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咦?有条金大腿让我抱! 作者:想雨

字体:[ ]

 
 
文案
为了在末世活下去,冉珃只好自食其力,开家旅店,赚点晶币。
虽然客人都奇葩了点,但我是丧尸我怕谁?!
 
有天,小丧尸正在数晶币
 
 
面前突然递过一颗闪亮亮的晶核
小丧尸惊喜抬头\(≧▽≦)/
Σ(`д′*ノ)ノ怎怎怎么是他……
小丧尸想跑,
晶核也不要了,
可是——
从此以后,小丧尸就在某人怀里开心地数晶核\(≧▽≦)/
 
文案它在这里:重生后成了丧尸冉珃内心是崩溃的,上一世死得太痛苦,他决定去傍上一条金大腿活下去。他才不会说,他是觊觎金大腿的美貌呢~
 
小丧尸可清冷可呆萌可软可容易推倒,收藏不来一发咩~~~~~
 
~~~.宠宠宠,双向暗恋,
~~~~主受,1V1,HE,
 
 
内容标签:甜文 重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珃,凌煊 ┃ 配角:周六,楚寒 ┃ 其它:暗恋,重生,末世,
 
 
 第1章 一命换一次心动
 
    冉珃被丧尸抓了。
 
    那尖锐的爪子竟然是从背后刺进了心脏。
 
    可是,他不后悔。一命,换一次心动,值得。痴痴的看了那人一眼,便眼前一黑。
 
    四周一片黑暗,撕心裂肺的痛从后背直达心脏,再从心脏出蔓延到四肢百骸,接着,那感觉还窜上了大脑,侵袭了神经末梢,临死前的折磨,太过痛苦,太过难受!
 
    仿佛有烈火在身体里燃烧,淬炼着每一寸血肉,冉珃忍不住咬紧下唇,蜷缩起剧烈颤抖的身体,然而,并不能减轻一丝一毫的痛。无尽的痛楚包裹着身体每一处,似乎永无止境。
 
    但是,这些,都比上那人最后一句“滚出去!”让他窒息。
 
    那是他得知了那两家的阴谋跑去准备相告时,得到的三个字。
 
    那个人,永远似极地寒冰,漠然无情,永远不可能回头看一眼。凌煊,如有来世,我选择不再遇见你,这样,我就不会喜欢上你了。
 
    “咚咚!”
 
    修长的手指微曲,敲在了木质的办公桌上,从声音听来,敲桌子的人心情似乎是不好的。
 
    正趴着睡觉的人一下惊醒,抬头对上那无比熟悉的脸庞,一张俊美到妖孽的容颜,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下垂,正看着他。
 
    不过,他现在无暇欣赏,腾地站起来,抓住了那人的衣袖,急切地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那桃花眼里似乎闪过什么,却是没让冉珃看见,依旧面无表情,用惯有的语调,冰冷,淡漠,又高不可攀,“冉助理,现在是两点四十分,超过午休时间整整十分钟,你改的方案呢?”
 
    方案?什么方案?他们什么时候有午休了?那都是末世前…
 
    不是,冉珃下意识地往自己背后摸去,他的伤这么快就好了?不是根本就没办法救吗?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面前的人,触电似放开了自己的手,由于站立起来的高度,后脑勺正好对着了后面空调的出风口,也让他瞌睡全醒,不,意识归位。
 
    在他一脸懵比惊讶眼神四处扫射时,那尊神已经出了门,留下一句“清醒了来我办公室。”“啪!”带上了门。
 
    冉珃慢慢坐了下来,盯着自己桌上右上角的日历本,7月21日。再次轻轻抚了抚后背,然后点开了电脑。
 
    熟悉的企鹅头像闪动着,办公室其他同事已经在认真工作了,当然,如果不点开那个对话框的话看起来是这样的,
 
    【冉冉,你刚刚怎么啦?】
 
    【冉冉,憋理那个黑桃花】
 
    【就是,一点都不解风情,来姐姐怀里,摸摸头】
 
    【冉冉写的我给108个赞】
 
    【哎你们说,这黑桃花……】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黑桃花】
 
    【三天不打你,又叼了?】
 
    ……
 
    两分钟,群里两百多条信息,当然,后面就是斗图大会。漫暴,银馆长,自制表情包轮番上阵。
 
    冉珃也终于回了神,长舒了一口气,他回来了。
 
    从那个丧尸遍地,残忍可怕的世界回来了。
 
    随后又开始苦笑,他刚决定不再见那人,却睁眼就看到了,思绪有些飘远,真的好痛……
 
    突然一个黑色的头像闪了起来,冉珃一诧,思维会笼,心也跟着不正常跳了起来,那个头像,他太熟悉,暗骂自己不争气。
 
    不过,要我去办公室?
 
    任命地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还是他来公司从实习生刚刚转正,却已经被他们口里所谓的黑桃花找麻烦不下十次了,每次都能挑出刺,就算他弱弱地写了个宣传语,也能被他在一句话里找出一个用词不当的错处。
 
    以前他是挺怕他的,那人的好皮相都是骗人的,往那一坐,优雅贵气天成,眼神一扫,无形的气场散开,公司就没有人敢喘气,当然也包括他,大概这是所谓的大家族豪门的修养与久居高位的气场。
 
    不过现在嘛,和丧尸比较,这都不算个啥,就算现在与太阳肩并肩,到时候还不是只能和丧尸嘴对嘴,再加上上辈子和这人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敲门的他很淡定。
 
    却在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后莫名紧张了一下,谁让他刚刚醒过来没清楚状况就抓上去了呢,唉…
 
    桌子后面的人扫了他一眼,“坐。”
 
    当年的他是万万不敢坐下去的,不过现在,冉珃撇撇嘴,一屁股就往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去。
 
    这个角度,正好看见那人完美的侧脸,如简笔画勾勒出的线条,那般优美,那般,让他着迷。
 
    他听见那人一如既往地开口:“冉助理,开头为什么要放这张图片?还有,下面这些词,你觉得这样用合适吗”
 
    为什么要放图片?这是他一向的风格,美照镇楼啊懂不懂!
 
    哪个开头?虽然他记性不错,但不代表可以记得两年前的今天他写了些什么。
 
    想了想,沙发上的少年开口:“凌总,这是我关注了现在几个最火的大号后总结的风格,咱们这款产品的消费群体主要是大学生和年轻白领,若是按照原来的传统格式介绍功能用途,我觉得他们不一定有耐心看下去。所以我觉得开头那张动图……”
 
    低悦清濯的声音不急不缓地在安静的办公室响起,电脑后的人视线已不知何时移到了少年的身上。
 
    对方正微微前倾了身体,在侃侃而谈,完全没有了前一天跟他说话时的紧张局促,有些诧异,莫不是小猫终于被自己惹毛了,开始亮爪子?
 
    待少年说完,看着那双清澈纯净的眼睛,他淡淡说了句“哦,这只是你以为的,并不是我以为的。”
 
    果然,下一秒,那双眼微微瞪大,似乎有些生气,又无奈,清澈的眼底有些复杂,然后,少年突然又收敛了所有情绪,慢慢开口:“既然如此,这个文案还是等杨姐回来了再写吧,暂时还达不到凌总的要求,我这就回去好好学习了。”
 
    说完,再次深深地看了那个人一眼,起身就直接出了办公室,走廊上,偶尔有认识的同事跟他打招呼,冉珃一反常态只淡淡点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继续晃神。
 
    死亡的痛苦感觉那么清晰,他又一下子在那个人面前醒来…小心脏没看起来辣么强大,晃神…
 
    恍惚着过完了一下午,出了办公区,外面的喧哗一下子钻进了耳朵,川流不息的车辆,周围来往的人群或嬉笑或讲电话或匆忙行走,商场悦耳的音乐声,电子屏上五彩纷呈的广告,路边商店的吆喝……
 
    这一切,在一个城市的商业中心太正常不过,也在其他的商业中心上演着,只有心不在焉行走的少年知道,这一切,都会在一个周后消失。
 
    一楼美食城里,统一工作服的师傅们正在热情招呼着,以前他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人多又吵,高峰期时还要和很多陌生人坐在一桌,所以基本都是打包带走。
 
    现在他看到擦桌子的大妈都觉得可亲切了,打饭的小哥也挺帅的。
 
    买了一份久违的卤肉饭,在靠窗边上的一张桌子上慢悠悠吃着,听着四周的谈笑怒骂八卦声,终于觉得自己是的的确确回到了末世前,只是——
 
    一周后,就是灾难的日子。
 
    7月28号,天空会亮起极强的白光,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片绚白,随后陷入沉睡。
 
    三天后有的人会醒来,有的人不会醒,有的人在那一年光幕中发生病变,有的人则会进化,觉醒异能。
 
    当然,很大一部分,是普通人,但只要被病毒感染的人抓到咬到,三个小时也会病变,变成所谓的丧尸。
 
    而冉珃,则是比较特殊的既没有异能,也不会被感染的一种人,所以上辈子才能成功到达京城,并活了那么久。
 
    只是,最后,他还是死在丧尸手里,坚硬的指甲刺进了他的后背,身体几乎是被撕成了两半,那种痛,到现在,他都还没缓过来。
 
    不过,他依然不后悔,一命换一次心动,足够。
 
    这份本就不该有的感情,永远没有结果的守候,在他被痛苦包围时,就决定放下了,死亡,太痛苦。
 
    他做不到再去坚守一个根本就不可能的暗恋,做不到两辈子重复一样的路,做不到再去默默守候,做不到再去面对那人的冷言冷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