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御前总管升职手札+番外 作者:衣青箬(二)

字体:[ ]

 
    第70章 施计谋师徒离宫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太医们不敢有任何耽搁,立刻派人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皇帝。这要真的是传染性的,人那还能继续留在天乾宫?必须得赶紧挪出去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别管这传染性是真是假,挪出去都是必须的了。因为皇帝的身体重于一切,不管他自己答不答应,都没得选。大不了最后不是,养好了再回来也就是了。
    大家都不可能拿皇帝的性命来做赌注。
    这就是平安这个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实际上徐文美什么事情都没有,只不过平安在孜孜不倦的试验之后,发现他对于某些鲜花过敏,于是就在他床头放上了两盆,这东西不起眼,一般来讲也没有人会去在意,绝对想不到他们才是罪魁祸首。平安打着让徐文美看了心情好的旗号,皇帝都夸他细心呢。
    过敏严重的时候,的确是会有些发烧,起疹子的。再加上平安自己的症状,就有些吓人了。
    而中医看病全靠诊脉,内部问题一般都能弄明白,这种外部感染就有点儿拿不准了。毕竟在这之前徐文美还落了水,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引发了他这次急病,更不知道这玩意是不是真的会传染。
    在拿不准的情况下,宁信其有。
    就连皇帝也没有多想,略微犹豫之后,便同意了,将平安和徐文美一起送到了宫外休养。为了不让人打扰他们,还特别拨了一个地方给他们养伤。又安排了人守卫,可谓是考虑万全。
    但是再怎么万全,毕竟已经远离了守备森严的皇宫。在平安的有心算计下,想要将徐文美平安无恙的送出去,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当然,先养一阵子的病,也是十分必要的。
    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快,实在很出乎人的预料。皇帝忙着文会的事,一时没有顾到徐文美,这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就出了事,也难免让人心中膈应。
    在徐文美被送走之后,皇帝不可避免的要去查一下徐文美落水的原因。
    徐文美当然不是自己不小心落水的。事实上当时人有点儿多,他是被守卫的人一个不慎给撞下去的。这个答案让皇帝火冒三丈,因为太简单了,简单得简直不像是阴谋。否则的话,对方为什么不直接对皇帝下手,反而中招的是徐文美这个不起眼的人?外人可不知道皇帝对他的重视。
    于是难免就要寻根究底,这一查,好了,这部分竟然是二皇子赵璇负责的。
    这是平安计划中另一个重要的环节。
    皇帝打算在文会上找儿子们的茬,这是平安推断出来的结果。于是他索性就将这个由头直接给送到了皇帝手上去。当着天下文士的面犯了这种错,皇帝不处置一下都说不过去。而处置了这个,自然就能牵连出其他的来。对于皇帝来说,他想要处理的人,怎么可能找不到理由?
    这也是皇帝没有什么时间来关心徐文美的原因之一。毕竟对他来说,这件事搁在心里两年时间,已经快要成了心病。这时候有了机会,是肯定会动手的。
    又要忙文会,又要忙这些私底下的事,自然就腾不出多少时间来看徐文美的。接触的时间少,也大大降低了暴露的可能。等到太医提出这可能是传染病,要将徐文美挪出去,皇帝即便想来看望,也不行了。
    于是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等到被送出了皇宫,安置在一个偏僻的院落之中时,平安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些难以置信。本来以为会有什么波折的,却没想到居然如此顺利。
    因为他可能也“被感染”了,所以自然需要在这里养一段时间的病。而且徐文美怎么走,也要再行安排。于是师徒两个就在这里安生的住了下来。
    这会儿的传染病是没得治的,把人送走之后太医们都松了一口气,自然不会有人跟着过来治疗,将两人往院子里一扔,粮油米面准备好,大门一锁,再派几个人守在门外,就算完事了。熬得过熬不过的,全看他们两个人自己的造化。
    ——其实倘若太医院知道皇帝对徐文美的看重,说不准还会派个太医跟随治疗。但睡觉皇帝太忙了,在天乾宫的时候只露过两次面,第一次是让太医尽力救治,在太医们看来是皇恩浩荡。第二次就是同意让人挪出来,在太医们看来,这人的前程也就到此为止了。
    既然如此,何必再费心费力?反正传染病本来也治不好,熬不熬得过就看命吧,他们可不想把自己也搭进来。
    当然了,平安在背后也小施手段推动了一下,最后才会有这个结果。
    院子里只有师徒二人,徐文美总算不必再装,平安好吃好喝的照顾了几天之后,便养回来了。离开了过敏源,他身上的疙瘩也就都消失了。还是风度翩翩姿容绝世的美大叔一名。
    对于平安来说,这段日子安静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虽然卸下了皇城司提举的位置之后,皇帝并没有给他具体的事情去做,但是光是文会的事情,就够平安操心几个来回了。好在文会总算举办,他要做的前期准备,也已经做完了。现在又被关进了这里,正好休息一下。
    这是真正的休息,每天除了琢磨每顿饭吃什么,还有跟徐文美说说话之外,两人竟找不到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哦,还可以商量一下逃离计划。
    “等外头的人看得不是那么严实了,我会设法传递消息,让人来接你,同时送个尸体来装样子。从这里离开之后,我就顾不上你了,师父万事小心。”平安道。
    徐文美笑吟吟的,“放心吧,你师父我没那么容易出事。”这边平安憋着“病故”的消息,皇帝自然不会派人追查,徐文美离开之后,其实是很安全的。
    不过他笑了一下,又问平安,“当真不跟我一起走?”
    “不。”平安道。
    徐文美摇头,“你知道自己是被以什么理由送出来的,想要再回去,机会是十分渺茫的。皇帝还记得你,多问一句,也许三五个月就回去了。若是不记得了……”
    “若是他连你也不记得了,那我也没什么可怨的。”平安道,“再从头往上爬便是。”
    徐文美含糊的笑了一下,“也罢。既然你铁了心留在这里,我也不能劝你。”平安想要做的事情,的确是留下来比较容易成功,否则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是一时一处的变化罢了。没有朝廷支持,全是空谈。
    “还有一件事。”平安跳过了这个话题,道,“江南暂时不能去了,师父重新选个地方吧。”
    “哦?”徐文美没有问为什么,想了想,道,“你之前说,西北要打仗了?我年轻时也曾做过梦,如果自己没有进宫,或许投身军中,也能成一番事业,封妻荫子……既然要打仗了,我想去看看。”
    “太危险了吧?”平安沉默了一下,道。
    徐文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师父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弱,等闲的危险,我还不放在眼里。”
    平安只好道,“那我安排个人与你同路。”
    他说的是那个凉州的士子牛贺。对方已经被平安说动,愿意在凉州帮助他发展情报事业了。等到文会结束之后,便会启程回去。这会儿想必还没走,平安正好托人给捎个信,让他带着徐文美一起走。这样即便将来皇帝反应过来了,也很难找到痕迹。
    徐文美听说之后,笑着打趣平安,“你怎么什么人都认识?看来我也不必担心你了,你留在这里,分明也是如鱼得水。比从前的我强得多了。”
    这是眼界的问题,平安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骄傲的。
    因为是传染病,所以被派来看守他们的禁卫军果然也没有那么尽忠职守,一开始还远远的守着,过了两三天,发现院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之后,索性开始轮班,一人看一天。后来是大家都摸鱼打诨,渐渐连过来看一下的人都没了。
    而这时候,也不过才过去一个星期而已。
    好在这对平安的计划有好处,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传了信出去,没过多久,蒋快刀就带着人抬着尸体过来,将徐文美给换了出去。
    这是平安早就安排好的。在考虑找谁帮忙的时候,他思来想去,还是选了蒋快刀,反正他那里尸体多,弄个能凑数的不难。而且他跟宫里虽然有关系,但透不到上层去,不用担心泄密。平安也更能够拿捏得住他。
    而像皇城司那些人,他离开之后,未必还会对他忠心,说不准一转头就暴露了出去。有人捅到皇帝面前的话,对他不是什么好事。
    蒋快刀对于有这个机会跟平安拉近关系显得很高兴,也答应过绝不会透露半分消息。至于平安要做什么,他不会打听。
    徐文美在离开院子之后,便跟蒋快刀分开了。因为是趁夜行动,蒋快刀连他的脸都没看到。这样就算想泄密也没办法了。然后徐文美找了个地方换衣裳,最后才带着平安的信去找牛贺。
    至此,平安的所有安排都被严格执行,徐文美终于彻底的脱离了皇宫,从此以后便是自由身了。
    至于平安,还要在这院子里待两天,做做扫尾工作。
    又过了三天时间,平安将自己饿得面黄肌瘦,看上去灰扑扑脏兮兮,瘦骨嶙峋的,然后才趁有人过来看的时候,拍开院门,告诉他们:自己的病熬过去了,徐文美却死了!
    那具尸体放了那么久,已经坏得看不出脸了,而且因为得的是传染病,也没有人愿意去检查。一卷席子裹住扔出去就算了。那些禁卫军也终于可以销掉这个差事,回去继续当差了。
    至于平安,还得看皇帝什么时候能够想起他来。
    这个时间,可能是三五天,可能是一两个月。如果再长的话,那就是永无可能了。毕竟对皇帝来说,身边的人那么多,换了一个,也就是换一个罢了。不会出现那种离了这个人的伺候然后十分不习惯,最后只能把人找回来的情况。
    何况平安也没有正经在皇帝面前伺候过几天。
    ……
    第一个发现平安出来了的人,是赵璨。
    事实上他的人一直也没有放弃调查徐文美的事,只是怕引来皇帝的注意,所以只是在外围打转,始终触碰不到真正的内容。
    不过虽然没有查出来什么,但是平安跟徐文美一起被送出宫的消息,却是瞒不住他们的。
    赵璨听说是传染病,心头一跳,差点儿当着属下们失态。最后匆匆让人继续去查之后,回到内室,才陡然松懈下来。他有些不大相信这个消息,但他觉得没有人敢拿这种消息来糊弄自己。
    就算他可以糊弄,那总没有人敢糊弄皇帝。
    不知道平安就是这么胆大包天,连皇帝都敢糊弄的赵璨,就这么把自己绕了进去。
    这件事来的太突然又太奇怪了,他一方面没有真实感,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去想平安现在是什么处境。一边让人调查,一边跟着悬心。这会儿他倒是没什么心思去查徐文美了,即便知道对方跟平安是一起被送出来的,也根本不在意。
    或者也不能说绝对不在意,至少他对徐文美是有些不满的。因为这病就是对方传染给平安的。
    想到平安贴身照顾另一个人,然后才染上恶疾,心中便又是担忧又是愤怒。
    他为什么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爱护?
    这个突然的变故,倒是将赵璨之前要远着平安的打算给打破了。如今他见不到平安的人,却比从前更加挂心。他也不能够骗自己说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梦,不能代表什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