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但为卿狂(古代兄弟) 作者:梅清木秀

字体:[ ]

 
文案:
《诗经》有言:焉得谖草,言之背树。
谖草,即忘忧草。据说种在□□,可使人忘忧。
这是一个横跨了二十年的故事。我爱这个故事里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是背负着各自的十字架努力的活着,极力追寻自己的幸福,在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伤痛里,用力地爱,或克制,或放肆,或高傲,或卑微。
许谖草的长情,秦雪的霸道,周雨的炽热,周北安的温柔,甚至是,夏长安的在故事里显得有些微不足道的爱,那都是他们自己的,用心脏燃烧着的,生命走过的痕迹。
他们都是我星空中的流星,划破了我黑暗的天际。愿这些鲜活的生命,也可以划过你的眼眸,偶尔照亮你不知名的黑夜……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谖草,秦雪 ┃ 配角:周雨,周北安,夏长安 ┃ 其它:忘忧草
 
 
  ☆、初遇
 
  一到九月,秋意渐浓。
  前几日才下了几场雨,便将夏季的炎热干燥送走大半,特别是清晨时分,更觉得凉爽舒适。平阳城大街上人声鼎沸,人来人往一派繁荣景象。
  靖朝太子展逸只带了两个贴身侍卫顾凌逍和顾凌遥,悠闲行走于人群中。
  这两个侍卫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面相普通,只做寻常人家护卫装扮,走在这经常会有江湖人士出现的地方,也不会显得突兀,路人倒不是太在意,不过年轻英俊的太子殿下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他相貌出众,气质超然,一身华贵蓝衫更衬得身形修长,说不出的飘然洒脱。
  此次太子微服出宫,当然不会大张旗鼓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一路走来,身边那两个尽职的手下都崩紧了神经,眼中隐含精光,不动声色的暗中观藏周围的一举一动,半刻都不敢放松。展逸自然也注意到了,敛了唇边隐隐的笑意,鞋尖一转,便施施然走进了旁边的大酒楼。
  店小二阅人无数,早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看此人,便知非富即贵,忙点头哈腰的迎了进去,将他们引上二楼的雅间,又推荐了好酒好菜,这才手脚麻利的退下了。
  此时店里人不多,展逸坐在靠窗的位置,那双继承了他母妃的一笑便显得多情勾魂的眼睛正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外面来往的人群,指尖无意识的摩擦白底青花的瓷杯,看起来悠闲自如,还有点心不在焉。
  今天他来这里,是要等一个人——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临天教教主孟临卿。
  临天教是中原近几年迅速崛起的一大邪教,行踪诡秘,手段凶残,有“临天欲夺天下”的传言。这几日来江湖上已有不少门派被暗中重创,死伤无数,据说都是此教所为,那些战败的门派全部归顺于临天教,若有违反,全部杀无赦。
  一时间,仿佛有阴沉血腥的气息悄悄笼罩了中原武林,各大教派野心毕现,不但不团结以抵外侵,反而借此兴风作浪,割据地盘。
  如今人人自危,暗地里都道这看似风平浪之下不知有多少暗潮涌动,江湖武林怕是要遭大劫了。
  太子今日要见的人如此凶险,他却好像完全不放在心上,悠然自得的就像在皇宫后花园品茶赏花似的,而旁边负责保卫的人虽然面色如常,那悄悄用力握剑的手却泄露了他们护主心切的心情。
  展逸看得好笑,他既然敢下战贴,自然是有十二分的把握。天下第一武林盟主的弟子可不是白当的,他虽然不想过问江湖中事,但那个人居然敢动到他师傅宋言的头上,那可不能坐视不管了。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轻响,随着身旁“铮”的剑吟,眼前一闪,一道暗沉玄色身影自四季花卉的屏风后慢慢走了进来,仿佛将外面凉凉的秋意也一起带进来了,屋内温度瞬间下降了许多。
  他面色阴沉,静静站在那里。 
  没有人敢相信,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男子,就是近日来引起无数恐慌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不过细看起来倒也能让人信服,因他仅仅是那么不动声色的站立着,身上索绕着的杀气就让压抑得让人喘不气来。
  他一身墨色劲装,及腰的长发并未束起。能看到他背后负的长剑,如他的气质一般沉静而隐含肃杀。
  顾凌逍和顾凌遥顿时如临大敌,立即拔出利剑,摆开架式紧紧的盯着突然闯进来的人,充满敌意的眼神让他不屑的冷笑了一下。
  所以,当展逸懒洋洋的抬起眼眸看过去时,正好看到了孟临卿满是轻蔑味道的双眼,他原本生得极俊美,眉目如画,只是阴沉的戾气让他看起来仿佛结了冰,眼神冷凛,微勾起嘴角笑的时候,眼底也是冰冷冷的一片,让人不寒而粟。
  有意思。
  这是他第一眼看到孟临卿时的想法。
  他们,隔着几步的距离,面无表情的直视对方,目光在空中一碰,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势在必得的决心。
  “宋之平呢?”展逸左右看了看,只有他一人前来,便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清冷低沉,没有多大起伏,但是如果熟悉他的人听到了,便知这向来好脾气的太子殿下怕是已经动怒了。
  宋之平是他的师傅宋言唯一的儿子,今年只有七岁,可以说是展逸看着他长大的。现在却被这个教主使了诡计抓走,借此要挟宋言交出武林盟主的令牌。
  展逸八岁那年,教他习武的师傅都说他根骨奇佳,若有高人指导,将来必成器候。这话最后传到皇帝那里去,向来尚武的皇帝竟特许他拜当今武林盟主为师,所以他每月至少有十天在名剑山庄闭关练习.这件事情只有几个心腹大臣知道,所以十多年过去了,江湖上几乎没有人知道传说中宋言的大弟子到底是何方人物,只道他的武功已凌架于宋言之上,现在已经无人可及了。
  孟临卿自然不知道对面这个人就是未来的治理天下的九五之尊,因为对方下的请贴只表明了宋言大弟子的身份,当然不会对他客气。
  当然,如果他知道的话,那就更不会客气了。
  孟临卿冷笑:“想要他活命,就交出我想要的东西,否则就准备给他收尸吧。”
  “你是说这个?”展逸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拿出一块不过巴掌大的墨黑漆金令牌,唇边一抹闲闲讥讽:“送你可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来拿。”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突然拔出宝剑向他袭来,动作极快,形如鬼魅。
  展逸已有防备,迅速反应过来,左掌在桌上看似轻轻一拍,整个人凌空跃起,还未着地,一道白光急闪!原是孟临卿已身形一转持剑紧逼而来,半点不容置疑,招数十分凌厉狠毒,看来是下定取他性命的决心。
  展逸轻哼一声,眼底有片刻光芒闪烁,袖中滑出一截古朴淡雅的青笛“叮”一声格开。脚尖落地,立即轻轻一旋,堪堪躲过紧追而来的第二击。
  前后也不过眨眼的工夫,跟随而来的凌逍和凌遥正待出手,立马被他喝住:“住手!”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了,虽然对方说打就打,十足的狡猾之辈,但能跟这种人过上几招也还不错。
  不知这个教主学的是哪门子的邪功夫,翻飞的身影甚至可以说是优雅轻灵的,但招数十分狠毒,角度刁钻,处处直取要害,剑花密密麻麻编成一张网罩下来,阴寒之气包裹全身。
  太子看似处于弱处,手中只持一截青笛,实际身手十分敏捷,应对自如,孟临卿这么快速毒辣的剑术竟也伤不了他分毫。
  片刻的工夫两人已经过了几十招,势均力敌,不分上下,展逸双眼微眯,脸上渐渐显露出一种耀眼光辉,那是种噬血的暴虐,好像对方奋不顾身、舍生忘死的样子引发了他体内潜藏的杀戮欲(河蟹)望,让他开始兴奋起来,不再只注重防守。
  手中的青笛当作利器猛然直指对方咽喉,杀气四溢。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显然孟临卿也没有料到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对方竟然还能揪中一丝破绽蓦然出击!
  一切发生的始料不及,好像很快很快,快得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又好像很慢,慢得能看见他眼中闪烁的晶亮的光,上翘的嘴角是说不出的冷酷嘲讽。
  杀气袭来,孟临卿什么都来不及细想,慌忙之中只得反剑一扬,平举当前。
  青笛似是坚玉打造,不偏不倚迎上了他的剑锋。
  “叮!”
  又一声脆响,展逸去势不减,尖端竟然沿着剑锋滑了过去,重重打中对手的胸口!
  孟临卿闷一声,胸口剧痛,冷汗杀时顺着额角滴落下来。
  他从未见过如此快的招数,也从未见过如此深厚内力的人,他的武功已属一流,没想到,竟然有人到达这种深不可测的可怕地步,他只用一截乐器就几乎可以取他性命。
  明明他的师傅,宋言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他竟然……
  胸腔内血气翻涌,五脏六腑都纠成一团的绞痛起来,孟临卿已明显处于下风,且战且退,对方再次攻了上来,夹带雷霆之势,那瞬间爆涨的杀气竟足以震碎人的魂魄。
  细长的眉尖一紧,孟临卿清楚已躲闪不及,只凭直觉灌注内力举剑迎了上去。森寒的剑气使得他乌黑的长发四散扬起,又轻飘飘的垂落下来,绕在颈边,衬着他如画的脸庞,这情景,凄绝,亦艳绝!刹那间那种夺人眼球的美,惊心动魄。
  展逸稍一停滞,原本凌厉的杀气便柔了几分,这心念一转间倒让对方险险以剑格挡,兵器相交,展逸猛向前移去一步,两人距离骤近,不到一臂之遥。
  近距离看对方的脸,这个在宫中阅尽无数美人的太子也不由对他俊美出尘的外貌暗赞一声。
  孟临卿的美是属于那种由内而外不露声色的展现出来的,第一眼望过去只觉他清俊的面庞让人很舒服,但细看的话又会不知觉被吸引。他的皮肤十分苍白,脸上轮廓的线条内敛锐利。两道眉又细又长,双眼深遂,眼尾带点秀气地微微上挑,是那种漂亮又具威仪的凤眼,被他侧着脸瞥上一眼的话,骨头都要软掉半边。然而此刻他正微微睁大了眼睛瞪着他,那表情也是恼怒的,甚至是憎恨厌恶的。
  被他讨厌了呢,展逸暗叹一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心中百转千回,手上却也半点不停歇,这个魔教之主,将来必成隐患,要趁此机会除掉他!
  眼中杀机一现,正待出招,对面的人倏地以剑挥开急闪后退几步,急促地喘息着。
  展逸看着他渐渐青白的脸,察觉一丝不对劲,他身上的杀气愈来愈浓烈,仿佛突然之间完全变了一个人,离得不算近,但那种如同来自地狱深处的煞气却让人难以忍受。
  “你练的是什么邪门功夫?”展逸皱起眉头,暗暗握紧了青笛。
  孟临卿置若罔闻,狰狞的杀意让他的脸扭曲起来,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说不出的可怖邪魅。
  展逸不敢掉以轻心,面色一沉,刚才还算温和的人立时变得冰冷如同刀锋,足尖轻点凌空跃起,以笛当剑直击而去。
  寒光凛冽,反射阳光照射在展逸脸上,孟临卿手中的宝剑一扬起,那锐不可挡的剑气一瞬间震碎了他身后的桌椅。
  展逸以内力护体,还觉一股阴狠的厉风化为利剑牢牢罩来,竟让他身形不稳。两人隔空对了几招,孟临卿突然轻哼一声,也看不清他是如何动作的,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不见。
  展逸只来得及捕捉到他淡淡的影子,下一秒,那个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手中剑斜斜一砍,尖端擦着他胸口划下一道长长的伤口。
  “哐当”一声,怀里的令牌掉落在地,展逸眉头一皱,没来得及出手,面前的人已张开五指隔空一吸,那令牌平平落入他手中。
  他似笑非笑地斜了展逸一眼,身形如电纵身跃出窗口,快速离去。
  “殿下!”根本没有插手余地的两个手下向前急急唤他,展逸来不及回答,也施展轻功紧追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一来就写打戏
我最怕写打戏了,不过,不打不相识嘛。嘿嘿
 
  ☆、调戏
 
  孟临卿从二楼破窗而出,迅速拐进旁边的胡同里,一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胡同很深,且条条小巷相通,在这种地方追人,若是动作不够快的话,很容易就跟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