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河泪+番外 作者:歌德斯尔摩(下)

字体:[ ]

 
 
☆、军魂
 
  “杀!”呐喊声在震动雨夜中的平原。
  就在项羽率八十骑就要和汉军短兵相接的那一瞬间,周围再度爆发出震彻大地的战吼声!
  倏然之间,十万楚军自平原两侧洪流般汇入项羽手下!
  这些正是之前被打散的部队,他们自发的寻找项王,在途中终于汇集成十万军队。
  这些誓死效忠的士卒在他们的王最需要他们的时刻,终于也找到了他们的归宿!
  项羽杀气肆意、透出赴死意味的眼眸在那熟悉的杀喊声响起的瞬间赫然清明。
  这一瞬间,他横扫千军的视线乍然间温软下来——他看见了千万系于他身上的希望,沉重的,却又是决然的,是可以为他生,为他死的,并非孤身一人。
  项羽沉吸一口带着湿气的空气,脏乱染血的长发在暴雨中紧紧的黏贴在他□□、伤痕交错的背脊上。
  在震天动地的战吼声、兵戈交错声,还有肆意飞溅而出的滚烫鲜血中,项羽扬戈纵马。生死又如何?不过就是负甲再走一场!
  与此同时,虞子期,钟离昧正冒雨急行。
  二人一天一夜马不停蹄,还要顺带避开大队汉军人马以及莫名其妙出现的匈奴人,两个大将精神高度紧张,也是疲惫不堪。
  “匈奴人……”
  “不用想,肯定是那狗娘养的刘季那头弄出来的。”
  “怎么觉得在找人?”
  “不是项王便是你小弟,还用说嘛?”
  两人交谈着,眉头越皱越紧,雨水顺着压低的斗笠落成一线水流。
  “报!”背后突然追上一个惶急的声音。
  虞子期须臾间戒备的回头,剑已出鞘半截,又被侧旁的钟离昧推着手归鞘。
  虞子期眯起眼睛透过雨幕打量过去,只见是穿着楚军服的小兵,此时,这小兵浑身浴血带伤,显然带来的并非好消息。
  “报告将军,汉军三十万围京都!”
  二将一听之下如遭雷击,一愣之后当机立断,奔马赶往彭城。
  信息在传递其中损失的必然是及时性。
  于是,在虞子期和钟离昧第二天傍晚赶到彭城之时,望见对的不过是空落落的都城,和血战之后的一片狼藉。
  彭城之中,韩信也已撤军,三十万大军不知去向。
  二将又是一天奔波,总算在百里之外遇见撤离的流散兵勇。
  “将军!龙将军昨夜带小队人马突围出城,一路南下而去,本欲往西南去垓下,谁知半道杀出一队匈奴人,我军人少不敌,我们就是那时候和龙将军失散的,眼下也不知龙将军去向!”
  流散的八百人马均是战后的狼狈,但大丈夫骁勇之气不改,虞子期和钟离昧阅人无数,自然一看便知这些非逃兵,于是并不发难。
  “他娘的韩信,偷袭的功夫倒是一等一……”钟离昧坐在马上狠狠啐了一口:“你们自去寻龙将军……”
  “慢……”虞子期一抬手,阻了钟离昧的滑头,眉头紧拧道:“你们也遇见了匈奴人?”
  “是!”回话的是个百夫长。
  钟离昧这会儿反应过来,对虞子期:“你觉得这也是追杀军师中郎将来的?”
  虞子期沉吟不答话,思考着计策的可行性。
  底下百夫长听的云里雾里,他们的军师中郎将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虞楚昭。军师中郎将的名头似乎就是给他一个人准备的。
  但是,这人不是三年前就死了么?百夫长满头问号。突然一道身影在他心头闪现,百夫长顿时一愣。
  昨夜突围之时,龙且策马冲阵,怀中犹护着一个昏睡不醒的人。
  那会儿他一瞥过去,当即下了一跳,只见那被毯子裹的严严实实的人,脸上伤疤纵横交错,形同恶鬼。
  想到这,百夫长心头便是一跳——难不成这就是三年前那个眉眼飞扬,俊秀明媚的少年郎!?
  再想到三年前沿着黄河一路烧到咸阳外的大火,还有那夜他们侯爷的失态,百夫长仿佛知道了什么。
  “放出消息,”虞子期最后果断道:“彭城失守,虞楚昭陷入乱军,战死。”
  钟离昧眯着眼睛,单手握拳,拇指缓缓擦过男人味十足的唇角,露出饶有兴味的表情:“呵,没发现啊,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
  所以说,果然这才是虞楚昭大哥该有的样子么?
  虞子期面色铁青,不答钟离昧的腔,手腕一抖缰绳,再次往回路狂奔而去。
  “不知项王那处如何了……”钟离昧策马追上。
  “甘罗已经先一步过去了,应当无事。”虞子期心脏跳动的飞快,不好的预感在他心底不断发酵。
  这天入夜,垓下外,鏖战一宿的楚汉两军均是人困马乏,暂且休战,拉开十数里地各自扎营。
  汉军军营帅帐之中,刘季犹如被外头的大雨拍傻了一般,呆愣愣对的面前刚点上的蜡烛发呆,觉得自己所做的选择压根就是个极大的错误!
  他在战场后方小心翼翼的打量那据说是应该快死了的项羽,却始终没有在那剽悍杀戮的武将身上看见丝毫命不久矣的味道,这让他不自觉的开始怀疑张良,吕雉的话。
  “再战……能有赢面?”刘季心道,忧心忡忡小二的听着外头连夜雨声。
  “主公……”夏侯婴打着帘子进来,一抹刚毅的脸上的的雨水:“刚派探子查过,眼下楚军十万,明日还打不打?”
  此时,楚军十万,汉军四十万,但夏侯婴出口的请示并非一个笑话,而正是刘季的忧心的问题。
  打战不是打群架,不是谁的人多谁就一定能胜的,更何况,汉军面对的是楚军这支狼虎之师。
  “你老子我现在该如何?”刘季长叹一声,身形颓然的靠在椅子背上,习惯性的把问题抛出去,眼睛别有用意对的在帐篷帘的缝隙处扫过一眼。
  帅帐外头寂寥无声,只有雨水冲刷大地的“哗哗”声。
  刘季眯起的眼睛里荡过一丝暴戾,真的要人出谋划策的时候偏生就是无人吱声,眼下那就只有一条路好走了。
  “明日……老子就勉强放项羽那厮一条生路!”
  刘季话音一落,夏侯婴就知道他的意思了——这是打算议和了,说白了,就是自家主公打算投降了。
  注意到夏侯婴隐晦的神色,刘季一怒,破口大骂:“你小子以为老子愿意么!?这时为了天下苍生考虑!怒看看,这仗都打了四年了……”
  刘季骂着骂着,便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状:“这是不忍天下再受战乱之苦啊!”
  夏侯婴嘴角抽搐,只得勉强一句:“主公仁厚。”
  张良立在帅帐外的阴影中沉默不语,他明白刚才刘季的那句话问的便是自己,但是这问题,他还真的不好说。
  在张良的身后,随军而来的吕雉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冷笑:“真会说话。”说的不知道是夏侯婴还是刘季。
  张良轻声开口:“那便先行议和……反正项羽那厮活不过今夏,到时候再战不迟!”
  这话,张良也是咬在牙齿缝里说出来的,放眼寂寥无声的汉军军营,残兵败卒一片,寂寥的营地中无声无息,仿佛没有活人。
  四十万面对十万,再次被打的丢盔弃甲,这已经不是丢人的问题了,而是——
  “项羽不死,楚军军魂便在,那汉军便无赢面。”声音犹如和雨水一起从天际飘来。
  吕雉瞬间恭敬跪地:“家主!”
  张良霎时色变。
  只见夜色之中一个缓缓晕开一块浓重的黑色,接着,一个一身华,脚蹬朝底靴的老者显出形体。
  “项羽不死,那汉军必败。”吕不韦拂过长长的胡须,视线定格在张良身上:“如此,先生想幕后操纵天下,便是不可能。”
  张良的失态只是一时的,瞬间便已经调整心绪,对吕不韦执晚辈礼,只是口气却不见丝毫恭敬:“为何?”
  “因为,若除去大敌的并非先生,等到项羽毒发身亡,哪里还有你的功劳?”吕不韦面上笑着,单手将执礼的张良扶起,宛如一个慈祥的长辈。
  吕雉难以相信的望着吕不韦——明明是敌对的两方,争夺的都是新朝代的幕后操纵权,没道理吕不韦居然来替张良出点子。
  “此一时彼一时……老夫并非小气之人,若先生愿和老夫合作,那便借你体内鬼谷子留下的力量一用!”
  吕不韦对张良借吕雉之手想杀虞楚昭之事心知肚明,虽然这险些坏了他的大计,但现在却尚且没有造成任何损失,那不提也罢。
  吕雉难以置信的“啊!”了一声。
  张良愕然,惊的倒退一步,双眸警惕的打量依旧保持笑容的吕不韦。
  鬼谷子身体内的力量在他死时,便冲出肉体,本能的寻找周围最合适的寄存体,而张良便在那范围内!
  只是,张良道行不够,那股力量纵使寄存在他体内,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这就犹如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
  “如何?一个你根本无用的东西,换你日后万户侯的地位,老夫日后江山亦可与你共坐。”
  张良嘴唇无声的开合着,面色死灰。吕不韦就在他眼前,这个老头的道行远高于他,若是拒绝,他觉得自己的结局简直可想而知。
  “若是我答应……如何?”张良听见自己如此开口。
  “那等明日刘季投降之时,老夫自有计较!”
  吕不韦的唇边闪过阴险的笑意,既然有那位大人作为后盾,又有了足以控制虞楚昭的力量,那天下,便是他囊中之物。
  吕家,终究该拿回他曾经苦心经营的一切,这一切,便是脚下的万里河山!
  对面的军营中,帅帐内空无一人。
  项羽仰面躺在泥泞中,望着黑压压的天幕,他看不见夜空中曾经闪动的星辰。
  “这归魂散……还能帮你撑一会……最多三天。”甘罗的声音在项羽耳边响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求鞭打啊~~~某人懒病又犯了~~
 
☆、五侯军围垓下
 
  江心一只小船飘荡着,驶向暂且尚在太平中的吴中。
  “项羽!”虞楚昭梦中尖叫,赫然惊醒,乍一开口便喷了龙且一头一脸的鲜血。
  龙且的身体随着身下摇晃的船只东摇西晃,满身带伤的男人抱着怀中的虞楚昭不撒手,被这么着一惊,也从难得的睡梦中清醒过来。
  “怎么了?”不用撑船的郦食其横着裹得严严实实的胳膊从船外凑进来,他胳膊在彭城失守之时坠马折断,本以为老命休矣,却侥幸逃生。
  虞楚昭昏迷几日,总算再度恢复意识,只觉得身下摇摇晃晃,又是一阵头昏:“这是在何处?”
  龙且神色晦涩,良久方开口道:“乌江。”
  虞楚昭哑然,心头砰砰直跳,睁着空茫的眼睛,一手捏着龙且的胳膊:“乌江!?项羽如何?彭城的兵马呢?不是说回彭城!?快调军去垓下!”
  郦食其和龙且皆是沉默。
  虞楚昭冷静一点下来,似有所觉,嘶声道:“彭城如何?”
  龙且将空洞的目光移开,不与虞楚昭再印不出倒影的眸子对视:“彭城失守,楚军战败,眼下……无人,无兵。”
  不过一夜之间,已是回天无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