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御前总管升职手札+番外 作者:衣青箬(四)

字体:[ ]

 
    
    第161章
    
    皇帝的视线在自己两个儿子的身上扫过,眼中含着某些深长的意味。
    早不掉晚不掉,偏在两人走过来的时候掉下来,让人实在是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跟他们两个人有点儿关系。
    至于到底是赵璨要对付赵玘,还是赵玘要对付赵璨,那就不好说了。
    不过,皇帝的目光沉了沉,他记得刚才是赵玘叫了赵璨一起走过来的。但赵璨却走在了前面,那盏灯掉下来,直接砸在了他面前,只差着一点点距离。若不是平安那一声,赵璨往前一步,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但……皇帝的视线从赵璨身上扫过,面对这样突然的事故,他未免表现得太过平静了些。
    赵璨和赵玘说了几句吉祥话,举杯向皇帝敬酒。
    就在这时,张东远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太监。进门他们之后便沿着墙找到机关,小心翼翼的将那些原本被吊得很高的灯一个个放了下来。放到跟人差不多的高度,然后重新固定住。这样看起来,倒又别有一番趣味。而且安全的隐患也被解除了。
    原本因为宫灯落下来而觉得心中颇不安稳的大臣们都松了一口气。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运气就那么好,万一被灯砸到了,岂不是倒霉?
    张东远走到皇帝身边,凑过去低声汇报了几句什么。赵璨和赵玘被打断,只好继续站在皇帝面前。
    张东远汇报结束之后,便绕道皇帝身后,小心将他们头顶上的这一盏灯放下来。毕竟是帝王之尊,这个活儿除了他贴身的张东远,别人都不适合去做。
    眼看那盏灯缓缓落下来,张东远转过身准备将之固定住时,平安却忽然觉得眼角冷光一闪。
    其实大殿里的灯刚刚被放下来,这会儿到处都是晃动着的灯影,其实并不很能看得清楚。但平安因为是侧对着的,所以反而能察觉到那光芒一闪而逝。
    他反应极快,虽然并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但还是下意识的高声道,“小心!”
    一边喊一边朝着皇帝那边扑过去。
    原本平安用的力道适中,应该正好能够抓住座位旁边的扶手作为缓冲,如此既可以保护皇帝,又不至于真的冲撞到他。谁知自己才扑过去,身后就有人跟着撞了上来。
    被这么一撞,平安直接被撞进了皇帝怀里。
    这一番力气不小,皇帝都跟着闷哼了一声,显然并不好过。
    不过这会儿也顾不上了,因为平安已经听见身后哗啦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碎掉了,然后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浑身绷紧,发出了一声闷响,像是……受伤了。
    “保护陛下!”“有刺客!”平安听见有人高声嚷着。
    大殿里瞬间一片混乱,惊慌声不绝于耳。直到皇帝缓过气来,开口训斥,“镇定!”
    众人虽然仍旧慌乱,但是确定了皇帝没有危险,心下稍定,也不敢再乱走了。这时守在外围的禁军姗姗来迟,将殿中一干人等全部包围。虽然他们身上的铁甲和手中的武器在灯光下看上去冷得瘆人,但同时也带来了一种安全感。
    不过这些平安暂时都不知道。片刻后,感觉到身后的人被搬开了,平安才小心的爬起来,没有再碰到皇帝。
    等到拉开了一段距离,平安才开口请罪,“臣逾越了,请陛下责罚。”
    “不妨。”皇帝摆摆手,担忧的问,“小七怎么样?”
    平安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便见赵璨被两个人扶着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上去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大好。而就在他脚边,散落着不少碎玻璃碴子。
    挂在皇帝身前的这盏灯,是整个水榭之中最大最漂亮的,通身都用琉璃制成,挂上去之后莹然生辉,然而这会儿被打坏了,所造成的结果也十分糟糕。
    显然,刚才他们扑过来之后,那盏刚刚被放下来的灯就被打碎,碎玻璃朝皇帝的方向飞过来,被赵璨生生承受住了。
    平安心中一跳,忽然责怪起自己,刚才应该更谨慎些的,否则也不至于连累了赵璨。
    能够在这个时候扑上来保护自己的人,除了赵璨还会有谁呢?
    但也亏得平安是扑向了皇帝,这样看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他跟赵璨一前一后扑过去打算保护皇帝。否则的话,他要是站在原地不动,赵璨扑过来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就在平安想明白这一切的时候,扶着赵璨的是两个禁军的士兵。他们已经初步观察过了他的伤势,“回陛下,都是玻璃碴,伤口应该不深,就是处理比较麻烦。另外,陈王殿下背上还中了一箭,箭上有毒,恐怕有些棘手。”
    “快宣太医!”皇帝沉声吩咐道。顿了顿,又道,“这里怎么会有箭?”
    “是弩箭。”禁军首领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查看过伤口后道,“但不是军中常用的弩箭,应是民间私造。臣已经派人去追查,谅那刺客应该逃不远!”
    在皇宫这样守备森严的地方刺杀,就算是有人配合,也只能一击即走。现在禁军这边有了防备,更不可能再给刺客机会。所以禁军首领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皇帝这里来,而是安排好了追查的人手才匆忙过来。
    这会儿众人都跑到皇帝身边来了,不管是大臣和皇子都挤在一处,想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平安略略犹豫,便走到了赵璨身边,担忧的看着他。
    因为这里没有能躺下的地方,所以赵璨只能反趴在一把椅子上。见到平安过来,他艰难的抬眼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没开口,就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显然身体情况非常糟糕。
    怎么会中箭,而且箭上还有毒?平安心中十分疑惑震惊。明明赵璨从赵琨那边得来的消息,他们只是打算制造些意外,并没有真的打算明刀明枪的动手。而且……这件事究竟是冲着赵璨来的,还是冲着皇帝来的,都还是两说。
    一切都跟预料中的完全不一样,平安立刻得出结论,他们恐怕被人忽悠了。要么是赵琨根本没有说实话,要么就是这个所谓的结盟,实际上皇子们还是各有各的心思,明面上联合在一起,私底下却还是自己准备了后手。
    可究竟是谁会如此莽撞的对皇帝动手呢?他想干什么?
    问题太多,平安想不出答案,只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上前一步,对两位禁军侍卫道,“两位大哥,既然箭上有毒,那恐怕不能等太医了。否则万一毒性强烈,等到那时候就迟了。该先将箭拨出来,毒血挤掉才行。”
    虽然这样做免不了还是会有些许毒素残留在身体里,但是等太医过来用了药,就能够慢慢清除了。
    两个侍卫刚才也是被皇帝喝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会儿被平安提醒,也回过神来,用刀小心的割掉赵璨中箭处的衣裳,露出伤口,然后小心将弩箭拔出,挤压伤口处令毒血流出。
    才不过一会儿工夫,血液已经变成了红得发黑的颜色,伤口处也肿胀起来,赵璨本人更是一头冷汗,几乎失去知觉,显然这毒性不浅。
    平安看得着急,小声提醒,“用嘴将毒血吸出来最快吧?”
    两个侍卫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平安不等他们说话,便主动上前道,“我来吧。”然后在赵璨身边跪下来,凑过去一口一口的将毒血吸出,又用旁边的茶水漱口。
    按理说这些事让别人做也可以,平安不该表现得太过急切。但是赵璨受了伤,躺在这里也不知道究竟情况如何,他又怎么可能不着急?想到之前赵璨信誓旦旦对自己保证引蛇出洞比被动挨打更安全,自己竟真的相信了,平安不由暗骂自己太蠢。
    幸好,幸好他现在还能陪在赵璨身边,为他做点儿什么。
    要是他像赵璨之前想的那样,今天不在宫里,那么赵璨岂不是要独自这些恶意满满的伤害?
    等太医姗姗来迟,赵璨身体里流出来的血已经变成红色了。
    太医诊断过后,确定毒性虽然剧烈,但并不是什么罕见的毒药,立刻取出一枚药丸,让赵璨服下。这种解毒的东西,若是现,开方子熬药的话,时间就太长了,所以太医院也备有药丸,关键时刻可以用得上。
    听说平安用嘴吸毒,太医便也给了他一粒。
    毒血吸出之后赵璨就已经慢慢恢复了知觉,吃下药之后便清醒过来,虽然身体还有些虚,但意识清醒,已经可以开口说话,让人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背上还有其他的伤需要处理,暂时不能动。
    取出玻璃碴是个很考验技术的活儿,自然不能在这乱糟糟的地方进行,皇帝一挥手,直接让张东远把人送到水榭后面的小隔间,让太医暂时在那里动手。
    平安本来也想跟过去,但想到赵璨已经脱离危险,他不好再表现得太明显,只好按捺住急切的心情,留在了这边。
    至于宫宴,接连发生了这种事情,自然进行不下去了。就算勉强继续,恐怕也是人心不齐。
    但是就这么放众人离开,却也不太妥当。毕竟谁知道刺客是不是混在这些人之中,或者是不是被他们带进来的?总要排除嫌疑,才能让他们离开。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禁军虽然找到了刺客的踪迹,但是带回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很显然,对方根本没有想过要逃脱,更没想过要给他们留下任何线索。
    撬不开嘴,便只能从此人身份来历开始查起。这方面的资料浩如烟海,况且这种做暗杀的人,肯定来历不正,还不知道资料里有没有他,这样去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
    皇帝遇刺,身为禁军却既没能保护好皇帝,又什么都查不到,禁军统领心下不免有些惴惴,跪在皇帝面前请罪。
    说起来,后面这一箭,所有人都认为是冲着皇帝来的,并没有人觉得是冲着赵璨。
    其实平安自己也是这样的想法。毕竟当时跟赵璨站在一起的赵玘及时退开,毫发无伤。赵璨却扑过来保护皇帝,然后才受了伤。若是针对他的话,难道对方算准了他一定会过来保护皇帝?
    还是……一箭双雕?不管赵璨死还是皇帝死对他们都有好处?
    若是这样的话,这个计策就太歹毒了。
    平安思虑之间,皇帝已经原谅了禁军统领的疏忽之罪,让他继续查这件事。除此之外,宫中的戒备要更加加强,免得为人所趁。
    有了这件事提醒,禁军这边也不敢大意,连忙答应。
    然后皇帝便命大臣们各自散了。
    毕竟这会儿时间已经很晚,加上今夜又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急切的需要回家去压压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建造许多年,每年都进行翻修,从来没有出过问题的水榭,却忽然开始摇晃起来。一开始只是轻微的摇晃,但是很快便加剧到无法忽视的地步。
    之前为了好看挂在水榭之中的各色宫灯都随着这震动而左右摇摆起来,有些砸到了人身上,还有些相互碰撞在一起,宫灯不少宫灯都是用纸,木头和打磨得极薄的琉璃片,这会儿一部分被打碎了,另一部分因为里面的蜡烛翻倒,开始燃烧。
    这乱象让水榭之中的众人都慌乱不已,连忙走避,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是怎么回事。
    “地龙翻身了!”有人大声惊呼。
    这一声提醒了所有人,众人心下一惊,纷纷夺路往外奔逃。
    大家都知道,越是这样四散奔逃,越是容易出乱子。所以没一会儿,水榭里就彻底乱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