一丝希望,相信就算惨一点,也只是再过一次这十年所经历过的日子。
  但当他去浴室照镜子后,卢莫文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天真过头了。
  “我的天啊……”他头痛地抚着额头。
  镜子中,明显年轻许多的脸上没有任何疤痕,金色头发依旧灿烂,却和灰暗的肤色呈强烈对比。原本漆黑的眼眸也变成了灰色,却又不像普通丧尸该有的混浊,卢莫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却是忍不住叹气。
  他发现从他醒来到现在所要接受的事实一个比一个还要考验心脏的承受力,先是回到十年前,再来是让他更加哭笑不得的事实──
  他变成变种丧尸了。
  为什么仅仅是回到十年前,却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生?卢莫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纳闷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那场自爆中,他被变种丧尸的血液给喷了整身?
  卢莫文不知道,光就回到十年前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他甚至发现人类经过十年都不了解的变种丧尸,竟然和普通丧尸一样,都是经过一场高烧变化而成的,差别在于变种丧尸还能保有意识,普通丧尸不行。
  他甚至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测试,赫然发现现在的身体竟远比生前的自己要强上数倍,而原本冰系的低阶异能变成了中阶,甚至还多了治疗的能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