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龙君在上 作者:山河故我(上)

字体:[ ]

 
文案:
多年以后,再有人问他。
你为何而来。
他笑。为一个人而来。
缘何成仙?
他笑而不答,那人却不要脸的凑上他的耳朵,轻声道:
为了渡我。
 
世人都道:萧白仙君以身饲魔,以一己之身堕入龙君魔掌,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更免去了修仙界的灭顶之灾,大善。
世人又传言,那龙君生的是青面獠牙,小儿见之啼哭,百鬼闻之丧胆,他早已觊觎仙君美貌多年,并将之囚禁于海外的蓬莱。
仙君那时候还是个纯洁的骚年啊他怎么下得了手!
一时之间,大街小巷,人手几本《物种不同怎么相爱》《爱他,就要囚禁他》《巨龙的娇俏小公举》《媳妇要从娃娃抓起》……
甚至还出了孤本小黄图。
对此,萧白表示:他才没有嘤嘤嘤的在那人身下哭泣!(ノ=Д=)ノ┻━┻!!
 
入坑提示
1、真高冷凶残黑化忠犬攻,假正经吐槽生无可恋受
2、双C,1V1,专注虐尽天下狗。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 系统 穿书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白楼启 ┃ 配角: ┃ 其它:萌宠修仙
 
【作品简评】
一朝穿书,萧白成了原著中为救男主魂飞魄散的契约神兽,还随身携带了个百无一用的系统。剧情开启,萧白苦逼的踏上了阻止男主毁灭世界的道路,必要时头可断血可流,节操亦可丢,可剧情在最开始就如同撒了欢的野马一般狂奔一去不复返,他最后的一点外挂都没了啊喂!他这个蝴蝶翅膀,一不小心扇飞了女主,又一不小心上位逆袭,成了名副其实的神受……等等,他本体是猫男主是龙,生的孩子是什么?龙猫!?全文生动有趣,文笔流畅,人物形象丰满,主角受炸毛又爱吐槽,龙君攻占有欲超强又爱脑补,二人感情水到渠成,没有狗血的误会错过,有的只是相知相守生死不弃的虐狗大法。又有全心全意为主角的系统,呆萌的肥鸡胖球,不停犯贱的蠢山精们,主角身旁萌物多多。当麻烦纷至沓来时,且看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值得一读。
 
 
    第1章 一只龙君
    
    最近修仙界出了几件稀奇古怪的大事儿,一是那西北威海边界魔气肆虐,二是传言昆仑仙山的掌门大弟子要与瑶池的灵女结为金玉良缘。这两件事要是放在平时,也会使得一方哗然,然而比起这第三件事,却是不足为道了。
    真正引起各门各派动荡不安的,是那个连街头黄口小儿都能唱出来的:双月同天日,仙霖幻境开。
    这两句话就如同有人故意放出来似的,一夜之间席卷了修仙界的山门洞口。各门派都心知肚明,却纷纷闭口不言,藏在阴暗处的妖精魔怪,蠢蠢欲动却始终没有动作,只是暗暗的窥探。
    无人知道这两句话的真假,只知道接连十几天,无数的修士大能,全都一窝蜂的涌入了那个传闻幻境所在的地方。
    那是个小镇。
    小镇不过千人,傍山而居,以水为邻,自给自足,民风纯朴。
    镇里多是没什么修为的普通人,这各方人士接连到来,倒也没引起恐慌。大门派子弟不屑于与小门派苟同,散修他们却是不敢招惹,魔修摒弃凝神隐在暗处,等着最后分上一杯羹。
    这一时间,倒也算相安无事。
    只有那客栈里的说书人,一手执起惊堂木,喝上那么一壶烈酒,架势摆了起来,那惊堂木一叩响,便算是开唱:“上回说到,瑶池灵女生的是清丽无双,昆仑仙山的大弟子也是百年来修仙界青年才俊的第一人,照理说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只见得他抚了抚长须,话音又是一转:“可这事近儿个又出了转机,一是传闻那瑶池的刁钻古怪,难登大雅之堂,二是昆仑的那位一心修炼,怕是要以身证这长生之道啊!
    这二者加起来,蓬莱与瑶池要想结这金玉良缘,难!难!难!”
    底下坐满了相貌各异的人,听了这消息也是不动声色,该吃吃,该喝喝,罢了,一个八尺大汉沉不住气先出了声,整个客栈大堂都是那洪亮的嗓音。
    “老头,别说那都快传烂了的事儿啊,你倒是说说,这双月同天,到底是真是假?”
    这话一出口,一瞬间大堂死寂的落针可闻。
    说书人被砸了场子也不恼。他只抚髯神秘一笑,道:“假亦真,真亦假,客官既是到了我这地儿,又何必问是真,还是假?”
    大汉摸摸鼻子,似乎还想说什么,被身旁人一拉,规规矩矩的坐下了,事才算终了。
    这一场小变故就像是投入平静湖水中的一颗小石子,涟漪虽小,却绵绵不绝。
    不多时,这群人再是坐不下去了,陆续跨出大门离开客栈。
    正中天的太阳炎炎发热,不远处的山峰却是烟雾缭绕,长久不散,若细耳一听,还能听见雷电轰鸣声,天际不知为何泛起了一丝血红的线,线外的天是晴空万里。
    街上大汉被一少年人拧着耳朵走,八尺的身高蜷缩在那少年人面前,顿时委屈的像个小媳妇儿。
    屋里的说书人将惊堂木一拍,唱的那正是:
    有人说得当时事,曾见长生玉殿开。
    传说中的仙霖幻境,是龙住的地方。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上古战役之后,龙族灭绝,人类元气大伤,二者斗的你死我活,日月无光。
    再往深处,却是没人再敢提起了,因果无处可寻,只历史添上浓墨重彩一笔,世人称此为——“诸神黄昏”。
    而仙霖幻境,也随着龙族的陨落,了无踪迹。
    仙霖门开,这红尘不知又要掀起多少风风雨雨。
    千万年过去,幻境里的小妖长成了大妖,杂草成了天灵地宝,唯一没有变过的,是守在禁地前的那只似猫非猫的小家伙。
    “呲呲……”像是机器卡带的声音。
    “系统110竭诚为您服务,任务更新中,请等候……检测到新内容。”
    那小绒毛团子动了动耳朵,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那声音继续道:“系统已为宿主安排好一天的行程,上午,修炼打坐,下午,修炼打坐,晚上,还是修炼打坐呦。”
    白团子又翻了个身。
    系统:“检测到宿主已醒,系统黑化即将开启睡你麻痹起来嗨式,宿主可自行选择套餐。”
    “倒数,三。”
    “二。”
    “停停停!”
    那猫慢腾腾的爬起来,瘫着一张脸:“我要抗议。”
    系统:“驳回。”
    毛团子握拳:“除了修炼我们应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系统:“比如拯救世界,好的宿主我们要开始修炼了呦。”
    毛团子:“……”
    呦你毛线呦!
    这猫名为萧白。
    三百年前,他还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例行的修炼过后,萧白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圆乎乎的小脑袋上还粘着几根杂草,他用爪子胡乱抹抹毛茸茸的猫脸,奈何爪子太短,杂草未能挪动半分。
    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小奶猫一瞬间气势低落下来。
    他还保持着人类的习惯,不喜像猫一样趴在地上,偏要以人类的姿态坐着,两只短短的后腿门户大开,露出圆乎乎软软的小肚子,当他用湿漉顺从的瞳孔望着你,小小的身体不过就是一个毛团,一副失魂落魄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萌的心肝都疼。
    一只山精路过此地,已近乎凝成实体,萧白耷拉着耳朵,轻轻一爪子挥过去,指甲破空“滋拉”一声。
    那山精混然不觉的飘出了几米远,忽的回头一看,自己的下半身正被一只奶猫踩在脚底。
    这只山精的灵智已好比三四岁的孩童,它愣神了好一会儿,这才“嘤嘤嘤”哭着跑回来抢过自己的下半身又“嘤嘤嘤”哭着跑远了。
    萧白被翻了个四脚朝天。
    他望着万里无云的晴空,到如今还觉着自己正在做一场浮生大梦,而不是真的穿进了一本书里,还随身带了一个系统。
    他不过是个孤儿,活了二十三年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天地不容的事儿。
    他觉着自己挺励志的,上大学靠的是自己努力,养活自己也是自己辛苦赚的钱,给人让座扶老奶奶过马路,这是常有的事,真真就是21世纪的活雷锋。
    就在穿来的前一天他还通过了心仪公司的面试,只等着今后努力工作娶个居家妻子生个可爱的娃平淡的过完这一生。
    可他妈的他竟然穿了?!
    白云苍狗,这一过就是三百年。
    开始他还反复琢磨回忆书里的剧情,生怕遗漏了什么,毕竟这关乎到自己的性命。等到身旁的山精又轮了几个轮回,他已将书中每个字都倒背如流。
    如果说他的生活够苦逼,那这位主角先生就是苦逼的究极体。
    萧白经历的不少,孤儿总是要比有家的孩子苦的多,可古往今来他也从未看过如此凄惨的男主。
    开篇便是男主的几个巨大光环,蓬莱岛主大弟子,当世同辈子弟第一人,俊美无铸,天资过人,不久便在幻境中契约了仙兽,妥妥的人生赢家。
    萧白以为男主会一路吊打反派啪啪打脸收小弟建后宫走上人生巅峰,可随着剧情的发展,萧白绝望的发现,他真是太单蠢了。
    这因果还要追溯上古那场战役,男主正是那场腥风血雨后遗留下来的最后一条龙。作为尘世乃至大千世界的最最后一条龙,他立志要光复龙族毁灭人类一统修仙界。
    没等他踏出第一步,跟他定下婚约的瑶池灵女就跟人跑了,不过这并不要紧,没过多久主角就遇见了他心头的朱砂痣白月光——据说是真爱。为了那妹子,他上刀山下火海,取灵草入宝地,最后的成果还都被妹子得了。
    萧白表示心好累,说好的金手指都是主角的呢?
    即便如此,男主也未曾遗忘光复龙族的大计,他暗地里找上了魔族,聚集阴兵,伺机而动。萧白原以为剧情终于可以啪啪打脸了,可事情再次被真爱妹子搅得翻天覆地。
    作死的妹子闯入了蓬莱禁地,拿走了当年龙族战败被蓬莱先祖搜刮的至宝。
    主角筹划多年都未能拿到的东西,就这样被一个妹子拿了!
    萧白一口老血,坑爹的事情还在后面,主角为救妹子,不得已现出真身,化云为龙,一场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打斗之后,妹子跑了,主角被擒了。
    ……擒了?!你特么在逗我!
    恰逢魔族叛变,内斗严重,孤身一人的主角被活生生挖出龙骨,抽出龙筋,封印在黑暗的无底深渊,日复一日的被放干龙血。
    而后不知多少年过去,龙族强大的愈合能力让他的伤口快速的融合,而他体内繁杂紊乱的灵力却无时无刻不在破坏着他的经脉,伤口未曾愈合完整又裂开,流出的血液在身后汇聚成一条猩红的河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