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鬼眼受爷+番外 作者:艳鬼七娘(上)

字体:[ ]

 
文案:
受爷前世死的憋屈,这一世,撒娇卖萌抱大腿,开始了一路的作死。
场景一:受爷“你要是敢死,小爷就给你找很多兄弟,哪天等清明节了,我就带着他们去给你烧纸,然后告诉他们,喏,这是你们大哥。”
场景二:(5)“咱俩一起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爹。”作死的受爷
攻君冷下眼睛“你觉得我老?”
“不!是你本来就老。”
“……”攻君
“哎哎!你干啥玩意!放开小爷!!!我错了~~~”
 
场景三:受爷“我以为你死了。”
攻君“我怎么敢留下你一个人。”
“知道就好,后爹!”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夏陌 ┃ 配角: ┃ 其它:
 
===================
 
[正文 第一集重生]
 
  过了年,刚刚入春,天气渐渐回暖,屋檐上的积雪也开始融化,顺着青瓦滴滴答答的落在石阶前,
  院内的红梅开的正盛,伴着未融化的积雪,倒是格外的好看。倒应了那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木窗半开,香炉之中未燃尽的香料弥漫着寥寥白雾,旁边斜置着一方古琴,细看去,却是那上好的暗红色花梨木。
  桃木书架上陈列着各种书籍,书架下的案上散落着几张未落笔的宣纸,蘸墨的毛笔斜放到一旁,从那未干的墨上来看,主人定离开不久。
  梅雪相伴,若在此时在窗前烫上那一壶热酒,举杯赏梅小酌,低吟诗词歌赋,倒也不失雅兴。
  可是,一切真的如表面上那么安详吗?
  姬夏陌盘着腿坐在屋檐下,宽大的衣摆随意的塞在裤腰带上,手里拿着半截玉米,两眼无神的看着门前不远处昂首阔步,威风凛凛的大公鸡和几只跟在身后‘咯咯哒,咯咯哒’叫个不停的老母鸡。
  姬夏陌剥了几颗玉米扔了过去,摇头叹气,一脸感叹。“一只鸡活的都比我好。”
  来到这个时空已经有一个月了吧?
  姬夏陌本不叫姬夏陌,他本名叫龙阳,都城龙家太子爷,在都城提起龙家太子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龙家在龙阳祖爷爷的时候就从军,后来到了龙阳父亲那一辈便开始从政。在都城他们龙家也算是一个大家族了,军政两界,只要他们龙家跺跺脚,那都要震三震。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他们龙家也不知道繁荣了多代,或许人真的不能承受太多的福泽,龙家到了他们这一代,已经开始慢慢衰败了。
  龙阳的爷爷有四子一女,一人从军,三人从政,唯有那一独女,性格倔强,不愿听从龙老爷子的安排参与政治,与龙老爷子闹翻离家出走,后与一个三流画家私奔了去。因为这事,龙老爷子一气之下病倒了,差点过不来。后来慢慢好了,但身体却落下了病根。所以,这件事在龙家那就是一个禁忌,无人敢谈。
  后来到了他们这一代,离家的离家,从商的从商,还有一个更是胆大,进了娱乐圈,当了明星。
  这一帮子不孝的孙子把龙老爷子气的不轻,差点将几人从族谱上划去。后来虽然被几个儿媳妇死活拦着,没能成,但却直接将几人赶出了家门,不再相见。可是龙老爷子不知道,这正恰恰随着几人的心。
  龙阳为龙家幺子,因为几个孙子的不成器,所以龙阳幼年时便被龙老爷子带去了军队,企图培养出一个将军。可是龙老爷子却忘记了,军营里那都是些什么人?不是兵痞就是兵油子,龙阳跟他们能学好吗?等龙老爷子回过味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或许是因为龙老爷子的揠苗助长,龙阳自幼心里便格外的反感军营,更别提当兵了。因为这件事,两人成天掐架。龙老爷子的独断专行,更是激起了龙阳的反骨,最后干脆连家也不回了,成天跟都城里的一些富二代,军二代混呆一起。
  要说起龙阳,在都城圈内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对于这些,龙阳压根就不放在心上。你要说他不好吧,又说不出哪里不好。要说好吧,他一露面,就是都城里的那些狗都撒起脚丫子就跑。
  至于龙阳是怎么来到这个时空的,那很清楚了,他死了。至于他怎么死的,说起这事,龙阳自己都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他龙阳一生威名,想当年,被老爷子扛着机枪追了半个都城,第二天都还活蹦乱跳的,结果却栽到女人身上了。
  跟那些成日里醉死温柔乡的家伙来说,龙阳可以说是至今为止他的初吻都还属于他老娘。不是龙阳有什么毛病,而是他的精力都留给龙老爷子,龙老爷子很凶残,他要时刻准备着迎接敌人的炮火。
  赵晓晓,赵家的二女儿,性格温和,善解人意,而且长了一张清纯可爱的娃娃脸。在圈内,赵晓晓也算是大众情人了。他跟赵晓晓认识也是在一次聚会上,不知怎的她就盯上了自己,没过多久就对自己表明了心意。
  赵晓晓生的不错,他也不嫌他烦,本想着也该找个女人开□□,可是没想到,却被这个女人阴了。
  “唉!防火防盗防女人,小爷我感觉再也不会爱了。”抠了一颗玉米扔到自己的嘴里,姬夏陌抬头一45°望天,幽幽道。
  “公子!!公子!!”急切的呼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姬夏陌脖子一梗,被玉米籽给噎着了。
  “公子……”
  “扑!”玉米籽从喉咙里飞了出来,砸在了来人脸上。
  “我说青木,你是不是看刚过完年,棺材铺新春大酬宾?”姬夏陌卡着喉咙,咳得撕心裂肺。
  “啊?”青木呆呆的站在姬夏陌面前,一脸茫然。
  “不是大酬宾你这么急着给我买棺材!!”姬夏陌抄起手中的玉米棒子砸了过去。
  “公子!大人回来了!!”青木躲开姬夏陌砸来的玉米,急切道。
  “回来就回来,去厨房给他弄碗面条,哦!对了,给他加俩蛋,没了就去搁陶罐子里摸俩咸鸭蛋凑合凑合,这大过年的你说是吧。”姬夏陌站了起来,慢理斯条的理着衣服。
  “哎呦!我的公子!”看着姬夏陌吊儿郎当的脸,青木几乎要哭了。
  “大人要见您,这不让奴才来带您过去呢。”
  “见我?”姬夏陌的手微微顿住,抬头看了看天,摸索着下巴。
  “他情绪怎么样?”
  “很好!大人从进府就喜笑颜开的,嘴都没合拢过,奴才还从没见过大人这么高兴过呢!”
  “这么高兴?”姬夏陌砸吧砸吧嘴。
  “你就说没找到我。”丢下这句话,姬夏陌二话不说就往屋里钻。
  “公子!”青木追上前,一把拽住姬夏陌的胳膊,哀求道。“你就饶了奴才吧,大人说了,奴才要找不到你,奴才的小命就难保了。”
  “啧!这可不妙了!这老头子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青木,你去跟那个老……咳!你跟我老爹说,就说我正在屋里悲伤逆流成河呢。”
  “公子!!!”青木‘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泪眼汪汪。“公子,奴才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媳妇孩子丈母娘,你就饶了奴才吧。”
  “小木啊,你说你这是干啥啊,这年都过了,再说,公子我可是个穷人,给不起你压岁钱的。”姬夏陌拽了拽腿,可是青木抱得太紧根本动不了。
  “行了行了!我去见还不成吗?放手!”
  “真的吗?”吸吸鼻子。
  “不是真的你出门掉坑里。”
  “……”青木
  “青木!过来给公子我梳头。”在镜前坐下,姬夏陌扒拉下乱糟糟的头发。
  “是!”青木从地上爬起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姬夏陌,丞相府的四公子,十五岁,也是丞相府的独苗苗,在府里那叫一个宠了,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姬夏陌的父亲姬晔,是凤元王朝的丞相。
  姬夏陌的母亲在很多年前因为一场大病而死,姬夏陌的母亲死后姬晔便又娶了一个侧室,名为苏静瑶,次年苏静瑶便有了身孕,为姬晔诞下一女,取命姬依葵。
  要说这姬夏陌是如何死的,龙阳也忍不住想捂脸,太丢脸了有没有?
  一个月前,姬夏陌同将军府的幺子在青楼争女人,争不过人家,就想要动手,结果被人给胖揍了一顿。这一顿揍直接把身娇体弱易推倒的姬夏陌给揍死了,然后龙阳就过来了。
  人,是要相互比较的。你只有比较了,才能知道其中的差距。
  俗话说得好,人比人气死人啊。
  看看原身,龙阳瞬间身心舒畅了。
 
 
[正文 第二集小爷我一辈子被人压]
 
  “公子,你长的可真好看。”青木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感叹。
  少年一袭素青锦衣,上织青竹暗纹,长发高束,由一支玉兰发簪固定,
  “啧!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姬夏陌拨动了一下腰间的玉佩,轻啧到道。不过这姬夏陌的原身倒也长的好,约摸是娇生惯养的原因,皮肤娇嫩,宛如幼儿,一双黑眸灵动,透着狡黠之色。红唇贝齿,明明身为男儿,却好似涂了胭脂般的娇艳。眉宇间带着隐约的傲气,让他少了几分女气。勾起的唇角,透着嚣张的味道,傲慢的仿佛不将任何人放到眼中。
  “公子,走吧,大人该等急了。”
  “走!”雄赳赳气昂昂,英勇无畏赴刑场。
  穿过长长地走廊与院落,一路之上,所经过的下人看到姬夏陌皆一脸惧怕,缩着身子颤颤巍巍的磕了一个头,道了一声“公子。”
  “我长得有那么丑吗?”看着又一个婢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姬夏陌摸了摸脸。那可都是厚青石,这扑通一声,扑通一声,姬夏陌看着都觉得牙疼。
  “公子,到了。”一路到了大厅,青木后退了两步,示意道。
  “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姬夏陌摸了摸鼻子,道了一声谢,抬脚进了大厅。
  进入大厅,姬夏陌一眼便看到了作为主位上的一个身着蓝色华袍的男人。男人约摸四十多岁,五官棱角分明,剑眉英挺,细长的锐气的黑眸,带着隐隐的冷厉,不难看出,男人年轻时的意气风发。
  除了男人,此时屋内还有一个黄衣女人,安静的站在男人身旁,柳眉杏眼,明眸皓齿,温婉贤淑。
  这二人便是姬夏陌如今的父亲姬晔与二娘苏静瑶。
  苏静瑶性格软弱怯懦,而且身子虚弱,眉宇间常带着隐隐的哀愁,颇有几分林妹妹的神韵。
  这苏静瑶其实原本只是姬夏陌母亲的一个婢女,苏静瑶年幼时家乡发生水灾,父母双亲双双死去,苏静瑶一路流浪,后被姬夏陌的母亲所收留,成了贴身婢女。
  两人相处多年,名为主仆,暗地里却早已兄妹相称。后来姬夏陌的母亲嫁到了丞相府,苏静瑶也成了陪嫁丫头。
  其实苏静瑶本不姓苏,而是姓王。
  姬夏陌的母亲身子弱,生姬夏陌时又落下了病根,没几年就撒手而去。临死时,他心忧自己的儿子因无人庇佑遭人欺负,又怕苏静瑶没了依靠,于是便在临死前正是收苏静瑶为妹妹,改王姓苏,名字入了苏家族谱,并祈求姬晔娶了苏静瑶。
  姬晔与姬夏陌的母亲是两情相悦,爱人死了以后他依照爱人所求娶了苏静瑶,一开始也只是因为姬夏陌母亲的原因,但苏静瑶却一心一意的服侍姬晔,一心一意的对他好。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多年了,他要说对苏静瑶没一点感情那是骗人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