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修仙之神品铸剑师 作者:柠檬马卡龙(上)

字体:[ ]

 
文案:
前世:苏少白的愿望是好好赚钱,买房子,娶老婆,孝敬外婆。
异世:刚开始,苏少白的愿望是好好赚钱,挖矿,帮助蒋家母女,三个人好好的异世生活下去。
后来,苏少白的愿望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顺带喂养群吃货。
再后来,苏少白的愿望是能为金主打造出一把配得上他的好剑。
理想是伟大的,现实却总是充满恶意,这是一个穿越到异世想**萝莉,结果却被帅哥**的“悲惨”故事。
穿越到异世的小小“实习”西点师,一步步踏上神品铸剑师之路。
================
 
  ☆、第一章 随风而逝的前世
 
  乒!乒!乒!乓!!!!!!!!!!!!
  初秋的正午,暖日微醺,风轻云淡,万里晴空一碧如洗。
  扶炉山东峰脚下,枝叶浓密的林木中不时传出金戈交鸣之声。
  躺在灌木丛中的苏少白就是被这声响吵醒的,论恼人度来说,比起自家邻居装修时的电钻也不遑多让。他皱着眉毛,勉强睁开眼,脑子里熬着团浆糊,稀里糊涂的。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墨绿的枝叶间瓦蓝的天空。
  这是哪里?他记得凌晨时自己和那个心仪的妹子去爬莲花峰,不小心一脚蹬空……身上好像没有疼的地方,这么高摔下来都没事?转头往发出响动的地方一看,苏少白不禁瞪圆双眼。
  不足百米外的林荫里,两个黑衫蒙面人与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对峙而立,三人头顶上方,两柄金光闪烁的长剑正与一柄拂尘样的东西缠斗在一处,撞击间不时发出尖锐的声响。
  怎么回事?黄山最近有人在取景拍戏?他紧盯着浮在空中的几样东西,却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威亚和摄像机。
  那柄拂尘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在两柄长剑夹击之下出现多处裂纹,光芒越来越弱。
  “姓祁的,你越是运功,毒性发作越快,识相点就赶紧把《望月谱》交出来!”个子稍高的黑衫男子语气颇为嚣张,听声音应该只有二十几岁。
  老者咬着牙根苦苦支撑,瞪着对面的两人目眦欲裂,“做梦,博山派会出你们这种败类真是耻辱!”
  “老匹夫,你找死!”那青年右手翻转,两指并拢朝天,其中一柄长剑突然放出数十道巴掌长的金色气剑,直冲老者而去。
  拂尘紧追其后,试图拦截剑气,却被另外一柄剑趁机拦腰砍断,碎成两截。
  “噗!”地上的老者面如死灰,吐出一口黑血。随后,金色的气剑在他浑身上下穿出数十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老者晃了晃,倒在地上,顿时气绝身亡。
  空中的两柄长剑收了光芒,带出道金色流光,落回地上那两人的后背。
  刚才说话的那位青年隔空一抓,地上老者气海处冒出团微弱的黄光,一颗黄豆大小的金色珠子颤巍巍的浮到半空中,“啪”的碎成齑粉,扑簌簌散落在风里。
  “师兄,这样会不会太狠?”稍矮的那个青年忍不住皱眉,压住眼里的闪烁的精光。
  “他已认出我们的身份,必须斩草除根。我们抢了《望月谱》这件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稍高的那位趾高气扬的看着身旁之人,见矮个儿垂下头不再言语,就蹲下身在老者身上摸索起来。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矮个青年自掌中翻出把泛着青绿色光芒的匕首,猛的从背后刺进正在老者身上翻找东西那人的胸膛。
  那位师兄惊愕的看着胸口那截沾满血迹的刃尖,毫无防备的被刺成对穿,刚想回头,矮个猛然拔出匕首,又补戳一刀。
  刀尖上的人就像条被剃掉骨头的鱼,软软倒向地面,双眼睁得极大,死不瞑目。
  “没了你,我就是黄品弟子的第一人,斩草除根,师兄,是你刚才教我的。”青年冷冷对着地上的尸体说道,没多久就从老者身上摸出块墨色的玉简,塞在自己怀里。
  苏少白蹲在灌木丛里,听到青年阴冷的说出“斩草除根”那四个字时不禁浑身一颤,咬紧牙关,祈祷着那位心狠手辣的主儿赶紧离开。他双脚早就发麻,却半步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刚才那血淋淋的场面,老者身上那些足以看见对面树干的血窟窿告诉他,眼前的情景是真的,绝对不是在拍什么仙侠大片!他撞到别人杀人夺宝的现场!若是被发现,绝对跟地上挺尸那两位一样,也是死路一条。
  青年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拽下死掉那名青年背后的长剑。又从怀里掏出个瓶子,在两具尸体上各塞一粒药丸,这才祭起飞剑遁空而去。
  “呼!”见他终于离开,苏少白长出口气,脱力般的瘫坐回到地上,整条右腿都针扎般的疼,再过一会儿,就算命不交代在这里,脚也要交代在这里!
  站起来他才发现,自己穿着身奇怪的粗布衣服,类似古装电视剧里常见的天青色短打,就是普通百姓穿的那种。尺寸有些偏大,袖子绕了两圈才松松垮垮的搭到手腕上面,露出的手臂只有芦柴棒粗细,倒是挺白。怎么回事?他好像变矮了?
  环顾四周,新买的那个50L户外背包根本不见踪影,脚边不远处倒是躺着个深蓝色的薄皮小包袱,弯腰捡起来,拿在手里几乎没有重量。远远朝地上那两具尸体看过去,竟然已经匪夷所思的化作两滩水迹,头顶传来阵凄厉的鸟鸣,苏少白后背冷风迭起,心里发寒,捏紧手里的小包袱,无心细看,不管怎么样,先远远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再说。
  直到太阳西斜,手脚酸软,苏少白才勉强走出那片森林,找到条浅溪。就着被日头晒得温热的溪水舒服的洗过脸,面对光亮如镜的水面他完全愣住,这人是谁?
  水面映出的人,看年纪恐怕只有十岁出头。长眉斜飞,眉色漆黑如墨,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眸子比养在水里的黑珍珠还要闪亮,顾盼神飞,眉梢眼角自带一段灵气,皮肤水嫩,嘴角浅翘,若不是白嫩的小脸尚且带着点婴儿肥,完全就是风流俊俏的最佳诠释。
  再举目四顾,暮色里,倦鸟投林,西边漫天流霞红得如火如荼。远处群峰林立,云雾沉重,却明显不是黄山。苏少白坐在溪边困惑的冥思苦想,怎么回事?
  几小时以前,他还是位踏进社会大学没多久的新鲜人,二十二岁,意气风发的在一间全球知名的五星级酒店做行政管理。喜欢渣游戏,喜欢踢足球,喜欢节假日在驴友论坛呼朋结伴的去旅游爬山,当然,还喜欢漂亮胸大的软妹子。以他的条件,高富帅里好歹占住两条,居然没有女朋友,更正,是根本就没有过女朋友,这点别说外人,连他自己都想不通。
  七月刚入职时,领导要求他下基层轮岗实习,分别在餐饮部和客房部待三个月,共计半年。在中餐厨房待满两个月,他倒也果真培养出些做菜的热情,私下里也开始查找网上的菜谱学习做菜,遇到问题,还可以找大厨指点一二。原本只会全能蛋料理的他,逐渐也能亲手做出些比外卖好吃的菜品,色香味也有小成,他原本打算今年过年回家给外婆好好露一手。
  可惜,他的刀工才得到大厨的夸奖,就被转去西餐组的甜点处做学徒,只能任凭组织调拨的新人当然无法拒绝,目前还在学习如何揉好手工面包团。
  九月中旬,有位妹子在驴友论坛揪团国庆节长假中间三天去爬黄山。他本来并不想去,黄山他爬过两次,想玩的路线早就玩遍。奈何妹子在帖子的二楼爆出几张素颜照片,长直发大眼睛,清新可人,腿长腰细,漂亮得不忍直视。简直就是论坛里汉子们的天菜!
  没节操的□□们不到两个小时就组好妹子期待的十五人团,其中当然包括苏少白。
  在黄山市集合时,苏少白一米八二的身高和阳光帅气的长相立刻得到妹子明显的青睐。这次爱神终于舍得为他射箭了!感受到妹子的目光,他心花怒放,决定好好表现,帮忙背包,扎营,鞍前马后无微不至。终于,妹子羞涩的约他凌晨爬莲花峰看日出。想象着两人在山顶相依相偎无限旖旎的情景,狼血沸腾的苏少白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
  然后,然后他就在凌晨四点爬莲花峰的时候摔下来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你妹,他居然连那妹子的手都没有牵到过!
  叹口气,苏少白确信自己依然记得以前所有的事情,包括揉面包团的步骤加上主厨在放假前才告诉他的马卡龙的作法。低头想在自己胳膊上掐一把,看到那皮包骨头的小样儿,他放弃了,只好去掐唯一看起来还有点肉的脸颊,嗯,手感很好,感觉很疼。不是在做梦。
  心情蓦地沉重起来,如果说刚才在路上他还能拼命的催眠自己,什么飞剑,什么杀人夺宝,都是自己眼花幻觉,走出这个鬼森林找到救援队自己就能回家。此时此刻,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没带来!这个世界里生活的人明显非常彪悍,飞天遁地,杀人不眨眼。除了他。
  所以,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穿越?客房部的lydia整天最喜欢用手机刷的那种小说设定?
  网恋也是流行,一见钟情也是流行,怎么到他这儿遇到的就是穿越啊!
  怒视着水里的那张脸,他不满意的皱眉,男生女相,女人长得好看都不一定是幸福,何况是男人?难怪这么短命!
  随着他的动作,水面上眉心骤聚的小脸立刻带上几分冷厉,勾抹出几分浑然天成的少年英气。看来还没有娘到不能自救的地步,苏少白长出口气,他这辈子,不,上辈子,最讨厌娘炮。
  再看这小身板,苏少白的吐槽技能全面开启,说豆芽菜都是抬举,枯瘦得像根干柴,全身加在一块儿也没有三两肉,其中一两刚才已经试过手感。难道这孩子也是被刚才那人杀的?没伤口也没被毁尸灭迹啊!苏少白坚信原主已死,拒绝想象他已经代替自己去二十一世纪渣游戏泡妹子这种设定。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还是男人。
  腰间的荷包里只有两粒珍珠样的珠子,应该是这里的货币。右脚的脚踝上套着只银色的脚环,朴素的光面,没带半点花纹,缀着三角型的铃铛,铃芯大概已经脱落,即使晃动也没有声音,只在内侧钤印着繁体的“苏”字。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很可能也姓苏。地上的薄皮包袱里只有一本翻到卷毛的线装书和半块成人手掌大小的烧饼。
  线装书淡黄色的封面上写着繁体字的《炼铸谱》三个字。他翻了两页,【金火】,【地火】,【绿品】,【灵力】都是看字认识,连在一起却看不懂的东西,只得无趣的合上。弄不懂意思不要紧,只要这里的文字不陌生,好歹不会变成文盲,苏少白乐观的给自己打气。至于那块烧饼,连点芝麻都没沾,他试着咬过一口,嗯,跟自己的牙差不多硬。说文艺点,身体的原主算得上是身无长物,说简单点,这就是个破落户,一穷二白。
 
  ☆、第二章 家徒四壁的蒋家
 
  乡下的外婆要是知道自己的死讯,恐怕会哭晕过去吧?苏少白的父母去世得早,从小被外婆带大。他也算争气,挤过高考千军万马的独木桥,毕业又顺利进入一家全球知名的五星级酒店,尽管现在去厨房实习轮岗,每个月拿到的工资还是实实在在的。外婆上月收到钱给他打电话时,嘴里翻来覆去的说着不用寄钱,留着自己用,语调里却是止不住的幸福和骄傲。
  床头柜的那张卡里已经攒到八千多块,也不知道外婆拿不拿得到。刚刚转正,酒店会给外婆点抚恤金吧?糟糕,上个月买的保险,保单好像还没有寄回来啊?
  正当他坐在溪边,仰头望着满天流云,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小溪对面的树林里跑出来个瘦骨伶仃的小姑娘,右手挎着将近半个她高的篮子,走起路来未免有些重心不稳跌跌撞撞。她穿着身杏色的褂子,稀疏泛黄的头发扎成两个短短的麻花小辫,也就六七岁的样子,隔着小溪蹲在苏少白对面,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盯着他看。
  “你长得比杜二好看。”半晌过后,小姑娘拍拍手,做出定论。她胳膊上的篮子也跟着颠动几下,掉出根绿色的野菜。
  苏少白朝天翻了个白眼,后来才知道,杜二是庄主家的二儿子,据说是太平庄最好看的孩子。
  小姑娘叫蒋莫玉,她家住在太平庄最西边,离这条小溪不远。苏少白不得不感谢原主的这身皮囊,蒋莫玉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才决定捡他,不,带他回家。
  路上透过小姑娘磕磕绊绊的介绍,苏少白才知道,身后那座山叫做扶炉山。山上住着神仙,附近的人都尊称他们为仙主。据说仙主们都住在扶炉山南边的数十座山峰上,个个都能破空而行,而且仙姿绰约,百岁不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