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鬼眼受爷+番外 作者:艳鬼七娘(下)

字体:[ ]

 
[正文 第九十集僧袍为姻]
 
  换上百铒用内力烘干的衣服,姬夏陌再一次森森的嫉妒了。百铒仔细的为姬夏陌理好衣领,取出一个墨绿色的香囊系在了他的腰间。“夏日酷暑蚊虫极多,我放了些药草在里面,你好好带着。”
  姬夏陌哼了哼鼻子不做理会,转身背对着百铒坐在河边的岩石上“给我挽发。”
  百铒怔了下,慢慢蹲了下来,手指顺从的穿过少年乌黑柔顺的长发。许是少年刚刚洗过澡,身上隐隐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柔软的脖颈像那上好的丝绸,肤若凝脂美润如玉。
  姬夏陌眯着眼睛懒洋洋的哼哼着,口中发出小猫似的呼噜声。看着少年精致的侧脸,百铒眼中划过温柔。持剑笑傲天下,弃之为君挽长发。
  “百铒,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姬夏陌突如其来的话让百铒手中的动作一僵,眼中的温情瞬间消失殆尽,面上似有冷意凝结。
  半响不见回应,姬夏陌仰头反望向身后的百铒“你没什么想问的吗?”
  百铒静静地凝视着姬夏陌,许久,轻轻将姬夏陌扶起,继续为他梳理着青丝。“你喜欢的人,是谁?”
  “一个很乖的笨蛋。”姬夏陌忍不住扬起嘴角,心情很好的用脚尖挑着河边的水。“我要娶他。”
  百铒心中冷彻入骨,无意识的握紧手中的青丝。姬夏陌痛呼,捂着头皮直咧嘴。“疼!放手!”
  百铒回过神来,急忙松开手。姬夏陌看着百铒手中的几根青丝心疼万分,怒视着出神的百铒“差评!!”
  “对不起。”百铒小心翼翼的摸上姬夏陌的头发。“疼的很厉害吗?”
  “你在想什么那么入神?”姬夏陌顺着百铒的手掌蹭了蹭。
  百铒眼中晦暗不明“……没什么。”
  “陌陌。”百铒手指流连在柔软的青丝中,漆黑的瞳孔隐有暗色浮动。“你知道我为何叫百铒吗?”
  “名字自然是爹娘给的,我怎知道?快些把头发梳好,我饿了。”
  青丝缠绕指间,像是扣起一个相思结。‘那是因为,百耳相加,是陌。’
  这边姬夏陌收拾干净,神清气爽的回到了驻扎地。房蔺君找了些简单的消炎退烧的草药已经给老者的伤口做了新的处理,燃起的篝火上烤着四只香喷喷的野山鸡。
  姬夏陌眼睛‘蹭’的冒起绿光,嗷呜的一声飞扑过去挂在了房蔺君的背上。“小蔺蔺!你是我大爷~~~~”
  房蔺君一手高举烤山鸡,一手推搡着狗皮膏药似的姬夏陌。“小陌,你还能再没出息点吗?”
  “我饿,我饿!”姬夏陌跳跃着用时方知够不着的身高,锲而不舍的抢着房蔺君手中的烤山鸡。“小蔺蔺,我饿,求投喂!”
  百铒面无表情的拉开挂在百铒身上的姬夏陌,将一只烤山鸡递了过去“吃这个。”
  “百铒~~”感动,好人嘤~~
  房蔺君捂脸“姬夏陌,你真不要脸。”
  “房蔺君,你大爷的。”一本正经的啃着烤鸡,看都不看房蔺君一眼,典型的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房蔺君已经懒得去跟姬夏陌计较,拿起一只烤鸡走到叶一身边,没什么好脸色的扔了过去。“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别浪费了小生辛苦找来的草药。”
  叶一点头道谢,虽然脸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却也不似一开始的剑拔弩张。
  香喷喷的啃着鸡腿,姬夏陌心情不错的给了百铒一个笑脸。“仲老身上的伤拖不得,这附近可有城镇?”
  叶一仔细的想了片刻“从此处往北两百里便是陈州界内。”
  “两百里步行三日,若是骑马明日中午便能到达,可这荒郊野外的哪里有马匹?你家主子身受重伤,可是再经不起疲劳颠簸。”房蔺君不放弃一处打击的机会。
  姬夏陌将嘴里的鸡肉咽下,若有所思的看着还在燃烧的火堆。“马车的话,应该也不是难解决。”
  骨雀一袭红装,小心的躲在花丛下偷望着山林间静坐岩石上的笙空。自那日一眼别离,那白色僧袍的俊秀和尚一直被她在心中念念不忘,几次想要靠近,但那时她重伤在身,一身阴诡煞气掩藏不去,只得将那份念想压在心中。
  与姬夏陌一战,她虽然伤的狼狈,却也收获颇大。如今她魂灵已全,她那怨灵之气也可以隐去,若不动用灵力,很难看出她的本体。
  一只同人高的白鸟一声雀鸣,在高空盘旋不去,扑闪着巨大的双羽慢慢飞近笙空,落在了笙空的身旁。
  静思打坐的笙空睁开眼睛,伸手拂过大鸟的羽翼,接过它口中的竹筒。
  竹筒由符箓封存,笙空破开封印打开竹筒,一条帛书从里面滑出。帛书无字,笙空手指印上,虚空画下一道符印,金光闪过,文字从帛书上浮出。
  ‘齐阳城。’
  三个字停留不久便消失不见,笙空收起帛书,从口袋里掏出几粒果子放到白鸟面前。白鸟吃的香甜,更加亲昵的蹭着笙空。
  安抚了白鸟,笙空回头,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的花丛中。不知是不是突兀的举动吓到了人,花丛动了动,吓跑原本停留的蝴蝶,一个娇俏精致的少女从花丛中冒出头,顶着几朵落花惊奇的看着他。
  笙空看着骨雀只觉少女气息模糊,没有生人的活力,也没有亡人的死气。非人非妖,无亡魂阴冷,应该是那聚气而生的灵。
  见被发现,骨雀从花丛中钻出来,一路小跑到笙空面前,笑嘻嘻的仰头看着笙空,一脸天真无邪。“师父,你可还记得我?”
  “施主面生,可曾与贫僧相识。”
  “呵呵……”骨雀捂嘴偷笑,三分得意七分狡黠。“我与师父有过一面之缘,那时我被人重伤,师父善心,救了我一命。”
  笙空看着骨雀狡猾的笑嫣,细想了片刻却并无印象,索性也不作答。
  骨雀看着笙空俊秀的五官心里喜欢,他是怨灵,最不喜欢的就是那吃斋念佛,身染佛光的和尚。可这和尚,气息温润,眉眼祥和,倒是让她十分舒服。
  “师父可曾婚配?”仔细的盯着笙空看,骨雀脱口而出。
  笙空淡然“出家之人,怎可谈婚论嫁。”
  骨雀笑的更开心了,伸手握住笙空宽大的僧袍衣摆“师父既无婚配,若无良人为师父待字闺中,待他日师父还俗,娶我可好?”
  笙空侧目,平静的眉宇间多少带上了些讶异。“施主莫要玩笑贫僧,贫僧此生但求普渡众生,断不会烦恼情爱之事。”
  “师父普渡众生,为何不愿渡我一人?”骨雀疑惑。
  笙空看了骨雀许久,轻轻扣起手中佛珠。“施主执著贫僧为何?”
  “我喜欢你。”骨雀答得极快。“你救了我,我也喜欢你,凡人有一句话叫做以身相许,我许你可好?”
  “聚气生灵不易,施主静心修行,他日求得正果才是正道,莫要因一时心魔而断送性命。”
  “我不要正果,我只想自由自在的与你一起。”
  笙空看着执著的骨雀,慢慢合上双眸,正欲将衣袖抽回,骨雀却迅速抬手,斩下笙空半块僧袍。
  骨雀笑嘻嘻的将系在腰间的骨铃上三只铃铛剪下一只放到笙空怀里。“僧袍为姻,骨铃为缘,今*你我就结了这段姻缘。他日,你便以这骨铃为媒,你为聘,前来迎娶我。”
  骨雀说罢便带着那半块僧袍消失在了那片花丛之中,笙空起身欲唤,却已不见少女的踪影。
  僧袍缺了半边随风摆动,骨铃静候掌心,笙空凝望着那片花丛,眉间隐有隆起。
  前后百里荒无人烟,一辆马车驰行在路上,卷起一片黄土尘烟。
  叶一与房蔺君驾驶马车,车内老者躺在软榻上小憩,姬夏陌对着寄有楼寅的白猫陪着笑,可奈何楼寅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
  “楼寅,不要生气嘛。咱俩这关系谈多了多伤感情啊。”
  许是一路上被姬夏陌话唠的有些烦了,楼寅掀起眼帘,漠然的瞥了姬夏陌一眼。“你与我有恩,我自保你性命,却也不是要你左右吩咐的侍从。”
  “是是!”姬夏陌连连点头。“你是我大爷,我怎么敢吩咐你。这不是小的资质愚钝,学不来那剪纸成人的本事吗?”
  “你若能在修行上多下几分功夫,莫要把那小心思都用在旁门左道上,别说剪纸成人,撒豆成兵如今你都已经摸到门槛了。”
  “原来我天赋这么高?妥妥的男主角。”姬夏陌感慨。
  见姬夏陌原形毕露又开始卖蠢,知道这人的德行,楼寅已没有心思去教训。“十日内学会剪纸成人,否则,后果自负。”
  “楼大爷~~~”姬夏陌哭。
  百铒伸手揉了揉姬夏陌的头,声音温和“他不敢。”
  楼寅睁眼,薄凉的银瞳扫向百铒冰冷刺骨。百铒与之对上,漆黑的眸底一片幽深冷寂,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深不可测,
  楼寅眼中深了深,收回视线闭上了眼睛不再作声。
  将一人一猫的闹腾看在眼里,老者笑意盈盈却无任何惧意。“老夫半生游历天下,奇闻异事也见得不少,不知姬公子师承何处?”
  姬夏陌一拍胸脯一脸的傲娇模样“师承麒麟,降妖伏魔,渡冤魂厉鬼,做好事不留名,请叫我活雷锋,欧耶!”
  “……”所有人
  “姬公子是道家,还是佛家?”
  姬夏陌木了,道家?佛家?那是什么东西?他既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这肿么算?
  “咳!”姬夏陌干咳一声,又开始装逼了。“佛道不分家,天下修行皆一派,怎分彼此?”
  老者望着姬夏陌笑而不语,姬夏陌抹了把额头,继续笑嘻嘻的开始跟楼寅开玩笑。
  马车在夕阳下驶向远处的那座城池,一切仿佛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可是,命运往往就是让人出其不意的。
 
 
[正文 第九十一集鬼城]
 
  两日的路程,虽然已经尽量放缓速度,可是老者依旧无法承受颠簸,伤口恶化,发起了高烧昏迷不醒。
  几人赶到陈州,姬夏陌却叫停了房蔺君,下车遥望着那荒凉的城门,心中泛起不安。
  房蔺君走到姬夏陌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万里晴空风和日丽并无不妥。“有什么不对吗?”
  肉眼凡胎自然察觉不出,可是在姬夏陌看来,陈州上空黑雾笼罩,凝聚着压抑着浓郁的死气。若无死人是绝对不会有死气的,而且这般汹涌,怕是亡魂无数。这陈州若非鬼城,那也是极凶煞地。
  姬夏陌修为大涨,对这阴煞死气更为敏感,虽还未入城,相隔这般远,却仍感觉到浑身寒栗,胸口压抑沉闷,脸色苍白。这齐阳城与无忧谷相比,怕是要凶煞百倍。
  百铒从身后抱住姬夏陌的肩膀,眉头微蹙“不舒服。”
  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其他,百铒的贴近让姬夏陌感觉舒服了不少,至少呼吸没有难看急促了。
  楼寅不知何时现身,飘到姬夏陌身前望着那做死气沉沉的城池,一向淡漠的眉间也隐隐有些皱起。“离开这里。”
  “为什么停下了。”叶一从马车内走出,脸上带着焦急。
  “小蔺,这附近可有其他城镇。”叶一现在心急老者的伤势同他根本说不清楚,姬夏陌严肃的望向房蔺君。
  被姬夏陌的目光看的有些讪讪,房蔺君摸摸鼻子“陈州多年前我曾路过一次,四周百里并无人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