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贱人要逆袭 作者:只有鱼知道

字体:[ ]

 
文案
前世的富家少爷林浩初,在继母和继兄有意的溺爱与洗脑下,成长为了自以为是、被万人唾弃的“无敌 贱   人”,尤其还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穷追不舍、死缠烂打,最终,他在这对母子的设计下身亡。
重生后,林浩初发誓自己一定要重新做人,要虐死继母和哥哥这两个人渣,同时要擦亮眼睛找个爱自己的女人(?),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某妖孽阴险腹黑攻:“除了某些时候,你都可以把我当女人……”
 
本文强强,双C,HE,宠文
 
内容标签:重生 豪门世家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浩初,左湛宇 ┃ 配角:周雯韵,林博轩 ┃ 其它:复仇,励志,强强
  ☆、第一章
 
  h市,一栋欧式豪宅内。
  低沉悲伤的音乐在灵堂内缓缓流淌,灵堂正中央的灵柩内,躺着一位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少年。少年脸色苍白而透明,皮肤表面隐隐透出淡青色的血管,纤细的脖子上呈现出一道深紫色的勒痕。他双眸紧闭,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就仿若只是处于沉睡中。
  围绕灵柩站着的,是前来哀悼的宾客们。只见他们都穿着清一色的深黑衣服,胸口佩戴白花,然而与他们庄严而肃穆的着装格格不入的,是他们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甚至是嘲讽……
  二楼,走廊的墙上挂着白幡。同样穿着深黑色丧服的司机小陈站在白幡后面,视线在楼下宾客们毫无沉痛悲伤之色的脸上逡巡,不禁嘟囔道:“我说管家大伯,你为什么要给每位前来参加葬礼的宾客发……发钱啊?”
  搞得丧事跟喜事似的!瞧瞧有不少的宾客们还聚在一起,比较自己收到的金额大小。在他们之中,又有谁是真心来哀悼死者的呢?
  管家老王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道:“不这么做,有几个人愿意来参加二少爷的葬礼呢?”
  小陈闻言,目光不由又落到了那些无动于衷的宾客身上。他实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哇靠!这位林家的二少爷,生前得是有多失败啊?!”
  这时,一位葬礼主持人走到台上,开始念哀悼词:“首先,我谨代表林家人,十分感谢大家前来参加林浩初先生的葬礼。让我们一起祈祷,愿他走入天国的怀抱!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追念林浩初先生这短暂的一生:林浩初先生,生前孝顺父母,与兄长相处和睦,在学校里也乐于帮助同学,深受同学们的欢迎……”
  “靠,真假,假得我都听不下去了!”台下,一位与死者年纪相仿的少年开口道,口吻里满是对死者林浩初的厌恶之情。他的音量并不小,导致周围的同学们几乎都听到了。
  立刻,h大的学生间爆发出了一阵压抑的笑声。
  “我说谢一凛,你要觉得假,有本事你将那主持人赶下来,自己上去主持啊!”
  “对啊对啊……”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男生附和道。
  谢一凛最禁不起别人激将,顿时赌气道:“我主持就我主持!谁怕谁啊?!”说着,他便一伸长腿,迈上了台。
  台上的主持人蓦地停止演讲,错愕地望着上台的少年走到自己身前,用近似命令的口气对自己说道:“你不知道在死者面前‘歪曲’他的生平事迹,会被鬼缠身么?你还是赶紧下去,交给我主持吧!我一定会将最最真实的林浩初先生,展现在大家面前的!”
  “啧啧……谢一凛这家伙的嘴还真是损!”
  “就是就是!”
  h大的同学们相互笑嘻嘻地说着,然而他们嘴上虽骂谢一凛“嘴损”,却似乎都很期待一会儿他的精彩演讲。
  主持人又尴尬又为难地望向站在人群身后,林家的夫人周雯韵和大少爷林博轩。
  周雯韵和林博轩这对母子互看一眼,双方的嘴角都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接着,林博轩对着主持人点点头,算是默许了谢一凛的这般不礼貌的行为。
  主持人见状只好走下台,而几乎与此同时,谢一凛的声音就透过话筒传遍了灵堂四周:“说起这林浩初,我们就不得不从他对我们学霸郑海融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噢不,应该说是无坚不摧的自作多情开始……”
  台下,立刻爆发出了一片笑声。偌大的笑声彻底掩盖住了灵堂内低沉悲伤的音乐……
  时间向前推移两年。
  郑海融今年大四,大林浩初两届,为了勤工俭学,他便通过朋友介绍,成为了林浩初的家教,每周都去林家上课三次。
  林家财大气粗,付的薪水自然要比外面多好几倍。然而如果可以,郑海融一定宁愿自己穷得吃不起饭,也不愿意赚林家的钱!
  就在郑海融辅导林浩初的功课两个月后的某天,终于将计算机系的系花追到手的他,喜滋滋地牵着系花于筱沛的手,漫步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两人远远看去,亲密无间,甚是登对。
  然而就在他们有说有笑地走着时,一个少年陡然冲上前,硬生生地将他们牵着的手掰开,火冒三丈地质问道:“郑海融,你他妈的居然有女朋友了?!你怎么可以有女朋友?!你是我林浩初的!是我林浩初的!!”
  被强行分开的郑海融和于筱沛,一时还反应不过来。郑海融莫名其妙地望着林浩初,有些好笑道:“浩初,你在说什么呢?我是你的?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我怎么可能是你的?”
  这时候郑海融还在心里想,难道今天是愚人节,林浩初在和他恶作剧吗?
  林浩初却是紧紧抓着郑海融的手,振振有词道:“我们都是男的又怎样?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一定也是喜欢我的!你说你是不是害怕世俗的眼光,才不敢来追求我?这个女孩是不是在配合你演戏?你是不是担心被人发现你也喜欢男的所以才找了个女朋友?”
  郑海融万分错愕,见林浩初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突然感到一阵反胃。
  他怎么不知道,林浩初是个gay?还他妈的看上了他?这也实在太恶心了吧!
  “林浩初,你一定误会了!我是个绝对的直男!我只爱女人,并且这一生只爱我的女朋友于筱沛!”郑海融说完,就仿若是在宣誓一般,含情脉脉地望着于筱沛。
  林浩初顿时怒不可遏,对着于筱沛作势就要动手:“你这个狐狸精!敢勾引我男人!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你这个小三我照样打……”
  郑海融吓了一跳,赶紧制止住林浩初。
  一时间,场面无比混乱。林浩初一边挣脱郑海融的束缚,一边理直气壮地大骂于筱沛,俨然自己才是正室的模样。
  最终,郑海融的舍友谢一凛路过此地,看见疯子一样的林浩初后,索性直接拨打了110,事情才收场了。
  然而谁也没料到,林浩初竟然开始对郑海融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
  他每天早上都等在郑海融的宿舍门口给他送早餐,甚至强行拉着他的手一起去上课,郑海融甩开他的手,他就再次拉住他的手,像个狗皮膏药似的怎么赶都赶不走;见到郑海融和于筱沛走在一起时,他也绝对会冲到中间,将两人强行分开,接着就对于筱沛破口大骂。
  当然,林浩初还利用过家里的权势,对于筱沛一阵威逼利诱,勒令她离开郑海融,但谁也没有料到,于筱沛对郑海融会那么坚持,导致两人分手了没多久,又藕断丝连了起来。
  一开始,h大的同学们还以此调侃郑海融真是魅力非凡,男女通吃,但在见到林浩初愈发疯狂的行为后,又都不禁一边同情郑海融,一边私底下骂林浩初真该去精神病院瞧瞧。
  被造成极大困扰的郑海融,有一天终于忍不住狠狠推了一把林浩初,满是厌恶地大吼道:“林浩初你他妈的有完没完?!我说了我我不喜欢男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被推得摔倒在地的林浩初,很快就站起来又扑到郑海融的面前,固执地拉着他的手双眸湿润地恳求着:“海融你不要这样!我说了凭我的家世,没有人敢嘲笑我们的!我的继母和我的哥哥都说愿意接受你,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的财产就都是你的!我马上就将我的所有财产划到你的名下,把你的父母接到h市来享福好不好?海融……”
  然而郑海融这一回却是铁了心,不再因为忌惮林家的势力而对林浩初客气。他狠狠甩开林浩初的手,终于说出了盘旋在自己心头多日的话:“林浩初,你就是个变态!不准再来烦我!”
  变态?林浩初顿时愣住,从来不知道自己,在郑海融的眼里会是个变态……
  心口就宛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着,痛不欲生的林浩初,望着郑海融毫无留恋的背影,陡然转身冲上了教学楼的最顶层。
  很快,就有人发现教学楼的最顶层有一个人一直呆呆站在边缘,甚是危险,便连忙大喊道:“有人要闹自杀了!有人要闹自杀了!!”
  一时间,教学楼前面的空地上,站满了同学和老师。有人因为认出了林浩初,急匆匆地将郑海融给叫了过来。
  “浩初,你千万不要冲动!不要干傻事!快点下来啊!”郑海融自是没有料到林浩初竟然会闹自杀,立刻张皇失措地跑到顶楼,心急火燎地劝道。
  “海融……”林浩初顿时深深凝视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一阵哽咽道:“海融,你知不知道你一直不肯承认对我感情,让我好痛苦!你要我下来是吗?只要你说你爱我,我马上就下来!否则,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谁也不知道,就在方才郑海融离开之后,林浩初打电话给他的哥哥林博轩,而林博轩告诉他,该偏激的时候就得偏激,这时候用自杀的方法逼郑海融承认对他的感情,是最快速也最明智的。
  然而在林浩初深情款款地望着郑海融时,殊不知郑海融对他是愈发地反感和厌恶,恨不能他真的跳下去,还他一个清净的世界。
  不过郑海融也担心林浩初真的出事了,到时候所有人会都怪他害死了林浩初。
  就在郑海融犹豫不决时,许多人见林浩初已经一只脚伸到了空中,便焦急地劝道:“郑海融你快点说呀!不就三个字吗?难道你真的要他跳下去?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郑海融没办法,只能强忍着作呕的感觉,咬牙切齿道:“我……爱……你……”
  几乎在这同时,林浩初就一个纵身跳下天台,箭一般冲进郑海融的怀里,抱住他一脸幸福道:“海融,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在场的所有人,在松了一口气之后,都望着喜不自胜的林浩初在心里默默道:好贱啊……
  这件事之后,林浩初总认为自己是得到了郑海融的承诺,全然没有意识到那三个字,其实是郑海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说出口的。他继续纠缠着郑海融,不停地破坏着郑海融和于筱沛的关系,而且只要郑海融和哪个人走得近一点,无论男女,他都会找对方算账。
  渐渐地,林浩初的行为激起了公愤,所有人都对他深恶痛绝,甚至还有不少人直接说,当初还不如让林浩初跳下楼死了算了!
  至于郑海融和于筱沛这对苦命鸳鸯,在林浩初的打压下,出人意料地依然顽强地走到了一起,甚至还发展到了结婚的地步。
  心如刀割的林浩初,这回又准备故技重施,在家里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并且命管家老林去礼堂通知郑海融,自己要自杀。
  可这一回,所有人都劝郑海融不要再理会林浩初,而郑海融本人,也是这么打算的……
  林浩初不知道,自己的自杀并没能阻挠婚礼照常进行。在房间里一直等着郑海融的他,在听见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以为是郑海融赶来了,为了让他心疼,便毅然决然地踢掉了椅子。
  然而他没有想到,赶来的人不是郑海融,而是他的继母周雯韵,以及她与前夫的孩子林博轩。他们就那么面色诡谲地盯着正在上吊的林浩初,全然没有上前将他救下的打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