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小后生 作者:红色的黑笔

字体:[ ]

 
 
文案:前世如蝼蚁,被弃,被欺,最后为保一身清明,妄自轻生。
今生亦苦,却幸得天独厚,走上强者之路。
从此,弃我者,无视之;欺我者,杀之。
其实就是一个倔强带着点偏执的小受君在异世为生而强,顺便拖拽走一只忠犬攻的故事!
 
 
☆、第一章
 
    第一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阳愤怒的拍打着被锁上的门,天生聋哑的他不能张口说话只能以喉咙间发出的‘啊啊’声来寻求帮助,可是这一层楼上空空荡荡,哪里有一个人影。
  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用了力的拍打,使原本白嫩的双手变得红肿不堪,瘦弱的身体也失去了力气,安阳一屁股跌坐在门口,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开始无声的哭泣。
  面容姣好形似女子,安阳一直都知道自己长成这样太没有男子气概,也容易招惹是非,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一同长大的朋友,会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这个基地的领导,最重要的是,那个人还是一个四五十岁,脑满肥肠,恶心巴拉的男人。
  安阳抬起头看着窗子,颤巍巍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楼有六层高,通过窗子可以看见外面,天空弥漫着灰黑色的雾气,近处还能看见乱成一片的街道,偶尔还有一些纵火引起的浓烟。
  全球的动植物一夜之间发生异变,他们攻击人类,毁坏人类家园,半年之间就让人类人口急剧骤减,从逃避到反抗,直到人类所剩无几了,他们才开始反应过来,基地被建立了,新的制度产生了,躲在围墙之内的人类,又开始了各种各样的腐朽。
  权利是会让人迷失自己的,安阳想到那个亲自把自己捆了送到这里的青梅竹马,心里就是一痛。
  向右边拉开窗子,安阳伸头向下面看去,底下是一条暗巷,现在又将近傍晚,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和旁边隔了一排低矮房,看起来似乎人声鼎沸的街道形成了鲜明对比。
  窗台不高,就算是不过一米六几的安阳也能爬上去。
  风吹在脸上,带着股难闻的气味,安阳伸开双臂,再次看一眼空无一人的小巷子,嘴角带着笑,落了下去结束了这短暂的十七年。
  安阳他生于连港,据查询到的资料所显示,他因为身体残疾——天生聋哑被亲生父母遗弃在了孤儿院外面。
  每一个被遗弃在孤儿院的孩子心理都有一个疑问: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放弃我?
  安阳没有这个想法,自己的天生聋哑让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被遗弃的原因,查询自己的父母情况也只不过是曾经被欺负后的一个冲动想法,出生记录上记载的很明白,安阳顺着地址找过去的时候,邻居特地写下来告诉他,那对夫妻早就不见踪影了,已经十七年了。
  十六岁,安阳离开了孤儿院,和一同长大的孤儿院好朋友一起租了间小房子,他找了一个客服的工作,不需要他去对话,也不需要他有双好耳朵,每天只要用电脑和顾客沟通就可以,工资不高,但是养活自己确是足够了。
  安阳的朋友,是做市场营销的,每天都出去跑业务,然后直到大半夜才累的像条哈喇狗一样的回来,看见睡得很香的安阳,总会在第二天醒来,当面酸安阳几句,只是安阳看得到却听不懂,并不知道自己这个朋友是在骂他。
  原本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安阳已经打算好了,等自己朋友买房了,自己就一个人住,搬去小一点的地方。反正他也不打算娶妻生子,做做客服,接一些小型的CAD设计单,生活一辈子也足够了,等老了走不动了,他就直接找个山头跳了算了。
  不是安阳消极,连以后怎么死都去想,而是他真的觉得这样平淡的生活很适合他自己。
  可惜,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那天,末世爆发了……
  耳朵边被风吹得头发一直制造者瘙、痒、感,安阳闭着的眼睛终于是睁开了,因为下落的时间未免太过长了,长到他感觉已经经过了十几分钟了。
  视野里一片黑暗,安阳听不见任何声音,被惊吓了的安阳,喉咙自然的啊呜了一声,手脚胡乱的挥舞着,直到后脑勺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昏过去的安阳也还是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首乌星上有三大板块,一是占地面积超十亿平方千米的亚洲——大中国,二是占地面积八亿多的欧洲——福瑞斯,三是占地面积同样达到八亿的美洲——加拿美。
  其中大中国板块最大,人口最多,资源最丰富,综合实力最强。按照政治地位、经济实力、城市规模,以及最重要的异能者数量及等级来划分国内城市。
  除了国都外,大中国分为五个等级城市。
  一级城包括十个——沈、南、武、香、宁,安、阳、福、济、鲁,下分城——镇——县——区。
  人口数量超两百万,异能者数量超一百万且其中异能者实力最高超过七阶,经济情况根据国情更改,地域以及人文全部被列为了考虑因素,可以说百年一次的城市划分是一个城市最为重视的部分。
  二级省以及三到五级省各自包括二十个省份,其中等级划分为省——市——县——区,最末尾的五级省又被称为‘平民省’,集弱、穷、乱、脏为一体,即使是百年等级划分,这些五级省的位置也基本不变,始终是五级省,这里难管理,难治理,难发展。可以被称为大中国的黑暗区。
  国都是亚洲板块大中国,最重要的行政、经济、军事等的中心机构。对外板块,政商一体,对内国情,政商分开。
  国都商界有五大家——乐、马、夏、谢、安。他们在国家支持下,掌控着国都商业中心以及在各城、各省等的联络,同时,五大家族也相互竞争,时刻寻找机会吞噬其他家族,独占鳌头。
  此刻,夏家老人夏昌民一巴掌摞在自己孙子夏季脸上,清晰的五指印立刻就显现了出来,朱艳心疼的拉过自己的小孙子,瞪了老头子一眼。
  “多大的事,让青阳想办法解决掉不就好了,乖孙子才多大!”
  才二十二岁,在夏家人的男人眼里却已经足够承担一些事情了,但是在女人眼里,他却还是个孩子。
  夏青阳站在旁边和老爷子一样的面无表情,“妈,夏季不小了,再这么胡闹下去,迟早还是要出事。”
  “青阳,把人给我弄出国都去,历练历练,如果还这个样子,就当做没有这个孙子了。”
  夏昌民一锤定音,让人毫无反驳之地。
  夏季始终低着头,一脸的委屈加不甘愿,低声嘀咕,“爷爷就是大惊小怪,不就是一个五级城市来……”
  “你说什么?”
  夏昌民瞪着夏季。
  “我说,爷爷打得好,教训的是,我以后会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着夏昌民,讨好的开口,“要不,我去看看他,给他道个歉?”
  “道歉?”夏昌民眼神冷冷的刮了自己孙子一眼,“你把人家丹田的异能核打碎了,道歉就有用吗?滚,老老实实的给我出去历练。”
  朱艳对着夏青阳使了个颜色,示意他赶紧带着夏季走,要不然老爷子火气会越来越大。
  等人走了,朱艳叹口气,给夏昌民递了杯水,“这又是何必呢?”
  要说夏家谁最疼夏家这个小孙子,夏昌民不说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不能再这么惯着他了,他这是生在夏家啊!”
  夏昌民一声感慨,勾的朱艳情绪也低落了,“说的是啊,生在夏家。”
  背着包,带着少量行李还有资金的夏季被夏青阳直接拎出了国都,亚洲森林众多,秘境也有不好,每年都有不少家族的人组队出去历练,而像夏昌民这样一个人被赶出来的,还真是没有过。
  踏上旅途的夏季,还有国都内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夏季的未来从他踏出国都的这一刻就开始发生了改变,当天命降临,谁也不可违!
 
  平静的湖面在阳光下闪耀着翠绿的光波,一圈一圈荡漾开来,而中间的瀑布犹如一面巨大晶莹的珠帘,从陡峭的断层垂挂而下,水珠四溅。
  安阳醒来的时候,全身已经湿透了,睁开的眼睛上也还挂着水滴,随着他的动作,从长长的睫毛上落下去。
  安阳环视一周,才发现自己现在是坐在湖中间的一块石头上,因为离瀑布近,所以才被打湿了。
  完全蒙了的看着这一切,安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爬上窗台,跳下了六层的楼,后来,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安阳想不起来了。
  头疼的厉害,安阳用手拍了两下,动作一窒,随即他就想起来了,下落的过程太长,所以他睁开了眼睛,但是周围黑乎乎的,他什么也看不见,耳朵不好,也听不见,在他挣扎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打晕了。
  纯净干净的蓝色天空,鼻尖是清新自然的空气,湖水清凉,偶尔喷到自己身上,远处有鸟叫声,还有不知名动物的声音。
  安阳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他不是应该死了吗?难道是跳下楼的时候被人救了,可是地球哪里还有这么好的空气,这么好的环境?如同世外桃源,水中的鱼没有跳出来咬他,头顶飞过的小鸟也没有俯冲下来撕扯他,一切都太不正常了。最重要的是他跳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而现在太阳却还在九点钟左右方向。
  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正在思考尝试理清思路搞清现状的安阳被吓的差点从石头上滑下去,赶紧调整一下姿势,扭头看向湖边,一只巨大的黑熊正在那里捶着胸,吼叫着……等等,吼叫?
  安阳张大嘴,手摸向自己的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拉,新文拉,新文拉!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留个评,撒个花…………啦啦啦(*^__^*) 嘻嘻……
 
 
☆、第二章
 
  
  安阳的手指在自己的耳朵上揉弄拉扯,结果,没有任何异常,可是声音却源源不断的流进了里面,直到脑海深处。
  天空中的鸟鸣,自己身后的瀑布,周边湖水的流动,森林里不知名动物的叫声……
  安阳不可置信捂住耳边,却又轻轻漏开指缝,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他能听见了,真的能听见了,喉咙里克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呜’。
  安阳又是一愣,顾不上哭了,也忽视了岸上那只还没有离开的黑熊,张张嘴,却只呼出一口气。他深呼吸,弯腰用手舀起一点水,拍拍自己的脸,微红的眼睛里带着异样的光彩,还有一丝期待。
  背对着瀑布坐好,任由身后的水不停地喷洒到自己,安阳咽了口唾液,紧张的用指甲抠着身下的石头。
  “啊……”
  低低的,模糊的,和以前没有两样。
  有点失望的低头,喉咙里咳嗽着,再次张嘴,“啊……”
  仿佛有一块坚硬的石头堵在喉咙里,安阳的声音如同从缝隙里漏出来一样,含糊不清。
  以为耳朵好了,声音也会恢复,他不是天生聋哑,安阳很是失望,果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事是吗?
  看着终于转身离开的黑熊,安阳站起来,满脸哀伤,抬头看天,对着正在尖叫着盘旋的小鸟,安阳张开嘴,“我擦,你个贼老天!”
  ……
  被吓了一跳的鸟,扑棱棱的急速飞走,安阳甚至能感觉到周围一瞬间的安静。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着,低下眉眼,“能说话了,真的能了吗?是真的!”
  如果有人在这里,他们肯定会骂一句‘神经病’,明明自己在说着话,怎么可能是不会说话呢?
  平生第一次能开口说话,说的确是网络上经常出现的‘我擦’两个字,安阳哭笑不得,看看蔚蓝色的天空,伸手在自己的心口划了个十字号,想了想又趴在石头上磕了个头。等他坐好,之前的疑惑也再次浮了上来,让他不得不思考一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