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万人迷 作者:东施娘

字体:[ ]

 
    旧版文案:
    轻松无虐饭前饭后休闲可读
    《万人迷》《专业拆CP三十年》《单身狗的救世主》
    《情侣去死去死》《这是一篇苏文》
    从前有个人,他被派去满足炮灰们的愿望。
    于是这个人走上了拆CP的道路。
    《阿拉丁神灯》版本:
    从前有个炮灰,他捡到一个灯,然后他擦了擦,一个神仙从灯里冒了出来。
    “小伙子,你有什么愿望啊?”
    炮灰鼓起勇气,大声喊,“我要脱单!”
    “啧。”
    炮灰沉默了下,大声喊,“我要赚大钱。”
    “啧。”
    炮灰再次沉默,把灯丢了。
    “欸,小伙子,有话好好说,你再说个愿望,我一定满足你。”
    “滚!”
    “小伙子,虽然脱不了单,我让主角陪你一起单身怎么样?够意思吧。”
    “啧。”
 
 
    新版文案:
    《万人迷》《专业拆CP三十年》《单身狗的救世主》
    《情侣去死去死》《这是一篇苏文》
    从前有个人,他被派去满足炮灰们的愿望。
    于是这个人走上了拆CP的道路。
    看文指南
    1.不要问CP,CP都是被用来拆的
    2.这不是报复社会文,这个是一篇苏文!!!
    3.作者君脑洞汇聚的产物
    4.专业主受三十年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恩怨情仇 乔装改扮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灯 ┃ 配角:好多人 ┃ 其它:万人迷,大懒
 
 
    第1章 楔子
    
    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群人,他们被统称为炮灰。
    他们的喜怒哀乐不在读者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所做的任何行为都是为促进主角或者主线的发展。
    于是作者君某天晚上收到了无数的投诉,那些可爱的小炮灰抱怨自己很辛苦,没人气,没人疼。
    作者君没办法,决定让自己的得力手下,去帮这些炮灰实现他们想达到的愿望。
    第一个小可爱是一个小倌。
    他蹲在作者君面前,眨巴眨巴眼,“我希望有人记得我啊,哪怕在我死后的很多很多年。”
    第二个小可爱是个少爷。
    他站在作者君的身边,面色傲娇,“我才不要成为文中那种倒贴的形象。”
    第三个小可爱是个……
    作者君在听完所有人的愿望,幽幽地把视线移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得力手下。
    “席灯,我相信你都能办好的,去吧。”
    
    第2章 我在南风馆拆CP
    
    青色的纱幔垂在地上,屋子里的熏香熏熏袅袅,雕花窗开了半扇,外面便是城里最出名的青湖。窗前有一个美人榻,榻旁边有个案几,白瓷瓶里插着还带着露水的桃花。
    风从窗外吹进房间内,吹出一室春意,纱幔随风而动,床上的人依旧安睡着,一头泼墨似的乌发散落床上,平添暧昧奢靡之意。
    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推开,探进来一张可爱的圆脸。
    “公子,你醒了没?”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唔了一声,很久之后,还带着睡意的声音响起,“小鱼,进来吧。”
    被唤作小鱼的少年立刻笑眯眯地进来,手里还端着洗漱用的铜盆。
    “公子,今天连桐公子教公子乐曲呢。”
    床上的人坐了起来,黑漆漆的眼里仍凝聚着睡意,他已经把这个身体的记忆全部吸收了,想被人记住,真是个卑微的愿望。
    席灯虽然很想吐槽把他直接丢过来的作者君,但是看了原著这个身体最后的结局,还是不禁叹息。
    这个小倌从头到尾都只是个富含悲剧色彩的人物,喜欢主角受连桐,但是从来不敢表示,在主角攻和主角受的纠缠中,他无数次躺枪,甚至为了主角受去遭受一个变态大老爷的欺凌,换得银子想为主角受赎身,最后却只是落水身亡,他在本文的百分之三十的时候就死了,主角受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意,也不知道他做的事情。
    席灯笑了下,就立刻把神情调整成跟原身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
    小鱼放下铜盆,走到床边,把垂地的纱幔用钩子挽起,“公子先洗漱吧。”
    席灯对小鱼微微一笑,脸上是和煦的笑容。
    他赤着脚下了床,却没有注意身边人一下子烧红的脸。
    席灯思索原身是个可爱无害的小白兔的形象,向来尊重人设的他从来不喜欢改动人物形象,也没有对主角啪啪啪打脸的习惯。
    因为原身也只活了全文的百分之三十,席灯只准备让连桐知道他所做的事,并且深深记住他的死亡。
    至于文中的主角攻和其他炮灰攻,席灯只表示谁在乎他们是谁……
    席灯洗漱之后,就在小鱼的伺候下换了一件青色的衣服,衣角绣着精致的绣花,现在这个身体马上就要十五岁了,传说的开苞之夜马上就要到了,而连桐比席灯大上两岁,早已是这南风倌的名魁了。
    由于原身的开苞之夜马上要到,为了把原身卖个好价钱,最近一段时间都是由连桐教他。
    席灯戴着面纱走到了连桐的院子里,身为名魁,有资格单独一个院。
    连桐的小厮站在门口,看到席灯,立刻笑着迎上来,“席灯公子,我家公子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席灯眼睛带上笑意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身为小厮是没有资格在旁听课程的,小鱼没有跟着进去,而是跟连桐的小厮站在一起。
    连桐的小厮拿手撞了下小鱼,“席灯公子今天怎么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
    小鱼想到之前席灯的那个笑容,脸颊又有了微微的烧红,却是说,“没有啊。”
    席灯踩着石子路往里面走,走到院子中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紫衣的人背对着他站着。
    他思索了下,脸上便挂上笑容,整个人看上去非常乖,“连桐哥哥。”
    ……没错,就是这么娘炮地喊对方。
    连桐回了头,一张精致但并不女气的脸,再加上自身那种高岭之花不可触碰的气质,足以让人挪不开眼。
    “席灯,你来了。”连桐对待席灯并不是冷冰冰的,嘴角还微微一弯,这一笑便如冰湖破开。
    只不过席灯完全没有去欣赏连桐的美貌。
    他走了过去,整个人像一只无害的兔子,连桐比他高,他需要微微仰头看着连桐,一双黑色的眼里清澈如水,似乎一眼就可以看穿他心中所有的想法,“连桐哥哥,我们今天学什么乐曲?”
    连桐答,“《相思怨》”
    席灯学乐曲并不太顺利,经常弹错音,弹错一个音,他都很懊恼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然后怯怯地看连桐一眼。
    他们两个都坐在院子中,连桐坐在席灯的对面,他面前摆的琴比席灯用来练习的琴好上许多,他的手放在琴弦上,对于席灯弹错,并没有太大表情,还安慰了席灯,“初学,尚可,勤加练习便好。”
    席灯眼底染上担忧,“连桐哥哥,那个我十五岁生辰马上就要到了,可是我……并没有准备好。”
    连桐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席灯站了起来,几步快走到了连桐的身边,蹲了下去,他仰着头看着连桐,白皙修长的脖子落入对方的眼里。
    席灯把手放在了连桐的腿上,声音弱弱的,“连桐哥哥,我真的很怕。”
    他清澈的眼里凝聚着忧愁,他全心全意地望着连桐,让连桐都产生一种错觉,眼前这个少年是全心全意地依靠着自己。
    连桐最后还是把手放了少年乌发上,他原来并未觉得席灯有如此地……明明是同一张脸。
    连桐的手摸摸了少年的头发,眼里比之前更加多了几分温度,“席灯,不要怕,还有我。”
    少年唇红齿白,雪肤乌发,对着他甜甜一笑,然后把头靠在了连桐的腿上。
    春风袭来,卷来阵阵花香。
    连桐醒来的时候,眼还朦胧,本想直接坐起来,却头皮一疼,这疼痛直接阻止了他的动作。
    楞了一下的他把视线移向床的里侧。
    那个压着他的头发的少年还睡得一脸香甜。
    这一个月来,席灯都跟着他学习,昨日席灯说今日便是他生辰,想提前要生辰礼物,连桐并没有想到席灯的生辰礼物是跟他一起睡觉。
    连桐到底是经不住少年那祈求的眼神,答应了他的要求。
    连桐盯着席灯的睡颜,发现对方唇边还有可疑的印记,这个家伙昨天不仅枕着他的头发睡了一晚,还留了口水吗?这一认知让连桐有点哭笑不得。
    他轻轻地把自己的头发扯出来,中途席灯还嘟嚷了几句。
    连桐的动作很轻,换好衣服便出去了。
    刚出去就看到端着铜盆走过来的小厮。
    小厮瞪圆了眼睛,“公子,你怎么出来了?”
    连桐并不想吵醒屋子里沉睡的人,只是说,“今日在别的房间洗漱便可。”
    连桐洗漱之后,就看到席灯把房门打开,只是他居然是赤脚,一双白玉般的足就直接踩在木板上,外裳未穿,内裳也未系好带,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肌肤。
    席灯头发散落在脑后,本就是十四十五的年纪,便就有几分雌雄莫辩。
    房外的小厮一看便立刻红着脸低了头。
    连桐则是皱起了眉头,几步走到席灯的面前,语气生硬,这种转变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怎么这样出来?”
    席灯看着他的眼神愣愣,半响,眼眶就红了,“我以为你走了,不要我了。”
    说完,要哭不哭地委屈地看着连桐。
    连桐在这个明媚的春日清晨,人生第一次意识到不太好。
    他居然想把眼前这个少年拥入怀里。
    “真是个傻瓜。”连桐低声说了一声。
    夜晚降临。
    席灯从连桐的院子里回来,便一直被一群人折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