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绑架了总裁的宝贝弟弟 作者:许温柔

字体:[ ]

 
文案
一心修仙问道不谙世事的宋掌门吃了糊涂师弟的仙丹飞升了,
 
就是……就是这个飞升好像跟祖师爷留下的书里写得不太一样,
 
南天门的天兵天将怎么总穿一身黑色的奇装异服?
 
太上老君的仙丹随处都能买到?
 
顺风耳千里眼的神通也太厉害了吧?
 
月老的红线怎么能随便乱牵呢?
 
学霸宋掌门虽然道法高强灵力高深,
 
但是被前掌门保护的太好,总有点缺根弦的样子,
 
不过没关系,飞升之后,也有人罩啦!
 
内容标签:古穿今 异能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青岳,宋衍河 ┃ 配角:陈暮,林琅,陈阳,尤飞 ┃ 其它:《可与一剑否》兄弟篇
===================================================
 
  ☆、第一章
 
  砰——
  “叫他们,都——给——我——滚!”
  聂氏集团大楼的27层总裁办公室外,王大桥隔着德国进口的高级门板,清晰地听到他家老板又在砸东西喷人了。
  “老子把地都买下来了!老子爱怎么挖就怎么挖!”
  “聂……聂总,国土资源局的怀疑我们,要违规建筑,在挖地基,让,让马上停工!”
  “那就去办手续!现在就给我出方案写规划!就告诉他们!老子就是要在那盖楼!”
  “但是,那块地,他们,说,他们说,不,不能再挖了,再挖就要塌陷了啊……”
  “妈的,知道都快塌陷了还他妈担心我违章盖楼?去!叫他们滚!他们不滚,你就给我滚!”
  办公室厚重地木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人灰溜溜的出来,满头大汗面色蜡黄。
  王大桥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继续保持双手交叠在身前笔直站立的姿势。自打从国外特种部队回来之后,王大桥早就忘了什么叫王法,什么叫人性了。因为下手狠辣,身手了得,枪法精准,再加上口风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了聂青岳的心腹加贴身保镖。
  像刚才出来那个,挖个坑都挖不好,还要来让老板CAO心的肉鸡,他一眼都不愿意多看,这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让他一枪崩了。
  他家老板最近是真的很烦躁。
  聂青岳17岁出道赤手空拳打拼了十年,好不容易坐拥一方江山,威加四海,富甲天下了,结果只一场温泉度假村酒会的功夫,自家亲生弟弟就活生生地弄丢了。最邪门的是,他弟弟失踪的地方正好是那个酒会场地的唯一一个监控盲区,全度假村上下千把号人中只有一个目击证人,说是看到地上裂了一条缝,他弟弟和……咳,和一个衣衫不整的新员工一起掉了进去。
  聂青岳闻讯赶到之后,站在那块根本就没有一点裂过缝的迹象的地面上暴躁如雷,眼神都能杀人。当场就叫人把地挖开,第二天就买下了整个度假村。这十几天以来,几十辆挖掘机出动,差不多已经把整个温泉度假村的地翻了一遍,还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找到。
  偏偏那块地是一处天然温泉,属于国家旅游风景规划,即使聂青岳把地皮买了下来也不能随意处理。政府派人几次阻止他们违规动工都被他动用关系强压了下去,现在眼看就要压不住了。
  聂青岳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眼神凛冽如冰。
  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如今有可能就被埋在那片地下,叫他怎么能甘心停工?哪怕只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他也不能放弃。花再多的钱,动用再多关系,他也不在乎。
  聂青岳黑道起家,仇家无数,当然也曾经怀疑过是有人绑架了聂青枫。派出去的侦探和特工快把整个城市都搜了个遍,其他失踪人口,活的死的都被他们翻出来了几十个,却唯独不见聂青枫的影子。
  聂青岳转身按下秘书室的电话。
  “聂总。”一个干练的女声传来,是他的秘书艾米丽。
  “邮箱都查过了没有?”
  “全集团的所有邮箱、电话、传真、信件,技术部都检查过了,没有疑似勒索赎金的。”
  “那个死女人开口了没?”
  “没有。她还是一口咬定,亲眼看到地上裂了一道缝,两个人掉进去了。她家的底细也查清了,最近一两年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收入,也没有欠巨额外债。心理医生也看过了,说她精神暂时还是正常的,但是再关下去就不一定了……”
  “她精神正常!那我的人去哪了?!给我把她老公儿子也关起来!什么时候说实话了,什么时候放人!”聂青岳暴躁地一把将电话砸在了地上,总裁办公室本月第11台内线,卒。
  聂青岳双手撑在偌大的红木办公桌上,愤怒地喘着粗气。
  你们都正常,你们都正常那是我不正常了?你们都正常那我弟去哪了?就算是绑架!为什么还不给我打电话要赎金!
  “王大桥!”
  王大桥听到老板召唤,一个旋身风一般迅速而无声地进了办公室。
  “去,给我把那几个老家伙家里的人都绑了!一家绑一个!谁给我找到我弟的消息就放谁家的!你亲自去盯!”
  “明白。”王大桥领命出门,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那几个老家伙,指的是和聂青岳有“交往”的几个黑道人物。这回的任务还真有点儿棘手。因为违规挖地的事情,警方最近已经对聂氏集团的动向很是关注,这个时候再去把本省几个黑道大佬家的人都绑了,很有可能会出大事。
  如果放在东南亚那些国家,王大桥马上就能带一队人去绑人,但是毕竟现在是在国内,关系错综复杂,总归不那么好下手。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要是好办的事儿老板何必还专门雇人干呢?王大桥出了办公室的门,只犹豫了一瞬,心中就有了定夺,当下打电话叫了手底下十几个活儿好的立即动身开干,另外给道上的交代一番,最近场子里都备好家伙,以免他们反扑。
  豪华而空旷的办公室装着纳米科技的百叶窗,透光总是保持在适宜的程度。随着窗外夕阳渐渐落下,百叶窗也逐渐变成半透明状。聂青岳觉得呼吸困难,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
  这些年无论是真枪实弹的黑道火拼,还是商场上兵不血刃的尔虞我诈,他从没有像这一刻般疲惫。聂青枫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弟弟一生无忧无虑,随心所欲,不受人欺负,也不要像他一样双手沾血。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他会给聂青枫安排好,留下一大笔钱和一大帮保镖,至于聂氏集团?谁管呢,都是身外之物,他根本不在乎。
  可是现在这个唯一他在乎的人不见了。他这么多年的坚守、打拼、奋斗、用血换来的天下,又有什么意思呢?
  聂青岳慢慢地瘫坐在沙发里。如果聂青枫不在了,他好想就这样倒下去。但是,就算要撒手这一片产业,也不能是现在,就算掘地三十尺,三百尺,他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只要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足够他把整个度假村倒过来,把每一方土都细细筛过,足够他把东三省敢对他下手的人都一个一个扳倒!以前不下手,是还留有余地,现在连他弟弟都找不到了,他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聂青岳仰在沙发上,忽然笑了。如果找不到聂青枫,他要拉很多,很多人,一起,陪葬。
  笑着笑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能让他皱眉的?一把抄起衣架上的西装出了门。
  一辆高档黑色迈巴赫和一排卡宴在总裁专用停车场安静地停着。
  聂青岳上车,对司机说:“去度假村。”一排卡宴跟在迈巴赫之后有序地驶出。
  等到了郊外的温泉度假村门口,天已经黑透了。
  门口站的一排人都是他派来的保安,度假村里的挖掘机还在轰鸣工作着。警方和国土局的人早已被打发走——如果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今天下午那个中年男子早就不用在聂氏干了。
  度假村里,其他的建筑和娱乐场所都已经被拆的拆、挖的挖了,只保留下了这一栋三层的小楼。
  聂青枫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就是这栋楼里。
  酒会是聂青枫心血来潮举办的,地点就在这栋小楼的一楼大厅。当天来的人除了本公司的高层,还有当地的一些政要人物和有名望的企业家以及女眷。他从不让聂青枫接触黑道,所以来宾中有人能当场对聂青枫做出不利举动的可能性不大。也正因如此,那天他就没有亲自来参加酒会。再加上这个度假村本身有保安,安全工作一直做得还不错,他就连保镖也没派多少。
  如果时光能倒流,不要说什么保安保镖了,他一定叫人把整个度假村围得水泄不通,看是谁有这个通天本领,能把他弟弟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
  如果时光能倒流,他那天绝对不会离开聂青枫半步……
  如果时光能倒流,那一年他就不会让父母上了那趟车……
  如果时光能倒流,该多好。
  聂青岳一步一步缓缓上了楼。二层尽头的一个豪华套房,是他弟弟失踪之前呆过的房间。监控录像最后拍下的画面,就是那天蹊跷的地震发生时,聂青枫抱着那个新来的男员工从这间套房的走廊中飞奔而出的场景。
  新来的男员工名叫江亦然,是这周刚招进公司的实习生。本来不该出现在酒会上的,但是那个人事部那个死女人知道聂青枫好这口,为了巴结聂青枫,特地带他来的。父母离异,身家清白,又还没毕业,估计被那个死女人三言两语许诺了些好处就答应了。
  聂青枫跟聂青岳一样身材高大健美,长得英俊又多金,虽然风流了些,聂青岳也从来没在意。毕竟除了聂青枫之外,这个世界上的其他所有人,对他来说都是外人。
  聂青岳推开了房门。
  这是一间以“竹”为主题的套房,房间的墙壁、地板、家具等,全都是用真材实料的天然竹子做成的,高档而风雅。失踪发生之后,这间房就被当做第二现场保护了起来,里面的陈设一点都没有动过,除了警察来看过几次,拍了照取了证之后,就只有聂青岳来过这间房间。
  洁白的大床上略微有些凌乱,曾经在这张床上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想知道,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那个人的下落。
  聂青岳缓缓地沿着床边坐下,床垫一如他所料地柔软。
  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王大桥打来的。
  “老大,那几家的人都绑住了,我现在带人到省外躲几天,要不要现在通知他们家的人?”
  聂青岳平静地举着手机,缓缓开口道,“告诉他们,让我找到是谁绑了我弟,我就干他老妈,杀他全家。”
  挂了电话,聂青岳有些失神地慢慢向后躺下。                        
 
 
  ☆、第二章
 
  宋衍河坐在玉案前,虔诚无比地翻阅着他师父留下来的闭关手札。
  他师父,也就是无量山派前掌门,两百多岁时修成无量山心法第十重,本来有望飞升成仙,可惜年事已高,又喜好美食,把自己养的身宽体胖,最终,在一个炎热的夏天跑到山头上闭关修炼,不但没能突破,反而就此仙去了。
  当然,师父中暑仙去的这个真相,只有宋衍河和李道无这两个亲传弟子才知道。
  料理了师父的后事之后,宋衍河和李道无你推我,我推你,最终宋衍河拗不过,勉强接下了掌门一职。当上掌门第一道玉令,就是修仙之人更要修身养性,不得饮酒吃肉,从此无量山上的伙食一律改成青菜豆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