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做刀太难我选择重生+番外 作者:梵间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以一把刀的形态经历了腥风血雨,叶峥死了,和他的搭档一起。
一梦回到十年前,他还是原来那个羸弱的学生,尚未浴血街头,也未遇见陪伴了整整十年的搭档。
但是他还是想走和梦里一样的路,找到沈长珏——再并肩作战。
“我会成为你最好的搭档。”
再见到沈长珏时,叶峥这样说到。
 
沈长珏(伸出手):把刀给我。
叶峥(笑着靠过去):你有我就够了,我就是你最好的那把刀。
 
本文主攻,1v1,亲妈保证不虐,非典型重生文。
蠢作者文案废,文风一点也不正经系列。
设定是只使用冷兵器,没有热武器。
 
痴汉靠谱不要命要受的攻x多疑冷淡只爱攻的受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峥,沈长珏 ┃ 配角:季末,顾寒天,杨素,任雨君 ┃ 其它:1v1,HE,小甜饼,非典型重生,架空
 
  ☆、一梦
 
  “岚历八百三十二年一月十一日,晴,今日可能有自北而上的冷空气,请各位岚国市民做好防寒准备。下面播报今天的新闻,近日……”
  叶峥伸手按掉了广播。
  他坐起来,身旁的闹钟还在兀自“滴滴”地响。他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这里,是他十年前居住的出租屋。他盖着熟悉的被子,入眼尽是熟悉的杯子、桌子、椅子,桌上的相片还安稳地立着,昨夜未喝尽的水还在杯子里好好地盛着,就连窗户,都像是他一贯做的那样,微微开着一条细缝。
  就好像他从未离开。
  放下手的一霎那,他又恍然间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可以动了。或者应该换句话说:他的身体,已经回来了。
  叶峥仔细回忆了刚才广播里说过的年份——八百三十二年——正是十年前。是他又回来了吗?是他从一把短刀变回了一个人,然后回到了十年前吗?
  还是说,他根本从未离开,他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这个梦好真实,好长好长,有岚国整个域使集团,有不靠谱的顾寒天,女汉子杨素,温柔善良的任雨君,无法形容的季末,还有,总是沉默寡言的沈长珏。这个梦里有无数刀光剑影,很多次的见血封喉,许许多多的相伴,以及最后一秒钟惊醒他的噩梦。
  真是好精彩,好有想象力。
  “哈哈哈哈哈……”
  叶峥忍不住笑了起来,也许因为很久没发声,控制不好音调,笑声尖锐刺耳。他越笑越夸张,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眶里都几乎流下泪来。
  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这一切,难道真的就只是一个梦吗?他做的一个荒诞的,长达十年的梦。
  “神经病呀!大清早的,犯啥子毛病哦,笑个啥哟!让不让人睡觉了!”楼上阿姨的叫骂声突兀地传来。
  笑声戛然而止。
  叶峥看着自己的手,眼神晦涩。看着看着,手背上竟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水滴润湿。
  叶峥自己好像也被吓了一跳,手背微微往回一缩,终于犹豫着抬起手,碰到了自己的脸颊,冰冰凉的手指果不其然触碰到了温热的泪水。他连忙抹掉,好在眼泪也并没有如同无数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断了线”,只是他心里有些微的悲怆。
  仔细算来,也有很多年没有哭过了。父母死后自己一人未曾哭过,跟沈长珏在一起出生入死时未曾哭过,就连最后离开他们时也未曾流过一滴眼泪。现如今居然为了自己臆测中的“梦”,再一次留下滚烫的泪水。
  如果是梦,就会忘记他们,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吗?叶峥问自己。
  其实根本不必问他也明白,不可能了。
  无论那些是不是自己的想象,无论他们是不是真的存在,不亲自看一眼,他是绝不会死心的。退一万步说,哪怕这一切全部都是幻想,他都再也无法回去从前的生活。
  人,一旦过惯了刀口舔血的生活,就再也回不去了。而他早已不是从前的叶峥了。
  抬起头看看书桌上自己学校的课本,恍如隔世。
  叶峥翻身下床,再次脚踏实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双腿已经一百年都没有用过力,还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新生儿。走路的时候更是感觉关节“嘎吱嘎吱”地作响,虽然他的身体距离上一次走路其实才不过一晚上的时间,可他中枢神经对走路控制的停止,却已经过了整整十年。
  走到洗手间地时候,大约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
  叶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张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许陌生的脸孔。很少待在烈日下,所以还算白皙的肤色,一头很少打理,所以没个固定发型的黑发,大概是因为刚刚哭过,一双眼睛略微有些发红。
  叶峥洗了把脸,觉得脑袋稍稍清醒。
  现在的他和自己记忆中的,还是有许多的不同。虽然他自己的印象也不太深刻,但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如今的他身上有一股怎么也敛不住的气势,已经全然不似一个常年在学院里就读的学生。这些年,哪怕只是一个梦,也带给了他的灵魂无法磨灭的印记。
  你好,岚历八百四十二年的叶峥。
  醒来后,叶峥第一次勾起微笑,向十年后的自己打了个招呼。
  ***
  既然决定了要走,叶峥是个绝对的行动派,更不用说他现在想要早点去验证这个“梦”的欲`望,已经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表面上看着好像不急不缓,心里不定有多急不可待。
  他一件一件整理房间里的东西,最后终于无奈地发现整间屋子里居然没有什么东西是他觉得必不可少的。大概真是苦行僧的日子过多了吧。挑挑拣拣,最后只有几张相片和几件款式最简单的衣服被塞进了行李囊。
  背着行李囊走过客厅的时候,他顺便从桌子上放着的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啃,久违的滋味在他的嘴里蔓延开来。
  叶峥原本以为这甘甜的味道会为他许久不尝味的味蕾带去至高的享受,没想到……真是太久没吃,就连味觉的反射神经都开始退化了,怎么觉得跟营养液味道都差不多呢?
  他自我调侃着,摇摇头走出了这个他居住了好几年的屋子,最后一丝留恋也伴随着关门的声音,全数消失在清晨的空气里。
  “哎呀,这不是小峥吗?怎么,这是要出远门?”叶峥也没想到,他居然一下楼就碰到了几周都见不到一次的房东太太。
  “阿姨,”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巧刚变了声,清亮中带着几分低沉的少年音十分讨人喜欢,“来没来得及跟您说,这房子,恐怕将来我就不租了。”
  房东太太愣了一下,问道:“那你这小小年纪的,一大清早……这是要去哪儿?”
  “嗯……真要深究起来,我这是要去,追‘梦’了。”叶峥特地把话说的含糊了些,不过其实也没错,可不就是要去找寻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和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吗。
  “好啊,年轻人,有梦想是件好事。”房东太太显然是会错了意,“这个月才刚过了一半,将来呀你一个人出门在外,要用钱的地方多,这个月的租金,我就都当零头给你去了吧!”
  “谢谢您。”叶峥的感谢真心实意。能有人不计回报的对你好,哪怕是件小事,这份恩情,他无以为报。
  房东太太慈祥地说:“哎哟,哪里的话,自从你……自从你父母走了之后,我跟你认识也有好几个年头了,看着你一点点长起来的。”
  空旷的楼道里,只有房东太太和蔼的声音正在回荡。叶峥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跟房东太太道了别。
  踏出居民楼,一碧无际,天朗气清。早晨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照在叶峥身上,温暖而治愈。他最后摇摆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把所有的事都一次性解决一下。比如,学校,又比如,工作。
  学校的老师一听说也正是要去不靠谱地“追梦”,立刻百般规劝,苦口婆心。什么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将来是没有前途的,什么当今社会岚国的骗子也不少,一个人不安全,一套套理论那是层出不穷,直说的人口干舌燥,唾沫星子横飞。
  结果叶峥安静地听完了老师的长篇大论,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默默拿出了几小时前在办公室门口就写好的退学申请。老师还想开口,这一下却被叶峥这一张轻飘飘的纸堵的说不出话来。
  “算了算了,管不了你了!好好一个孩子……唉。”老师最后还是恨铁不成钢地为叶峥盖上了学校的印章,算是同意了叶峥的“大逆不道”。
  叶峥笑着点点头谢过老师,“老师,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老师翻了个白眼,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挥挥手把叶峥轰出去,眼睛里的担忧却作不了假。老师的心,其实叶峥都明白,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那个好学生叶峥,也早就在十年之前,就改变了他人生的路。那些对他有恩的人,那些曾照顾过他的人,叶峥的未来,注定与这些人都再无交集。
  解决完所有的一切,叶峥叫了一辆悬浮车。他要去最后一个地方,做最后一件事。
  车子停下来,这居然是一个葬馆,几百年前为了环境保护而改革出来的,保存逝者骨灰或者遗体的场馆。里面的过道旁密密麻麻地设着小格子,一张一张的遗像,还有对他们名字和出处的简短记录。
  这些人生前也许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如今却也不过是一张张照片和冰冷的黑白字。任你曾经有多高的地位,如何被世人所铭记,都已经与你无关了。
  叶峥一直往里走了很久,终于在一排平凡的遗像前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着其中两张黑白照,照片上的人笑得开怀。他始终没有对静静躺在这里的人说一个字,也没有为任何排位上一炷香,他只是看着,最后向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些年总是保持沉默,兴许也变得不太爱说话了。也不知道该对你们说些什么,不过我知道你们都懂。要去当域使,想着总该跟你们报备一句。当了域使之后,恐怕不大有机会来看你们了,但你们的照片我一直带在身上。保证不会忘记你们。叶峥在心底默默地说。
  他最后深深地望了一眼两张被保存完好的遗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辣,请各位小天使多多包涵!
蠢作者梵间,欢迎捉虫(鞠躬
 
  ☆、非梦
 
  “寒天,有人找!”
  “哦,负责哪个区域的?昨天出任务的回来了?”
  “不是,我也觉奇怪呢,外面来的。”汇报的人挠挠头。
  “哟,这倒是件奇事,居然还真的有人能找到这儿来。暗道绕来绕去,我都觉得晕,这人是个人才啊!”顾寒天第一个想到的竟然都不是集团有被入侵的危险。
  “我去,”汇报的人无语了,“我看你才是个人才。有人就这么闯进来了!闯进来了!”
  “哎呀,年轻人要淡定啊。”顾寒天起身从他身边擦过去,顺便反手拍拍对方的背,“行了,我去见见。”
  刚出门就遇上季末,他叫住顾寒天问:“你这风风火火的,怎么,今天有什么大事么?”
  身后汇报的人也跟了上来:“不是,是集团里来了个人,还不是域使。不知道怎么认识路的,太神了,吓了我一大跳!”他拿手比了个很大的圆。
  “噗——”季末没忍住,“你真是越来越形象了。”他又看看顾寒天:“你这……不会是情债吧?”说着挤眉弄眼地“啧啧”两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