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名医难求 作者:温情杀戮

字体:[ ]

 
文案
 
他是某市三甲医院临床实习医生,因为一场意外的医疗纠纷穿越到了古代杏林世家,他以为他面对的只有中西医的差距和古板祖父的无情手板,没有医师执业资格考试的情况下,原本打算做一个碌碌无为小城大夫,娶个贤惠的老婆,生两个不太淘气的娃,混吃等死到老为止,没有想到身为直男的他会遇到人生第二个变数,心思难测的宗室王爷居然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嗯,想要问诊求医没问题,诊金拿来包你吃嘛嘛香一口气上楼不喘气,停!为什么吃我?我说的是上楼不是上我啊救命!
 
 
宋明哲以为自己穿越回古代是为了推动古代医疗技术进步,没有想到首先被他带动的却是古代□□印刷行业的空前繁荣。
 
宋明哲以为自己碰到的萧裕纯是御下宽和,付诊金爽快的小王爷,没想到对方心狠手辣,花样百出,折磨的他□□。
 
试问腹黑王爷和小白大夫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一代名医又是怎样化解疫病危机,且看穿越之名医难求为你一一分解。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平步青云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明哲 ┃ 配角:萧裕纯 ┃ 其它:
 
 第一章 献身
 
    毕业于一流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的宋明哲顺利进入a市某三甲医院,作为实习医生正在大夜班值班。夜班这种昼夜颠倒的生活其实对身体伤害很大,每逢双十一宋明哲都屏息凝神和一群护士小姑娘一起批量抢购碧生源常润茶。急诊又是能看到各种匪夷所思病例的地方,不过好早今晚似乎风平浪静的样子。
 
    宋明哲伸了一个懒腰,用自己的手机横在值班桌上准备等着国足比赛,总有种感情叫□□恨交织,明知道可能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还是忍不住观看实况就是这种吧。
 
    值班室的门被推开了,进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干瘦的男子,此刻他一脸的失魂落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宋明哲手上的手机。
 
    宋明哲把手机屏幕倒扣在玻璃台板上,站了起来推了推眼镜架。
 
    “小宇爸爸,今天小宇还好么?”宋明哲语气里带着关心,没想到这一句话却是让对方浑身颤抖了起来。
 
    小宇是a城附近农村的,刚满十八岁,因为和家里人赌气喝了半瓶盖百草枯,一级一级转院上来,虽然转院过来以后精神清醒,肢体活动也正常。但是一口百草万草枯,死亡率几乎是百分百,而且农村家庭也很难负担起几乎只能延缓死亡治疗措施,肺部不可逆纤维化下可以预见一个年轻生命必然痛苦的死亡。
 
    宋明哲心里叹了一口气,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个被突如其来家庭变故压垮的男人。小宇爸爸嘴唇抿成了一条线,用几乎是耳语的声音问,“我家小宇真的救不了了吗?”
 
    宋明哲看着对方充血的,充满渴望的眼睛,小心斟酌着自己的语气,“呃,在积极配合治疗的情况下,虽然死亡率在90%,但是我们不是没有可以努力的地方……”
 
    没有说完的话被打断,小宇爸爸突然拿出放在口袋里的右手,等宋明哲看清的时候,对方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刀,同时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咆哮。
 
    “都是你们不肯救小宇!禽兽!我们穷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宋明哲下意识用自己的手肘挡住了对方的刀刃,感觉到了手臂上尖锐的刺痛,他要保护自己的双手,他还想站在手术台上,还想成为心脑大手术的主刀医生。头部受伤鲜血流进眼睛,另一只眼睛看见满地都是飞溅的鲜血,他很快就看不清对方疯狂的声音,他大声呼救,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发出这么绝望的声音,昏迷前一刻他听见了警铃声和脚步声,他很快失去了意识。
 
    昏迷前,他恍惚回到了穿着白衬衫坐在教室里,认真抄写背诵着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学生时代。
 
    醒来的时候他看见了古旧的床架,稍微转动眼睑,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似乎是扁鹊访药图,细细一闻房间里都是中药的味道。宋明哲大怒,主任也太没人性了吧,自己这么严重的工伤,没有全院会诊自己已经不人道了,还把外科重伤的自己丢到不知道哪个中医院喝黄连苦水?
 
    “少爷,少爷你醒啦?”一个童子打扮的半大孩子,看到自己醒过来,欣喜的跑了出去,然后呼啦啦围上了一堆人,所有人的都是古人的穿着打扮,其中特别和气丰满的大婶还从衣襟里抽出了一条手帕动作夸张擦着眼睛。
 
    宋明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楞在当场,医院被改造成影视城了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的心突然沉了沉,之前上学放暑假回老家,小表妹捧着手机看个没完,自己多嘴问了一句,她斜着眼睛无比骄傲告诉自己这是穿越文,某个美若天仙的女生穿越回三国和名将谈恋爱神马的。如果自己穿越了,自己还能回去现代吗?宋明哲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眼前一黑又昏了过来。
 
    宋明哲醒来后弄清楚了几件事情。其一,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是个十一岁的叛逆孩子宋希,父母早亡,跟着坐馆行医的祖父和孀居的婶婶带着三岁的堂弟过活,因为继承家业想要读书出仕被祖父揍了一顿,高热昏了过去。宋明哲曰,想要放弃家业自己读书打拼的医二代。其二这个时代是大梁,作为一个历史经常不及格的理科生,宋明哲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这大概是哪个朝代。宋明哲:不能围观几个历史人物,拿点签名万一穿出去发家致富的美梦破碎。
 
    穿越过来还要行医大概也是命中注定吧,他有点悲观的撸着袖子准备好好重新经营自己的职业生涯,发现祖父案上的厚厚的《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千金翼方》,内心流下了痛苦的泪水。他一直坚信西方医学科学的人啊,崇拜的偶像是院里心脑外科的大神啊,为什么要让他学习中医啊,这和跳大神有什么区别啊!
 
    宋明哲在床上忽梦忽醒,终于确认了自己好歹活着这一事实,不知道自己原本的身体怎么样了,死了的话至少能被大家作为反医闹的典型纪念一下,应该有很多蜡烛和花圈吧,享受一下烈士待遇,从来没有拿过年度先进不知道主任能不能给一个纪念一下。
 
    当然,宋明哲也在学医的道路上做过尝试,他拿着吃了鼠药苦苦挣扎耗子冲到脸上褶子可以夹死蚊子的祖父面前,问他以后自己能不能走把耗子切开再缝回去的医学路线。
 
    说这话的时候宋明哲努力扮演着天真的孩童,利用这具身体唇红齿白一对酒窝的优势,做出了大眼睛水灵灵的表情,渴望着长辈的认可。果然正在翻找药方的祖父回过头来,那双分外精神的眼睛水平向下注视着自己。
 
    这是要成功了吗?宋明哲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着。身体异常硬朗的祖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手边的捣药杵,二话不说向自己杀来。
 
    宋明哲咽了一口唾沫,身体已经本能的弹跳起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窜了出去。后面祖父的声音紧追其后,“竖子!整天不务正业,尽想些歪门邪道,找打!”宋明哲吸着鼻子,脚下生风跑的飞快。这种锻炼方式给他后来跟随北伐打下了良好的身体基础,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尝试走外科医生路线的后果就是宋明哲的屁股肿的老高,又在榻上多躺了半个月有余。
 
    后来宋明哲为了展示自己卓越的动手能力,在切药方面一展所长,需要切片切段的药材在他的手下像是变了戏法一样整齐漂亮。正当他笑眯眯等着祖父夸奖的时候,从祖父脸上看到了熟悉的平静表情,果不其然又是一顿暴风骤雨。“雕虫小技,贻笑大方!”祖父重重扔下了八个字,留下宋明哲趴在榻上垂泪良久,耳边是婶婶的唠叨,“哎呀眼看就要入秋了,这孩子老不好落下病根可怎么办”宋明哲恨的磨牙,当然十来岁的小正太鼓着脸蛋认真生气的样子想让人摸摸头夸可爱而已,宋明哲痛苦万分,屁股上的伤哪里是自己好的慢,明明是老翁下手忒重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宋明哲做出了一个并不艰难的决定,算了以后老老实实学中医算了,职业方向毕竟没有身体健康重要,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
 
    “哎哟哟,还哭呢,来来啦,擦擦鼻子。”婶婶掏出绣花手帕满脸慈爱的给小正太擦着鼻涕眼泪,宋明哲压住喉咙里那一声非礼呀,看着自己刚会走路的小堂弟摇摇摆摆走到自己身边,从背后掏出几颗藏起来没舍得吃的大枣。
 
    “哇——”他大声哭了出来,便宜婶婶一下一下拍着自己的背,穿越两个月后,宋明哲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成为了杏林世家的一份子。
 
    不过他小时候这些故事都记载在《大梁名医传》里“希幼时常有巧思,每遇食鼠药之鸡,折股之犬,皆以刀剖伤处,洗疮后裹,俄而鸡犬皆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下一章,宋明哲巧遇萧裕纯,金风玉露欲断魂。
 
 第二章 相遇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斗转星移间宋明哲在大梁已经过了九个春秋,宋明哲也从黄口小儿熬到了弱冠之年,在行了冠礼后,他第一时间给自己起了表字明哲,总算找回了现代的一部分自己,对此家里老爷子的态度是斜眼瞪了自己一眼,依然整天希希长希希短把自己呼来喝去使唤,听起来也就比狗名字好那么一点点,宋明哲有点沮丧的想。
 
    除了每天早上拿起牙粉就怀念自己的飞利浦电动牙刷,提起筷箸就思念番茄炖牛腩,关内耕牛贵重禁止宰杀,好在尚有火锅涮肉,勉强安抚了自己的五脏庙。刚穿越来的日子里,宋明哲吃了街头的那家老胡猪肉烙饼,惊为天饼,在铺子旁软磨硬泡了人家一个时辰有余,想要偷师以此发家致富。当然被家里的老头子知道后又一顿竹板烧肉熄灭了自己进军餐饮业的热情。虽然不能学上一手,宋明哲还是很喜欢老胡烙饼的,他称之为大梁食本位文化肉夹馍,三不五时光顾,也算的上老主顾了。
 
    最痛苦的莫过于没有无线,白天还好,可看可玩的东西挺多,一到了晚上就格外难熬,鉴于老翁管教严格,宋明哲一不能逛夜市,二不能上红灯区,所以他的选择只有和老头子秉烛夜话,或者熄灯歇息。和祖父彻夜清谈医理还不带夜宵的,宋明哲宁愿早点熄灯睡觉。抱着被子迷迷糊糊的时候,总是在思考,不知道其他穿越的前辈没有手机没有无线是怎么熬过来的,有没有和自己穿一个时空的小伙伴努力一下,提前来个工业革命啊。
 
    想归想,日子还是要老老实实过。总的来说,宋明哲的生活很简单,要么给堂弟乾宝开蒙学习,要么跟着老头子学习医理,碰到典型的病患会带自己过去实战一下。不过鉴于宋明哲的年龄和脸,能去的场合比较有限。宋明哲偶尔对着水缸里的反光感慨,自己瓜子脸,桃花眼,天生一股风流态度,微笑时露出两个梨涡,薄怒是满面绯红,这幅姿容搁在前世,甜甜叫两声姐姐,年近四十的主任排班时都能照顾一二吧?不过对大夫来说,不是很好。哪里深闺没有里怀春的少女,谁家没有几个多愁善感的少妇呢?所以就像今天午后一样,祖父顶着一脸褶子,带着药童麦芽一个人稳若泰山过去,留下自己独个儿在树下数蚂蚁。
 
    鉴于祖父对自己为少女妇人问诊这么忧心,宋明哲有时猜测自己母亲会不会就是被父亲拐回来的大家闺秀;但后来祖父又对自己想去瓦子里长见识反应异常激烈,宋明哲又觉得自己母亲是被赎身的倾城红颜也未可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