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与一剑否 作者:许温柔

字体:[ ]

 
文案:
     *∴⊥∴*……*∴⊥∴*……*∴⊥∴*……*∴⊥∴*……*∴⊥∴*……*∴⊥∴*
 
一场地震中聂氏集团二当家聂青枫穿越成了名震天下的聂大侠,
 
行侠仗义斩妖除魔当大侠日子真无聊,
 
难道要和他古板的师父一样抱着一把剑过一辈子?
 
偶然发现隔壁山头有个漂亮的男孩子尼玛他在漂亮之余还有点眼熟!
 
居然是穿越之前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个?
 
到底是谁给他的错觉以为自己千杯不醉还整天喝酒的啊!
 
你每次喝醉都会被揩油你不知道吗?!
 
~★~☆~★~☆~★~☆~★~☆~★~☆~★~☆~★~☆~★~☆~★~☆~ 
 
怎么办,凡心未了可是违反昆仑山规的!
 
可是大师兄二师兄甚至师父他们最近好像都哪里不对!
 
不苟言笑的师父什么时候对炼丹开始有兴趣了?!
 
古板严谨的大师兄什么时候特别喜欢陪人练剑了?!
 
风流倜傥的二师兄为什么对妖兽特别有爱心了?!
 
昆仑山下村民表示:最近几个月天雷劈昆仑山劈得特别勤!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亦然,聂青枫 ┃ 配角:李道无,陶重寒,楚长青等 ┃ 其它:穿越,修真,甜文,略升级
==================
 
  ☆、不胜酒力
 
  这年头没什么名气的大学毕业,想找个好工作不容易,可偏偏江亦然生了一副是个长眼的就要明里暗里多看他两眼的相貌,又还没毕业,一双眼里满是水灵纯真,刚抱了简历去人才市场,就被一个当地的超大公司录用了。
  录取他的大姐看着怎么也有四十岁往上了,第一天报到,就叫他进了办公室拉上窗帘谈话。一关门,那副专业HR的表情就换了下去,笑眯眯地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的一双被脸上的赘肉挤成一条缝的眼睛不住地上下打量江亦然,看得江亦然有点坐不住。
  左问问江亦然家庭条件,右问问有没有女朋友等私人问题,江亦然觉得自己这个录用有点受之有愧,便一一如实作答。
  末了,HR大姐暗示江亦然,明天就是周末,有公司组织的去附近的一个度假区旅游,按道理江亦然刚进公司还不够福利条件是不能去的,但是她看江亦然特别有眼缘,所以就一起去放松放松玩一下。大姐特别强调会在度假区的酒会上带江亦然见见公司高层领导混个脸熟,不用太感谢她,反正要在那留宿一晚的,对公司啊工作啊有什么不明白的,酒会结束了到时候有的是时间慢慢谈。
  大姐特别强调了,“有的是时间慢慢谈”之后,就叫江亦然出去了。
  江亦然从小收情书收到大,收到手软,见惯了大女人小女孩甚至男孩子对他脸红心跳的样子,当下心里也明白了,唉,可是他没什么野心啊,也不想爬高踩低的在个大公司混的多么风生水起,这次实习也只是想顺利拿到实习证明先毕业了再说罢了,而且现在的实习工资他已经很满意了真的,大姐你不用这么明示暗示的啊你都快可以当我妈了啊…要不明天跟大姐说清楚吧,嗯!大不了就是重新找份工作就是了!
  这么打算好了之后,第二天,江亦然就毫无心理压力的跟着公司的大巴车一起去郊游了。不愧是当地的旅游度假胜地,一天下来,风景也看了,温泉也泡了,水灵灵的江亦然好像变得更水灵了,晚上拗不过,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跟大姐说清楚,于是还是跟大姐一起去了公司高层的酒会。酒会上美女如云,男士们则西装笔挺,江亦然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休闲西装裤,自觉有些格格不入。意思意思打个招呼之后安安静静的找个角落吃东西,反正他只是个小透明啊,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他的吧。这儿的点心真好吃,嗯嗯饮料也好好喝。江亦然轻轻一抬手,对服务员道:“麻烦再给我一杯,谢谢。”
  服务员:“好的,先生。”
  江亦然只觉得这液体甜甜的凉凉的顺着喉咙咽下去真是好喝,举起杯子对着灯光看去,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似乎有流转的青色,也煞是好看。便问道:“这是什么饮料?”
  立于一旁的服务员恭敬地回答道:“先生,这是聂先生为本次酒会特意定制的鸡尾酒,邀月逐风。入口清甜,据说后劲很大,请您慢用。”说完举着托盘走开了。
  江亦然心想,:“是挺清甜的,名字也好听,只是这后劲……”江亦然忽然觉得有点晕,起身想去洗手间。这一站不要紧,他发现自己根本站不住,一个趔趄向一边倒去,心道:“糟了,这下要出糗了!”却忽然被一个强有力的臂弯拦住倒下的趋势,被抱了个结实。
  耳边响起HR大姐的声音:“嘿嘿,这么巧,聂先生,这就是我昨天跟您说的,新来的员工江亦然,本来想带他单独见见您的,没想到这么巧啊。看样子有点喝多了,那就……”
  “没关系,我照顾他,你去忙吧。”一个磁性的声音压低了对身边的服务员说,“拿我的房卡来。”
  江亦然想推开面前这人说谢谢你啊我没事的,却根本使不上力气。他本来就坐在宴会厅的角落里,男人一示意,服务员把座位旁边雕花镶金的侧门一开,这扶着他的男人一转身就把他扶出了宴会厅,打横起来抱进了电梯。
  江亦然有足足一米八的净身高,长得结实匀称,看着高瘦,却并非弱不禁风的身段,而抱着他的男人却显得毫不费力。此时的江亦然已经迷糊的实在睁不开眼了,闭上眼之前的一瞬看到了抱着他的男人长得星目剑眉,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嘴唇有着凌厉的轮廓,心道:“真是好看…可是,我挺沉的吧,他也抱得动啊…”这么想着,还没看仔细,便沉沉睡去了。
  度假村幽静的竹制高级套房里,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长得漂亮的大男孩,正是江亦然。此刻的他正睡得踏实,全然听不到隔壁的浴室里传出的哗哗的水流声,更不会看到朦胧的磨砂玻璃背后那个健壮的身影。这人正是刚才抱他从宴会厅出来的那个男人,聂氏集团的二当家,聂青枫。
  聂青枫洗完澡,围着一条浴巾在腰间走了出来,一条腿跪在床边,看着床上的这个大男孩。白皙的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透出不正常的粉红色,双唇微微张开呼出带着酒味的气息,是邀月逐风的味道啊,长长的睫毛在床头灯的照射下,投下一片撩人的阴影,像什么呢,像竹林的影子吧。床上的人被盯着看得眼皮微微有些耸动,似乎快睁开眼了。聂青枫看着再也忍不住了,心道,:“我可能没机会征求你的意见了,但你醒来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我都会负了这个责任的。”于是便吻了下去,舌头撬开毫无防备的双唇和牙齿,探进了湿热的口腔之中,真是…和想象中的一样美味呢。聂青枫一手撑在床上,一手解开江亦然白色衬衣的纽扣,手掌探了进去,抚过胸前的两点殷红时顿了一顿,撑起身看了一眼,伸出舌尖舔了一舔,接着轻轻的吮吸起来,另一只手继续向下解开江亦然下身的束缚。
  江亦然感到唇间口腔一阵热度,似乎有什么湿滑的东西在嘴里,迷糊想着难道是谁在喂我喝水么?接着又觉得胸前被人吸住,忍不住从嗓子眼发出沙哑的一声“啊”,待半睁开眼,看到一个宽厚的胸膛俯在自己身上吮吸着,下身此时刚好也被人握住,腿被压着又动弹不得,推也无力推开,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上身被亲吻抚摸的缘故,下身竟在那个男人手中硬了起来。
  聂青枫听到江亦然的那声轻呼,感受到手中的事物的反应,再次握紧,轻轻缓缓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起来,嘴唇又一次的吻上江亦然的唇,说道:“舒服么,等会儿会让你更舒服的。别怕,不会让你疼的,乖。”说罢,不等江亦然说什么,便又占领了江亦然口中的温热。
  江亦然被吻得七荤八素,觉得身上越来越热,看了一眼觉得周围环境这么好,身上这个男人这么帅,自己也不吃亏,就算是吃亏,唔,现下也恐怕只能吃了这个亏了吧,再加上下身在那人掌中传来一阵阵的快感根本无法拒绝,不受控制地发出羞耻的“呜呜”声。聂青枫听了这个水灵的人儿在自己身下发出的这种声音,更加加快自己的手速一边看着江亦然脸上的反应。
  江亦然微微皱眉,似乎有点想要回应这个吻,正在这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紧接着外面远远地传来尖锐的呼喊:“快——出——来!地——震——了!!!”
  江亦然吓得狠狠地咬到了聂青枫的舌头,聂青枫吃痛迅速放开了手中的人,看了一眼房顶,竹制的套房在地震面前跟纸糊的一样,这里还是二楼,分分钟塌给你看啊!聂青枫果断起身要走,一回头,看到晕得爬不起来的江亦然,他一咬牙,打横抱起来夺门而出。还好是二楼,这里又是高级套房,楼梯上也没什么人。聂青枫一手挟着浑身无力的江亦然,一手从楼梯上三两下跃下了楼,跑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两人皆是惊魂未定。聂青枫喘着粗气放开了江亦然,瞥了一眼他下身,说:“裤子穿好。”江亦然头还晕着,心却是清醒了的,脸上一热,赶忙拉好拉链,觉得好没面子,小声的说:“还不是你弄的。”
  HR大姐从远处殷勤的跑来,把两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再加上聂青枫腰间只裹着一条浴巾,她边跑来边大喊道:“聂总——您——没——事儿——吧?!”心想,“江亦然这小子以后恐怕是要飞黄腾达了,不过我好歹是第一时间跑来给二当家的护驾,以后怎么也能说得上话一点吧。”
  HR大姐这么想着,这么跑着,心里的算盘这么打着。忽然,在她的面前,眼睁睁的看着,聂氏集团二当家聂青枫,和聂氏集团新进员工江亦然的脚下,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缝,两人都不见了。
  这里好死不死正好是录像监控的死角,于是HR大姐成为了聂氏集团二当家失踪案的唯一目击者,以及那名一同消失的、不合规定被录用的员工的录用人,接受警方调查。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文_(:зゝ∠)_卖萌打滚求支持~
 
  ☆、跌下山崖
 
  明明是脚下一道不过几米宽的裂缝,江亦然却觉得自己在不停地下坠不停地下坠,好像从一个很高的山崖上掉下来一般,两耳边全是风声呼啸。心想:“下坠了这么久,完了完了,恐怕都要穿过地壳了吧,不摔死也烫死了,不对,怎么可能不摔死呢?肯定粉身碎骨渣都没了。早知道前几年就好好学习考研,没事出来找什么工作,找工作也就算了,明知道那个大姐不怀好意录用我,还跟着她来度假,度假也就算了,没事喝什么酒?还喝的是不得了的酒劲儿的酒!喝酒也就算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男人抱进房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就范了……”虽然从来没想过喜欢男人,但是刚才和那个男人……分明感觉还不错……
  江亦然下落着,意识渐渐混沌一片,眼前漆黑一片。
  忽然听到有一个温柔的男声急切的呼唤他的名字:“亦然,亦然!”
  这声音莫名让他觉得内心一片安定,耳边的风声也停止了,身体的不适也消失了,眼前慢慢透出一丝光线。待他想要睁开眼,却被刺眼的光线扎得又闭了眼去,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这里是哪儿?他居然没死?不管是科学还是常识的角度,按他刚才那么个下坠法儿都是必死的啊!渐渐地适应了周围的光线,他睁开眼,对着眼前的人,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师父。”
  他一张口,竟然是小孩子的声音。似乎有许许多多的记忆开始重叠,又分开来,然后再次在他的脑海中重叠。他开始记起,他叫江亦然,从小无父无母,被师父李道无收留在这无量山派,是师父的第一个弟子,今年有十一二岁了。师父把他抚养长大,日教剑法夜授学业,视如己出。他下面还有个师弟,叫做苏明空,与他一般大,也是师父外出云游捡了回来的,比他晚了一两年入门,此刻正趴在他脚边哭个不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