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掉包影帝 作者:北辰庆之

字体:[ ]

 
 
文案
 
三皇子李蹊同学走在路上不小心被花瓶砸死后穿越成当红人气王烂片教主周锦,妈呀,这个世界太可怕了我想回家……
【古穿今+娱乐圈】
 
阅读指南
1V1+HE
历史架空全是我编的,涉及时空穿越的虫洞理论也是我编的
本文所有内容全是本人胡诌,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CP是经纪人和过气小明星,首先出场的就是小攻。
小攻毒舌且炸毛,小受呆萌易推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甜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元,周锦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古穿今
==================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咸蛋新坑《少年间》欢迎入坑~!^-^
  03:00
  曹元四脚朝天的仰卧在床上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突然床头边手机铃声大作,曹元一把将手机划开,睡眼惺忪含含糊糊地问道:“怎么了?”
  “别睡了,出事了。”
  手机里传来张总的冷静的声音,“周锦出车祸了,现在在重症监护室。” 
  曹元一脑袋的瞌睡虫顿时全醒了,“我马上来。”
  曹元火急火燎地套上裤子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赶。凌晨的街道寂静而荒凉,只有曹元那辆红色二手小破车高调地发着突突突的噪声,一盏红灯拦住了曹元的风驰电掣,他猛踩了一脚刹车,低咒了句:“他妈的。”
  周锦是曹元手下艺人,以专演烂片而闻名于江湖,那身好皮相用掉了出生时摇号的所有运气,双商极低,品性奇葩,演技不好评价,因为这东西在他身上就像尼斯湖水怪,无法证明是否存在。
  曹元赶到医院的时候张总正和护士低声讨论着什么,张总见曹元进来,对他招了招手,说:“他现在还没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儿?”
  “撞桥墩子了。”  
  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护士推着套着氧气罩的周锦出来,曹元忙走上去问现在怎么样了。医生说要现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一晚上。
  曹元看着人被推进重症监护室,一旁的心电图机上黑色的屏幕描绘着一条微微抖动的线,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醒产生的错觉,曹元觉得这条线明明白白在某一时刻突然归于了水平,然后又陡然动了起来。
  曹元揉了揉眼睛,到洗手间抹了把脸,外面的天已经微微亮了。曹元回到病房里看看人是不是还活着。
  病床上的人垂在被子外面的手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了一下,曹元注意到了周锦的动作,探身过去,正好对上了周锦睁开的眼睛,周锦身体一弹,高喊道:“妈呀,妖怪。”
  周锦在出车祸前刚好演了一部什么《大闹天宫》的电视剧,曹元觉得是不是车祸让周锦脑部受伤一时分不清演戏和现实,还沉浸在上部新版西游记的剧情中。曹元伸出一根手指在周锦眼前晃了晃,说:“这是几?”
  “妈呀,妖怪啊!” 
  这一嗓子引来了四位小护士。周锦凭借着一张人畜无害眉清目秀的长相吸了一堆萝莉粉,这些小护士都是周锦烂片教的忠实信徒。让一旁人高马大粗手粗脚的曹元还真像个要吃唐僧肉的妖怪。
  一个小护士扑上去问道:“锦宝,你没事儿吧!”边说着边伸手往周锦脸上一捏,揩了点油,毕竟这么张老天爷赏饭吃的脸还是一直这么白白净净的比较好,要是上面磕出了一条疤,那简直特么的就是国殇啊。
  周锦被这么一扑一改以往把油揩回来的作风,躲在被子里高喊道:“妈呀,女妖怪。”
  周锦再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这么大惊小怪咋咋呼呼地的确有失瞻仰,更何况已经有小护士把手伸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欲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刻,曹元忙大手一挥把人给送了出去,让她们去把医生叫来检查一下周锦脑袋瓜子是不是摔坏了。不过曹元觉得摔坏了也无所谓,毕竟他原来也没什么脑子。
  曹元转过身看向缩在床上的周锦,周锦一脸惊恐,颤颤巍巍地朝曹元伸出手,说:“把,把铜镜给我……”
  如果之前曹元还觉得周锦是被人掉包了,那现在他可以肯定此人绝对是周锦,也只有他会在大难不死之后第一件事是检查检查自己的小脸蛋。
  曹元从抽屉里翻出面镜子递给周锦,周锦抖着小手接过来,一照,然后马上把镜子一甩,喊道:“妈呀,妖怪。”
  那镜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这让曹元莫名的有些不高兴,摔一面镜子要倒霉五年,他最近已经够背的了。曹元不悦地说:“你到底在搞什么?”
  周锦瞪着惊恐的大眼睛,问道:“这位相公,此地为何地?”
  曹元长眉一挑,愣在原地,一声不明白周锦满嘴的胡话是什么东西。这时医生赶到了,周锦难得没高喊妖怪,任那医生拿着一个小手电筒照他的眼睛。
  医生觉得这件事太奇怪了,昨天还是将死之人,今天却生龙活虎的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要不是这条折了的腿,他还真不相信这人昨天出了车祸。
  医生狐疑地抬眼看了看曹元,说:“没什么大毛病,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腿还得养一些时。”
  曹元点点头问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医生有些自己不相信自己的说:“要想回去随时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曹元谢过了医生,开始给周锦清理起行李,其实周锦进医院的时候身上也没带什么,带血的衣服已经扔了,手表表盘也摔了个粉碎,曹元清了清去什么也没清出来,便开车出去给周锦买身衣服。
  曹元走后周锦从床上下来,看见床下面摆着两个毛绒绒的玩意,跟只小猫似的,用脚碰了碰,一碰那东西一动,把周锦吓了一跳。周锦不敢再乱动,光着脚丫子往曹元出去的门走。出门后周锦机智的发现每片门上面那个奇奇怪怪的符号跟挂在墙上那个钟上画的一模一样。周锦在心里大概推测了一下,钟为十二格,而是十之后又以一开头,应该是十进制计数。
  周锦沿着住宿病房走,核实了他的猜想,周锦觉得这个地方虽然怪里怪气的,但数学理论还是一样的。这时一个小护士认出了周锦,大喊了一句:“锦宝,是锦宝!!!”
  此话一出一群人蜂拥而至,举着手机开着闪光灯对着周锦就是一阵狂拍,周锦大喊一声:“妈啊,妖怪。”抱着脑袋缩在地上。围观群众也没管周锦的情绪失控,手机屏幕恨不得戳到他的脸上。
  曹元提着衣服一回到医院,便听见走廊里吵吵嚷嚷的,他想着是谁这么没素质,一边跑过去看热闹,结果他一看发现大家围着的是周锦,周锦一个人可怜兮兮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曹元一下子怒了,他推开人群挤了进去,一把将周锦从地上拽起来,低喝一句:“要哭给我回去哭。”曹元一把将周锦推进病房,扔给他刚买来的短袖和牛仔裤,说:“洗把脸,回去。”
  周锦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地提着那两个奇怪的袋子往曹元指的房间走。周锦现在虽然知道的还不多,但他觉得曹元应该是自己人。
  洗手间里传出一阵阵金石相磨戛,周锦杵着拐杖从洗手间里出来。这身衣服周锦穿得像个学生似的,不过周锦本来年纪也不大,只是在娱乐圈里混的久了,也没读过几年书,身上没有一点文气。
  曹元从裤子口袋扯出一顶鸭舌帽,递给周锦说:“把这个戴着。”
  周锦愣愣地看着那顶鸭舌帽,迟疑地接了过来,然后就这么在手上拿着,也没有往脑袋上戴的意思。曹元一将帽子夺了回来,往周锦脑袋上一按,遮住他的半张脸说:“走。”
  周锦一手杵着拐杖费力地在后面跟着,曹元把车门打开,让周锦进去,周锦又开始犯傻,站在车门外不肯动。
  曹元一下子不耐烦了,他吼了一句:“你到底想怎么样?跟你说了多少次半夜不要到处乱跑非不听,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添了多大的麻烦?我要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让他们把你戏份给留着,你现在还不赶快给我进去。”
  说完曹元推了周锦一把,周锦一头栽进车里。曹元上了车一脚油门把周锦往家里送。
  到了家,曹元停了车等周锦下去,周锦又在后面半天不动,曹元生气地要回头再骂他,结果一回头就看见周锦的手臂上擦出了好大一块皮,血就这么噙在口子上,应该是曹元刚刚推的时候撞的。
  周锦一张小脸白得跟片纸似的,嘴唇抿着,一声不吭。曹元叹了口气,从车上下来,给周锦把车门打开,说:“下车。”
  周锦家是一排连体小洋房,上下两层,半包围结构,外面有一排梧桐树,在地价一平方米七万起跳的S市能算是一笔可观的不懂款。曹元给周锦打开门,里面一片狼藉,东西到处乱摆乱放说是狗窝狗都要跳起来跟你拼命,曹元说:“上次那个助理现在不肯来了,这几天没人伺候你,你自己看着办。”
  周锦见曹元有要走的意思,忙一把拉住曹元,问:“那你呢?”
  “我?”
  “你不住这儿吗?”
  “你以为我是你保姆啊?快给老子进去。”
  周锦用那只留着血的手臂死死抓着曹元不撒手,曹元看着那血一点点往外渗,周锦没喊疼他自己倒开始疼起来,这伤是他推的他该负责,周锦又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回应该也是吓着了,便不再多说什么径直往房里走,给周锦拿药水。
  周锦亦步亦趋地跟在曹元屁股后面像只哈巴狗。曹元拿了药水粗手粗脚的给周锦上了药,一抬眼却见周锦一脸微笑,把他给吓了一跳。
  曹元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偷偷溜进厕所,打开水龙头,借着水声给张总打电话。张总那便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说:“小元啊,小锦怎么了吗?”
  曹元透过厕所门缝小心翼翼地监视着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的周锦,压低嗓门说:“我觉得周锦的脑子撞坏了。”
  张总说:“哦,这样啊,没事,脸没撞坏就行。你这几天就先在他那儿住着,看看情况,听到了没有。”
  曹元看着周锦挺得笔直的腰杆子,觉得这姿态跟原来完全不一样,曹元压低声音对张总说:“我这几天好好观察观察。”
  
 
☆、第 2 章
 
  曹元挂了电话从洗手间出来,一屁股坐在周锦旁边,问:“等下你想吃什么?点青椒炒肉还是糖醋排骨?”
  这是曹元给周锦下的一个圈套,因为周锦这人极其关注他的身材,吃起东西来那叫一个龟毛,别说他最忌讳外卖这种重油重盐的垃圾食品,就连肉丝、糖醋这种东西放多少都有专门的仪器严格称量,生怕这嘴上的一贪心报应在了那平坦的小腹上。
  周锦如沐春风的微微一笑,说:“元哥想吃什么?”
  这句话让曹元的试探像打在棉花上,曹元便接着问:“都可以吗?”
  “元哥爱吃什么就点什么,我都可以。”
  “你不减肥了吗?”
  “减肥?”
  “不减了吗?”
  周锦摸了摸鼻子,说:“现在受伤了以后再说吧。”
  周锦觉得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最好用模棱两可的话给糊弄过去,而曹元真的被糊弄了过去。周锦不说曹元都忘记了周锦是个病号,他有些愧疚地替周锦点了一份排骨汤,给他养养骨头。
  周锦似乎变得正常了点,对外界突如其来的声音没有那么大的反应,曹元打开电视机他也只是僵了一下,没有抱着脑袋大喊妖怪。
  周锦出车祸的消息已经被各大电视台报道,其中周锦出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引起了大家的热烈讨论,有一部分人认为他绝对是嗑药了,不然正常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撞上桥墩子,还有一部分人则大骂曹元,也就是周锦的经纪人,说他心狠手辣,压榨手下员工,让周锦疲劳驾驶终于酿成大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