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变成了死对头的未婚妻肿么破?在线等,急! BY 笨小医(下)

字体:[ ]

 
    第81章
    
    虽然秦老爷子已经发话,但在最初的两三分钟里,花园内那些宾客席上却静悄悄的,除了那些潺潺的流水声以外,竟听不到一个人的说话声。
    静可闻针。
    显然,那些人都不太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们或许有很多话憋在心里想要问出来,但他们又怕一旦问出来,就会被贴上“敌对之人”的标签,被秦轩或者秦桡给惦记上。
    毕竟,最终谁会成为秦家的继承人还是一个未知数,得罪了任何一个都没好处。
    细细考虑一下之后,他们还是把想问的话暂时给咽了下去,打算先看一下别人会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有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还举棋不定的,只有一小部分人坚定地选择站在了秦轩或者秦桡那边。
    而柳雨常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拉拢那一部分举棋不定的人的心。
    看见过了那么久都还没有人提问,柳雨常的耐心有点告馨了。她给宾客席上的几个人使了一下眼色,让他们赶快把提前准备好的问题给甩出来。
    这些问题都是柳雨常所准备的,其中有不少都是受到了网络上那些漫天飞舞的有关秦轩的负面新闻的启发,而给秦轩“量身定做”的。
    柳雨常在心里愉悦地暗忖,有了这些问题做轰炸,秦轩还能留下多少票数?
    只是,柳雨常使了半天的眼色,那几位“托子”却始终没动静。
    不是他们没接收到柳雨常的眼色,而是秦轩的气势太强,让他们产生了几分踟蹰和怯意。
    就这样与秦轩对上,真的好吗?那个私生子恐怕没多少赢的把握吧?
    尽管秦轩的演讲非常简短,但也的确是一个事实——他所为秦家做出来的一切,都是实实在在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如果没有林芷和秦轩两母子的话,说不定秦家早就没落了,又怎么能够撑得到现在?
    只可惜,多年以来的安逸生活让他们许多人都忽视掉了这一点,他们只注意到秦轩那些举措的“保守”,只注意到秦家在商界的发展比不上其他的大家族。
    他们还关注到了秦轩的那些负面新闻,关注到了那些负面新闻给秦家所带来的影响,却没有用心去考究这些新闻的真实性,甚至觉得是秦轩的出事才害得秦家的那些家族企业在股市的点数大跌的。
    这一切,都让林芷和秦轩寒了心——当然,现在的他们暂时还是不清楚这一点的,他们还能够心态轻松地坐在花园里,考虑着到底是秦轩还是秦桡更加适合当秦家未来的家主。
    就在其中一个宾客打算鼓起勇气说出心里已经打好了腹稿的问题的时候,一个悠悠然的声音切了进来,打断了他们所有人的思路。
    “哟,在开静坐大会么?怎么一个两个都对着空气发呆不说话?”
    听到这个声音,秦轩的嘴角几不可察地抽了抽,往声源处看去。在花园的尽头,宋小恺穿上了一套白色的礼服,优哉游哉地从小道上踱了过来。
    秦老爷子的眉头皱了皱,凌厉的眼神往宋小恺的身上扫了过去,随即,愣住了——
    这是谁?=。=?不认识。
    林芷的唇角也抽了抽,不知道该对宋小恺这突兀的出场方式抱以什么样的态度。不过,作为儿媳妇,她还是很尽责地低声给秦老爷子做了介绍:“这是您的孙媳妇,宋恺。”
    秦老爷子的眼皮子一跳,脸上顿时如万物回春,绽开了一朵巨大的“菊花”,笑眯眯地对宋小恺招手道:“小恺啊,快来爷爷这边坐。”
    宾客们也愣住了:小恺?那是谁?为什么会叫秦老爷子“爷爷”?
    难道继秦轩、秦桡以后,又冒出了一个秦老爷子的孙子?==||~难道孙子是可以说有就有的吗?这也太坑爹了吧?
    秦轩可没管那些宾客们会怎么想,他站了起来,主动朝宋小恺走了过去,牵起他的手往主位上走去。
    这一下,众人也就大致可以猜出宋小恺在秦家的身份了。
    不过,更让他们感到惊诧的,是秦轩对宋小恺的态度,明明前一刻对着他们还是凝结了万年寒冰的样子,而这一刻,在面对着宋小恺的时候,秦轩的眼里则只剩下化不开的柔和。
    这根本是已经情根深种的样子,不容错辨,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许多人的心里又掀起了不小的波澜,甚至有一些打起了小九九。
    “你怎么突然之间跑过来了?不是让你在主宅里面休息的吗?”秦轩无视了其他人异样的目光,凑到宋小恺的耳边低声问道。
    “我也想休息啊,谁叫你的儿子们嚷嚷着要来现场看你的竞选过程?”宋小恺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眨掉了眼里的水光。
    小包子们一直在识海里吵吵闹闹,让他的耐心都快要告馨了。
    看来精神力太高也不好,他上网查了一下,别的孕夫就没这种情况,听说胎儿和母体的精神力越高,他们建立起来的联系就越紧密,传递到母体识海的“胎语”就越清晰。
    宋小恺肚子里的那两只捣蛋大王,从来都不是闲得住的主儿。这不,一听说“麻麻”要来参选继承人,他们就一个劲儿地在宋小恺的识海里打滚撒泼了。
    所以,拗不过小包子们的软磨硬泡,宋小恺还是把他们带过来了。
    “辛苦你了。”秦轩摸了摸宋小恺的头。
    宋小恺又打了个哈欠,撑着额头,摆了摆手。
    秦老爷子的目光时不时地就扫向了宋小恺还没显怀的肚子——
    曾孙子哪……我有曾孙子了哪……就在孙媳妇的肚子里炖着哪……&lt( ̄︶ ̄)&gt好星湖~~如果不是在场还有许多宾客,如果不是现在的状况需要继续保持严肃,说不定秦老爷子早就迫不及待地拿着个透视仪器去看他的孙子们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会缺乏破坏气氛的小能手,秦老爷子还没从四代同堂的幸福感中走出来,其中一名族人就拿起手边的话筒,率先对秦轩发起诘问了。
    “请问参选人秦轩,您对之前星际网络上的那些负面新闻有什么看法呢?您说您对秦家所做出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那您又知道那些新闻对秦家所造成了多大的负面影响吗?谢谢。”
    或许是秦轩对宋小恺柔情的一面给了这个族人一瞬间站起来的勇气,当秦轩收起眼里的笑意,淡淡地朝他瞥过来时,他握着话筒的手一紧,竟捏出了一掌心的冷汗。
    “清者自清。”秦轩平静地吐出了这四个字,没有多做解释。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用语言去修饰自己的人,他更喜欢用行动去证明自己的一切。
    更何况,他今天会坐在这里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在辩论中争赢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话夹子一被打开,接下来的提问就顺畅多了,很快,就有另一个人站了起来,接上刚刚的问题,继续对秦轩诘问道:“请问您试图用简单的语言避开这个问题,是因为您心虚吗?”
    这个人很大胆,甚至摆开了咄咄逼人的架势。
    秦轩皱紧了眉毛,正要回答这个人的逼问时,却被宋小恺给抢掉了话筒。
    宋小恺对着话筒轻笑了一声,目光落在那个人身上时,却没有多少笑意:“那我请问一下这两位提问的朋友,你们所指的‘看法’到底是什么?你们是想知道阿轩在面对这些负面新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还是想知道这些新闻到底是真料还是假料?如果是前者的话,你就不必问了,有谁能在面对自己负面消息时,说出一句‘好爽’来的吗?”
    “这……这……这当然是后者。”
    “呵……后者哪……那问题就来了。如果秦轩说‘那些都是假消息’,你们会不会信?不会,因为没有人是仅凭一句话就能洗脱自己嫌疑的。不过,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如果你们需要证据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去查?你们说阿轩的那些负面新闻对家族造成了巨大的影响,那作为秦氏家族一份子的你们又为什么不尝试着去找到证据,挽回秦家的声誉?
    “现在阿轩回来了,你们就开始诘问他了。那当他挣扎在死亡线上回不来的时候,你们又为秦家做出了什么的贡献?到底是袖手旁观的你们更应该受到责备呢,还是当时连生死都由不得自己的秦轩应该受到责备呢?你们有资格问他这个问题吗?”
    自始至终,宋小恺的唇边都是勾着笑容的,但言辞间的犀利却像一把利刃,直直地刺向了那些想要就这个问题对秦轩发起攻击的人。
    “谁……谁说我们没有找证据?”第一个提问的族人梗着脖子说道。
    “哦?你们有找啊~那拿来啊~”宋小恺悠悠然地伸出了手,做出一副“等你给我”的架势。
    没有人能够回应宋小恺,因为他们都不可能找到证据,本来那些“罪名”就是被有心人杜撰的。当然,这些“有心人”并不是他们,但他们没去验证这些新闻的真实与否也是个事实。
    “看来,你们都没有证据哪。还是说,你们找不到证据证明阿轩的清白,就干脆认定那些所谓的‘新闻’是真的了?这种认定方式,就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说不过去吧?”宋小恺嘲讽道。
    这一下,再也没有人就这个问题对秦轩进行发问了。
    柳雨常恨恨地咬了咬后槽牙,她最有攻击性的问题就这样被宋小恺轻描淡写地解决掉了。
    好不甘心!这夫夫俩简直是他们的克星!
    接下来,又有一些人对秦轩发起了提问,但相较于第一个问题而言,都算是比较温和了。秦轩都是用言简意赅、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让秦老爷子忍不住对他吹胡子瞪眼。
    这个孙子到底在干嘛!破罐子破摔不成?!不对,阿轩哪是破罐子!(←秦老爷子有点气糊涂了,思维凌乱了起来。)
    同时,秦老爷子对宋小恺的印象也越来越好了——
    看!我的孙媳妇多聪明、多贤惠,以后生出来的曾孙子也一定棒棒哒!~\(≧▽≦)/~
    除了第一次以外,面对其他的问题,宋小恺极少会发言,只除了一点,就是有人恶意抹黑秦轩的形象。
    秦轩对那些蹦跶的小虫子是懒得去理会,反正最后的结果一出来,他们肯定都会闭嘴。
    但宋小恺却会气不过,他的人,当然只有他才能欺负!o( ̄ヘ ̄o#)其他人都闪一边去!退散退散!
    所以,抢了几次话筒后,那些人的火星终于烧到宋小恺的身上了。
    “请问这位说话的先生是谁?你有什么资格代替参选人秦轩进行发言?这本来就是家族继承人之间的竞选,你时不时地冒出来说话是不是很不合适?”
    “哦?是吗?不能代替吗?那为什么秦桡的母亲可以代替他回答问题?”宋小恺指了指柳雨常。就在刚才,柳雨常回答了不少族人向秦桡提出的问题,而秦桡全程都只是站在一边,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
    对于这对母子俩,宋小恺只觉得可笑——扶不起墙的阿斗,硬着头皮扶上去的话,真不怕他把秦家给玩完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