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御前总管升职手札+番外 作者:衣青箬(一)

字体:[ ]

 
    文案:
    跌破幸运下限的穿成了太监,木已成舟,平安也只能认命了。
    在努力奋斗成御前总管的路上,平安有话说:
    作为一个太监,可以没钱,可以没势,也可以没对食,但是必须要有个拿得出手的主子。
    平安觉得,皇帝这个主子就是比较拿得出手的。
    赵璨:其实下任皇帝也不错,你觉得呢?
    重生复仇皇子攻X穿越打拼太监受,1V1,HE
    我们的目标是——升职加薪,出任总管,迎娶皇帝,走上人生巅峰!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平安,赵璨 ┃ 配角:各种各样的太监,姓赵的一家子 ┃ 其它:太监,宫斗,平步青云
    ==================
    【第一卷 云自无心水自闲】
    第1章 得罪老天爷了吧
    
    “动作快点,天就快亮了!”
    “知道知道,马上就装好了……”
    在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之中,齐子安恢复了些许模模糊糊的意识,只觉得周围吵嚷的声音如此刺耳,弄得他心中烦躁至极。
    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挣扎片刻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屋子里光线暗淡,窗外晨光熹微,齐子安想起之前听到“天快亮了”等语,皱起的没有越发紧蹙。
    我这是在哪里?齐子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只略略一动,便觉得自己浑身酸痛难忍,尤其是下身某个地方,更是难受得让他心里生出某种不妙的预感。
    齐子安心头一跳,连忙伸手往下身一探。呼,小伙伴还在……然而没等他这口气吐出来,脸上的表情便僵住了。
    下面那个小伙伴倒是还在,可是——小伙伴下面密不可分的蛋蛋,却消失无踪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齐子安差点儿从床上跳起来,只是半途中扯到了伤口,又失力的倒了回去。
    这一回齐子安再也攒不起一点力气,他虚软的倒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卧槽”的刷屏。卧槽卧槽卧槽!!!这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是在哪里,又为什么小伙伴会遭遇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
    作为一个男人,齐子安感觉到了来自大宇宙的森森恶意,这要他以后怎么做人!
    不知道躺了多久,天光渐渐亮了起来,从窗棂透入室内,驱散了一室的暗淡。察觉到光线有些刺眼,齐子安回过神来。
    然后,他看清了自己现在所出的环境,心中不妙的预感越发强烈。
    这应该是一间木板房,从墙面到柱子门窗再到头顶上的天花板,全、部、都是木质的!现在城市里哪会有这样的地方?
    再看屋子里的摆设,竟然摆了四五张床,余下的地方勉强能落个脚,再多的东西就放不下了。倒是有点像传说中的集体宿舍或者大通铺什么的。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齐子安抬手扶了扶额头,下一刻再次僵住。
    这这这这是他的手?!
    他不信邪的将那只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然而眼前的手掌并没有变化,还是那么小,看起来应该就是个十来岁小孩的手,上面还带着些薄茧,也没什么血色,昭示着主人的处境堪忧。
    我的手怎么可能那么小!齐子安皱着眉,撑起上半身,飞快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居然真的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他再次无力的躺回床上,疑心自己是做了个荒诞的梦。回到了小时候?不,自己小时候也没住过这么有特色的地方,否则绝不会忘记。那是……穿越了?
    想到这个可能,齐子安的心就忍不住抖了一下。他记得自己昨晚如同任何一个晚上一样,洗漱之后上床睡觉,怎么一觉醒来就穿了?
    而且穿越了就穿越了,但他是得罪了老天爷吗?别人穿越就算不是王公贵族,但怎么也该是个平民百姓,就算是大户人家的奴才好了,至少他们还是个男人!
    为什么偏偏他一穿过来,就变成了个太监!而且看样子应该才去势没多久,伤口都没养好啊摔!既然要让他穿,为什么不能早点穿过来,阻止这场人伦惨剧?!
    别人穿越了处境不好,还可以用那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鬼话安慰安慰自己,可他宁愿不要什么大任好吗!但求一个健康的身体!!!
    在心里咆哮体刷屏过后,齐子安彻底的失去了活力,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
    要不还是死了算了?如果能重新穿一次,一定要谨慎选择身体……就算不能穿,也比当个太监好吧?
    齐子安认真的盘算着这种可能。其实正常人就算遭遇再大不测,通常也还是会避免去想死亡,但齐子安对于穿越这件事的真实性至今没什么感触,所以发现事不如意,立刻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而且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在脑海里,就再也无法消除。
    民间俗话把那物儿称作男人的命根子,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突然遭受这样的打击,是个男人估计都受不了。何况齐子安在现代的时候,也是风度翩翩追求者无数,更加难以忍受。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一个粗嗓门大声叫道,“吃饭了!”
    齐子安被对方的声音吓得回过神来,转头看去,便见一个大汉提着一只热气腾腾的桶走了进来。
    而且,到这时候,齐子安才发现,原来房间里并不只有自己一个人。屋子里五张床,就有四张上面躺着人。只不过刚才他没有注意到而已。
    这会儿床上躺着的人,都撑着身体爬起来,从床底摸出一个碗,放在地上。那个提桶的壮汉走过来,每个碗里舀上一勺东西。看来这应该就是他们的饭了。
    壮汉的动作十分利索,没等齐子安观察完,他就已经走到了齐子安面前,见地上空空如也,也不停留,立刻转身走了。
    “喂……”齐子安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然而壮汉充耳不闻,已经提着桶出了门。
    “别叫了。”隔壁床的人端起自己的碗,呼啦啦喝了一大口,才抹了一把嘴,说,“你没拿碗出来,这一顿就没了。”
    齐子安听到了他的话,但一点都不想回答。他躺在床上,心想,自己不是打算死回去的吗?既然如此,吃不吃饭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然而他的身体却不这么想,闻着空气里飘荡着的香气,齐子安只觉得自己胃部一阵痉挛,痛得他忍不住蜷起身子,拳头死死抵在腹部,额头也渗出密密的薄汗,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在这一刻,齐子安忽然发现,饿肚子的滋味,真特么比死还难受!
    他在心里下定决心,自己就算要死,也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绝对、绝对不能做饿死鬼!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道,“哎……那个谁,下一顿饭什么时候?”
    那个谁并没有跟他计较,回答道,“申时正。”
    齐子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古代的计时法,他在心里默默算了半天,申时是下午三点到五点,申时正就是四点整。
    再转头看看窗户,天色才刚刚亮起来,就算是冬天,也最多七八点,到四点钟还要七八个小时。
    这么一算,简直万念俱灰。
    齐子安甚至觉得,自己等不到下一顿饭,也许就要直接饿死在这里了。
    但事实证明,他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而且求生欲望十分强烈。因为终于熬到下午,听到“开饭了”这三个字时,他已经跟其他床铺的人一样,动作利索的撑起身体,从床底把碗拿出来放在了地上。
    然后在壮汉给自己打了饭之后,立刻迫不及待的端起碗,喝了一大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人都是伤患,所以他们吃的有点类似后世的汤泡饭,饭菜全部都放到一锅煮。齐子安之前还以为就是稀粥,却没想到里面还放了不少东西,他甚至尝出了一点肉味,可见伙食其实不错。
    吃饱喝足,齐子安感觉从未有过的好。对于自己还要不要去死这件事,他又有些不确定了。能活着谁会想死呢?
    好在,很快又有人来帮他下定决心了。
    吃了饭,他们的碗被人收走,据说洗完了会给送回来。让齐子安蓦然冒出一种住旅馆的错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服务不到。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两个人拎着药箱进来,扬声道,“换药!”
    齐子安一瞬间蛋疼起来,虽然他现在已经没有蛋了。
    他木然的看着那两个人掀开被子,一个抓住躺着的人不许动弹,另一个手脚利索的解开伤处裹着的布,重新上了药之后再利落的裹上,从头到尾不过几分钟时间,娴熟至极。
    很快就轮到了齐子安,他木然的躺在床上,任由两人摆弄。换药的人技术很好,几乎没有弄痛他,可蛋疼的感觉却始终未能消退,齐子安再次生出生无可恋之感。
    知道自己身体残缺是一回事,但直观的体验到这一点,又是另一回事了!
    尤其是非但残缺了,还要让别人来给自己检查,上药,将一切袒露在其他人面前,更是让他屈辱不已。
    还是死了算了,齐子安睁着大眼睛,目光无神的想。
    
    第2章 死亡不是你想死
    
    但是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齐子安有个非常不愿承认的特点,怕痛!而且是怕到了一定的境界,被针扎到都会立刻流出生理性眼泪的那种。
    要这样一个人去寻死,也真是难为他了。
    介于现在身体状况不佳,跳楼啊上吊之类的死法就被排除了,剩下的割腕、咬舌等等简单易操作的,哪一个都是光想想就觉得痛的。
    在试着用碎瓷片在自己的手腕上磨了两次之后,齐子安便迅速选择了放弃。
    最后,齐子安发现了一个非常符合自己要求的死法:病死。
    这间屋子里有五张床,却只有四个人,一开始齐子安还以为是人少了住不满,后来听着其他人的议论,才明白原来那个人是没捱过手术并发症,死了。
    这里的人似乎对死人也十分麻木,装在麻袋里,抬出去扔了就算完事。齐子安想起自己醒来之前听到的声音,估计就应该是在处理尸体?
    这么一想,不由毛骨悚然,更是坚定了离开这个变态地方的念头。
    如果自己跟那些人一样,没熬过手术恢复期,肯定也就死了。这么一想,齐子安立刻丧失了求生意志,只一心求死。
    打定了这个主意,他当然也不会去关心这具身体所处的环境,每天就木呆呆的躺在床上,别人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唯有换药和吃饭的时候会动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在齐子安开始消极应对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虚了很多,连吃饭的时候动作都不那么利索了。
    而当天夜里,他便昏昏沉沉的发起烧来。
    齐子安感觉自己在做梦。梦里他又回到了熟悉的现代社会,一觉醒来睁开眼,发现早就已经过了闹钟响的时间,距离上班时间只有十几分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