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之修仙直播间+番外 作者:公子寻欢(下)

字体:[ ]

 
    第60章
    
    杏林斋很少开门迎客,这两天却门庭车马喧哗,单是马车往来就有十几辆之多。想当年杏林斋也是有过一段热闹光景的,杜仲的母亲黄素馨开门迎八方客时,这里可是一时无两的门庭若市。
    不过想见花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当时杏林斋的姑娘只卖歌舞不卖身。杏林斋也不仅仅是青楼,也是药斋。各种难求的名贵药材都能在杏林斋求到,而且只问有缘人,不卖富贵者。所以黄素馨的名声越传越远,四方纷纷争相拜访这位行事作风与众不同的绝色美人。
    实际后来众人也才知道,杏林斋当时最大的作用除了搜集各路情报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为当时的文王也就是后来的皇帝筹备药材。军中的伤药,瘟疫流行时的汤药,各种草药均是出自杏林斋。
    其实邵卿尘有一个猜想,那就是这位黄素馨姑娘也就是杜仲的母亲肯定对这位文王是有想法的。否则她一代侠女为什么会委身青楼,做这种刀尖上舔血的活计。还有,她全力以赴帮助文王,目的是什么?她一个姑娘家肯定不求加官进爵,除了儿女情长,他想不到别的。可是为什么她又会在文王即位时嫁给一名药材商人?这就是邵卿尘想不通的地方。
    再一想,也对。当时的文王即位时应该已经有孩子了,也就是说他是有妻室的。以黄姑娘的行事作风,应该不愿和他人共侍一夫,所以在成就皇帝的登基的同时,自己却转而嫁作商人妇。这个选择或许是明智的,毕竟深宫那种地方,不是人人都喜欢的。
    邵卿尘坐在红景天的一楼露天前厅,师徒几人围成一个圈,就目前的情况继续作出分析。邵卿尘神秘一笑,拿出了一副画像,说道:“我还在杜仲母亲的旧居找到一副画像,来来来,大家一起来猜测一下,这个男人会是谁?”邵卿尘把画像摊开,果然是一幅英气迫人的男人画像。画像笔触轻柔婉约,应该是出自一名女子之手。不用猜,这肯定是黄素馨画的。至于画像里的男人是不是当时的文王,邵卿尘就不知道了。
    众人围着画像看了起来,迟尉端详了片刻,忽然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人长的有点像师父?”
    邵卿尘干咳一声:“别闹,这人不是杜衡,也就不是杜仲的父亲。我脑子里有关于杜衡的印象,是一个长相中庸谦和的男人。杜仲这个第一美人的模样应该是遗传自他的母亲,这幅画像不是杜衡的,只能是她的心上人的。如果真的长得像这画里画的模样,那他和黄素馨大美人还真挺般配。”
    迟尉摇了摇头,道:“我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当时的文王,因为我的脑子里没有文王的印象。”
    他确实不会对先皇有印象,因为先帝昭德皇帝四十多岁便仙去。当时的陵游只有十七岁,商陆只有三岁。而且昭德皇帝死得突然,死因至今成迷。在位十几年,政治手腕布局高明的昭德皇帝对于身后事还没来得及交代,便撒手人寰。
    亦筱道:“这还不简单,皇宫里肯定有皇帝的画像,大师兄留意一下不就行了?”
    邵卿尘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也不是重点,我们只是想知道当时的黄姑娘是不是和文王有私情。但即使他们有私情也证明不了什么,我们还是没有弄清楚这次事件的重点是什么。我们要走的主线究竟是什么?”
    苏夏道:“不如让我们来试一下排除法吧!首先,肯定不是夺嫡,因为目前来看,大师兄的商陆应该是皇位的唯一继承人。因为当今皇帝体弱多病,未立妃,无子嗣。”
    邵卿尘点头,道:“其实这一点也非常可疑。皇帝体弱多病,应该不至于到连房事都不行的地步吧?要知道皇室重子嗣,只要还能硬起来,应该就会著手立妃立后的事,不可能让皇家断了子嗣。即使他有个弟弟,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阿谨,你去见过皇帝了,感觉他的身体怎么样?”
    迟尉答道:“情况很不好,不过确实没到师父说的硬不起来的地步。说到这里我还有一件事需要四师弟帮忙。”
    苏夏道:“让我去给皇帝看病?”
    迟尉点头:“不知道四师弟有没有继承到鬼医的医道?”
    苏夏点头答道:“有。”
    迟尉道:“那就好,过段时间我会安排你进宫一趟,看看皇兄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夏答道:“好,师兄安排吧!”
    邵卿尘道:“苏夏你接着说。”
    苏夏点头:“是,师父。夺嫡我线路我们已经排除了,所以这个线路肯定不会成立。再想想,与宫庭有关的线路还会是什么?”
    邵卿尘嘿嘿笑了两声,道:“宫斗。”
    苏夏一脸无语的望着邵卿尘,道:“师父,不许淘气。”然后转头看向迟尉,示意大师兄管好师父。
    邵卿尘一脸无语,示意自己不开玩笑了。认真道:“和宫庭相关的线路无非三条,夺嫡,政斗,外敌。夺嫡的路线走不通了,不是政斗就是外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政斗的情况稍微大一些。大家别忘了我们刚进来时遇到的吴太尉,说不定从他身上可以得到线索。对了……”邵卿尘转头看向亦箖,说道:“那个吴太尉要抓你是因为你偷了他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这位吴太尉非得抓到你不可?”
    亦箖伸手摸向怀里,摸出一封泛黄的信封,交到了邵卿尘的手上。邵卿尘接过信封,信纸已经有些受潮不吃劲了。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里面掉出一张旧信纸。邵卿尘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只寥寥写了十几个人名。邵卿尘在人名上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一个是太尉吴菖,一个就是杜仲的母亲黄素馨。
    邵卿尘一惊,道:“这封信是当年和文王一起夺嫡的人名名单,吴太尉还留着它?可是,丢了也就丢了,它为什么要将它找回来?”还有,他看向亦箖:“你偷它干什么?”
    亦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接收到为什么要偷这样一份名单的原因。
    邵卿尘把那份名单交给迟尉,迟尉在上面认出了几名朝中元老,说道:“这上面多数人都已经去世,只有几名元老还在朝中活跃。或许可以从他们身上得到线索?”
    邵卿尘道:“那么这件事也只能由你来做了,我们这些人毕竟都是江湖中人,不宜接触朝堂上的官员。对了,皇上的病尽快让苏夏去看看吧!我总觉得他一病三十几年,死不了,却也活得不痛快,终归不是什么好现象。”
    迟尉点头,道:“这两天我就安排苏夏进宫。”
    几人的讨论也就到此为止,亦筱抱着直播机向观众们打招呼:“不如大家来有奖猜测一下,这次的主线是什么?猜中了……就竤一包半夏姑娘亲自制做的草药干花吧!”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纷纷畅所欲言,有观众表示这次的副本太烧脑,政斗什么的脑细胞根本不够用。
    还有观众表示这个故事看起来四平八稳水到渠成,内里肯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不可能仅仅是政斗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别的阴谋。
    有观众表示楼上说了半天跟没说有什么区别?人人都能看出这四平八稳的故事背后肯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从女干臣吴太尉到美人黄素馨,肯定有不少东西不是浮于表面的。
    亦筱看了半天,再也不相信人多力量大这句话了,因为大家讨论了半天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迟尉收好了信封和画像后说道:“对了,皇兄命我督促这次恩科的事。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我对这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不知道怎么选状元,怕到时候搞出什么乌龙事件来就不好收场了。”
    邵卿尘道:“说得好像我们有这方面的经验一样,别说状元,连秀才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选。”
    迟尉一脸为难,这件事还真是赶鸭子上架,难道真的要硬着头皮瞎选?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是一个武夫。让一个武夫来选状元,不知道皇帝怎么想的。
    邵卿尘道:“这件事你其实也不用太担心,到时候肯定会给你配备阅卷团队。多听听大家的意见,不过也不要完全听取别人的意见。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嘛,‘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你皇兄需要的人才不能从某一方面来说,最好是多方面都能涉及的。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就当为师胡说八道吧!”
    迟尉点了点头,虽然邵卿尘说他在胡说八道,不过有一句话迟尉倒是听到心里去了。就是那句“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皇兄确实说过他需要真正的有用之才,可这个有用之才究竟从哪方面著手,就看主考官的偏好了。迟尉打定主义,决定选一个不拘一格的人才出来。
    在主线故事没出来之前,邵卿尘他们也只能百无聊赖的窝在杏林斋里打发时间。迟尉倒是最忙的一个,他在着手准备恩科的事情。朝庭有意重开会试,但一直遭到众臣反对,陵游退而求其次,开设恩科,纳取贤才。
    在此之前,各级官员均是由贤臣举荐。这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太多,所以举荐的人才多数也和各大臣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皇帝并非不知道其中利弊,当初为了笼络众臣,也只有这么一个最为有效的方法。从先帝开始,甚至先帝就是靠着这种方法大肆在朝中铺设关系网,继而成功夺嫡。遗留下来的诟病最不易剔除,陵游只希望能在自己有生之年可以将这个毒瘤铲除,只怕到时候弟弟会应付不了朝堂上这些油滑的老狐狸。
    可是他还能有多少时间呢?恐怕时间等不了他了吧?陵游紧了紧身后厚重的大唱,这才是九月不到,他就已经耐不住凉气了。陵游咳嗽一声,将一本奏折合上,放下御笔微微叹了口气。压着肺里的咳嗽,喝下了一碗已经放凉了的苦药。
    三十多年了,他都是这么过来的。五岁那年开始,一场病,带走了原本那个好动活泼的陵游,从此伴药度日,每每十天半个月无法下床。身体天生天养,他怨不得什么。只可惜他身在这个位置,注定没办法像普通富贵人家的孩子那样娇弱一生。
    以病弱之躯撑起一个华朝盛世,这是当朝百姓给陵游的评价。十七岁登基,用他聪慧温厚的性子,顺利接管了父亲留给他的江山。甚至连文武百官都没想到,这名病弱的少年竟然有着这样的爆发力。人人都说陵游颇有乃父之风,又有谁知道他人前人后的苦?
    将药碗放下后,陵游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眼前一黑,不知道第多少次晕倒在桌案前。执守的太监七手八脚忙作一团,又是请太医又是拂胸拍背。忙碌了大半天,陵游才幽幽转醒。大太监连海私自做主去请了腾王,被陵游醒来后一阵责怪。
    此刻杏林斋里正一片百无聊赖,亦筱摆弄着直播机做了一个简单的采访节目,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道:“好,各位观众,这里是修仙直播间。此刻的我们正处于一个新的副本中,因为这个副本杀的我们措手不及,而且非常被动,所以我们也只能静待时机,寻衅而动。呃,好吧!其实现在我们主要是不知道干些什么,哎呀我知道你们想看大师兄布置恩科的事。但是你们知道的,大师兄那边管的比较严,直播机带不进去。什么?道具没布置好?怎么会,道具我们布置的很充分!啊?想看皇宫?这个……谁说我们也没准备的?”亦筱一咬牙,说道:“我呆会儿就去求大师兄,让他带我去皇宫走一趟!哎看你们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到皇宫别忘了给打赏啊!废话,我当然缺钱了!没办法,师父是财迷!”
    躺枪的邵卿尘表示很无辜。抬头看了一眼败坏他名声的亦筱,继续低头摆弄那把琴。现在邵卿尘的一些角色技能已经逐渐开始继承,因为他的角色设定是琴魂武圣。所以他不但武功了得,更弹得一手好琴。伸出葱白指尖拨弄了一下琴弦,泠泠的琴音便流泻而出。紧接着便是一曲高山流水般的韵律,悠然的琴音忽而清冷,忽而低回,忽而清如溅玉,忽而颤若龙吟,忽而如雷霆万丈,忽而又如泉水叮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