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读档重来 作者:一片银杏叶(下)

字体:[ ]

 
  第六十一章:上一世后遗症
 
  “你可真够胆大的……”封钥函沉默片刻之后,还是败给自家弟弟的这种两辈子都改不过来的‘挑战’意识。
  “哥哥发现了?”葑斩廖微微笑着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封钥函伸手就给他头上吧唧的拍了一下“你也是好运气,在吸收自己收服的变异植物的时候竟然还敢顺带延展出去悄悄吸收其他有变异倾向植物的异能,要不是当初还算是末世刚开始那两年,现在再看看到底是谁收服了个谁的。”
  “不会的,”葑斩廖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我还有控制液体的能力,如果遇到察觉或是反抗的直接抽干它就好。”
  “而且我答应过哥哥,我会回来的。”
  封钥函抬起来的手一顿,最后还是落在葑斩廖的头上揉了揉“你啊。”
  果然过了多长时间葑斩廖这性子都不会轻易地改变,无论是那种疯狂不羁的性子还是对自己许诺的执拗。
  不过想到刚刚他说的有关于‘睚眦必报’和执拗的这个话题,封钥函突然不可抑制的一个僵硬。
  “哥哥?”
  很是贴近封钥函的葑斩廖,当然是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封钥函身体上的变化。不由将头抬起来疑惑的看向他。
  “啊……内个,阿廖。”
  封钥函看起来有几分不自然的偏开视线,莫名的带上了几分心虚的意味在里面。
  “你记起来上一世……你是怎么……”
  话说了一半,封钥函的嘴里突然又像是卡带了似的怎么也说不出最后的那一个字。
  ——他该怎么问呢?
  ——在末世想要寿终正寝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万一有挑起了葑斩廖上一世不愉快的记忆了要怎么办?
  思绪百转千转,但无论如何最后的那一个字封钥函却是怎么也问不出口了的。
  当然,了解封钥函身上方方面面精准到每一个小细节的葑斩廖当然察觉到了封钥函说不出口的,从他的表情和眼神里的由于他也是能猜出个大概。
  “我暂时,不记得。”葑斩廖笑了笑很是平淡的接过了封钥函怎么也没办法继续说出口的话题。
  “在我能够看到的记忆中,有很大的一部分的顺序是完全打乱的。”葑斩廖眯了眯眼,似乎在回忆。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场大爆炸。”
  听他这么说封钥函僵的跟一块棺材板似的,就连呼吸都放轻了很多。
  但葑斩廖似乎毫无察觉的样子继续往下讲“我又在那个记忆的片段里看到哥哥哟,不过在那之后我就不太知道了。”
  “这样啊……”封钥函很是掩饰的笑了笑,但身体却是本能的放松了一些。
  具体形容这样的感觉?
  ——啊,大概就跟最终审判被判了延缓的感觉差不多吧。
  这种认知让封钥函心累到无以复加。
  要说他为是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那可是和葑斩廖上一世的性子为那完全全的挂钩息息相关。
  上一世的葑斩廖是个说一不二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偏执到极点的一个存在,他想要做的事情无论要经历多么惨烈的过程只要能达到那个结果,他可是完全都不会顾忌的。
  尤其是在承诺要救自己出去这件事上面,封钥函可是整件事情的当事人之一。
  但是!
  事情就坏在这里了!
  封钥函心底欲哭无泪,原本他重生之后就把这件事情给抛在了脑后,直到现在发现自家弟弟有可能恢复上一世的记忆之后,冷静如斯的封学霸彻底方了。
  如果单是他自己重生了那完全就可以让整个过去随风远去,这一世他养养包子带带队友复复仇最后圆圆满满HAPPY ENDING大结局是没跑了。
  但是葑斩廖也算是即将变相重生了……
  这就算总账的日子也快要到了……
  ——当初葑斩廖救出自己却发现在劫难逃的时候,绝壁没想到自己还能继续活下去。
  ——毕竟原来还对他说过‘希望和他一起去地狱’的这种话。
  ——原来没想到以为是朋友之间注重情谊,自己压根没往别的方向想。
  ——现在开成公布知道了当时葑斩廖真正的心思,再想想当初葑斩廖把自己救出去之后他拼尽全力数据化把人护下来的行为有多蠢。
  简直就是做了个大死的!!!
  ——这种举动绝对会被之后狠狠地记上一大笔的好吗?!
  这一刻封钥函简直觉得人生灰暗。
  “哥哥?”
  封钥函心里有多崩溃葑斩廖当然是不知道,看封钥函沉默许久葑斩廖心下也是有了些许了然。
  封钥函抬手揉了揉葑斩廖的脑袋“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安排。”
  ——而且他现在如果在留在这里看着葑斩廖的脸的话,他会怀疑自己会不会突然当场哭出来。
  真是心塞到无以复加。
  看着自家哥哥离开的背影,葑斩廖不由得眯了眯双眼。
  他没有告诉哥哥的是,虽然记忆不完整顺序也有些凌乱,但他却是可以从中感受到一点淡淡的情绪,而这些情绪从他能回忆起开始也是与日俱增。
  同样是没有哥哥的记忆画面,但是有一些却能给葑斩廖一种隐隐的愤怒以及哀伤。
  就像是一只被抛弃了的怪兽,被关押在他脑海深处哀鸣,自己舔舐不为人知的伤口一般。
  “哥哥……”
  葑斩廖的声音如同叹息一般。
  “同样的事情,你不能再做第二次了……”
  **********
  第二天一早,封钥函醒来的时候毫不意外的是和葑斩廖几乎0距离纠缠在一起的。
  虽然这样额头贴额头的姿势很是温馨和舒适,但是被比自己竟然还要再高一些的‘弟弟’拥进怀里的这个姿态睡了一晚上的封钥函是拒绝的。
  ——总感觉自己哥哥的高大形象已经碎了一地了呢。
  封学霸:所以,system你就不能解除系统锁定吗?求长高。
  【系统:愚蠢的宿主,哪怕是能解开你也已经没办法再长个了,认清现实吧愚蠢的人类。】
  封学霸:…………
  封学霸:虽然就是个完全不成立的假设,被这么干脆利落的拒绝掉了也是很不爽的节奏。
  封学霸:还有是来告诉他他家system最近又在研究什么奇怪的东西?
  “哥哥早安。”早在封钥函睁开双眼的时候,葑斩廖也连带着从睡梦中醒来。
  十分自然的凑上前来亲了亲封钥函的唇角,葑斩廖歪头冲葑斩廖道了个早安。
  “…………”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把这一套动作练的那么流畅自然的?
  可能是刚刚睡醒OR被系统打击的不轻的缘故,封钥函感觉自己的CUP运转的好像稍微有些迟缓。
  看着封钥函难得才能露出的茫然小表情,葑斩廖不由觉得心下火热了不少。
  不委屈自己的内心,葑斩廖再次凑过去给了封钥函一个热情无比的深吻。
  ——等等,就发了个呆的空档你要做什么?!
  终于在自家弟弟抑制不住的想要把两人之间的零距离发展成为负距离的时候,封钥函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把人糊开,面不改色的整理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声息被解得门户大开的上衣。
  这真是一个忧伤的故事,封钥函想想自己目前仅仅比自家弟弟高上那么一些的能力以及等级,顿时感觉累爱。
  现在他还能用武力压制,万一哪一天自家弟弟的等级比他再高……
  ……估计是会被吃干抹净没跑了……
  为了方便重新上路,封钥函一行重新回到当初他们折腾了不短时间的那条大河旁。
  而且为了庆祝葑斩廖的归队,好好地吃上一顿当然也是有所必要。
  葑斩廖站在水边,嗅着清爽的水汽感觉自己关于液体控制的异能分子似乎在身体活跃了起来。
  “这条河似乎有点变化?”
  观察了许久,葑斩廖突然出声道。
  “嗯哼,前两年水位暴涨过两次,听封封说整个河道都拓宽了一倍左右。”赵邱文看了两眼然后指了指这边当时走过的下桥口。
  “看到那边没?已经被淹了有个五六米远了,这边还算是好对面奉市的沿河几乎整个都变成水下城了。”
  葑斩廖看了看原本下桥的地方附近五米之内都变成了一片汪洋,葑斩廖想起封钥函和他说过的‘没人在奉市修建基地’的事情顿时了然。
  毕竟奉市是靠山傍水,这一次水位暴涨来的毫无征兆万一修建了基地之后再来这么一遭,那简直就是在原本就不乐观的基础上雪上加霜,受到的损失简直是不可预估的。
  “那些个不管我们的事情咱就不管了,”赵邱文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说今天借着你的福可是有口福了,封封这些年又不常下厨可算你是出来了。”
  “所以呢?”葑斩廖挑眉“你就是个等着混吃的?”
  “啧,我是给你们留了个多废柴的形象?”赵邱文一摆手“今天的主力可是本少爷知道吗?”
  说着就看赵邱文从空间里伸出了一段明显是被加持过的金属绳索,然后熟门熟路的绑在了不远处的一块很是扎实的巨石上。
  看他熟练的动作以及不远处上那石头稍有的磨损痕迹,葑斩廖就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干了。
  “看好喽。”赵邱文指了指那根直接延伸进自己空间里的金属绳索,看看远处河面上的某处然后拍了拍手。
  下一秒,葑斩廖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只硕大的鱼钩直接砸进了河里,连在后面的还有一段接着虚空的金属绳索,看效果可是和被拴在他们旁边的这一段一模一样。
  “怎么样?少爷我厉害不?”赵邱文一摆手,笑的灿烂无比。
  葑斩廖不理他,反倒是对那消失在虚空里的绳子挺感兴趣的。
  “邱文的空间异能在这些年里训练出了自己的攻击方法。”封钥函见赵邱文和自家弟弟在这边看着河面很感兴趣的样子,也一块走过来围观。
  “是吸收?”葑斩廖见封钥函来了索性直接询问。
  “确切点的说法叫做‘空间的再利用’”封钥函想了想,这样解释道“把对手的攻击转进空间里,然后成为自己的的攻击再返回去。”
  “为了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我当初可是练了好长时间的空间收纳和释放范围。”赵邱文看了看远处平静无波的水面,再看看这边没什么变化的绳索,见没有什么动静不由耸肩。
  “说到当初的训练简直满满都是辛酸泪。”
  “不过应该会有弊端的吧?”葑斩廖想了想。
  “的确,”封钥函点头“所有的物理攻击只能用跑的,要不然也不会被琅柯打的那么惨。”
  赵邱文:…………怎么什么话题都会莫名的拐到我的实力问题上来?
  心好累!
  正聊着,旁边的绳索突然一紧。
  赵邱文瞬间回复了神采奕奕的表情,一招手“鱼上钩了!”
  说着葑斩廖就见赵邱文顺着那块巨石开始绕圈圈,着这个期间他发现拴在石头上的绳索在一圈圈的增多,同时另一边被埋在水下的鱼钩猎到的猎物也在缓缓冒出头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