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生存指南+番外 作者:林不欢

字体:[ ]

 
文案
 
林小川的异能觉醒的太晚,而且还时灵时不灵。
他第一次使用异能,差点一脚踢废了自己未来的伴侣;
他第二次使用异能,自己被人戳成了血葫芦……
林小川觉得一定是自己觉醒的方式不对!
***夫夫小剧场***
林小川:我是不是废物啊? 周湛:你快把我踢成了废物!
林小川:对不起啊~~ 周湛:不原谅!除非你给我舔舔~~
这是夫夫一边打怪一边从烂泥堆走向高/潮(划)巅峰的故事!
有升级、有打怪、有异能、有恋爱、有狗粮、有狗带!
=============================
人设:自以为很腹黑的易推倒受&狂拽炫酷·宠妻·战士攻
1v1,HE,坑品保证~~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异能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小川,周湛 ┃ 配角:肖正,项左 ┃ 其它:末世,异能
==================
 
  ☆、烫手山芋
 
  天刚擦黑,山坳里正隐隐约约的开始亮起零星的光晕,那些暗淡的光来自一座座排布不太规整的小房子。
  一个老人和一个约莫十□□岁的少年,一前一后的穿过错乱的“街道”,走进了方圆数里之内最宽敞的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有十几个男人,或坐或立。屋子中间的空地上躺着一个面色灰暗的青年,青年似乎是受了重创,身上散布着血污和泥垢,紧闭着双眼不知死活。
  昏迷的青年倒是昏得心安理得,也意识不到周围的人聚集到一起是为了定夺他的生死。倒是这些自以为掌握着别人生杀大权的人,讨论地颇为激烈,争论不休。
  不过临近老人进门,他们也没讨论出个章程,依旧是各执己见。当然,总体也就是“留下”或者“弄死”两种意见,其间夹杂着“无所谓”的墙头草。 
  老人和少年进屋后,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争论。老人不以为意,默默地上前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而少年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只是默默地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待着,好像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坐在屋子中间偏右的一个叫胡二的男人率先开口道:“先生,您是咱们的牧者,你倒是给卜算一下,这来路不明的人是该留还是不该留。” 
  胡二约莫四十岁上下的年纪,皮肤黝黑,身材很健硕,一眼望去就是很把稳的样子,他是方才老人进门之时,几个主动打过招呼的人之一。
  “这孩子看着倒是面善。”老人伸手贴着地上那青年的额头闭目静思了片刻,然后意味不明的说了这么一句。
  角落的少年闻言不由有些好奇,偷偷探头想要看一眼那个“面善”的人,可惜那人面上沾着血污,看不清样子,也不知道老人是如何得出了那个“面善”的评价。
  胡二见老人的态度如此,又开口道:“这么多年,咱们出去从未碰上过活着的人,还以为这世上除了咱们都死绝了呢。今天捡回来一个活的,我们几个想着,既然没死,还是带回来看看您老的意思。” 
  “人当然是要……”
  老人一句话还没说完,却被人打断了。打断老人言语的年轻人,面上略带着些不耐烦,开口道:“无缘无故冒出来个活人,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而且他一看就是个战士,说不定没受伤的时候比咱们几个还能打,依我看,趁他昏迷不醒,干脆弄死埋了。” 
  “汪藤!”胡二出言呵斥了叫汪藤的年轻人,道:“先生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
  汪藤闻言不以为意,但终究是没再说什么,而是将目光百无聊赖的转到了角落里的少年身上。那跟着老人一起进门的少年,名叫林小川,平日里甚少和战士们来往,今日不知为何被老人拉来了这里,看那副神情,似乎有些不情愿。 
  林小川似乎觉察到了汪藤的目光,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汪藤似笑非笑的表情。林小川显然不太喜欢对方,目光甚至都没停留就转开了。随后,汪藤面上的笑意骤减,望着林小川的表情添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味道。 
  “无妨。”老人宽容的笑了笑,又开口道:“不知道诸位都是什么心思?这里躺着的毕竟是个大活人,这生死一念之间,让我这个老头子做主,倒真是有些为难。”
  众人闻言都不愿先开口说话,而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坐在屋子正中的那人。那人此前一直不言语,这会儿似乎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便开口道:“先前我们讨论过了,大家都觉得留这么个身份不明的战士在身边,不太稳妥。”
  方才持相左意见的人,此刻竟然都没有出来反驳,看来是不想得罪说话之人。 
  “我哥的意思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意思。”一边的汪藤开口附和道,方才开口那个人叫汪达,虽然看着比汪藤大了近二十岁,但却是汪藤的亲哥哥。 
  汪藤的话自动代表了所有人,而不愿被他代表的人都选择沉默。 
  老人闻言表情倒是没怎么变化,而是又低着头细细的打量起了地上的青年。良久,老人开口道:“我看这孩子伤得极重,救不救得回来都是未知,即便是没死,想必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恢复。”
  老人说罢抬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胡二,对方意会,遂开口道:“先生说的倒是有道理,依我看就算是要弄死也不急于这一时,倒是可以先留他几日,若是他醒过来了,我们可以问清楚他的来路,到时候觉得不妥再处置他也不迟。”
  “哥,你说话呀。”汪藤看着坐在屋子正中的汪达提醒道。
  汪达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面上露出了犹疑之色。
  “如果大伙儿还信得过我这个老头子,此事不如就先依胡二的法子,咱们有十二个战士,总不会让一个伤成这样的毛头小子钻了空子。”老人道。
  “先生说的是,只是若出了岔子,就后悔莫及了。”汪达开口道。
  老人笑了笑,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立在角落里的林小川,少年见他目光看过来,有些莫名其妙,只听老人说:“那便由我来做个保,今晚我将人带回去,等他醒了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交待清楚来路。若是中间出了岔子,便算是我的责任。”
  “你负得了责么?”汪藤开口问道。
  “汪藤!”胡二和汪达同时开口呵斥,汪藤随即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于是便讪讪的住了口。 
  老人也不恼,慢条斯理的看了汪藤一眼,没说什么。
  倒是胡二看不下去了,开口道:“当年大伙儿被丧尸追得走投无路,是先生带着咱们找到了这片安全的山坳。在场的十二位战士,都是在先生的帮助下觉醒了异能,这才获得了和丧尸一战的实力。先生,自然是负得了责的。”
  其他人闻言颇有赞同之色,汪藤见状,小声嘟囔道:“那是以前,现在和往后……”
  “汪藤。”汪达到底是知道面子不能轻易撕破的道理,于是开口道:“先生既然要作保,那自然是负得了责的。” 
  汪达是个老狐狸,他等的就是老人这句“能负责”的话。今日之事,说白了,那陌生人是死是活,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若弄死了便算,若是没弄死,留着问问话,说不定能问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只是,弄死或者留着这样的话,他自己是不想说出来的,毕竟说出来了就要承担后果。在老人“负责”的话出口之时,他甚至暗自想着,若是这陌生人真出了岔子,倒是一个打击老人的好借口。
  汪达老早就看老人不顺眼了,只是碍于身份和面子,一直无法发作。 
  “小川……”老人开口叫了一句角落的少年。
  “啊?”林小川没想到自己突然被点名,颇为不自在的迎着几道目光应了一句。
  老人提步朝门外走去,朝着一脸懵逼的少年丢下一句:“将人背回去,往后由你来照看。”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小川抬头一看,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看了一眼门口,老人丝毫没有要等他的意思,于是他只得硬着头皮走向了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人。 
  屋里的人见事情已经定了,也便各自散了。林小川待人走得差不多了,才拖着地上的青年,由于对方身形比他高大,林小川将人背起来之后颇有些吃力。
  “要不要我帮你?”汪藤在一旁开口问道,手上却没有动作。 
  “不必。”林小川背着人就往外走,丝毫没有搭理汪藤的意思。
  汪藤见状颇不死心,似乎还想追着人说什么,却被自己的大哥叫住了。
  屋里只剩汪家两兄弟,汪达开口道:“你要记住,林行这个老家伙只要还是牧者,他的孙子你就不能动。想要做一个令人信服的人,表面功夫总不能欠了妥。”
  “什么破牧者,过去再有用,也不能吃一辈子老本儿啊,往后丧尸也死的差不多了,咱们根本就不需要牧者。依我看,你就一句话的事儿,让他做个普通人,谁敢有意见?”汪藤道。
  “我可不想被人说成忘恩负义。”汪达道,“不过,也不用着急,他既然将这个烫手山芋接到了手里,咱们要是不让他烫出点伤来,都对不起他这幅热心肠。”
  汪藤闻言目光一亮,显然对自己哥哥的手段颇为信任。
  那个昏迷不醒的“烫手山芋”,此刻正毫无所觉的趴在林小川的背上。他倒是临时没烫到老牧者林行的手,只是滚烫的身体紧紧贴着林小川瘦削的脊背,让林小川忍不住暗道,背后这家伙这么烫,估计就算烧不死也得烧傻了。
  背回家这么个烧傻的家伙,将来恐怕除了天冷的时候暖暖床,是不会有别的用处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提示:
1  受君并非武力型,而且不是天生的强者,是一点点不断升级变强的,望周知;
2  本文是架空类型,请勿考据。
祝大家看文愉快~~
 
  ☆、与你有关
 
  林小川一路背着背上的“烫手山芋”回了家,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快被那家伙滚烫的胸膛贴熟了,只恨不得赶紧将人丢下。
  老人似乎猜到了在少年的想法,在少年进门之后就开口道:“放到你的床上,好生照看着,死了算是你的,活了也算是你的。”
  林小川很想反驳,但是实在是喘不上气,只得背着人进了里屋,将人扔到了自己床上。
  他随意在对方身上检查了一下,发觉对方身上多处外伤,尤其是左侧肋骨处和左侧大腿部位,各有一道很深的刀伤,除此之外身上的小伤就不计其数了。不知道是不是方才被自己背着的时候扯到了,许多伤口周围都渗出了新鲜的血液。
  这么折腾都没死,命也是真大。 
  借着昏暗的火光,林小川这时才得以看清那个“烫手山芋”的脸。虽然那张脸上沾着血污,而且因为失血过多面色有些灰败,但是男人分明的脸部轮廓依旧十分明显,可以想象的出,血污之下应当是张俊逸非凡的面孔。
  可惜,林小川没什么心思去在意这个家伙的长相,眼下他有着一肚子的不痛快,而且其中有一半儿都是这个生死不明的家伙引起的。
  “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么?”林小川将“烫手山芋”扔在床上就不管了,转而走出外屋,开始朝着老人诉说他那一肚子的不痛快:“不管他们怎么说,您都不插手,怎么一转脸儿,您就把人给弄回来了?”
  老人为了对孙子的不痛快视而不见,只得强行装作闭目养神,懒洋洋地道:“是你弄回来的,你可别赖在我头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