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个世界对我很不满 作者:桐荣

字体:[ ]

 
 
文案
 
郁林仰头问天:我怎么又穿了,为什么还是个弱受。不愿意相信事实。苦命挣扎。
 
我是总攻,我就稀罕你这种妖孽受啊,啥?你说你是攻?我不信!
 
某人一把把他掀翻,解开了皮带。
 
郁林谄笑: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扯皮带!
 
总攻一次次被压的血泪史!
 
 
内容标签:甜文 灵魂转换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林 ┃ 配角:各个世界里的大boss ┃ 其它:
 
 
  ☆、第1章 -1
 
九天之上,重华仙宫,云紫阁楼的八角亭里坐着一个人,骑着个仙鹤,飘飘欲仙,衣带飘然,像是一副画,美轮美奂。
    然而,只有近处的人,才能听见,亭子里发出的声声凄惨的叫声,仙鹤扯着脖子,扑着翅膀想要脱离魔手,奈何,后面的人,看着瘦弱可欺,但手劲实在是大。仙鹤尖着嗓子,喊哑了声音,终于才把人给招过来。
    “小君,您别扯了。上次仙鹤的毛差点被你扯光了,害的它光着屁股在窝里,郁闷了好几天。”仙童上来后,看见他又在扯毛。急声拦住他。
    “他奶奶个腿的,穿过来这么多天,要不天天吃果子,要不就喝那什么花露的水,喝的爷嘴里都能淡出个鸟,你跟那个仙君说,他要是再不给我做肉,我就把他养在后面的奇禽异鸟都给烤了吃了。”说完一想到肉,郁林手里又狠狠地拔了一把毛,把仙鹤疼的一个哆嗦。
    自从郁林一个跟头摔了过来,傻眼了,云踩脚底下,电视剧里才有的气宇不凡的仙人,正冷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在给他屁股蛋上药,还一脸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下次不会疼了,直接把郁林给吓得懵逼了。
    “我告诉,你跟那个老王八蛋说,他要是再夜夜睡我,我....我,我就一把烧了他重华殿,把他脱光了吊在这人来人往的银川河。”郁林一说起那个活了几千年的老王八,心里就恨,手里拔得更凶猛了。
    “小君,您快下来吧,待会真把仙君招来,他又要罚你了。”
    郁林听着他的话,无动于衷,这活蹦乱跳的仙鹤,在他眼里就是个香喷喷的烧仙鹤,到手的美食,哪有说放就放的道理。
    小仙童在边上干着急,也真怕他能一把火把这些异兽都给烤了,匆匆忙忙地跑回去禀告长夙仙君了。
    一路小跑到了重华殿里,小仙童颤着声音报告,“长夙仙君,小君,小君他又去拔仙鹤的毛了.....还说,还说......”犹犹豫豫地没往下说。
    长夙坐在流云上打坐,一身的清辉,衬的他出尘的气质,让人移不开眼。长夙缓缓地睁开眼,冷冽地开口,“还说什么?”
    “他还说,要把这重华宫的异兽,都烤了吃。”说完,小仙童都要哭出来了,嚎着嗓子,“你快去看看吧!去晚了,小鹤就真被他给烤了。”小仙童眼巴巴地看着他,一脸的焦急。
    长夙缓缓地站起来,身姿清盈,神色俊朗,一身月华之资,使天地都失色,定了定,轻轻地叹了口气,“走,去看看。”
    长夙仙君已有九千多岁,虽然平日里深居简出,但能力却连帝君都不敢小觑,自从一千多年前,在仙魔大战时,在最后一役,与魔王鹤天苦战三日,才最后将他击败,而自己也身受重伤,且久久难愈。
    因此帝君对他心存愧疚,多年不断地为他寻找治愈的办法,但最后都不尽如人意,最后才想出了这么出,逆天改命的办法来。
    这逆天改命的法子,还是长夙无意中透露的,天君一直谨记在心,但一直都未能找到与长夙仙君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所以一直就将此方法耽搁了下来,直到不久前,地府才有人来报,说人间的侯府里,有一个病怏怏的小王爷,阳寿就快尽了,到与长夙仙君有羁绊,可以用来替命,替长夙真君这一身的顽疾。
    这好不容易把郁林给抓来了,行那炉鼎之事,病歪歪的郁林,被长夙真君三两下就搞的断了气。
    好在长夙仙君医术非凡,当即就把他的魂给招了回来,却独独没想到,招错了呀,此郁林非彼郁林啊,或者说此郁林才是真郁林。
    但长夙仙君不在意,不管是哪个郁林,都是来给他续命用的,不论是哪个灵魂,都改变不了,他成为自己炉鼎的命运。而且这个招错的郁林,明显比以前的更耐一操,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在双修的时候,声音叫唤的太销一魂了,常常叫仙君听的,岔了仙脉。
    郁林叫了一个小仙童上来,小仙童年纪小,长的粉嫩粉嫩地,惹得郁林多看了两眼,“你,过来。”指着亭子下呆呆站着的小仙童让他上来。
    郁林一把把仙鹤摁住,还抽出时间跟人家吹两句,“小美人,过来。”
    小仙童刚刚在下面,看着他在上面拔毛的狠劲,早就吓软了腿,畏畏缩缩地上来了,一张小脸被吓得惨白,看着不断挣扎的仙鹤,糯糯地对郁林说,“你把它放了吧,它都快死了。”
    郁林看着小仙童,长的跟个糯米团子一样,软软弱弱的,不禁就恶劣起来,就想欺负他。
    实在是郁林憋太久了,再那个世界里,他就是个绝世大总攻,样貌家境样样没得挑,爬上他床的人络绎不绝,而他也是个花心的,花丛流浪那么多年,硬生生气走了自己的初恋,被床上的那些小一婊一子们骗的一干二净,就在他准备回家拿钱的时候,他爹驾崩了,他哥坐在原来他爹的位置上,一脸得意地对他说,郁家不养闲人,想要留在郁家,你得跟他们一样伺候我。
    郁林摔门而出,卧槽,跟你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弟,你居然想睡我,门都没有,骄傲的郁林昂着头跨出了郁家的大门,却被一个跟头绊倒了这里。
    冤死他了,晚上要被那个千年王八干不说,还不给他出声的,天天憋的郁林欲求不满的,所以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仙童,长的太对他胃口了,心里的那点小火苗,蹭蹭地烧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郁林尽量的放轻语气,眼神温柔,含情脉脉。
    小仙童咬着嘴唇不说话,白白嫩嫩的小脸能掐出水一样,看的郁林手有点痒痒。
    郁林很豪爽的,看着小仙童的眼神一直盯着那只半死不活的仙鹤看,挑着下桃花眼,温柔地说,“你要是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把这只鹤给你,怎么样?”
    小仙童怯生生地说,“那我告诉你,你不要烤它了。”
    郁林满口的答应,对付小仙童这种单纯的性子,他是情场老手啊。
    “我叫苪兔,我是一只小兔子精。”小仙童眨着双大眼,一派天真。
    郁林愣了,那么娘们唧唧的名字,回过神来,妈呀,兔子精,郁林惊恐地看着他,屁滚尿流地往下跑,“妈呀,妖怪呀!”
    一头撞上了迎面走来的长夙仙君,撞到了他的怀里,一只手将他扶好站直,手也没有放下,顺带着,揽上他的腰,冷着脸训他,“疯疯癫癫的,成何体统。”
    “体统你大爷啊,你宫里有妖怪你知不知道。”郁林抓着他的前襟,吓得紧贴着他。
    “胡说八道,哪里有妖怪。”长夙看他被吓得脸色有些惨白,以为是昨晚伤了他,让他沾了别的邪气。
    “站好了。”郁林趴在他得怀里,莫名地就让他想起了昨晚身下这副温软的*,在他身一下甜腻的声音,心神有些不定,稍稍地训斥他。
    “他,就他,他说自己是兔子精。”妈蛋,长那么好看,居然是个妖怪,郁林简直痛心疾首,有那色心也没那色胆啊,他可不敢上个妖怪啊。
    长夙被他那二两的智商给逗笑了,脸色稍稍缓和,手上前揽着他的腰说。“苪兔乃是一届地仙,功德圆满之后才得道升仙,来我重华宫侍奉。不是妖精,不可胡说。”
    苪兔在一旁,听着郁林说自己是个妖怪,满心的委屈啊,眼泪溢满了眼眶,委委屈屈地看着他。
    郁林哪里分的清什么妖精地仙的,反正在他眼里,全都不是人。
    但看着小美人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心都化了,把长夙放揽在腰上的手一撇,就过来哄小美人了。
    看的长夙在他身后,心里微微地有些不舒服,眼里寒意深邃,收回了手,淡淡地说,“时间到了,该喂食了。”
    郁林哄着小仙童,满脸温柔的神色一愣,听着长夙的话,随即就生了一肚子的火,“喂你奶奶个腿,吃饭就吃饭,不会好好说啊,还特么喂食,你以为我是你养的那些肥鹅啊。”
    长夙听着自己养的珍禽异兽,被他称作是肥鹅时,嘴角不自觉地笑了一下,随即又冷却,“本尊看来,养你和养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你还更不让我省心。”
    把自己拿着跟一群傻雀肥鹅比,郁林的心里,一点都快乐不起来,这还有没有点人权了,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临走了还不忘揩了一把油,摸了摸人家嫩滑的小脸,还蹭了两下,“待会我来找你啊。”说着还朝他眨了下眼。
    被长夙逮个正着,脸都黑了,抓着他的手就往前走,郁林个贼心不死的,还往后面看,被长夙给掐着后脑勺带走了。
    只留下小兔子精一个人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软软地声音,自言自语,“其实兔肉一点都不好吃,你别老想着吃我,还有,你笑起来真好看。”
    长夙强硬地抓着他的手,控制住他,而郁林早就魂游天外了,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长夙心中不悦,开口,“喜欢上小兔子精了?”
    郁林终于有了反应,一脸喜悦地点点头。
    “喜欢就让他们今晚多做盘兔子肉,你喜欢哪种口味的。”
    郁林一脸惊悚地看着他。
    长夙看着他的神情,满意地笑了笑。
    就你这点小花心思,就算咱长夙上仙没谈过恋爱,也能将你这小火苗,及时地扼杀在萌芽里。
 
  ☆、第1章 -2〔捉虫〕
 
第二章
    往桌子前面一坐,郁林就他娘的想掀桌子啊,扯着长夙上仙的黑发,“说好的肉呢,肉呢。”
    郁林的内心在咆哮啊,想当初,他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睡谁睡谁,天天都不带重样的。
    而现在呢,自从穿过来,白天被圈在这屁大点的仙宫里,那些个宫里的仙童个个都拿鼻孔看着他,不给吃不给喝,那天不过是偷了点长夙放在房里的酒,被那个叫重紫的仙童看到,一鞭子就抽了过来,差点给他的魂都抽到了姥姥家。
    反正就是一点都不自由啊,晚上天天还得对着这个千年的老王八,跟他什么修炼,当他傻啊,想白嫖他就直说呗,干了自己还美其名给他滋补滋补,郁林满眼的泪只能往肚子里流啊,人家穿越都特么三妻四妾,王侯将相的,到自己,穿成了个炉鼎,呵呵,还是天天都吃不饱的那种。
    郁林只想问候老天爷,我是上辈子造了太多情债,这辈子让他来还债的吧,天天被人压。
    “哎。”深深地叹了口气,郁林满腔的哀怨和不满,就像是泄了气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淡淡的惆怅。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长夙看他不像平日里的闹腾,静静地趴着不说话,反而多看了几眼,“怎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