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读档重来 作者:一片银杏叶(上)

字体:[ ]

 
文案:
在经历过末世、背叛、切片研究的封钥函重生回了末世前半年的时候。
发现自己面部神经基本没救了的被强制性.面瘫.重生的受君感觉自己有种想要分分钟打死之前背叛他的猪队友的冲动。
不过比起未来要打击报复的猪队友,重生后的封钥函意外捕获了一只重生前的“老熟人”
说好的研究院鬼畜.变态.三观扭曲的那只生物呢?这只被同学欺负的一小只是什么情况?
但是不得不说,幼年期三观端正(系统君:呵呵哒…你确定?)的小家伙还是挺不错的萌物~
封钥(yue)函:来,叫哥哥。
葑斩廖:【拉衣角,温暖笑】哥哥。
封钥函:(好萌!感觉心要被萌化了~( ′▽` ))
多年后…
封钥函:…你说当年一个三观端正的好少年到底是怎么自己把自己扭的比中国结还复杂?
葑斩廖:呵~【整个圈住,抱紧】
总之,这就是个重生之后养各种包子,拉起一队神一般的队友、睚眦必报并且涉及一点前世今生的爽文!
爽文!
爽文!金手指粗壮的爽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当然,此故事属于伪兄弟年下养成文不喜勿入呦_(:з」∠)_
主受,强强,无虐,金手指苏爽,1V1,伪兄弟养成,年下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本文三观不正,不喜勿入。跑过来说我家儿砸们如何如何的自动无视,手动拜拜。【傲娇脸】
三观不正蛇精病攻X外在表情缺失内心弹幕受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钥函,葑斩廖 ┃ 配角:请读者君们自己愉快挖掘摸索_(:з」∠)_ ┃ 其它:大写的HE,强强,伪兄弟养成,年下,1V1,苏爽到飞起的金手指,保证打死卖糖的专注亲妈不动摇,副cp数量配对待定喽,这个真心是看思路和心情哒_(:з」∠)_
 
  第一章:重生快乐【改排版,英文删掉了(摊手)】
 
  
  与往常无异的一日生活普通且平常,每个人依旧着两点一线的日常与往日并不不同。
  阳光一如既往的洒落在大地的每寸。
  或许有人会看着初升的太阳感慨一声,啊,又是新的一天。
  或许…真的又是新的一天?
  封钥函伸出手,缓缓的握拳再松开。
  要知道,在他睁开双眼前这个动作可是一个不可触及的奢望。
  记忆的最后一刻停留在望不到尽头的丧尸潮。
  机械化的拼杀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满目都是或红或黑的血色和断肢。
  终结是一场盛大的大爆炸…还有那个人,到最后依旧笑的肆意张狂拥着他的那个男人。
  怎么说呢…
  封钥函将窗帘拉上,仰面躺倒在熟悉又陌生的大床上叹了口气。
  让他来形容的话,那人就是个对感兴趣的事物彻头彻尾一根筋的白痴。
  不过见过他一次,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极限”
  是的,他重生了。
  在他死于研究所所制造的大爆炸后。
  不过…
  有些疑惑的抚上自己的嘴唇,封钥函淡然无波的表情上闪过一瞬的茫然。
  那个家伙在爆炸那一刻,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欠揍的事?
  想来在他最后的CAO作下应该是死不了,也算是还他陪自己这些年的人情。
  想了半天无果。
  封钥函表示:让那些不明事件都去见鬼吧!
  反正是真.上辈子的事了,再说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说实话,封同志的性格从某些方面来说,通透的真真可以算的上是谦谦君子。
  不过这也遮掩不住他本性的睚眦必报。
  ——有句话不还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不过有关于选择性忽视的‘不明事件’,小函子相信你以后绝对会后悔的。
  未来的事以后再说,话说这厢封钥函正对着面前的试衣镜…默。
  他真傻,真的,傻到没边了…
  上一世被研究所囚禁了近十年,再出来时就是生命的终点。
  十年无休止的被实验,时间可不是说着玩的。
  所以在无休止的折磨下,原本的谦谦君子就彻底的被折腾成了面部神经坏死。
  试图对镜子扯出一个笑脸,结果…封钥函默默的捂脸,惨不忍睹镜子都裂了。
  在自己所有面部表情只能做到10°微调的设定下,封钥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excuses me?
  他重生的代价是面部神经这款app彻底被他卸载吗?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友谊的小船就这样说翻就翻。
  不说了…他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总而言之,现下哪怕封钥函的心里有一千头神兽呼啸而过,表面上也能做到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
  说好做彼此的小天使呢?表情君【面无表情】
  表情君:哼(高贵冷艳)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封钥函不用那么糟心。
  至少他没有面部表情的时候,还是一个回头率很高的冷脸酷哥。
  至少还犯不上像是被欠几百万没还的那种类型。
  封钥函:………这一点也不让人高兴好吗?
  “毕竟在末世再次来临的时候,不必再整日笑着跟人打好人际关系。”
  “不是吗?”
  封钥函摸摸脸,眼神没什么波澜。
  毕竟他已经亲身证实过了一次。
  在末世,人心永远都是最恐怖的东西。
  上一世末世之初,他发现了特殊的能力一心想着能保护好朋友。
  从小就是孤儿的他,一门心思把一切感情都放在了朋友兄弟身上。
  辛苦换来的却是什么?
  想到这里封钥函露出一个怀念的眼神,打了个响指。
  “System”
  【系统生成中,开始收录宿主资料中…正在生成…】
  【生成完毕,各项指标录入中…】
  【开始录入…哔,发现追溯——自动追溯系统开启】
  【系统追溯成功,宿主系统同步中,请稍后…】
  【同步完成,系统化完成,开启数据化程序…】
  【哔——系统数据同步化已生成,搜索宿主年龄中…】
  【录入中…宿主:封钥函年龄:25……数据化完毕,年龄已锁定。】
  【各项录入完毕宿主,欢迎回来】
  严谨却不失空灵的声音一声声响起,封钥函细细的听着。
  想起前世的慌乱,再看看现在淡然甚至说是怀念的姿态。
  两者在记忆中加以对比,让封钥函不由微微勾起了些许嘴角。
  “好久不见。”
  是了,这就是他被人背叛的引子。
  ——末世前他所得到的系统。
  特殊的能力在末世的变异觉醒下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关键点是他被数据化的身体。
  ——试想一下,高比常人的恢复速度,由系统减伤所带来的伤害值降低。
  还有丧尸病毒的免疫,这些特性完全可以激起人性的贪婪。
  当然,他并不是那种傻傻单纯任人摆布的圣母白莲花。
  当他察觉到政府即将对他做的事情后,立刻展开了一场你追我赶的大追捕。
  不过真正葬送他自由的人,却是他的那些“好兄弟”和队友。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被那些曾经他以为可以交付后背的下药交给研究所时,那伪善的表情。
  还有那口口声声的“为了大家。”
  “不能光顾自己自私自利…”
  这样算来,他从进入研究所开始已经有十年没有召唤过系统了…
  夜深,封钥函强制自己闭上眼睛躺在床上进入睡眠。
  刚刚重新被系统改造的身体还是需要好好适应。
  只是在他闭上双眼之后,上一世的记忆就犹如走马灯一般把他拖进无尽的黑暗。
  研究所冰冷无基质的仪器滴滴作响,封钥函被束缚在研究台上望着白的刺眼的天花板,眼神像是失去了焦距一般。
  【当语言被束缚——
  所要表达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听我说了那么多,也该给我些回应吧?”那人的声音有些慵懒,但却带着调笑的意味,和这个环境完全不搭。
  【——啊,如果能的话…】
  封钥函的睫毛颤了颤,如果不仔细观察,或许会把封钥函当成只没有生命的精致傀儡也说不定。
  画面一转似乎来到了另外一处,封钥函眼前一阵模糊,身体反馈回来的信息是一阵无力,还伴随着隐隐的阵痛。
  “…去告诉那个死老头,我看上他了。”
  封钥函知道这个声音属于那个肆意妄为的男人,不过他却不能很好的辨别出他的声音来源于哪里。
  【——这一次又是看上他身上什么样的利益了呢?】
  他的指尖微微动了动,虽然只是漫无目的想着,但是眼底却是不自觉的出现了些许光亮。
  “…钥函,我带你出去好不好?”
  那人这样对他说,当然一如既往的没有得到回应。
  【——…有这样的机会吗?】
  他张张嘴,却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当双手被禁锢,再多的挣扎都没有可能】
  “血压上升,接下来试试这个试剂…”
  身周除了仪器急促的滴声,最清晰可见的就是研究人员的讨论。
  随着他们的一次次实验,封钥函就像是毫无感觉一般,丝毫没有半点反应。
  【——不要!不要,谁…谁来救救我…】
  身体和灵魂仿佛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两个个体,被囚禁在身体中的灵魂无论怎么崩溃的大喊挣扎,身体都不能做出一丝丝的反应。
  “真是神奇啊,这样的体质。”
  【——……救救我…】
  封钥函的目光似乎又一次的开始涣散。
  “…你们又要对我的小钥函做什么?嗯?”
  四周似乎寂静了一个瞬间,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他平日里总爱挂起来的微笑一样,不过不能忽略的是其中危险的意味。
  “啊——!是那个疯子,快走!”
  研究室里似乎开始混乱了。
  “反正0号实验体的数据收集的差不多了,博士交代了不能招惹那个人。”
  明显有人心生畏惧,悄悄的想要离开。
  但造成这场混乱的罪魁祸首,貌似不是那么想要轻易的放过他们。
  “嗯—?你刚刚是用这只手触碰到了吗?”
  封钥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是个任性的家伙呢…怪不得最近没有太多人物接触的实验了啊…】
  封钥函努力的想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但是力不从心。
  “…真是可笑呢,什么叫函的数据都被收录的差不多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