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河泪+番外 作者:歌德斯尔摩(上)

字体:[ ]

 
 
文案
秦末乱世,楚汉相争,争谁家天下?王侯将相如过眼云烟,英雄美人随雨打风吹去。
乌江畔,四面楚歌,霸王横刀立马,闪电撕裂长空,照亮一个千百年后的传说!
虞楚昭一朝穿越,成了一同名同姓的纨绔少年郎,可惜,自己一不小心就变成了那西楚霸王的“虞姬”……
且看二货痞子成长型受如何扑倒腹黑霸王攻,最后被演绎一场霸王硬上弓。
 
食用须知:内有英雄谋士,架空历史不提,道家乱入,剧情需要,建议考据党及历史系同志慎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羽,虞楚昭 ┃ 配角:项梁,刘邦,张良,韩信,虞子期,龙且,英布,章邯…… ┃ 其它:上古神器,楚汉争霸,谋士和将军 
==================
 
☆、坑爹的穿越
 
  坑爹的穿越
  大殿之上,只见一大帅哥头戴冕旒,身着衮服,一派儒雅。只是独身一人坐于金銮殿王座之上,未免孤独。虞楚昭陡然出现在宫殿中,立时看的口水直流,哪里还记得刚刚天雷滚滚把他来拍扁?
  “帅哥,是不是寂寞了?”
  儒雅帅哥挑唇一笑,眉眼之间竟是压不住的锋利:“寂寞?”
  虞楚昭虎躯一震:“您不寂寞,不寂寞!”
  “虞楚昭,既然你姓虞,就帮孤一个忙吧,孤定不会亏待与你!”
  金光大盛,虞楚昭只觉脚下一空,坠入万丈深渊!
  金銮殿上犹听见虞楚昭一声惨叫,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儒雅大帅哥掏掏耳朵,表示年轻人就是有活力!
  侧殿中走出两个长相七八分相似的美女,只是一个粉腮带怒,一个杏目含威。两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扯住龙椅上男人的耳朵:“说是上理紫微,下镇衡岳,好你个重华,丢下去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告诉他,有什么用!刘邦那老女干巨猾的!哎,我们可怜的后代啊!”
  帝座之上的男人“哎哎”直叫:“孤忘记了,爱妃息怒!”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37年元月,紫微星动。
  观星台上,一贼眉鼠眼的老者夜观天象,陡然一惊,大叫一声不好。
  第二日,垂垂老矣的始皇帝高坐龙椅,听闻手下来报,勃然大怒:“王离!给我把侯生那厮抓回来!千刀万剐!”
  卢方和徐福毕恭毕敬的躬身,两人一对眼,这侯生跑的快,定是发现了什么,他们也要早作打算才好!
  虞楚昭一睁眼,暗骂一句:“卧槽!”
  雕梁画栋伤不起,肥环燕瘦有命享?君不见祖龙或后主!称孤道寡专坑人!
  虞楚昭故作柔弱的半起身,然而没什么美艳丫鬟上来扶着,说一句:“少爷当心。”只听见一声河东狮吼震彻天地。
  “虞楚昭!你小子寒冬腊月捉什么鱼去!掉坑里还要老娘给你救回来!”然后耳朵被“嗖”的拉长,翻转一百八十度。
  虞楚昭两眼一黑,大声惨叫:“啊啊啊!救命!”
  河东狮怒吼:“救什么命!老娘救的你的命!”
  等眼前乱转的小星星消失了,虞楚昭方看清楚,面前的河东狮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惊吓之际,身体记忆回笼。面前这蜂腰猿背、弱不禁风状、色艺双绝的美人正是他大姐,姓虞名霜,吴中望族虞家大小姐,年方二八,外人面前温柔贤淑,老弟面前威风八面。
  自己则是虞家小儿子,虽刚刚十五年纪,却已经是吴中著名的花花公子。披着一张好皮相,秦楼楚馆没少去,大姑娘小媳妇没少调戏的虞楚昭是也!幸而年少,才没来得及做出什么让人杀之而后快的事情来。
  虞楚昭两眼又是一黑,想他个大好青年,怎么就成了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姐姐美艳无双,作为美人的弟弟,长相应该不会差,方便找个男人来爱爱!
  虞老本来老夫少妻恩爱非常,然十数年前丧妻。虽有一妾,但婢女出身,且样貌庸俗,不得虞老欢喜。这妾本是虞老的丫头,丫头爬床,自然为人不齿。但是虞家大户人家,多少双眼睛盯着,无法,只得暂且收入房中。索性这丫头运气不错,人也识相。给虞老生了个儿子,夫人进门后干脆当做透明人,府上也是相安无事。长子庶出,年长后在家未免讨嫌,自觉出府外住不提。
  虞老掌中女儿视若珍珠,儿子嘛,就算了。鱼眼睛都当不成,怎么也混不成珍珠。
  此时虞老一脸怒气的坐于正堂上,胸口上下起伏,好像下一秒气就喘不上来气了一样。“啪”的一声,杯子磕在桌山,滚烫的水飞溅出来:“虞楚昭!你个孽子!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爹爹息怒!”虞霜忙给老爷子拍背顺气,同时颇为不满的看了一眼下首前来告状的男人。
  虞楚昭腊月天气掉进水里,身子还没好,被虞老命人从房里叉出来,一路从东厢拖到正厅,此时云里雾里,不知发生了何事。猫咪一般被提溜上来,一脸茫然无措。
  虞老看见自家小儿子又是这这副无辜表情,当下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自己书香门第,怎么就生出来个无赖儿子!看,还看!这无辜的样子做给谁看!
  正厅,族中斑驳胡子的长老分坐两侧,满脸鄙夷的看着被押上来的小子。装!让你装无辜!人家都告到门上来了!
  族中虞子期不过比这虞楚昭大上八岁,青年才俊,可比此子堪当大任!可惜,庶出之子,不得虞老欢心。
  虞楚昭打眼一看,就见正厅内众人正襟危坐,一个头两个大,估计又是先前这个身体干的好事,现在苦主找上门来了!
  苦主开口了:“舅父不要动气,表弟尚且年幼,不懂事,如今身子也没大好,还请舅父不要责罚。”
  一句话把虞楚昭注意力吸引了,斜着眼睛打量,只见那苦主中年样貌,一副油滑样,身量不高,虞霜站着都比此人高上一截,况且此人淡眉细眼,一副小人嘴脸,偏偏还做出一副书生样,着实让人不喜。用虞楚昭的话形容,那便是伪君子是也!
  此时话一出口,虞楚昭更是把这伪君子的名号给此人坐实了。不要动气,不要责罚?那你告上门来做什么?
  虞老本被虞霜安抚下去,又听外甥求情,毕竟是自己的骨肉,难免还是不舍得,却见自己小儿子跪在地下还不老实,一双眼睛滴溜溜直转,不知又有什么鬼主意,当下又是大怒,胡须颤动:“不知廉耻!调戏表嫂!”
  虞楚昭:“!”调戏表嫂?忙看那告状的中年人,确定是中年无误,遂战战兢兢试探道:“大妈?”
  虞老气的大喘气:“给我请家法!今日老头子为民除害,打死你这个孽子!”
  东厢里头烟雾缭绕,虞霜一脚踹开大门,被里头药味呛的一咳嗽,怒道:“本小姐不过出门二日,要是出嫁了你们这些刁奴还不把我弟弟弄死了!”
  虞楚昭趴在床上,被呛的眼泪鼻涕齐下,杀猪般惨叫:“大姐救我!”
  原来那日虞楚昭被责了家法,虞老气急之下命人不准叫大夫,虞霜拿自己月钱叫了大夫来看,虞老自然知道,不过自己儿子,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但是伺候的小丫头不知,煎药不敢明目张胆,直接拿来东厢里头。于是便成了这烟雾缭绕状。
  丫鬟知道自家大小姐厉害,赶紧告罪讨饶。虞家下人都知道这大小姐才是不能惹的,那小少爷外头欺行霸市,内里其实是个软柿子。
  虞霜有心再骂这个不成器的弟弟两句,但是看见虞楚昭趴在床上的惨样,最后红着眼眶叹了口气。就是成日只知道斗鸡走狗,也是自己弟弟。
  “大姐,我真调戏那大妈了?”虞楚昭可怜兮兮看自家大姐,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红唇齿白小帅哥一枚,为什么要去调戏那中年人之妻。
  虞霜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你今后给我少招惹那个姓刘的!这个刘季是个什么东西?我呸,一个地痞流氓,以为自己当了个泗水亭长就是个官了?当个亲戚年年过来打秋风!娶了个心机重的破落儿户!也就你小子不长记性去招惹那吕氏!”虞霜一手叉腰,一手拉长了虞楚昭的耳朵。
  虞楚昭后面的话啥也没听清,光就那刘季二字在脑子里头回荡着,抖抖索索的问虞霜:“大姐,当今天子是谁?”
  虞霜愣愣的松开手,小声道:“嬴政。”
  虞楚昭终于两眼一黑,手脚抽搐,晕过去了。
  虞府东厢传来一声虞霜大哭声:“楚昭!”
  正厢书房里面,虞老手一抖,以为楚昭发生了什么事情,老泪纵横,上气不接下气唤管家道:“虞福,快,快扶我去看看昭儿!”
  会稽郡吴县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听得虞府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楚昭”,具是拍手叫好,这祸害人的小子可算是挂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一周三更,建议周日食用三章!要是看见多了的话就算福利啦!
 
☆、小叔项梁?
 
  项梁不靠谱!
  “羽儿啊!嘤嘤嘤,听说那调戏你小叔我的虞家臭小子可算死啦!”高墙之外窜进来一个淡蓝色锦袍的人影,穿着淡薄,毫不畏寒,身法极快,武功不弱。来人身材颀长,削肩窄腰,眉眼飞扬,面冠如玉,端的是个不多见的美男子。可惜一开口就让人幻灭。
  一身黑衣的高大青年眉毛都没动一下,脚步未停,拿个拨浪鼓晃着耍着玩,接着往院子里头走,脚步一错,看似随意,实则妙到极致的错开了从他背后扑上来的蓝衣人。
  “羽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蓝衣人一扑不成,转到黑衣青年身前,一把抢下他手里的拨浪鼓。
  被唤作“羽儿”的高大男子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转头瞪蓝衣美男一眼,接着往前走。
  美男一见自家羽儿瞪自己,不禁悲从中来:“多大的人了,文不成武不就,兵法还不好好读,媳妇也娶不到!嘤嘤嘤!大哥啊!我对不起你在天之灵!”
  黑衣青年不走了,挑起眉毛看面前假装嚎嚎大哭的蓝衣人,眼睛一眯竟然有几分肃杀之气。蓝衣人不哭了,飞扬跋扈的望青年——你能把老子怎么的!
  黑衣青年摇摇头,一把抢下他手里的拨浪鼓,接着一摇一摇的往院子里走。
  美男气的原地转圈,怒吼道:“项籍!你给老子站住!”
  黑衣青年,也就是项籍,掏掏耳朵,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
  “老爷,陈婴陈老爷来访。”下人回报,低眉顺眼站在一边。
  “嗯,我这就去。”蓝衣人把撸起来一半的袖子放下,一振袍子,恢复一派人前淡定模样,发丝飞扬,剑眉星目,又是闻名于世翩翩美男子——吴中项梁。
  “我说少爷你看会兵书吧!不然老爷又要火了!”一十来岁的小厮从假山后头探出头来,头上沾着几片梅花瓣,不知刚刚哪里淘去了。此刻看见自家少爷翘着二郎腿,玩着逗小孩玩的拨浪鼓,立马哭丧了脸。不务正业到了这份上,全吴中估计也只有虞家的那位小爷了!
  “嗯。要是项梁他别叫我羽儿、小羽,爷就看书。”项籍,字羽,平生所恨非自家小叔那一声“羽儿”莫属。
  小厮脸哭丧的更厉害了,这有可能么?
  项梁比项羽大不了十来岁,人前一副样子人后一副样子,活脱脱狐狸一只,可惜根本管不了项羽。于是这项羽,除了力能扛鼎外加身材高大,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本事来,时年23,仰慕他外貌的女人一大堆,愿意嫁他的,无。
  开春时节,虞楚昭总算摆脱了和床过日子的状态,身上棒伤好了大半,出门放风。近日出门斗鸡走马的,可不调戏大姑娘小媳妇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