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大波前世后宫正在来袭 作者:镜无邪

字体:[ ]

 
 
文案
 
重生后,我想弥补上辈子对那些深情的亏欠,只是……为什么美人们都变成了男人。_(:зゝ∠)_
 
清冷道宗师尊攻√
合欢老祖妖魅攻√ 
算尽天下智者攻√ 
魔界战神心机攻√ 
芝兰玉树君子攻√ 
属性不明双子攻√
狗血狂泼√
三观要正√
寻物启事寻找节操√
想到哪里写哪里√
响应国家政策最后必定1V?√
轮回镜提示:一大波前世冤家正在来袭……
--------------------------------------------------
 
第1章 一悔前尘
 
    一悔前尘
 
    青冥境,轮回台。
 
    风卷起尘沙,扬起驻足在轮回台下人玄色的衣袂。
 
    云从四面八方聚拢,层层叠叠笼罩在轮回台上方。方圆千里内有些道行的人察觉天色异象都已飞速逃离。
 
    因为这是劫云,大乘境界大能飞升仙界才能有的劫云。
 
    青冥境人们的记忆中从未有人可以登顶大乘境界更别提破碎虚空飞升而去。在流传下来的书册中,飞升时凝结的劫云足可以毁灭方圆千里的一切。
 
    况且,比劫云更可怕的是渡劫的这个人——忘尘剑陆青。
 
    忘尘剑陆青此名冠绝四极大陆之时,正逢道魔大战。陆青横空出世,联合四极势力将魔人逼回方外之境。天下修者敬他,重他,但是所有人也都怕他。
 
    因为他百战百胜,所到之处必是刀山血海。因为他铁血立威,敢不从者挫骨扬灰魂飞湮灭。
 
    更是因为他的无情。
 
    陆青修的是无情道忘尘决。千百年来未曾有人在无情道中有元婴以上的成就。每个人在心中必然会有一两个希望珍之重之的身影。而修无情道需断情绝爱,摒弃诸缘。若有所念动,必受心魔所噬。无情道道宗早已衰败,直到陆青横空出世。
 
    陆青仰头望向苍穹顶空,低声一叹,“修行千载,大道终不负人。”
 
    四周风起云涌,黑云低沉的压下,白日已宛如黑夜。虚空破碎的裂口显现在天际,雷电撕裂苍穹,拉下白惨惨的光芒照亮了陆青的面容。
 
    陆青的眉是剑眉,远山色的眉下眼线狭长凌厉,顶好的英气面容宛若被一层冰雪覆盖,孤傲高绝。
 
    陆青踏上轮回台的台阶。
 
    一步。
 
    狂风肆意呼啸而来,四周山野千年古木尽数齐腰折断。修行逆天而为,夺天地造化而成仙。修为将至,大道之下,天发杀机!
 
    陆青发间的白玉冠在风刃下四分五裂,墨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身影却稳如磐石。
 
    一步。
 
    陆青再踏一步。有紫色的电光在轰然的雷鸣中向着陆青的顶门劈下。
 
    陆青扬起面容,倒映出电光的眼眸中冰冷而无情。陆青冷冷的吐出一字,“滚。”此语一出,竟然生生逼的雷电炸裂消弭在空中。云层深处雷电的轰鸣声更加巨大,身处其下似是让人觉得天地即将崩塌,黑色的混沌即将撕裂时空吞噬一切。
 
    一步。
 
    陆青从怀中抛出宝物运起灵力凝出周身护罩,任一阵强过一阵的劫雷凌空劈下。陆青目光平静无情,一步步冷静的走向轮回台的最高处。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白玉阶梯已经可以看见顶端。只见轮回台尽头一面古拙的铜镜无物凭依凌空悬于其上,古镜背面正对陆青,已古朴的撰文上书:轮回镜三字。陆青眉头微凝,将灵光黯淡的护罩灵器随手抛下阶梯,器物瞬间向深不见底的深渊落去不见踪影。若是四极的炼器师在场必是心痛不已,这耗费多代炼器大师心血炼成的灵器,居然这么就糟蹋了。
 
    陆青望着剩余的百下阶梯从腰间抽出了洗雪剑。
 
    剑光出窍,矫若秋水。陆青以剑指天狂笑出声。“天欲灭吾,吾偏不从。给我破。”
 
    语毕,剑光划过苍穹,劫云四散消逝,乾坤间天光重现,又是一片岁月静好景象。
 
    陆青将剑收回腰际,准备登顶之时,突然发觉轮回镜乍现光芒,旋转上升到天际。镜子正面青铜色光辉似水流淌,光芒聚集到中央倒影出一个人影。
 
    陆青听到有一个苍凉无情的声音问道:“若欲超脱,先过轮回;轮回镜前,无迹可匿。汝,青冥界陆青,可悔前尘?”
 
    陆青道:“悔字,取心念回转之意。我,从不言悔。”
 
    那个苍凉无情的声音道:“既是如此,为何汝迟迟压制修为,不肯突破忘尘决最后一重?”
 
    陆青眼中杀意一闪而过,闭眼而后再次睁开道:“此事无关飞升,我不想回答。”
 
    苍凉无情的声音道:“大道相同,无情之道以有情入无情境界,终又归于有情之道。陆青,你犯下过错无数,所辜负之人实在太多。你怕突破之后,心魔反噬,可是如此?”
 
    陆青:“天地不仁,人皆为己。我所做所为只为求道,他人生死与我何干,何来愧疚一说。”
 
    苍凉无情的声音沉默片刻道:“既是如此,汝便踏上轮回台顶峰,前来证汝之道心。”
 
    此语一落,陆青突然发现自己识海中忘尘决开始飞速运转起来,已开始自行突破境界。在他身后,轮回台白玉阶梯从山下顶点开始向顶端蔓延,慢慢化为齑粉。
 
    陆青面无表情,再上白玉阶梯。
 
    一步。
 
    四周的场景瞬时变化,桃树葱郁,芳菲零落。两个身着杏黄色衣服的妙龄少女似是听着动静,其其向着陆青看过来。只见这两个妙龄少女眉目含波,柔情似水,竟是一样的面容,一样的笑颜如花。
 
    两人其其道:“青郎,你终是回来了。”
 
    陆青心中暗道不好。体内忘尘决十三重竟然在自己望到绝色双姝时无视自己设下的重重禁制突然突破。陆青看向双姝时心中竟产生了一丝牵挂和不舍。
 
    陆青双眉紧锁道:“过往之事不可追,你们既然已经死去饮下忘川之水便该离去。”
 
    瞬间满林的桃花凋谢零落,只剩枯死的树木枝桠恍如妄图抓住什么的鬼爪阴渗渗的指向天空。两人皆是变成满头白发,鸡皮老妪的样子。
 
    两人哀哀的道:“青郎,当初我们爱上的是否就是你的无情。你当时也曾对我们海誓山盟,永不相负。可最后为何又将我们废去修为充做炉鼎送与他人?”
 
    陆青恍若想逃开什么的再上一步。
 
    桃林立刻没了踪影,满目皆是绝艳的红色花朵,红的似血,又似燃到极致的火焰。陆青恍惚的想起有人曾摘下这朵花凑到他的耳边,吐气温暖,告诉他这朵花名唤须弥,只盛开在魔界边缘。这时,有人一袭红衣,从天际尽头足尖轻踏花朵而来。
 
    “青郎,”来人满头的红色长发以紫冠束缚,眉目绝艳,手执长戟。红衣人眼中盛满了神情,轻然一笑,周身孤傲光华竟生生将遍野的须弥花朵压成黑白二调。
 
    陆青觉得心中得悲伤愧疚似是找到了突破的闸门,突然如洪水般四散奔流。陆青喃喃道:“阿释。”一边想伸出手去触摸故人的眉眼。
 
    红衣人躲开了陆青的手指,对陆青说道:“青郎,有三件事情,我需问你。”
 
    陆青心中咯噔一下,语气带上了自己也没发觉的柔软,道:“阿释你说,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红衣人笑了,“那便好,第一,当日道魔之战,你化名何青隐瞒身份与我结识,而后你于零封野救我,是你与道宗合谋事先订好的计划对么?”
 
    陆青闭上双眼,沉默了片刻道:“是。”
 
    “第二。后来,你追求于我,相许终生。后来魔族接连败退,是你用丹药控制了我,利用我曾为魔界战神的地位。让我帮你在魔界中做下内应,是还是不是?”
 
    陆青极力平稳声调:“是,阿释,我对不住……”
 
    “第三,”红衣人打断了陆青的言语,“我之后识破你的诡计,你将我囚禁废去根骨。我想方设法曲意承欢于你,终是让你放下戒心,令我有机可乘逃回魔界。可惜大错已经铸成,我负荆请罪,自请向魔尊受千刀万剐凌迟之刑。在行刑前听到了很多关于道宗忘尘剑陆青的风流艳史。”
 
    “阿释,我可以解释……”
 
    红衣人说的下一个名字将陆青的话语堵回了胸中。
 
    “天机一线穆温明。”
 
    “箜芜君独孤空月。”
 
    “天魔宗主丰神秀。”
 
    红衣人每说一个名字,陆青的脸色就白上一分。
 
    “所以,于你陆青,我伽罗释天既不是此生挚爱,也非今世唯一,我所说可对?”
 
    陆青久久没有回答。
 
    伽罗释天轻轻的道,“多谢你,陆境主。我知道答案了。”说完,红衣人竟是准备转身离去。
 
    陆青匆忙想要抓住伽罗释天的衣角,“阿释,你要去哪里?”
 
    伽罗释天闪身躲开,继续花海尽头走去。
 
    “青郎,就如同你们东陆所说的,负我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你我恩怨已尽,情债已了。你该离开这个幻境了。只是,”伽罗释天在层层叠叠的须弥花深处回过头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