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炮灰逆袭记+番外 作者:墨烟月(下)

字体:[ ]

 
    第131章 阴晴不定少主式(01)
    
    冷着脸看着单膝跪地的一群少年,容璟忽而指向了站在首位的少年,露出一个堪比罂粟的绝艳笑容:“就是他了。”
    纵然容璟笑得极美,但看见容璟这个笑容的人还是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避开容璟的目光。但那个被容璟挑中的人却没有避开,而是直直注视着容璟,眼底有着无法压抑克制的激动。
    “一号见过少主!”少年越众而出,对容璟单膝跪地,将头颅低下。
    容璟将横放于膝上的长剑递给少年,一字一顿的道:“今汝为吾影卫,吾剑所指即为汝剑所指,生死相随荣辱与共。”
    “承君诺,此生不逆,以命为鉴!”少年放下另一只膝盖,深深叩首。从今日起,他便是少主最锋利的刀最坚固的盾,就算舍弃这条命不要,他也要护得少主周全!
    “赐名,古晨。”容璟低下头,看着少年发顶,极缓极郑重的道。赐名之后,这个人便是他的了,不论他想要做什么,这个人都会是他手中的武器。
    “谢少主赐名!”少年再次俯身叩首,直至被容璟拉起来。乖顺的站在容璟身后,他静静的凝视着容璟的背影,只觉得心底,有什么正缓缓爬上来,将空荡荡的心彻底填满。少主,少主,少主……
    容璟无聊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挑选贴身影卫,看着未曾被选上的孩子被编入教主的影卫队伍中,嘴角忽而向上翘起,露出一个嘲讽轻蔑的笑容,闲适的靠在椅背上,指尖轻轻敲打着轮椅扶手。
    终于等到结束,其他人纷纷散去,容璟慢慢推着轮椅转身,往山下行去。也还好这一路都是斜坡,要不然他还不大容易下去。不过,就算是斜坡,他走起来也必须小心,要不然轮椅下坡速度太快,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少主……”古晨在后面轻轻唤了一声,快步上前握住轮椅推手,小心的推着轮椅往山下行去。
    容璟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放松了腰部,舒服的靠在椅背上休息。有人代劳,他何苦自己动手。
    容璟的房间并不奢华,但非黑即红的色调还是令整个房间充满了压抑,古晨看都没有看这个房间,熟练而自然的将容璟抱起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盖在容璟腿上。这个过程中,容璟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有嘴角的嘲讽笑容,稍稍泄露出他心底的情绪。
    看着古晨忙前忙后,容璟嗤笑一声,猛地将枕头丢出去:“滚!”
    古晨慌忙跪下,任凭枕头砸在他肩膀上。咬着嘴唇,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惹来了少主的怀疑,但是……他只是想要留在少主身边啊。大家都说少主性格残暴,实际上少主的心比谁都软,只是少主不能也不愿将那份心软表现出来罢了。
    看着跪在地上并没有按照他说的话退下的古晨,容璟冷笑一声:“过来!”
    古晨爬起来快步走到容璟面前,再次跪下,低垂着头等待容璟的处罚。出乎他意料的是,容璟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仅仅是捏着他的下巴逼着他抬起头。
    “你是我的影卫,那么就该听我的话……现在,滚吧。”眯着眼,容璟残忍的笑着,说出的话却是极尽温柔。
    “……是。”
    直到古晨离开,容璟才收敛了面上的笑,皱眉看着急不可耐从自己体内爬出的虫子。血肉被咬穿,手臂上突然多出一个洞,一只纯白色的虫子爬出来,吱吱叫着,没多久就化为一滩血水。
    “真恶心。”一缕乌光自指尖掠过,手臂的肌肉诡异的快速生长愈合,地上的血污也被抹去。
    手指抚上双腿,明明眼睛看见了,手指也传回了触感,可是……腿上依旧毫无所觉,就仿佛那双腿并不是他的。但,那怎么可能。
    “……真蠢。”唇间逸散出淡淡的叹息,嘲讽的话语也被他念的缠绵悱恻,就如同情人的耳语。
    ……
    古晨坐在树上,静静凝视着紧闭的窗户,眼睛眨也不眨。他知道里面有他在乎的人,哪怕他根本看不见,哪怕以他的耳力也听不见里面的任何响动。
    他当然不可能听见,因为里面根本没有人,而本该待在房内休息的人,此刻却是坐在悬崖上,任凭呼啸的风掀起他的发、他的衣。这里不会有人来,因为这里太高太险,面对凛冽的风,纵然是实力最强大的人,在这里也只会被吹成一具骸骨。
    “毁灭魔教?没有任何限制……还真是意想不到的简单。”容璟喃喃着,看着自己伸出的手被风刮得血肉模糊,又在异能的催动下恢复如初,顿时笑得眉眼弯弯,但那份笑,从未到达眼底,残忍凉薄,“越来越无趣了呢……”
    ——每个世界都如此……十几二十个世界,他也会感觉到腻味,虽说剧本不同扮演的人也不同,但有一点都是一样的,他永远都是一个人。不能也不敢将心交出去,交出去的代价太过惨痛,他受不起。与其心疼,他倒不如肉疼。身体上的伤疤易复,但心上的伤疤,却永远无法愈合。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撑着头低低一笑,笑容中满是恶意:“古晨……不知道你能为我做到什么地步呢……”
    话音未落,他已从悬崖上消失。
    ……
    “古晨!”房间内传出一道冷漠的声音,但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待在树上的古晨,眼睛亮了起来。
    迅速从树上跃下,古晨推开门走进去,容璟正靠在床头,那双总是含着嘲讽冰寒的眼眸并没有睁开,但这样的容璟却是比开了眼更加可爱,更加柔和。若说睁开了眼的容璟是刺猬,用满身尖刺防备其他人的靠近,那么闭着眼的容璟就是白兔,柔软的让人心疼。
    伺候容璟更衣,将人抱到轮椅上放着,容璟这才睁开了眼睛,嘴角习惯性的向上翘起,三分嘲讽七分妖娆。若是不知晓容璟本性的人,怕是见到容璟的第一眼就会被惑去心神。
    “去大殿。”舒服的靠在轮椅椅背上,容璟缓缓阖上眼帘。被人压在头上,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呢……既然他有那个实力,而这个世界又是以武为尊,他为何要遮掩?直接夺了那个位置便是。
    古晨默默地推着轮椅往大殿走去。他不想也不愿去猜少主的心思,他只需要做一把称职的武器就好了。武器是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篇的番外就这么没了,现在是新一篇,容攻穿成瘸腿的小攻一枚,然后每天都在被公主抱233333
    
    第132章 阴晴不定少主式(02)
    
    一路上,见到容璟的魔教弟子无不躬身行礼,将脑袋埋得低低的,生怕被容璟看见。魔教上下无人不知,容少主的脾气很差,稍有不顺心就会拿身边的人出气,他们可不想成为容璟的下一个出气对象。
    “嗤……”容璟嗤笑一声,眼眸深处隐隐有一丝黯然划过,“都这么怕我,哼,当真可笑。”
    “少主,古晨不会怕你。”犹豫片刻,古晨还是开口了。少主不该是这个模样的,少主本该意气风发睥睨众生,将所有人视作蝼蚁,而不是远远的站在一边渴望融入那群蝼蚁之中。
    容璟不再说话,而是用一声冷哼做了结尾,不过从这一声冷哼中能看出,他根本不相信古晨。
    “少主留步,此为议事大厅,无令不得擅入!”守在议事大厅外的两名魔教弟子伸手拦住了容璟,也即是这一刻,他们全身的肌肉紧绷,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
    “不过是两条狗!”容璟冷冷一笑,右手一抬,两根丝线骤然缠上两人脖颈,当他用力一拉后,两根沾染了鲜血的丝线瞬间回到了他手上。
    那两人诧异的摸了摸脖子,下一刻,从他们脖颈处往外渗血,他们也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摸了摸缠绕在自己手指上的冰蚕丝,他嘲讽的扯起嘴角,双手猛地向外一推,挡在他面前的两扇巨门便被他用蛮力轰开。
    尘土纷飞,容璟倚靠在轮椅上,被古晨推了进去。看着所有人将目光聚集到自己身上,他灿然一笑:“容璟见过教主及众位长老。”
    “逆子,你来此做甚!”高坐于陛阶上的男人猛地一拍扶手,满面怒容。
    “逆子?容璟可当不得教主大人如此称呼。世人常说虎毒不食子,却是不知教主对容璟下蛊却是为何?”容璟歪了歪头,似是觉得唇干,他轻轻舔了舔下唇,艳红的舌尖一闪即逝,让人想要将之含住轻吮。
    “本座何时对你下蛊了!”男人眼中满是怒火,怒火之中还有一丝失望,像是被孩子伤了心的父亲。
    “多说无益,今日容璟便是请教主让位。教主之位,能者居之!”容璟扬起手,笑容冰冷。
    “逆子!”男人被气的全身发抖。
    容璟根本没有动,但在男人突然从王座上跃开时,精致华贵的王座瞬间化为飞灰。无声无息,根本看不出容璟是如何做的,王座就那么消失,从众人眼下消失。
    容璟弯了弯眼睛,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大殿四周弹射出无数黑色链条,将男子禁锢于半空。那些锁链瞧不出材质,却坚固非常,男子不论如何用力却是无法破坏哪怕一条。别说是破坏,连头发丝粗细的裂纹都没办法弄出。
    “妖、妖法!”有人惊恐的道,看容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妖怪。
    “愚蠢。”淡漠的吐出这两个字,他不再理会被禁锢于半空的男子,对古晨递了一个眼神后,由古晨将他推上陛阶。
    俯视台下众人,容璟慢慢露出灿烂笑容,一字一顿的道:“顺者生逆者死,众位,选择吧。”
    面对着实力深不可测甚至有可能拥有妖法的容璟,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臣服,毕竟荣华富贵只有有命才能享受。但男子经营如此之久的魔教,不可能没有几个死忠分子,因此就有三人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对容璟怒目而视。
    容璟也不说话,打了个响指后,那三人突然从内部炸裂,化作漫天血雨,落在身旁跪下的人身上。
    锁链将男子送到容璟面前,容璟直接一掌拍上去,废去男子辛苦多年多练内力。见男子神情灰暗,他不甚在意的笑笑,对古晨道:“将他带下去。”
    ——可惜在这里他并没有多少死忠,要不然又何必要古晨动手。古晨还是留在他身边比较好,至少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能有个发泄的渠道。
    “不知各位现在对本座有何指教?”懒懒的靠在轮椅上,容璟笑得优雅诚恳,但没有人会认为容璟是诚心询问他们的意见,容璟现在的问话,不过是第二次筛选,倘若依旧有人反抗,容璟绝不吝啬将死亡送给那个人。
    看着依旧低垂着头毫无反应的各长老堂主,他嘲讽一笑,闭上眼睛等古晨回来。虽然他一个人也不是走不了,但有人动手服侍,他又何苦自己CAO劳。傻子才不乐意坐享其成。
    “少主。”古晨急匆匆的赶回,见容璟悠闲的坐在轮椅上后,一直提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
    古晨回来,容璟也懒得在这里多待,这些人,在他的任务中注定了是死人,他们不死,他的任务就没办法完成。他死与别人死,自然是别人死比较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