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服来战! 作者:莲洛

字体:[ ]

 
    文案:
    曲熙然本是富商曲家的幺子,为了避免成年后卷入与兄长们的财产争夺战 ,他放弃学商考入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刑警,可因为外婆偏爱,最终还是没能躲开兄长们的猜疑,被卷入豪门的斗争中下药谋害。只是本该含恨而死的他却意外回到了一个名叫中转空间站的地方。
    原来他先前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星际某实验室设计的特工升级考核环节,他是代号为00331的初级特工,为实验室卖命的星际黑户,被实验室抹去以往记忆的他因为精神力暴涨而成功晋升中级特工,并保住了性命,然而摆在他面前的路却异常艰难。
    寻找作者: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科幻 星际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熙然,兰瑟斯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豪门恩怨0.5
    
    **
    深夜,天空中云层厚重,灯火稀疏,整个城市已经完全沉寂下来。
    郊区一处废弃工厂,歪斜地耸着一栋待拆的三层灰楼,楼道狭窄残破,弥漫着一股酸臭发霉灰土混杂的气味。
    “呼。”曲熙然喘着粗气,带血的左手费力撑起身,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撞到了摇曳垂下的黄色灯泡。
    如今已是寒冬腊月,可他鼻梁和额头上都挂着豆大汗珠,苍白的俊脸还透着一丝不正常红晕,右臂不自然地垂下。
    终于,曲熙然靠着柱子站稳脚,后背一阵寒意侵体。他狭长的眼眸眯着打量了片刻,忍不住低咒道:“艹,这什么鬼地方。”
    原定今晚收工以后要去参加刑警队的表彰大会,可他却在半路接到祖母家保姆王妈的电话,称老太太心脏病犯了,正在送去医院的路上。
    他当时没有多想,立刻变道调头,还和队里领导请了假。
    曲熙然用力咬破嘴唇,不断袭来的刺痛感能令他保持些清醒,集中注意力。
    曲家一共三兄弟,曲熙然排行第三,比前面的两个哥哥小了足有十岁多。他年幼时曲家生意刚见起色,曲父曲母忙得无暇分身,曲熙然是由祖母一手带大的,感情深厚非同一般。
    这些年老太太身子骨愈发不好,再加上早年心脏的毛病不适合做手术只能慢慢静养,如今已很少出门走动,曲熙然一般得了空都会去看看。
    因为当时心切,车没停去地下,而是随意歪靠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商铺门口,曲熙然匆匆下车,后颈不防地被尖针刺破,不等反抗便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他已被粗绳五花大绑困在破椅子上,环境陌生恶劣,四下无人。
    迷药余劲儿尚有,一时又弄不开绳索,曲熙然担心绑自己的人回来,硬是咬牙一股发狠地卸掉自己胳膊,逃脱出来。
    抹了一把快滑入眼中的汗,曲熙然理了理紊乱的呼吸,冷静下来开始寻找退路。
    S市市郊有许多这样废弃却一直没能拆毁的老旧空楼,可在地皮紧张的今天,像这样保持独立成大院的废楼却并不多见,再加上昔日楼内的一切装潢都被毁得干净彻底,墙上有些凹凸不平的小颗粒,摸上去像最近才刷过的新漆,积了些灰尘后才看似与楼体自然成一色。
    应该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曲熙然倚着墙走了几步,每一次小心挪动都会带起脚下许多尘土,又开始流血的那只掌心也沾满了灰尘,悬着的那颗白炽灯泡款式老旧不节能,国内已经停产许久,光线低暗,灯上没积太多的灰。
    附近必定有经常施工的工地,灯并不常用,今天才草草擦过。椅子亦然。
    现在大约是……
    曲熙然再次眯起眼睛,努力眺望窗外。
    夜空漆黑沉寂,没有星星,寒风凛冽呼呼作响。
    差不多是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
    S市冬季每天最冷的时间段。
    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醒后又急于挣脱钳制,脑袋昏沉,能推断出的东西实在有限。
    这栋楼举架很高,破败的窗框实则设计非常巧妙,很难找到借力点,“布置”这里的人还是存了几分谨慎。
    可绑来他的人却有些大意,离开前甚至没有切断电源,应当是对那一针的效果极有把握。
    那么一定不会是普通的迷药了。
    从地上留下的痕迹来看,这个人手脚灵活有力,捆绑手法简单粗暴,绳不交叠,大略有类似方面的偏执。他身材偏矮,手背上的伤是他搬运自己下车时没兜住,在地面刮蹭的……
    他开了我的车。
    这个人没有同伙,生活中有些洁癖,单枪匹马进行绑票,对象还是一名刑警。
    为他人办事的可能性极高,对方会是他的老雇主之类,也许就是这栋破楼的所有者……
    有计划,目的明确。
    事成之后却没有立刻通知来“验货”,而是将自己丢在这里,拖延时间的目的是为了……多诈钱还是其他原因?
    一切想法皆冒出于瞬息之间,只是没等再细想,曲熙然忽然弯腰狼狈地干呕了几下,捂嘴咳嗽。
    不管怎么说还要亏了这人的粗心大意,才能给了他可趁之机,也托了儿时药罐子经历的福,抗药性比较强,才会比普通人早些醒来。
    曲熙然已经彻底烧了起来,中午本就吃的少,胃里早已空荡,四肢更是酸麻的厉害,连牙根都跟着抽疼。
    黑暗中,他死咬肩上的衣料,“咔嚓”一声装回胳膊。
    痛,发烧的人疼痛加剧。
    他裤兜里钱夹完整如初,要么非图财,要么贪大念,无论哪个都相当棘手。
    曲熙然没谈过恋人也没有过这等纠葛,排除情怨,最具吸引仇恨的可能有两个。
    一个是因为职业,另一个……因为他是曲家三少爷。
    前者显然不太可能,他才入警队半年,一直停留在基础分析的阶段,深入接触案件的机会很少,还没有参与过大型的扫黄打黑类行动,不会是这方面的报复。
    那么就是另一个原因了。
    老太太有心脏病这事知道的很多,能买通王妈假传消息,也算颇有手段了。
    至少他近三个月来一直在盯着曲家,因为自己的父亲曲元魁闹离婚,想要扶正二奶上位就是从三个月前开始闹的。
    这一闹直接把老太太给气犯病了,这月初病情才稳定了一些,能从医院搬回家住了。
    既然冲曲家,为什么会选择自己。
    一个不争权,存在感极低又“离经叛道”跑去当刑警的小儿子。
    不,不一定是假消息……
    某些想法呼之欲出。
    “呵呵。”曲熙然闭了闭眼,复又睁开,眉色乌黑而均匀,眼眸修长,眸中已然清亮。
    究竟是谁命人干的,到底为了什么……在这一刻都不重要了。
    只要能活下来,他不愁以后查不出真相。
    楼道内狭窄漆黑,阶梯残破崎岖难行,他撑住墙壁,每步摸索前行都是异常的艰难,曲熙然却丝毫不敢停下来,他必须抓紧一切时间离开。
    今夜月光黯淡,一切仿佛都是灰暗寂静的。
    曲熙然终于成功翻出了小楼,脚下意外踢到了一个方块的东西,他低头细看,竟然是自己的手机。
    手机里的芯片自然是不翼而飞了,屏幕漆黑,只是边缘有少许裂痕。
    肯定没电了。
    曲熙然手顿了片刻,弯腰捡起手机,重新放回上衣口袋,接着一个咬牙的闪身,他快速躲藏到了楼后侧某处大木箱,努力调整呼吸,与夜色融为一体。
    几辆越野横七竖八地停在楼前,曲熙然没发现自己的车。为首走下来的男人个子不高,带着一副白手套,脊背佝偻着,他嘴里叼了烟,火光星点,正向前一步走,点头哈腰地打开了后面车门。
    “人准是保证跑不了,我王老七配的药那是加几睡几,绝对不会出岔子的!”
    被他迎下来的那位身高腿长,白夹克与夜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握的黑色手杖,用力挑起王老七下巴,低声道:“做人,做事,太自信了不好。”
    王老七脸色未变,笑着称是,又道:“您放心,出来前仔细绑死了,万无一失,您看尾款什么时候……”
    “你的能力我清楚。验了货,钱少不了你。”
    见高大的男人带着几个走了进去,王老七才背过身拉下脸,用手套狠狠擦了擦下巴。
    曲熙然离得有些远,看不清那些人的脸,他脑袋发热泛胀,时不时产生一股眩晕感,外面偏又冷风刺骨,让他在迷糊的同时又不得不很快冻到清醒。
    冷热不停交织,矛盾难熬。
    冷静,等。
    等。
    “呦,七哥,一起上去啊。”
    “抽完烟就上去。”王老七摘了手套随意丢在地上,脸色已恢复如初,转头眯笑,“你先走吧。”
    他扬了扬下巴,示意嘴角的东西。
    “得嘞。”
    等。
    再等。
    废楼三层,曲熙然下那些破楼梯花了约三四分钟,偶有断层容易踩空,上楼反而会轻松些。
    他这个位置很快就会暴露,可用的时间非常少,情势极其不利。
    就是现在!
    豁出去赌一把了!
    众人走后,王老七掐了烟,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副手套,重新戴上后跨步准备进入废楼。
    只是余光却扫见楼门口的一处窗下,总觉得这里少了点什么。
    是什么?
    没过多时楼上就传出怒吼咒骂,王老七才堪堪回想起,少的不正是曲熙然的手机。
    人跑了?
    “艹……怎么跑的!”
    王老七本来该一直守在这里,可他有洁癖,又因为不满雇主经常无故拖欠尾款,所以私自去市内又办了些别的事。
    根本不是他所汇报的只离开二十分钟。
    人没了,王老七暗道一声不好。
    钱更没着落了不说,恐怕还会受到牵连。
    不过这荒郊破地,他一个药效没过的人肯定是跑不远。
    “臭小子,算你有本事!”
    就在这时,有一辆越野车引擎被发动了。
    王老七更是头皮发麻,赶忙怀中掏出一把枪,仰脖朝楼上大吼:“曲老板,人在下面呢——”
    “追——”
    “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