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修仙之神品铸剑师 作者:柠檬马卡龙(中)

字体:[ ]

 
  ☆、第七十六章 百器大会
 
  若说苏少白所长,目前肯定非飞剑和丹炉莫属。飞剑为命器,丹炉为玩器。以李忆年的性格,应该百分之七十以上会选飞剑。
  若是选直球对决,干脆利落的决一胜负的话,便是铸炼飞剑最好。
  放牛奶在百望坡的地上撒欢,苏少白摩挲着手中淡紫色封面的《神火录》,定下主意。
  《神火录》是博山派祖师凌天道人在自己八百二十岁的时候写下的自传,讲述的是他生平传奇的经历。撰录此书时,凌天道人早已进阶为青品。
  青品!苏少白看到序篇里面的话便已经心潮澎湃,凌天道人是迄今为止,他所知道的跟他修行方式最为接近的人。既然他能够达到青品,是不是就代表着布丁的升级还未停止,仍可突破黄品继续上行?
  铸剑师的寿元只有两百年,比起其他修士漫长的修仙生涯来说,基本与凡人无异。比如与尊师大人当年签订属契的那位铸剑师,甚至不是寿元耗尽,而是意外陨落。就算尊师大人此后在元婴期止步不前,那位铸剑师也只相当于在对方的生命中出现十分之一都不到的时间,是个匆匆过客。三年来,看着尊师大人形单影只的练剑,他有时候常常忍不住会想,百多年后,金主大人也会经历类似的情形。大道无情,要得道飞升,难道真的要舍弃所有?如果南宫昊也是如此孑然一身,只是想想,他都会感到凄凉和心酸,不想让他只有一个人。但假想过金主大人身边有人陪伴的情景后,苏少白发现自己会忍不住的更加心塞难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眼下,《神火录》无疑开篇就带给他一个大好消息,他也极有机会突破黄品。绿品对应金丹期的修为,寿元五百,青品对应元婴期的修为,寿元千年!若是能达到青品,他就可以陪在金主大人身边,为他继续打造出更好的命器来!说不定还是把古今第一的青品命器!哈哈,开卷有益,开卷有益!
  凌天道人人生的前三十年,过得比苏少白坎坷的多,他初验灵根,是五灵杂根。被修仙大派直接拒之门外,家族嫌他丢脸,也直接弃管不顾。落魄无助的他后来因为机缘巧合遇到位散仙,便随其修炼炼器一途,但始终进境缓慢。直到在极北之地收集器石,他在冰原之下得到地火,摸索苦修数年后,炼出第一把神剑,才名扬天下。个中辛苦,即便只有寥寥数字,读起来也让人不胜唏嘘。
  天色渐暗,书页上的字已经有些看不清楚,苏少白便将它收进储物戒,召回在雪地里撒欢的牛奶回探月峰。
  尊师大人正在瀑布下以五心朝天式盘膝吐纳。苏少白犹豫了下,便上前施礼。
  “小白找我有事?”连微山睁开眼睛,因为在瀑布下坐得太久,银发和眉毛等处凝结了无数细小的水珠。哎,可惜,因着年纪渐长,那小脸上可爱的婴儿肥已经不见了,掐起来虽然手感依旧不错,始终没有以前过瘾。
  见他的目光又落在自己的脸上,苏少白心有余悸的往后退了两步,“呃,尊师若是不嫌弃的话,少白想在此次百器大会上为您打造一把新的命剑。”
  命剑?连微山眉色微动,小白已经跟他家冰块脸结订属契,参加百器大会不过就是个形式和检验实力的机会。这几年他也看着苏少白炼制出了不少白品赤品的的灵器和灵剑,但是,与他肩上这把比起来,未免还是差了一大截。
  可是,难得小白有这个心意。就算不够好,他也应该开心的收下才对。
  更何况,这应该是小白打造的第一把命器,居然是给他的,等他家那个修炼狂的冰块脸出关,还不得气死?哈哈哈,连微山想像着徒弟到时候的脸色,心内不由得狂笑不止。
  “好。”他点点头,面上强自镇定。
  “如此的话,明后两日,还请师尊将所有擅长的剑式剑招都逐一演练,另外,师尊现在的剑……”他迟疑了下,跟剑修借剑,如同借命。
  “小白想看我的剑?”
  苏少白咬唇点点头。借鉴现在的命剑,就等于站在之前那位铸剑师的肩膀上为连微山铸剑,事半功倍。打造出的命剑自然会更适合尊师大人。
  连微山将背后的飞剑收到面前,从头至尾爱惜的轻抚了两遍,抛给苏少白道,“仔细些。”
  苏少白伸臂接住,抱着那把折铁宝剑又退了两步才站稳脚步,开心的急忙躬身施礼,“谢谢尊师大人,谢谢!”
  自己只是南宫昊的铸剑师,连微山肯将命剑借给他看,无疑算是对他的极大信任。苏少白焉有不知之理,当下更是暗暗下定决定,定要为尊师大人炼铸出柄更好的剑来回报。
  感动的新手铸剑师抱着折铁宝剑回到洞府连夜研究,隔壁洞府的尊师大人,想着徒弟的脸色也兴奋得睡不着觉。
  长夜静谧,落雪无声,探月峰山腰的两间洞府,竟无人入眠。
  二月初二,百器大会,小雪初晴。
  黄品的铸剑师,需要寻找炼制命器对象的修士,各色人等,蜂拥而至。自清晨起,便能望见无数形形□□的飞器赶往西边,不时有飞器因为过低而撞到博山派的护山法阵,激起数道青色的光芒。
  百器大会历年来的举行地点,都是在扶炉山西面的莲花谷。离探月峰不过是架起飞器半盏茶的距离。
  文长老仍未出关,南宫昊也是,苏少白心里有丝小小的遗憾,今天只有尊师大人陪他参加百器大会。他长出口气,略带紧张的整理好衣襟,和尊师大人一起赶往会场。
  红日渐高,却还是压不住寒气,急速涌进鼻腔的凛冽寒意让苏少白差点打出个喷嚏。奇怪,好像还带着点奇怪的腥膻味道,苏少白抽抽鼻子,却没再闻到什么异常的味道。说起来,修仙的好处之一,便应该是褪去凡根杂质,体魄强健。但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什么实感。唯有四时变化上,身体对温度的接纳度似乎强出许多,不需加减衣物这点,让他觉得方便许多。
  坐在飞器上往下看,整个扶炉山云雾飘渺,千峰白头,点冰缀雪,俨然生出丝丝九天仙境不惹尘烟的清灵之感。
  莲花谷是五座矮峰中间的一处山谷,因被五峰环绕周围,拱立如花,状似五瓣莲花而得名。博山派的铸剑师又施巧手,在山谷当中设立了一处碗状的巨大黄色石台,石台之大,已经几乎碰触到五处山峰的峰脚。为这朵莲花加上“花心”,自空中望下去,简直鬼斧神工,栩栩如生。
  那座巨大的黄色石台,就是接下来的三天三夜中所有黄品弟子当众炼器比试的场地。昨日许长老过来传过消息,此次百器大会有九个铸剑师门派参与,再加上散修,共计一百五十三名已达黄品的铸剑师会登上这座巨大的“百器台”大展身手。
  看见那座巨大的“百器台”,苏少白的肾上腺素急速飙升,不禁有些跃跃欲试。生出些“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的比拼之心。到底自己埋头苦修效果如何,今天正可以与各位黄品铸剑师互开眼界,切磋几番以作验证。
  百器台四周的五座山峰,便是各路修士围观百器大会的坐席。正北的山峰上挂着天奇门的蓝色刀旗,由修仙第一大派独据。它左手的山峰飘着黑红两种颜色的旗带,由惊鸾派和点墨派两派分割而享。右边的峰头是排名前十的门派中剩余的七大派,东南方的山峰则是诸多繁杂的修士门派共坐,最后剩下的西南方山峰上,基本以散修为主。
  此刻五峰上皆是身影晃动,人声嘈杂,不时有飞器落在各处。将苏少白送至百器台边,连微山便朝北边天奇门所据的山峰而去。行至半途,突然看见西南峰上立着一人,观其身影,竟然与自己五十年前边音讯全无的大徒弟极为相似。
  连微山脚下一颤,飞剑便不由自主的朝那边转过去。
  苏少白自外事弟子处领了排号的碧色圆形手牌挂在手上,甲组二号。这么巧又是甲组二号?他拿着那块手牌狐疑的对着阳光瞧了瞧,不会仍旧是当初灵源大会的那块牌子吧!
  为求公平起见,所有与会的铸剑师待会在百器台上的位置,会按照号码随机排列的。手牌就是待会供他们进入自己的炼器室的钥匙。
  百器大会的流程极其简单,博山派作为地主会占据优势先举行门派的黄品弟子晋级仪式,然后便是各位报名参与百器大会的黄品铸剑师以三十六个时辰为限的炼器比拼。三十六个时辰之内炼成者,才有参与评比的资格。根据炼制成的灵器品级和神通等因素综合考量,会由博山派和其余八个门派推选出的十二位长老,共同评出四类灵器中各自的头名和最终的桂首。
  博山派也是心机奇巧,在比试前为自家的黄品弟子更换腰牌,在众人前先行露脸加大印象。这就是□□裸的放在电影前的贴片广告啊!苏少白站在台下看着百器台上正在举行的晋级仪式暗暗笑道。幸亏他已经换过腰牌,也已经签订属契,否则,估计还是会被拉上台再换一遍。
  他正勾起嘴角笑着,猛然觉得刚才在飞器上闻到的那种奇怪的腥膻之味又出现了。他奇怪的抽动鼻翼确认着,四下打量,问着身边的外事弟子,“你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没有?”
  “嗯,好像是有点臭!”那挂着赤品腰牌的弟子也皱皱眉头。这时候各处山头似乎也隐隐有噪声传出。
  苏少白和那弟子抬头往各峰的峰顶看了一眼,不禁大吃一惊,只见空中各峰均有修士飞到半空警戒的四下查看,显然也是发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异味。石台上的掌门和各位弟子也被各峰的修士惊动,停住了动作。
  “啊!”苏少白身边的弟子一声惨叫,他再低头看,大冬天的,脚下居然爬出无数蛇虫。
  “轰隆隆”,没等面色剧变的苏少白有所动作,身边巨大的“百器台”下突然发出声响,与地面接触的边缘出现缝隙,并且迅速扩大,将百器台掀得歪向一侧。一只巨大的蹼脚探出来。
  苏少白登时头皮发麻,转身拉住身边那个外事弟子拔腿就跑。跑了两步才想起来拿飞器还比较快。慌乱间,拿出飞器的同时,带出了样金箔般的东西,他恍惚记起那是当初金主大人交给他的,说是有危险就折断。
  苏少白几乎是哭着抓住了那片金箔,双手用力扯断。回头看看,一只巨大的黄皮□□正从缝隙里探出头来。
  你妹!金主大人救命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书箱C君和魇伤扔的两个地雷
  感谢小小Q熊、夜羽殇、陌上、耽卿dq、恋之心君的地雷~~~~
  大家好像都不愿意周末约会了~~~~~~~
 
  ☆、第七十七章 三年归来年愈少
 
  生生被扯长后断为两截的金箔化作两道金光在苏少白手中消失不见。
  早在百器台倾斜的那刻,便有数位剑修朝百器台疾纵而来,赶着去救在被掀落下台的博山派掌门和一溜儿黄品弟子。莲花谷的防护阵虽然启动,却无法接住从高台跌落的人。
  几乎是同时,待在下面的诸位外事弟子和苏少白等人便看到台下的缝隙中伸出巨大的蹼脚,异兽!这里怎么会有异兽?众人慌乱的四散奔逃,百器大会自创办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场面一时间竟有些不受控制。
  新手铸剑师拽着那个外事弟子朝自己的飞器上仓皇逃窜。也不知道是因为飞器边缘太过光滑,还是被异兽吓得脚软,那个弟子居然接连两下都没有登上飞器。
  被掀翻得与地面接近六十度角的百器台猛然腾空飞起,半球状的台基下方,露出只巨大的黄皮怪蟾蜍。
  苏少白拎着他的手臂死命把他拽到飞器上,正想飞起来逃走,抬眼正好看到那只黄皮蟾蜍已经露出整个脑袋,防护法阵的白光打在它身上丝毫不起作用。只见它嘴巴一张,红色的舌头弹出来,飞快的卷住面前刚飞到两丈多高的一个绿衣铸剑师,那人惨叫一声,整个被怪蟾蜍拖进了肚子里。苏少白的动作猛然顿住,对了,眼前这家伙不管多大,如果真是蟾蜍的话,应该只会着力攻击空中移动的物体。这么说的话,还是待在原地不动比较安全。他低头看看飞器下的那些蜿蜒爬动的蛇虫,难道说,地上这些蛇虫之类的,原本就是为了惊吓他们逃跑,送到那怪物面前做餐点而设计的?
  此时无法多做他想,不论如何还是先躲进灵器再说,苏少白二话不说的拽着那名外事弟子,顺着打开的盖口钻进他家怪鱼肚子里。躲在灵器内,即便被那怪物吃下去,短期内应该也不会有问题。此时此刻,苏少白不禁万分庆幸自己当初的英明设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