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躺枪炮灰演绎录+番外 作者:杏蒲(下)

字体:[ ]

 
☆、第81章 你没看清
 
  顾生槿一路追过去,没追到沈愉,倒是冷不丁就遇上了魔教的车驾!一看那装饰得华而不实,四匹大马齐拉,周围还众星拱月似的站了一溜白衣多彩面纱女和白衣多彩绑带男的,顾生槿就知道里头坐着的一定是魔教教主段无辛了。
  虽然他也很想找魔教算账但今天他是来追赶沈愉的,也不想被魔教拦在路上,误了时机,顾生槿就屏了息,准备悄悄地退了,绕过去。他还没退出多远,身后远方竟然有一道大咧咧的喊声响起:“顾大哥,你也来追沈愉?等等我!”
  顾生槿抽了抽嘴角,转过身去:“你就不能悄悄地上来?”
  说话间,桓昊已是轻功飞到了,他困惑地挠了挠头,问顾生槿:“顾大哥,你找到沈愉的踪迹了吗?”
  “没,不过魔教的踪迹,倒是来了。”
  “啊?”
  此时魔教的两名教徒也掠了过来,其中一个甚至当场就认出了顾生槿,立刻就返身回报了段无辛。桓昊立刻靠近了顾生槿,摆出迎战的姿势,“那顾大哥,我们是要跟他们打了?”
  “看情况,如果他们非要打,”顾生槿拔出了剑,“那就只好奉陪了。”
  五芒教的马车缓缓行来,他们特制的铜铃规律又节奏地发着叮铃铃的声响,听在耳中,能让定力不佳、内力不济的人心生烦躁、乃至狂躁,顾生槿先提醒了桓昊一声,才运起了些许内功抵挡。
  只须臾,马车和那群声势浩大的人就停在了顾生槿二人面前。那两幅黑底绣银纹的车帘被两只雪白的芊芊玉手匀速撩开,那两只细瘦美好的手腕上,又各戴了一只一模一样、十分对称的鲜红欲滴血玉镯子,使人顿生诡谲之感。
  车帘像戏幕一样,慢慢地打开了。
  两名推帘的白面纱少女先行下了车,各用那只戴了血玉镯的手高举过头顶,撩着车帘分列车壁两侧,便一动不动了。血玉在黑色车帘的映衬之下,愈见血色鲜艳。顾生槿也不是吓大的,心道:这荒郊野外的,魔教教主也真是好大的排场,穷讲究。顾生槿觉得光看他这排场,自己和桓昊能追到的沈愉的希望都在一秒秒地变小。
  她俩腾出了位置,他也才能看清里面江湖传闻十分变态的段无辛。只看长相,倒看不出他是变态之人,甚至可说段无辛长得还挺英俊,唇角微微地勾着,大概是那种自带邪魅气场的男人。
  他的面色有些苍白,像是久病落下的模样。见了顾生槿,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顾生槿就觉得背后开始发凉,能凉到感觉渗骨头里去的那种阴凉。
  他回瞪了一眼段无辛:“教主可是要在这儿和我打起来?顾某可不会手下留情。”
  “哼!”段无辛苍白的脸上露出轻蔑笑意,“这种套话,你数月前说,我说不定会信,现在么?呵呵。武当的顾生槿原来也不过是个甘于雌伏人下,不以为耻的小白脸罢了。”
  顾生槿本是有些莫名,转念一想,这位可是知道赵抟之是男人的,显然误会了自己和赵抟之的关系,不过他猜段无辛也不会说出赵抟之圣女的身份,立刻冷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脸:“教主原来是色盲,你没看到我的脸一点都不白吗?”
  段无辛闻言,反倒是微露了意外之色,他将顾生槿神态仔细打量一番,见他毫无被说中羞辱事应有的神态,心里立时便生了疑。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是没看清?”
  “没看清什么?”顾生槿也是满脸疑惑,狐疑地盯着段无辛。
  段无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脑袋整个压在了马车壁上,将发型都压乱了不少,顾生槿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和桓昊面面相觑,桓昊悄悄碰了碰顾生槿手肘问:“这人不会有病吧?”
  顾生槿认真地回他:“江湖传言此人一直病得不轻,我也是头回见他。”
  段无辛发狂一样哈哈哈的笑声猛地嘎然而止,他又恢复到了那副邪魅狂狷,阴恻恻笑容挂脸的模样:“顾生槿,你还不知道那天晚上□□你的都有哪些人吧?”
  顾生槿笑了:“不是都死了?就连你魔教从我手里夺走的玉佩,都回到我手里了。”
  段无辛闻言,又爆发出了一阵狂笑,笑着笑着,他还咳起来了。咳完他才勉力扶着车壁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下了马车,两旁的血玉镯少女立时轻柔地扶住了他。段无辛面色苍白地站在她们两个中间,偏偏又表情一言难尽的邪魅阴冷,就像一个不可一世欠收拾的花花二少一样。
  反正看得顾生槿很想收拾他。
  不过他还想听听人家到底要说什么,也就按捺了下来。
  段无辛走到顾生槿三步远的地方停住,阴恻恻地笑:“还有一个没有死。”他故意大喘气似地顿了一顿,“不但没死,还活得好好的。哈哈哈哈哈”
  “你笑得一点都不好听,也不好看。你的教众一定从没告诉过你吧。”顾生槿面无表情地打断段无辛的哈哈哈。
  段无辛果然笑声一滞,面色一僵,他阴阴地盯向顾生槿,忽道,“我可以告诉你那个还活着的人是谁,你敢不敢和我单独聊聊?”
  这有什么不敢的,顾生槿心道,八年后都能杀了健健康康的你,八年前难道还能怕有病的你?就是一言不合当场打起来不小心把他杀了,江湖中人也没什么话说。
  毕竟武当这会儿可是在筹备誓师大会,要集合武林正道和魔教打群架了。他们先打起来,能有什么问题?
  顾生槿当先转身往附近的小山坡走去,段无辛跟了上来,二人一路无话,一路互相暗暗防备地到了坡顶上。顾生槿一脚踩在一枝枯枝上,嘎嘣一声把它踩裂了,就说:“说吧,是谁?”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迷药那么厉害?”段无辛状似不解地问了一句,看似随意,其实是跟顾生槿打探那晚的详情。顾生槿心想,都特么是雪花马赛克,我怎么知道到底是不是迷药的锅?腹诽归腹诽,他面上是一丁点都不显。“说重点。”
  段无辛仍然面带邪笑,只是盯着顾生槿的目光是阴冷冷的:“我教圣女。”
  顾生槿就算脑洞开得再大,他也不可能想到赵抟之身上去。就算他那天晚上跟自己互撸了一把,后面还做得有点过分,那和以圣女身份强了他根本完全是两个概念,顾生槿根本就不信,他就不觉得赵抟之会是这种人,当场就沉下脸:“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任你挑拨离间都会中招?你教中的人要是都知道你教圣女是个男人,你还能拉着我到这儿悄悄地跟我说?你敢在你那些心腹教众面前说出这件事,我说不定还会信你两三分。”
  段无辛低头轻轻地笑了两声:“他果然没有告诉你!你怎么不想想,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他别的更可靠更可信的人不找,偏找了你这个刚认识没几天的演那劳什子情人掩盖他的身份?若非他先占了你便宜,这样的便宜,他会给你这样一个武林笑柄一样的人占?你不信,不如自己去问他,你看他怎么说?”
  这话仿佛正戳中了顾生槿的死穴,段无辛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反而是很有道理的。细细一想,以霁月山庄庄主的高调程度,他本也不需要顾生槿帮他提高知名度。顾生槿微微迟疑,到底还是不愿意去怀疑赵抟之,他当即就拔出了摘风剑,朝段无辛攻了过去,奈何还没攻上两招,他面前就又出现了火急火燎的世界崩溃预警,八年后才杀掉的人看来只能死在八年后……顾生槿咬了咬牙,只好悻悻地收了剑,瞪了他一眼,才啪地一声重重地收了剑回鞘,转身要走。
  段无辛还在他身后笑意浓浓地提醒:“替我向阿琇问好。”
  顾生槿根本不理他,只径自往回走。桓昊看到了,远远地就追了过来,拉着顾生槿问“不去追沈愉了吗?”“顾大哥,那个有病的刚才说别人□□了你是怎么回事?那个欺负了你的人是谁?”
  耽搁了这许久,再想追到沈愉基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至于后面两个,顾生槿怎么好意思跟桓昊提起,自然是无视了。他一路沉默地用双脚走着,也不用轻功了。顾生槿就算真的不想去怀疑赵抟之,心里难免也会有点想不通一些事情。比如……初次见面,为什么他在没看清自己的情况下转身就要走人,一听自己的名字,他就要和自己一起走了?
  还有那个富家公子嘲笑自己的时候,他当时为什么比自己还激动一点?
  当时以为是赵抟之面冷心热,但认识久了就知道了,他根本就不会无缘无故就这么热心地帮一个刚认识的人解围。
  顾生槿越想越不对,走起路来也是一会儿急得用轻功,一会儿慢得像龟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想快点回去找赵抟之问个清楚,还是其实并不是那么想知道真相。
 
☆、第82章 真的是他
 
  也不知走了多久,顾生槿才走进自己和赵抟之所住的院落中,就迎面碰上了赵抟之。赵抟之手里也握着剑,不知将往何处去。他见到顾生槿,眉毛就是微微一松,向顾生槿走来:“正要去找你。沈愉逃了?”
  顾生槿攥了一下剑柄。“跑了。”顾生槿看了一眼四周,天色已经有点暗下来,周围只有暗红色的朱廊和墨绿的植栽静静被风吹动,除了他们两个外再没有其他人。顾生槿又转回头来直视赵抟之,“我还遇到了魔教教主段无辛。”
  赵抟之瞳孔微缩,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略显一丝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他告诉我一件事。”顾生槿盯着赵抟之的眼睛,他的眼神在那几乎是一瞬间的变化之后,就回到了往常的模样,看着人的时候,黯黯的,淡淡的,冷冷的,像是不管什么事,都不能使他触动分毫。顾生槿看在眼里,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是两个完全的极端,一面像一团乱麻,好像没有头绪,另一面却冷静得像一段冰冷无机质的逻辑判断程序……他问,“那天晚上……你在场?”
  赵抟之抿了一下嘴角,就朝顾生槿走来两步,顾生槿一晃就后退了两步,赵抟之才停了下来。他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我没想隐瞒你,但是你忘了这件事,我就……”
  顾生槿紧紧地攥住了剑柄,指节捏得发白,青筋也突了出来。“你就什么?你就打算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了?那几个魔教中人是你杀的吧,我还一直以为是我自己杀的!玉佩其实也是你拿走了?”
  “玉佩要是我拿的,还能落到五芒教手里?我到的时候,你的玉佩已经被拿走了,要不然,我也不会……”不会没认出来。赵抟之的声音淡淡地低下去,如果那天真的见到了玉佩,会是什么情况,他或许真会舍顾生槿而去,去找其他麻烦很多的替代,比如去找一个青楼。
  赵抟之中了药后第一选择去找沈愉,当然不会是出于感情考虑。对于不在乎的人,他向来是只考虑麻不麻烦,是不是会节外生枝的。如果找一个青楼姑娘解决,对赵抟之来说就是一件事后非常麻烦的事。以他对段无辛的了解,等事后段无辛查到实情,他肯定会暴跳如雷,指使教众去屠光那家青楼,然后把那正牌的青楼女子带回去折磨一千遍。那么救不救,又会成为一个摆在当时的赵抟之面前的难题。
  如果救,就要救下一整个青楼,先不提救下后怎么安置,首先他霁月山庄就会提早进入段无辛的视野,甚至可能还要用上点索星阁的人,那么段无辛就能提早和卫良树通气,商议对策,这对赵抟之后续一系列动作都是极为不利,甚至是要全盘颠覆的。在那样的突发情况下,赵抟之绝对不想给自己惹这种麻烦。
  但是如果不救,眼看一整个青楼的人因为自己睡了一个女子都被杀了,赵抟之其实也是不太愿意的。不想麻烦,不想节外生枝是一方面,他也不想因为自己一个疏忽,意外背上这么多无辜人命。那么在当时来说,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了对自己有企图并在同一晚被设计的沈愉显然就是赵抟之的最佳选择了。即使到了现场一看,那个武当弟子并不是沈愉,对赵抟之来说也总好过再掉头去找一个青楼女子。
  武当是武林泰斗之一,段无辛就算气得要跳起来,他也不可能主动带一批教众去武当山脚下喊着要屠派。而且武当弟子个个会武,武功低的不会轻易下山,下山的都成功出了师,武功不低了,就算那个意外出现在那里的武当弟子入了江湖落了单,被五芒教教众一举击杀的几率也不大。虽然不是那个能你情我愿你好我也好的沈愉,顾生槿在当时,自然就还是赵抟之的最佳选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