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渣攻求放过+番外 作者:伏中君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重生虐渣攻的故事。
    商墨上一世是人气歌手组合two中的一员,梦想是跟袁叶一起叱咤歌坛。一次意外被金主点名,从此过上了被追求的生活。起初扭扭捏捏不愿意,后耐不住金主的糖衣炮弹爱上金主,本以为两情相悦一生也就这么愉悦地过去了,可没想到金主真正喜欢的是袁叶,只是把他当替身,甚至不念旧情将他逼上死路。
    重生后的商墨,发现自己正处于与金主交往的时期,金主继续温柔攻势,不过商墨却早已心如死灰,只想一心一意努力赚钱远离金主,可没想,金主对他却愈发黏糊了!
    这是要闹哪样!!!
    商墨:求金主放过!求渣攻放过!求放过!不放我虐你!
    杜拓:不放不放就不放,你来虐我啊。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重生
   
    
    第1章 重生
    
    商墨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熟悉的豪华大吊灯,他愣了愣,后转转眼睛发现,熟悉的窗帘,熟悉的室内布置,以及熟悉的床!
    还有莫名熟悉触觉的抱着他的腰的手臂!
    怎么回事!难道地府里还有个杜拓和他的豪宅?
    就在他一脸懵逼的时候,头顶上传来熟悉的声音,“醒了?”
    商墨欲哭无泪,特么的还真有!
    许是一直以来对杜拓的言听计从与浓烈的爱,商墨虽然不想回答,可还是乖乖地点点头。
    下一秒,温软的物体贴在他的脖子上,商墨吓得睁大眼睛!
    卧槽!劳资都被你逼死了,特么的到了地府还不放过我!
    没有拒绝的余地,商墨被翻过身来,头还晕乎着的时候,霸道而炙热的吻席卷而来。
    商墨被吻地身体发软,眼睛却紧闭着,因为不想看近在咫尺熟悉的脸,手也紧紧握成拳,让指甲陷入手心的肉里,想让那点疼痛让自己清醒,好让自己不被迷惑。
    不过他没想到,人死了怎么还能感觉到痛呢?
    下一刻,商墨的唇终于被放过了,可是下巴却被捏在金主手里,商墨哭,有这么欺负人的吗!都说人死了做鬼都不放过你,可为什么他死了没想着不放过杜拓,可杜拓却不放过他!
    杜拓似是不满意商墨接吻时的状态,于是发号施令,“睁眼,看着我!”
    商墨被迫地睁开眼,看着熟悉的脸,商墨心里就发堵,谁看到自己爱的死去活来的人不爱自己,将自己逼上死路还能自然面对,反正他商墨不行!
    杜拓靠近他,温柔地吻他,漆黑的眸子一直看着商墨的眼睛,商墨一阵恍惚。
    起初杜拓跟他交往的时候,也是这样温柔地对他,后来他知道杜拓不喜欢他,喜欢的是他的好兄弟袁叶时,就忍不住心里委屈跑去质问杜拓是不是拿他当替身!
    那时杜拓是什么反应?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文件往他脸上一扔,然后无比冷酷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跑这来跟我闹!”
    之后,杜拓对他就不复从前,以前一周至少见三次,后来也变得一月见几次,对着他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之前一直温柔和谐的性活动也变得极其残暴,甚至,雪藏他,将他送给别人!
    商墨想想鼻子就发酸,当初自己傻,不相信杜拓将自己当成替身的事实,硬要跑去问他,知情的人都道他情商低,性子冲,却没有一个站在旁边的人肯拉陷入泥潭的他一把,这圈子本就乱,大多数人趋炎附势,杜拓想要雪藏他,谁敢救他!
    后来组合解散,公司对外称他商墨想要单飞,无疑是将脏水泼到他身上,一时间,粉丝掉了无数,丑闻遍布,微博手机全被骂声轰炸,甚至连住宅也被人堵着。
    那段时间,商墨连吃的没有了都不敢出门,当真是过得比狗还辛苦。
    好在……他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再也不用过这种遮遮掩掩,人人喊打的日子了。
    只是地府里都有个杜拓,是不是也有个一模一样的现实世界!!!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商墨就垮下了脸,谁说人死了后会去极乐世界,怎么他就这么苦!现实生活里被虐死也就算了,难道地府里也要将他虐个百遍?
    “唔,唔,疼。”商墨本来在神游沉思,结果嘴唇被狠狠咬了口,他本就是怕痛的主,再加上刚刚又这么多消极的想法,于是一下眼睛就湿润了,眉也紧紧地皱起,活脱脱就像个被捏痛的小松鼠。
    杜拓难得放过他,连语气也不一样,颇带些宠溺指责地道,“接吻时不要胡思乱想。”
    合着,咬他还有理了!
    商墨气得都不想理杜拓,他现在都是个死人了,也就破罐子破摔,他就不信阴曹地府还能让他再死一回!
    “怎么,生气了?”杜拓靠近他,紧紧看着他的眸子。
    商墨诧异了番,杜拓刚刚眸子里闪过一丝后悔,他想了想之前杜拓对他的所作所为,心冷了冷,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只是……面对杜拓,他商墨注定就是低人一等!他摇摇头,表示自己没生气。
    此举惹得杜拓低笑一声,然后又是温柔地吻他,手也从衣服里伸进抚摸着商墨的身子。
    商墨打了个冷颤,正准备挣扎时就听到杜拓道,“给你请了一天的假。”
    之后便是直接撕开商墨的衣服,连吻也带了丝急不可耐,杜拓熟知商墨身上所有的敏感点,商墨即便上一秒还想着抗拒,下一刻也便跟随着杜拓一起踏向欲望的海洋。
    *
    商墨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杜拓已经不在了,他揉了揉犯困的眼睛,习惯性起身想洗漱,只是刚刚动身,身上就传来酸痛感,一下就勾起了所有的回忆!
    马达,到了阴曹地府连做鬼都被杜拓欺负,还有没有天理了!
    只是……为什么他死了还能感觉到痛!
    不科学啊!
    难道教科书里说的都是骗人的?没有鬼,他商墨已经死了,不是鬼是什么?可是为什么鬼还能感觉到痛!
    难道……他命大,没死?
    怎么可能,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被人一枪打死的……
    就在他快要暴走时,门被敲响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名妇人的声音,“商少爷,您醒了吗?”
    商墨懵了,这是李妈的声音。
    李妈是杜拓请来打扫房子和做饭的人,跟随杜拓很多年,只不过李妈是在杜拓常住的豪宅里,而不是后来杜拓给商墨的那栋房子里,不过,看着这熟悉的布置,的确是杜拓的那栋豪宅。
    似是见商墨没回应,李妈继续敲门道,“商少爷,现在快要下午三点了,您还没吃饭,快些起来吃点东西吧,饿坏了肚子可不好。”
    商墨本来还没觉得饿,此刻被李妈这一说,肚子立即响应地唱了个空城计。
    商墨揉揉肚子,没想到做鬼还会饿!后欲哭无泪回应道,“我马上下去吃饭。”
    皱着眉忍着痛挨着饿起身去洗漱,暗暗吐槽道,这杜拓也不知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按着他做了三回,直把他做晕过去,也不知道他晕过去后,杜拓那斯文败类有没有再做。
    好在后面那处现在清爽,应该是清洗过了并涂了药膏,不然又要花费一些时间清理。
    说起来,这还是杜拓第一次给他清理,以前活着的时候,即便杜拓再怎么宠他也从来没给他清理过,都是他自己累成狗也爬去浴室自己清理,不然第二天会拉肚子影响工作。
    洗漱完毕后,商墨下楼去吃饭,看到李妈站在桌前朝他笑,商墨回应一笑,只不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时,电视里传来声音打断了商墨的思索,商墨顺着声源看向电视,只见播出的娱乐新闻正报道着许意的新作《南山之上》的宣传片!
    商墨明明记得这部电影在他十九岁那年就上映了的!他那时非常喜欢这部电影,还拉着袁叶去电影院看了三遍!
    之后许意就成了他的偶像!
    “这小伙子真的很帅啊,演戏也好。”李妈盯着电视感叹道。
    商墨闻言看向李妈,总算知道了哪里怪怪的了。
    李妈现在头发是黑的,而不是白的,但他明明记得就在他被杜拓赶出豪宅时,李妈头发就已经白了。
    他捏了捏自己的脸,疼痛感传来,后想了想今天早上杜拓游走在他身上的手的触觉,再看了看李妈和电视里正在播报的娱乐新闻,“铛——”地一下,商墨两眼瞪大,不敢置信:难道地狱跟现实世界真的一模一样?能感觉到痛,还能感受到饿,最可怕地是还能接触生前的故人!
    还是……
    自己碰上狗血且几率极低的重生事件了!
    咬着汤匙,商墨皱着眉思虑良久,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看的李妈心里直嘀咕:这商少爷今早是怎么了,看起来就跟苦瓜似的。
    思来想去,商墨还是觉得第二个猜测相较容易接受,毕竟觉得自己活着总比自己死了的好。
    他又想起今早看到的杜拓,似乎是年轻了些,只不过他因为心中不想看见杜拓的脸,所以也就没怎么仔细看,看的时候也被那双眸子紧紧盯着,哪里还想得到杜拓容颜的事!后来被杜拓欺身在床,更是没有时间去看。
    现在看到李妈黑色的头发以及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商墨便觉得自己重生了的猜测有可能是对的!
    扒拉几口吃完,商墨便上楼去了,用手机看了下日期,后还不放心地上网百度最近一段时间的新闻和重大事件,接着回想,果然都是在他十九岁时发生的。
    一时间,心情复杂,不过心里更加坚定地是:一定要趁着杜拓整死他之前,离开杜拓!
    
    第2章 袁叶
    
    就在商墨还在消化着自己重生了的这个消息时,手机响了,是袁叶打来的。
    袁叶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弟,两人都很喜欢唱歌,时常去ktv搓一顿。
    后来袁叶跟他组合参加唱歌选秀节目,冲刺到了前三,拿了季军,吸了不少的粉丝。天羽公司见两人形象好,又有唱功,便签了合同,自此他跟袁叶便以组合“TWO”的形式时常在各大节目露脸唱歌,甚至为电视剧作主题曲和片尾曲,算是火了不少。
    他跟袁叶之间的关系一直很要好,即便他跟杜拓这个男人在一起,袁叶也没有任何看不起他的意思,反而对他更好。
    后得知杜拓喜欢地是袁叶,商墨大闹后静下来想想觉得也是理所当然。
    一来,袁叶长得好看,皮肤好的甚至是连当红女星都自愧不如。二来,袁叶性格好,温温顺顺地,像只小猫一样格外惹人喜欢。三来,袁叶吃苦耐劳的性子又让人欣赏。
    反观他商墨,长得倒也算是帅,不过站在袁叶的旁边就只能绿叶衬红花了。性格上,倔地要死,有时候还蛮不讲理,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商墨想想就头疼,怎么上一世的自己性格这么差劲!
    “小墨,你没事吧?”似是长时间没听到商墨的声音,让袁叶担忧地开口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