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如何掰直反派[穿书]+番外 作者:山穴来风

字体:[ ]

 
  文案
  打败主角的第一步从拆散主角的基友开始!
  于是游弋对着书中正义高冷的大师兄露出了一个腼腆的微笑。
  大师兄好感度+2
  大师兄获得未来反派的保姆称号。
  大师兄发现了反派的真相受到不可估量的伤害。
  “小师弟,告诉我是谁带坏你的?”
  “是他是他就是他!”
  【一句话简介:土著大师兄攻将一生致力于掰正自家穿书小师弟的三观,结果一不小心自己弯了的故事。】
  正直高冷忠犬大师兄攻x伪和善自然黑穿书受
  主受 坚持1v1不动摇
  (等级设定:
  修真:炼体-炼气-筑基-旋照-灵寂-元婴-分神-度劫-大乘
  妖兽:幼年境-凝心境-化形境-长生境-飞升境 )
  食用指南:
  1,感谢基友梅花六提供的萌萌哒的文名和文案!
  2,傻!白!甜!攻君三观随作者 受君三观已下酒。妹子不炮灰,会有好下场。
  3,欢迎啄木鸟们 么么大。
  4,看这里!!!文章六章之后进入全力撒糖模式!不要因为第一章落地的姿势难看就抛弃我好吗qaq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甜文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弋,季仲卿 ┃ 配角:游君临 ┃ 其它:穿书,修仙
  
 
第一章 召唤
  作为一只魔物,游弋最痛恨别人提起三件事。
  第一件,他的本体。第二件,他的三观。第三件,他的业绩。
  是的,如果你知道传说中西方的恶魔契约,就可以明白游弋是个什么职业的魔物。可惜在这个灵气稀少的时代,就算有人愿意为了实现愿望出卖灵魂,也没介质把他们的祈祷声传送而来。
  于是寂寞的游弋多了许多消磨时间的爱好,比如——看小说。
  那是一个夏季的下午,游弋正坐在电脑前啪嗒啪嗒地戳着鼠标,屏幕上是名为【唯我君临】的点家种马修真文,标题是加粗的三个字“大结局”。而文中从温和小正太一路跑歪成了灭世大反派的“游弋”同学,正倒在土地上奄奄一息。
  【唯我君临】之中的反派,有着与游弋相同的名字。他原是第五重天中游家的最小的少爷,自小的了哑病。故事一开始他就是个看似温和实际高贵冷艳目中无人的天才,后期更是在与主角的争执之中一步步黑化。到了最后,终于成了无三观无下限丧尽天良人人惧怕……让游弋非常欣赏的魔修之主。
  然而他依旧打不过主角。
  剧情已经进入尾声,作为天道之宠的男主游君临居高临下,以救世主的口吻将“游弋”批的一文不值,最终才发下便当,无数大能聚于此处,仿佛在看一场盛世烟火。
  游弋心口积着一口郁气,心中对于作者用了他名字做反派还给个如此不可思议的下场很是愤怒。他看着那个完结字眼,十指翻飞一口气写了六百字的长评,字里行间都环绕着尖锐却寻不清棱角的嘲讽。
  点了发表,游弋微微后仰舒展着身子……而后再一抬头,后知后觉发现页面变了一个模样。
  页面似乎还是那个页面,只不过除了文字其余一切都归了空白。游弋皱着眉凝神一看,就见在结局的下方出现了一排小字:替我复仇。
  游弋凭借魔物的天性“嗅”见了这句话的主人就是结尾里死不瞑目的反派,而小字之后跟了一个黑色的按钮。
  “真是奇怪……书中同名的人物出卖自己换得一场复仇?”游弋一面喃喃自语,一面毫不犹豫地点下了那个按钮,行动间带着迫不及待的味道,“这就是传说中可以穿越时空的按钮吗!”
  ——作者你的代码学的不错嘛!
  兴致满满的游弋等了又等,而后就……就……不记得了。
  ……
  …………
  曾经有一位伟人说过,人生就像一个茶几……啊不,是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
  #中二病过后我的世界都变的不对劲了#
  意识再次回归时,游弋就感到一股郁气凝结在肺腑之间。他努力地睁了睁眼,动荡的视野才逐渐清晰起来。春意料峭,鼻腔里充斥着早春的桃花香,耳畔隐约有鸟鸣。游弋终于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情形——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白着脸望来,执剑的手还在发抖。
  游弋微微有些迷惘。他张嘴说:“……\”
  ——一个字没发出,反而吐了一口血。
  这是什么情况?!游弋的内心几乎要爆炸了,面上也只能看看维持住镇静的一面。于是他怔怔地与那少年对视了半晌,方才想起发生了什么:自己答应了【唯我君临】一文中与自己同名的反派,拿了他的神识和躯壳,代价是复仇。
  而复仇对象,正是书中的天道宠儿游君临。
  哦,对,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游弋的内心有点复杂。若他没有记错,此时的剧情应该是小说的最初,游弋与游君临的第一场冲突。矛盾在于先天哑病的游弋需要取此地一株寒殊草做法决之引治病,却被游君临捷足先登。不过在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游弋才发现了一个没在书中说过的细节:游君临取走仙草之后,顺手把伴生的毒草寒心草给按回了土中——此草自然被游弋误食了。
  书中游君临跨级把反派打吐血的真相……不过是毒性被引发罢了。
  再看看眼前腿肚儿还在打颤的主角,游弋不得不感叹一句主角光环煞是碍眼!明明已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却瘦的一把骨头。面目不过是清秀,却生生有股仙家的气势……
  说起来最初看见什么穿越按钮时就带着玩笑心态,没想到是真的——该死的中二病!叫你作祟!游弋心中恨的牙痒痒,又带了几分委屈……原谅涉世不过四五年的少年那份不大成熟的心智。
  这一委屈,游弋理所当然地把主角恨上了。游弋心中的思绪百回千转,到头来汇做了泄愤似的邪恶一笑:哎呀呀,跟天道宠儿争么?揍那游君临一顿也是不错的!
  不过这(看起来)清洁高冷的一笑被游君临望在眼里,就不太是滋味了。游弋的这副皮囊实在是不错,不过是十三岁的少年,脸上还带着未褪的婴儿肥,总令人想起被贡在仙家案头的仙娃娃。
  这不知从何处来的少年天资太过吓人,而游君临虽有个欠揍的名字,却没有耐揍的资质。游弋几日来那高高在上的姿态,早就引发了游君临心中的妒意。此刻见对方伤在自己剑下的喜意还未发光发热,就被这一笑冻结住了。
  游弋也不想在此地把主角立即解决。第一是他既然收了这身体,一定要来一场旷世绝伦的复仇大戏来;第二则是因为……他此时体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而且天道哪里容得他这么放肆。
  游弋面不改色地看着游君临,心中打定了主意——曾有一位前辈说过,咱们做魔物的,得有个能把死人说活的嘴皮子,颠倒是非黑白,而后趁天道还没绕过神来,直接把这因果给坐了。全过程有三字真言,谓之:快准狠!
  游弋向来以那位据说已经飞升的魔修大能作为偶像,数年来在无数撕逼大战中深谙此道。此刻游弋弯腰拾起一根细树枝,往地上一戳,飞快地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夺人因果,还妄图毁尸灭迹,其心可畏!“那话看起来的大义凛然,仿佛可以透过歪歪扭扭字迹直击人心——而后笔锋一转,游弋刷刷刷地再次写下一行字,“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揍的连天道都不认识你!”
  站稳了理,游弋一把丢开树枝拍拍手,也不管一旁的游君临是怎般的目瞪口呆,揍了再说!
  游弋嘿嘿一笑,以游君临无法捕捉的疾风般的速度逼近——一拳揍上了那张脸。游君临被这扎扎实实的一拳给砸懵了,他的大脑内建仙宅地府似的哐哐当当,整个人还想挣扎……结果自然是被已经完成炼体到了炼气境的游弋简简单单一拳揍了回去。
  直到对方青肿着一张脸再不敢多动弹了,游弋才停了手。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睨了主角一眼,心中这才感觉到是真实,于是心中的小人儿暗戳戳地开心着地蹦达了几下。
  我揍到主角了!!某幼稚的新生魔物在内心挥着双臂欢呼,面上却硬生生摆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他拂了拂衣袖,暗叹一声:真爽!
  只不过经脉内部的那股寒气还在横冲直撞,这幅小身板儿储存的灵气还不够阻挡那割裂似的伤痛。游弋有些烦恼,那股开心劲儿也散了不少。于是再没有看游君临一眼,自顾自往山岭深处去了。
  收拾主角也不差这点时候。
  其身后的游君临咬牙切齿,但最终还是没胆子再前一步,只能恨恨地往回走。爹娘还在等着他归家,这次的屈辱,待他吸收了这一株仙草的灵气,再讨回来!
  反正,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游弋和他一定是八字不合!早晚得再见到的!
  *
  原著中游弋因此事伤了心神和经脉。这次心神倒是不伤了,经脉救不救的了……随缘。
  游弋有些伤感。作为反派,他与主角的第一次交锋就在这样莫名其妙之中变的幼稚……男孩儿后知后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体内方才被压抑的痛感以及本体的融合一齐而至,游弋努力挣扎了一下,最后无奈的一头栽进草丛之间,在疼昏的前一秒,他在心中私人的小本本上,恶狠狠地再次记下了一笔。
  而在反派同学昏倒的半柱香之后,一个青年顶着张寒冰脸,背挂着黑色剑,恰好经过了此地。天道这一疏忽,原本是主角阵营的一号好基友季仲卿就一不小心与未来反派打了一个照面。
  季仲卿目光凉凉地看了那个草丛中的诡异人影半晌,心想本来是为师傅捉一只锦墨蛇下酒而来。如今行了半个时辰,凝心境的妖物没见着半只,倒是碰见了个孩子。
  伫了半晌,向来乐于助人的季仲卿缓缓从乾坤袋中摸了摸,最后选出一枚筑基,几步走近将其用仙力托载,送进了游弋的嘴里。
  季仲卿看着这少年因痛苦而微微扭曲地面孔,在内心念道:“也不知谁家孩童误食了寒心草,不过既是见了,顺手救了也是无妨。”正直的剑修似乎很满意自己又布下一个善因,施施然离开了。
  天道轮回,一因一果。季仲卿当然无法知晓,种下的这个因,结出的是什么果。
  天道知晓。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乌拉乌拉乌拉乌拉
  前三天日更 挑战3000一章
  QAQ求收求评求包养
  在被联合**后改了改qaqqq
  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攻打个酱油
  
 
第三章正式出场
  今天的更新在20:20么么大
  
 
第二章 扶摇殿
  九重天世界之第三重天,扶摇殿外英泉山。此时正是深春花季,漫山遍野的粉桃灼灼其华。清晨时分,天边才隐隐泛白,英泉山就聚集了许多的来客,叽叽喳喳甚是烦人。
  来者大多是凡间的俗人——一由于三重天内凡尘之气尤为庞大,凡夫俗子也就成了各大门派主要的生源。反正待他们到了炼气境,就算的是此间的修真大众之流了。
  下三天,到底是比不上其上那几天的灵力丰厚。
  今日是扶摇殿五年一度的招生大会。这一向是三重天内最热闹的日子,乘着晨光,抓阄后被派来把守第一关卡的弟子们白着一张张脸,生无可恋地望着看不见边际的长队……这注定是一场持续近十天的折磨。
  与此同时,长队的某一处,一辆看上去没什么显眼的马车静静地停驻着。门帘掩得严实,完完全全将春晨的撩/人湿气隔绝在外。马车内铺了软垫,固定的木桌上摆着书籍三四本,和一袋的豆糕。游弋一身看上去十分青春的湖蓝色长衣,黑色描金靴,撑着脑袋静静翻阅着手中的书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