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糖水浇灌成的黑莲花[重生]+番外 作者:狐狸不归

字体:[ ]

 
    文案
    重生前,顾宁远和沈约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最后却是沈约以命换命,救了顾宁远。
    重生后,顾宁远自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收养幼年版的沈约,给他幸福童年,才能弥补上辈子欠下的一条命。
    没想到……
    顾宁远这辈子「煞费苦心」「糖水浇灌」,沈约小同志依旧坚定不移,长成一朵从里黑到外,心肝脾肺肾黑全了的黑莲花。
    顾宁远十分忧郁——千娇万宠养大的弟弟,怎么又成了朵黑莲花?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朵脾性坚强的黑莲花,两辈子盯上了同一个人。
    PS
    ①重生,顾宁远是攻!顾宁远是攻!顾宁远是攻!
    ②对外理智冷漠对内弟控耙耳朵攻×对外笑眯眯黑莲花对内撒娇小奶狗受
    ③重生甜宠文,日常养成,甜甜甜的黑莲花养成记!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宁远,沈约 ┃ 配角:顾无双,肖谋 ┃ 其它:重生,甜宠,养成
 
    第1章 死亡
    
    顾宁远在看守所里待了十三天,第十四天,终于有人替他交了那笔天价保释金,把他从里头捞出来。
    在走出门的那一刻,他思考过是谁为他交了那么笔昂贵的保释金,而不是乘机撇清干系甚至踩上一脚。毕竟他现在出来,头上顶着重大经济犯罪还未清洗干净的罪名,顾氏也早把他赶出来了。
    救他基本没什么好处和前途,还会被迫绑上他这辆破损不堪的战车,同敌人冲锋陷阵,不死不休。
    这十几天来,顾宁远第一次站在阳光下。此时将近春末夏初,太阳很好,清风吹拂,空气里满是盛春时节最浓的花香。顾宁远身上穿着十三天没换洗过的衣服,蓬头垢面,颇影响市容。
    耳边传来一阵嘲讽似的轻笑,顾宁远一偏头,不远处的槐树底下倚着个人,恰好能看到他的半边侧脸,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唇角微微勾起,很柔和的弧度。
    是沈约。
    顾宁远皱眉,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过许多念头,那些荒唐的想法仿佛都像是在说笑,可排除掉那些完全不可能的可能性之后。顾宁远最终还是走上去,远远地站在他的左边,问了一句:“是你交的保释金?”
    这话说出来本该是疑问,可顾宁远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他实在是不明白,沈约为他交保释金的意义,他有些来钱的路数不太干净,也敢光明正大往警察局送了?
    沈约漫不经心地看着他,纯黑色的瞳孔扫了他一下,冷淡道:“是我交的保释金,怎么样?”话说到这里,唇角的弧度加深,“你要是不乐意,可以再回去蹲着,顾大少爷。”
    他对别人一贯不是这样说话的,只有对顾宁远像是吃了炮仗,总是夹着刀枪棍棒。有一次,顾宁远曾见到沈约惩罚犯下大错的下属,面上还是温和的笑,说着安抚他的话,转过脸就让人剁了他的两根手指,一点都没耽误。
    那时顾宁远看到他抬起头,遥遥望着自己,即使有眼镜也遮挡不住那双闪着光的瞳孔。
    他的发尾还染上了几滴鲜红的血,明艳艳的。
    东临市人人都知,沈约不是笑面虎,他是疯子,逮到谁就要咬下一块肉,还要笑着吞下去。
    想到这里,顾宁远怔了一下,冰冷的神色终于发生变化,十分恳切十分不解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呢?沈约和顾宁远之间不说仇深似海,但也有着绝对不可调解的矛盾,顾宁远为了自己的阿姨和表弟,更是几次差点把沈约逼上绝境。
    顾宁远以为等自己出来,肖家早就被沈约吞下去嚼碎了,连骨头渣都剩不下来。
    可现在,沈约竟然出了保释金,把他从里头弄出来。顾宁远知道,要是按自己被抓进去时罗列的罪名,又是经济犯罪,保释金该是一笔多大的数目,即使是沈约也是轻易拿不出来的。
    沈约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他总是在笑,那笑仿佛成了他的面皮,叫旁人永远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
    顾宁远也不知道。
    清风吹过,沈约映在地上的影子也摇摇曳曳,是另一个他,顾宁远看着那个黑乎乎的影子,影子是不笑的,可他的轮廓还是同沈约一样,高鼻薄唇,五官精致。
    那让顾宁远想起自己同沈约的那些只有敌视和仇恨的过往来。
    沈约和顾宁远本该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可却因为肖家的事牵扯到了一起。沈约是肖谋的儿子,他妈沈婉是肖谋原来的结发妻子,肖家原来的产业姓沈,这就是个从农村来的穷小子娶上白富美,最终却抛妻弃子,找了真爱小三,狼子野心夺取了妻子家产业的故事。
    而顾宁远的阿姨,也就是秦萱,就是肖谋在外头找的那个小三,最后带着自己儿子肖还进门逼死了沈婉,成了名正言顺的肖夫人。
    沈约与肖谋和秦萱两人有杀母之仇,以前年纪小的时候不知道是蛰伏在哪里,前几年忽然出现在东临市,身背血海深仇,磨刀霍霍,把肖家往死里逼。
    其实肖谋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如果按照商场上的套路来,二十岁的沈约怎么也赶不上肖谋。可沈约不是做正经生意的,干的都是刀尖舔血,来钱快且见不得人的活计。
    在肖谋的商业机密被员工偷盗,公司陷入危机后,秦萱终于忍不住带着被沈约打的满身是伤的肖还来找顾宁远哭诉,说自己和姐姐秦姝过往的情谊。顾宁远看不上肖谋,和这个阿姨也没什么深情厚谊,不过秦姝去的早,临死前曾嘱托顾宁远,希望他能力所能及地看顾秦家人,更要好好照顾好秦萱,她这个唯一的亲妹妹。
    顾宁远答应了,所以得担起承诺的责任来。
    沈约虽然手段狠辣,可终究不太上得了台面,顾宁远年纪比他大,资产丰厚,明面上的手段就让沈约应顾不暇。他要护着肖家,护着秦萱,就和沈约结了仇。
    不过这仇也不过是立场不同所造成的,顾宁远没往死里下手,只要他还活着一天,沈约自然不能对肖家产生威胁,至于秦萱死后,那么肖家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可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对于沈约来说,顾宁远不认为自己比肖谋等人值得原谅。
    “为什么?”沈约轻轻反问了一句,眼神又浅又淡,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从中滑过,飞快的消失。他偏头看过来,“有什么为什么,我想做就做了。”
    顾宁远思考了一会,道:“难不成你已经弄垮肖家了?”
    沈约听了这话,大约是想要忍的,终于没忍住,嗤笑了一声,整个人倒是比平常多了些真实。把右手从背后抽出来,握着一个黄色的文件夹。
    顾宁远才开始没有注意到,直到沈约漫不经心地把文件夹扔到自己怀里,往后退了几步,笑眯了眼,却冷声道:“再见,顾少爷。”
    沈约想,自己哪里有时间去整垮肖谋,把顾宁远从看守所里以最快的速度捞出来不只是要明面上的钱,还要低声下气去同别人求情,难堪的要命。更何况沈约还费尽心力查了证据,只为了让顾宁远出来时有翻身的余地。
    这次孙家和郑家是下了死手,一定要一次性整死顾宁远的。
    顾宁远被关了十三天,沈约几乎十三天都没有睡,打点上下,指派人手,甚至还要贿赂警察局的人不让顾宁远受罪。沈约靠着咖。啡。因熬了这么久,最后顾宁远出来了,连一个笑脸都没有给他。
    可沈约不在意。就像他自己说的,他想要做就做了,把顾宁远救出来了,他心里很高兴。接下来就要对付肖谋,沈约也不会手软,顾宁远还会拦着他,自己也不让他一分一毫。
    想到这里,沈约的腿脚轻快起来,一双凤眼微微上挑,甚至在心里吹着小调。现在的顾宁远自顾不暇,是拦不住他的,他回去要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就得处理了肖谋,还有秦萱,肖还。
    谁也不会放过。
    他听到文件被风吹拂过的声音,也听到了顾宁远在背后追赶着他的脚步声,顾宁远在问,你的这些证据是从哪里来的?沈约你想要什么?
    沈约终于跑起来,他的腿长,跑起来快的很,顾宁远被关了这么多天本来就疲倦,是不可能追的上他的。他在心里想,要是顾宁远追得上来,自己就告诉他,我想要的是你。
    若是顾宁远那个冰块听到这样的话,大概瞬间就会僵住,再也不会见他。
    可惜沈约不会让顾宁远追上来。
    忽然,眼角余光掠过一道光,沈约抬起眼,只看到一辆鲜红的玛莎拉蒂,速度快的连风都能撕裂,反光镜上的光能刺伤人眼。
    那辆车是向顾宁远冲过去的。
    沈约停下脚步,眼睛盯着前方,透着闪光的玻璃,看到驾驶坐着一个女人,她的脸色狰狞,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她想撞死顾宁远。
    顾宁远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忽然转过身的沈约推开,他毫无防备地向后倒下去,左边胳膊肘先磕到地上,右手勉强撑着,手上的文件撒了一地。
    风一吹过,那些珍贵的文件哗哗作响,洁白的纸面沾染上灰尘。
    可顾宁远顾不上这些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沈约已经被玛莎拉蒂撞上,整个人就像一张轻飘飘的纸,高扬在半空中,但却又猛然坠下。
    像一朵被狂风吹离枝头的蔷薇,失去了生命,落下来是满地的红。
    沈约穿着黑西装,看不出鲜血的痕迹,可里面的那件白衬衫已经快要被染成红色,刺鼻的铁锈味冲进顾宁远的鼻子里,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顾宁远跪在地上,生平头一次这么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慌张地想要摸索手机在哪,可他身上没有,便转过身往沈约的口袋里伸。
    沈约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力气极大,顾宁远觉得那只手连血液都流不过去,已经僵住了。
    沈约大口大口地喘气,那声音并不是由喉咙传来的,而是肺部不堪重负发出的最后的喘息,鲜血渐渐从他身下的这片土地蔓延开来,顾宁远抱着他的双手也全是鲜红。
    沈约还在笑,“你那么着急做什么?”他似乎是想要笑出声,又被猛烈的咳嗽声打断,只好气若游丝道:“我又还没死……”
    不过快了。
    沈约觉得自己好像忽然对死亡有了感应,他是活不了多久了。
    顾宁远想要堵住他的嘴,近乎疯狂地锤了一下地,声音发颤,“沈约,你不要说话,安静一点,救护车马上就来……”
    眼前的这个仇敌,是为了救他而变成了这幅样子。
    沈约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而那副金边眼睛也在刚才的撞击中成了无数块碎片,划破了眼角,晕染上了微微的红。
    阳光映在顾宁远的脸上,沈约发现自己看不清他的脸了。
    他又咳了两声,五脏内腹仿佛全部被撕裂,嘴里满是鲜血的味道。有东西从喉咙里漫出来,沈约只是费了些劲地咽下去,继续漫不经心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因为你以前帮过我。”
    借由沈约说的话,顾宁远终于想起了多年前的记忆。
    顾宁远过去曾经常赞助一家孤儿院,有时候会带着食物和玩具亲自前往。他仿佛记得,当时有一个与年龄不符的柔弱的小孩子经常受人欺负,顾宁远有些可怜他,便帮了那个孩子,对他格外好,经常送他额外的食物或者玩具,甚至叮嘱过院里的人多照看他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