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攻穿成农家媳 作者:梦之草(下)

字体:[ ]

 
    
    第110章
    
    “东家,船没问题。”
    “你确定?”
    “嗯。”
    方天林没再问第三遍,确认过后便去付尾款。其他手续很早之前就已经办妥,他只需要交付这笔最后的款项,这艘大型货运船便归沈家所有。
    “走,想去船上看的都跟我来。”沈家河远远看见方天林朝他这边过来,立刻招呼从没坐过海船的人上船观看。
    “这船好大!”
    “是啊,比村里的房子都要高!”
    “一间房怎么比得了,这船起码有三间房那么高。”
    “这算什么,我听说还有比这更大的。”
    “你怎么知道?码头这边你不是第一次来吗?”
    “我在茶楼听人说的,不过那好像是官船,不是私船能比的。”
    ……
    如此惊叹的多是沈家族人以及跟沈家关系不错的安阳村村民,他们确实极少踏足云州港,见识少很正常。要是常在码头这边走动,对此恐怕早就习以为常,这样的人不但不会觉得船只试航有多令人激动,说不定还会对此生出几分厌烦。任何一项工作做久了,都可能这般。
    船身高出码头,船只一靠岸,舷梯便被放下来。沈家河走在儿子们后头护着,嘱咐他们爬梯时小心一些,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过来观看货运船试航的人家虽然不多,人数却着实不少。沈家河站在舷梯上往下望时,底下密密麻麻一片。这倒不是人数真有看起来那么夸张,只是人的一种错觉罢了。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想上船瞧新鲜的人都集中到了舷梯底下,让人乍眼看去全部都是人。
    好在有人在下面维持秩序,没让这么多人出现拥挤踩踏事故。
    前方有人堵着,方天林跟沈家河视线交汇之后,便静静地待在队伍后面等候。
    一上船,耳边便响起孩子们的呼唤声:“阿父,快过来这边。这里,这里!”
    沈璋站在顶层船舱走道上不断向方天林这边挥手,周围站满了沈家人。
    “马上就来。”
    船只很大,一两百人一上船,就疏散开,现在走动起来,不会出现摩肩接踵的情况,方天林很快就来到货运船最高台上。
    “天林,这船比之前我们坐过的任何船都要大许多。”沈家河语调微微上扬,眼里似有名为兴奋的火苗在跳跃。
    “嗯,这样的船就算在云州港都不多。”方天林附和道。尽管他见过比这艘船大不知道多少倍的舰船,真正站在其上时,依然感觉到心跳加快,血液上涌更加迅速,豪情顿生。
    以往方天林只是过客,偶尔遇见,甚至搭乘,过后就什么都不剩,就算轮船载重万吨甚至几十上百万吨,可这又与他何干?脚下这艘货运船却属于他家,这就是两者最大的不同,方天林的感受自也是两样。
    “爹爹,抱。”
    “阿父,抱。”
    三胞胎各自找好位置,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方天林抱起挨在脚边的大儿子跟小儿子,沈家河抱着二儿子,一家五口居高临下远眺侧前方。
    海水在阳光照耀下,泛着粼粼波光,看久了眼睛都刺疼,众人却似乎看不够,闭眼休息一会,又继续。
    这里是港口,风浪不大,加之船只又不小,大家几乎感觉不到它的晃动,在上面走动可谓是如履平地。
    “老三,这船能载多少人多少物?”沈老爷子背着双手,听着四周村民的恭维贺喜声,心里都乐开了花,面上却绷着,只眼角眉梢带出喜意,别提多难受。
    “光载人的话,一两千人没问题,货物大约能装三千石。”这些沈家河早就了解过,现在是张口就来。
    “这么多!”即便沈老爷子已经有所准备,依然被这个数字给惊到。
    方天林听了笑笑没说话,这种吨位的船只,放在现代那完全就不够看。三千多石,也就两百吨,这点载重真是连大型货运船只的零头都不到。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以靖朝现在的技术水平,能把船只造得这么大,已然难能可贵,把现代人拉到这里,也未必一定能造出这样的船只。
    况且这还不是最大的,民用船只受到限制,脚下这艘货运船已经是民船中最大的型号,就算有能力造更大的,造船工人也不能制作,想要见识更大的海船,就只能碰运气。港口这边大多都是民船,官船可不是随时都能见到。
    看过外景之后,方天林带着沈家人前往指挥舱室,其余人则只能去参观那些开了舱门的船舱。船内重地,可不是谁都能进,要是里面的器具坏了,村民们没几个赔得起。
    众人羡慕归羡慕,可也只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真让他们上船工作,呵呵,估计十个里面九个半都不愿意,除非他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的地步。
    安阳村离云州城不算远,相距也就几十里,村民本来生活就还算不错,接了沈家众多外包活计之后,生活水平可谓是直线上升,没有几个人愿意到海上讨生活。
    这也是村民在听说沈家丢了四个孩子后,会有那么多人积极响应的一个重要原因。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话可不是白说的,更何况他们是在沈家底下讨生活。
    这种事,方天林自然不会去强求。本来,他是想招完全属于沈家的手下,结果这么长时间下来,也只物色到几个有技术,又有经验的海员管事,其他都不得不外聘,就算这样,人手也还不齐。好在普通海员没那么抢手,几个月下来,全部招齐不说,还都是属于沈家名下。
    货运船到手后,就得利用起来,空着那纯属浪费,就算不出航,每年维护费用照样不少。不保养,那船只很快就会腐朽,之前投入的大笔白花花的银子,算是打了水漂。这样的蠢事没谁会干,沈家又不是钱多到没地方花,还不至于如此奢侈,买了船自然要物尽其用。
    方天林没打算将船往外租,之后几天他跟沈家河都忙碌起来。两人分工明确,方天林负责将所缺人手招齐,顺带打听最近出航船队的信息,沈家河则去准备货物。
    沈家只有一艘大型货运船,外加两艘小型商船改造的护卫船。大型船只很少有现货,都是预定之后再根据顾客要求制作。小型船只就不同,各种样式基本都有,除非有特殊要求,否则直接购买便是。
    方天林在定下大型货运船一个多月后,就入手了一艘小型货运船,再一个月,又买进一艘同样型号的商船,之后就一直在改造。两艘护卫船都是轻型,速度很快,船上配备了朝廷所能允许的最大武力装备,不说火箭火弹,甚至连小型火炮都各铺设了一门。
    前面这些都是常规武器,后者可就不是了。尽管小型火炮的威力不大,只能对付对付海盗,对朝廷战船基本造不成威胁,依然不是一般商家所能申请到,这代表着沈家背后势力不小。
    这两艘小型商船,方天林是在民用船坞中所买,改造的场地却不在那。护卫船不管是民用,还是军用,都由海军衙门掌管,出入以及武器使用状况都需要报备。私自武装则不算在内,只要没有犯禁,即便查到也没有多大关系,稍微疏通一下就能过关。被对手撞上,就只能自认倒霉,乖乖被克扣货物才是正理。
    别看沈家现在能拥有这样的武装,就以为以后也能如此。其实不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沈家都只能有两艘护卫船,再想提高护卫级别,船队就必须达到一定规模才行,这已不是随意增加几艘船只就能解决的事情。当然,这是放在台面上的东西,背地里的交易谁也不清楚。海军没到服役年限的战船流入海商手中,也不是不可能。
    像沈家这样明面上拥有的护卫船不算什么,真正厉害的都是私人武装,只要不暴露,谁能知道?
    沈家如今的船队规模,在云州府附近州府海域近海航行问题不大,远离海岸风险就会大增,联合其他船队一起出航,安全才有保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沿着海岸线航行,航程将会拉大许多,一来一回光路上耗费的时间就会成倍增长。
    不考虑其他,只从利益方面来看的话,在外海顺着风向海流,近乎直线航行效率才能达到最高。有些货物保质期短,对于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自是能快多少是多少。因着这个限制,小海商不是挂靠大海商,就是相互抱团,约好时间一起出航。
    以上这些是远航时可能会碰到的问题,短途沿海航运,就没那么多掣肘,就算只有一艘小型商船,注意点也能安然无恙。
    这次出航,方天林主要目的并不在于海贸,而是寻找合适的发展基地。是以,船上携带的货物就比较杂,除了部分掩人耳目用来做生意的货物外,其余多趋向于找到地方后可能会用到的物品。
    “家河,人手都齐了?”
    “嗯。”
    “那明天就装船,后天一早有一支船队出航,和我们也算是同路,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谈,你再清点一下货物器具,可别有哪里漏下。”方天林抛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匆出门。之前他已经跟船队负责人接触过,提前说了沈家可能加入船队的意向,这次正式确定下来,还得再仔细商谈一番。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船队负责人将规矩交代清楚,方天林承诺会按章办事后,双方愉快地敲定这次合作。
    不出一个时辰,方天林便来到码头沈家临时租下的货仓中。
    此刻仓库中一片繁忙,各个管事指挥着船员进行最后一次清点。沈家河站在一边,将管事们报上来的数目进行核对,无误就在账本上打勾,有问题则再次点数。又清点完一项,正欲抬脚过去亲自查看,眼角余光瞥到正朝他走来的方天林,沈家河忙转头,笑着说道:“谈好了?”
    “嗯。”方天林拿过沈家河手中的账本,“你去歇会,下面的我来。”
    “好,我过去看看。”沈家河没有推辞,三两下就钻入仓库,瞬间没了踪影。
    方天林嘴角上扬,眼中含笑,沈家河这身手比起他们刚认识那会可要强多了,看来常年锻炼,外加空间水的滋养,两相作用之下,效果异常显著。
    很快货物清点完毕,仓库锁上大门,留下几个人看守,方天林跟沈家河离开码头直奔云州城。
    沈家河:“天林,家里还有一些货,今天不搬去码头?”
    “不了,那些比较重要,东西也不多,明天一早跟我们一道过去就行。”
    沈家河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做没什么,也就不再多问,转而说起儿子们的事:“爹娘都不同意我们把孩子们一道捎上,娘这几天正生闷气,有几次见到眼都通红,爹也跟我吹胡子瞪眼。天林,你说这事咋整?”
    “那你放心把孩子们留在家里?”
    “就是不放心才着急,要不然我还烦恼啥呀。爹娘都这把年纪了,心里老这么搁着事可不好。”沈家河憨憨笑道,“天林,你这么聪明,有没有法子说服他们,至少让他们宽宽心。”
    “……”方天林沉默下来,这事不好办。他再怎么安慰劝解,三个孩子跟他们一起出海这点改不了,只要这一条不变,两老就没法真正安下心来。
    方天林也清楚,他跟沈家河要出海,两老再不情愿,也只能由他们去,毕竟两人都这么大了,老爷子老太太自知管也管不过来,他们总不能以身份向两人施压,这么做恐怕双方之间会起隔阂,这可不是两老想看到的。可带上孩子就不同了,要是途中出点事,那真是一锅端,沈家河怕是连个后都不能留下,两老能不急吗?就连向来很开明的沈老爷子也坚决反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