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河泪+番外 作者:歌德斯尔摩(中)

字体:[ ]

 
☆、分道扬镳
 
  
  虞楚昭面上虽依旧是没心没肺的模样,内心却依旧担忧。
  历史在他手中不断转折着,却又一次次走向原本的结局。就像是天道睁眼再看,笑着蝼蚁苍生不自量力,在最后关头给予你致命的一击。
  宿命早已写下,无可变更。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将虞楚昭带来的改变拨回原位,保证着那所谓“正史”的走向。
  就像是项梁败死定陶,虞楚昭纵使执意阻拦项梁发兵,项梁却仍旧是一意孤行,就像是虞楚昭本欲通知项羽回战定陶,却偏偏又再城阳之屠后昏迷,直到项梁战死定陶……
  虞楚昭心中也疑惑,总觉得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太过巧合,不知道和城阳那接连天地的红线有无关联。
  虞楚昭回首望着漫天大雨之中的军营,神情迷惘。
  如果天道宿命无可改写,那项羽的结局……
  “不,若要是这样,那黄金殿中的人又为何要小爷穿回来?”
  虞楚昭眼神再度变为坚定,终于一抖缰绳,冒着大雨追上前方的小队。
  就算是宿命,他拼尽全力一试,不为青史虚名,而是为了项羽……
  百里联营之中,几乎是微不可闻的马蹄声最终彻底消失在夜雨“哗啦哗啦”的冲刷声中,郊野上,天地间唯有沉寂。
  油灯发出轻微的“噼啪”一声,灯花一闪,项羽双目紧闭,浓黑英挺的眉毛紧紧皱着,冷汗从发际淌下来,将枕席浸湿了出一块深色的痕迹。
  迷蒙的梦境真实如亲眼见证。乌江畔,兵败如山倒,浪花拍碎在岸边礁石之上,虞楚昭横剑自刎……
  “呵!”
  项羽猛然惊醒,大口喘息,躺尸一般瘫在榻上,直愣愣的盯着军帐顶,被梦魇住了一般,眼珠子一动不动。良久之后,他缓缓吁出一口气。
  不管他如何说,如何做,虞楚昭终究还是从他身边离开,奔向最是让他心惊胆战的战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宿命?
  项羽翻身坐起来,弓起的脊背上强健的肌肉线条绷紧着,兀自望着桌子上的那杯水出神。
  项羽想着若是今晚不喝下那杯水会怎么样?
  种种假设之后,项羽得出结论——后面的必定会是虞楚昭和自己吵翻,结果依旧是他的昭昭独自带兵离开,前往陈留。
  项羽咳嗽一声,屈起一膝坐在榻上,单手握拳抵住酸涩的鼻梁。这个伟岸的男人眼眶通红。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让虞楚昭听话的呆着,他爱上的这个人有野心、有抱负,不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
  军帐一角,燃烧半夜将近熄灭的火盆中,几缕余烬猛地蹿起来丈余,金红的火焰宛如一条火龙,瞬间舔上帐壁,却未有一丝烧灼过的痕迹。
  项羽漠然,一动未动:“你来了……”
  项羽脸孔扭曲起来,一会之后,上古魔神的幻身燃烧着火焰,如同一道虚影,从项羽身体上分离出来。
  项羽死死闭着眼睛,面容抽搐,额上冷汗滚落下来。一会之后方平复呼吸,缓缓扭头。
  魔神的身体宛如鲜血和火焰组成,灿金色的双眸冰冷不带感情。
  项羽和蚩尤对视着,谁都未先开口。
  项羽的脸上缓慢而犹豫的露出一个狐疑的神色——怀疑是否是魔神蛊惑他喝下了那杯中的被下药的水。
  蚩尤冷漠的面容如同石雕,半晌开口:“莫问孤,你知道这是你自己的决定。”
  项羽抿着嘴唇,俊美立体的五官在烛光之下带出一片阴影,眼眸中孤狼一般的光亮一闪。
  若是现在再选择一次,项羽估计依旧会喝下那杯水。因为不想和虞楚昭争执,亦或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阻止虞楚昭——只是因为,那是虞楚昭想去做的。
  蚩尤的面容如同融化了的蜡像,肌肉面目逐渐坍塌,然后再度重铸,缓缓变作项羽的脸庞。
  项羽瞬间动容:“你……”
  蚩尤冰冷的脸与项羽一模一样,却又带着项羽永远不可能拥有的冷漠。
  那种表情不是冷酷,也不是项羽平日无所谓的那种漠然的神情,而是完全置身事外的神性的超脱,那不是人类能表现的出来的。
  项羽看着不动如山又沉默寡言的魔神,犹豫的蹙眉,而后又重新合上眼睛,往后重重一靠。
  项羽:“你既然是我心念所生,为何我却无法让你消散?”
  蚩尤:“你自己心里清楚。”
  项羽嗤笑:“知道?逃脱不了你,又有何用?”
  蚩尤:“心之所感,意之所向。”
  项羽垂首,不再去管这个自己心念所化的魔。
  蚩尤却缓缓开口道:“你打算如何”
  项羽深邃的双眸中透出一丝迷惘,最后转头对蚩尤道:“昭昭输了,爷就替他打场赢的,若是危险……爷自也不会独活着。”
  蚩尤沉静的望着靠在床头的男人,身形缓缓变暗淡,最终仿佛是被烈火燃烧之后的纸张,随吹进来的风一起化作无形,重新化入项羽体内。
  项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木着脸望着上古魔神消失的方向,揉揉鼻梁,从枕头下面将虞楚昭标注过的地图拿出来,上面赤红的朱砂画出东西两条往咸阳的路径。
  项羽的眉头再次皱起来。
  夜雨声中幽幽传来不成调的芦笛之音,不成曲调,却别有一番萧瑟之意。
  项羽一顿,最后起身套上单衣,光脚往军帐门口走。
  “既然来了,就进来,在外头淋雨做甚?”
  灰袍老者抬手压低了头上的斗笠,沟壑纵横的脸遮掩在阴影之中:“先王的陵寝可不是没有用处的……”
  赵高双手负在身后,脸色晦暗不明:“何人又敢率领如此军队?”
  老人尖刻的下颚肌肉缓缓向上一扯,似乎是露出了一个笑容:“那……自然是死人。”
  赵高张口欲追问,灰袍老人却一踏轻栏杆,飘飘于围栏上一跃而出,身形在暴雨之中依旧敏捷宛如鬼魅,须臾之间消失于百丈高楼之下。
  咸阳秦宫,摘星楼上,赵高微仰着头望着漫天大雨,身后跪着一将士,正在汇报战况,一会儿是章邯败东阿,一会儿又是项梁战死,楚军不足为惧……
  赵高不置可否,置身事外一般,突然开口道:“你去禀报皇上。”
  那将士不明所以的“啊?”一声:“可是皇上他……”
  赵高蹙眉,头疼的揉揉太阳穴:“那便罢了……”
  胡亥定然在后宫纵情声色,就算是他愿意还权,也是不成了……
  秦,快要亡了吧?
  赵高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只觉得自己正行走在命中早已安排好的道路上。
  赵姓为赵国贵族,自父辈为质于秦,赵高生于秦地长于咸阳,他是秦的臣民,家族却又和这个强大的帝国不共戴天,然而他对那个素不相识的国家却亦无归属感。
  兴亡又如何?赵高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命运的奴隶,不过就是为了一个不属于他的目的活着。现在这个目的就快要达成了,而他,也终于要走向他命运的终结点。
  外黄郊野,临近栗县处,百里联营黑灯瞎火,只有东西两侧军营隐约透出敌对之意,双方之间可谓是泾渭分明。
  两侧主帐中透均是着一点光亮,似乎两头的将领都在面对这一个无眠之夜。
  西侧主帐中烛火摇曳,外头可见映在帐篷上两个高大男人的剪影。
  项羽和李信围着火盆相对而坐,沉默着喝酒。
  直至二人均是微醺,李信方开口道:“昭昭……小军师跑了?”
  项羽苦笑:“管不住。”
  李信嗤笑一声,望着帐外雨水出神,不知道是在想着谁。
  一会儿项羽道:“你怎来了?”
  李信仰头喝酒,含糊道:“来找你的昭昭,估计就是见不到的。”
  项羽疲惫的抹了把脸:“你,项梁……往日他若有得罪的地方……”
  李信抬手止住项羽的话,唏嘘:“到底兄弟一场。”
  项羽点点头,一会儿出神自言自语:“到底是兄弟一场。”
  刘季在军帐之内彻夜未眠,眼看黎明将至,终究叹息一声,打开帐帘走进雨中。
  韩信抱着剑守在刘季帐外,侧身让过刘季,目光不时在西侧的军营上扫过,微微蹙着眉。
  萧何从侧旁营帐中出来,见韩信的目光投向西侧,心中顿时一紧。虽说刘季是未正眼看过这个年轻人,但是萧何却很是欣赏韩信此人,不过这人似乎是更愿意往项羽那处去,可惜,项羽此人容不得韩信……
  萧何趁着并未引起韩信注意,便倒退着重新进入帐篷内,一会之后,提着刘季送他的美酒往韩信身边走去。
  韩信一惊:“大人?”
  萧何笑道:“值夜辛苦了,给你提提精神。”
  韩信垂着眸子,本欲出口的话到底也没能说得出口,只得胡乱一点头:“那……就多谢大人了。”
  刘季想到日前接到的夏侯婴的传信,终究忍不住叹气。纵使曾经风雨同舟,并肩作战,那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当不得兄弟感情。
  只不过有时候人会忘记了自己身而为人,以为自己能无坚不摧,到头来却发现成不了铁石心肠。
  樊哙一手按住刘季肩膀,附身到刘季耳边:“将军莫要想太多,无毒不丈夫!要想成就千秋霸业……”
  刘季停住步子,微一点头,目光中难得一见的温和再度被狡猾得光亮掩盖。刘季最后往西营望过一眼,随即转身伙同樊哙一起,再次步入东边营地之内。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过年有点忙……祝诸位新年快乐!
 
☆、两方孤军
 
  
  两日后,彭城,大雨,天地颜色灰暗难辨,宛如天地初开之时。
  彭城城门倏然大开,只见城外两队兵马飞奔而来,踏过一地雨水和泥泞,直奔城北楚王行宫而且而去。
  沿街百姓商户纷纷关门掩窗,不敢多做观察。倒是街头茶馆酒肆中的说书人大胆的偶尔交流两句。
  “着就是从北撤回来的军队了吧……”
  “听闻项梁战死了,他那个侄儿项羽弑杀……”
  “哎,能打总比不能打的强些……”
  “谁知道,别他日咱们这里又被屠回来才好……”
  项羽充耳不闻,神色漠然,匆匆打马而过,身后百余名随行人员,均是刘季带来的护卫。
  日前楚怀王熊心下令传召在外作战的项羽及刘季回撤彭城,未及项羽入城,又是一纸军令:留军彭城外三百里外砀县,孤身入王城。
  如今看这情况,估计接到这纸命令的,只有他项羽一人。项羽神色漠然,眼看着刘季被一众侍从前拥后簇的引入城北一处宅院后门口。
  刘季回头,神色谦恭:“项将军不如一同来换身衣裳?再同去拜谒大王?”
  项羽嘴角一弯,骑在乌骓上眯着俯视着刘季伙同一众下属:“无事,爷在这处等你出来一同入宫便是。”
  刘季点头,入内。
  项羽嘴角的弧度不变,只是本显得诚挚的眼神变得尖利。大雨声掩藏住了内宅中微不可闻的刀剑出鞘之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