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职业写手 作者:梦之草

字体:[ ]

 
    文案:
    张晗一觉睡醒,发现世界变了样。这里严禁盗版,是写手的天堂,作为一个晋江文学城签约写手,他完全可以在这里一展拳脚。
    更妙的是,这是ABO的世界,而张晗是ALPHA,他终于不用活在世人眼光中,可以光明正大地找个男人步入婚姻殿堂。
    PS:主攻文,1VS1,HE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穿越时空 强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晗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上,张晗感觉到不适,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直到快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醒来,揉了揉眼,下床开始洗簌。
    打开水龙头,凉水扑面,张晗整个人立时清醒过来。抬头的瞬间,冷不丁瞧见镜子中的人影,他骤然愣住。不过一晚上而已,他怎么成了胡子拉碴,眼睛浮肿,头发都快成鸟窝的颓废人士?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不可抑制地发展壮大。
    此时,张晗看什么都不对。镜子虽是同一款式,边缘花纹却不一样,洗漱台也是这般。他越看越是心惊,急冲冲跑进房中,顿时瞳孔微缩。难道他睡了好几天?谁这么无聊把他弄到这么个乍眼看去跟他原先住房极为相像,细看却到处不同的房间中?
    “唰”的一声,张晗拉开窗帘。虽然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但当真正确定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中时,他仍不免出现慌乱情绪。
    定定地望着楼下好半天,张晗猛然冲出房间,朝大门跑去。
    研究一会之后,门锁“咔哒”一下应声而开,张晗松了一口气。既然不会对他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他便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眼下状况,让他知道是谁恶作剧,看不削死他。
    将门重新关好,张晗开始翻找一切可以获取资讯的器具。
    客厅里凌乱不堪,酒瓶撒了一地,食物袋子饭盒也到处都是,还好,手机就放在茶几上,倒是省了张晗不少时间。
    手机看起来半新不旧,张晗估摸着至少用了两三年,上面的标牌他从未见过,姑且就当他孤陋寡闻,见识少。
    张晗努力压住心底莫名升起的寒意,滑亮屏幕,对着光线仔细查看图文锁上的划痕,试了两次,便顺利进入手机界面。
    桌面上显示的图标,除了文字张晗认识之外,其余没有一样是他熟悉的,不,应该说都是些似是而非的东西。
    张晗正欲打开浏览器,手机铃声不期然响起,吓了他好大一跳。
    这手机张晗都还没研究透,他鼓捣了好几秒,才接通电话。
    “接个电话都要这么久,张晗,这都过去一个礼拜了,也该颓废够了吧,你那死样子摆给谁看?不就是青梅竹马的O跟了别人吗,难道这个世界少了他就不转了不成?……”
    对面那人劈哩啪啦说了一大通,意思无非就是没必要因为失恋就醉生梦死,仿佛世界就此停摆。
    张晗越听越懵,O是什么?明明所有话分开他都明白,怎么连在一起他反倒听不懂了?
    对面那人却不给他思索的时间,撂下一句话“你再这么折腾下去,我都不想管你了。后天上午有个试镜,这两天你好好收拾一下,别整得跟个沧桑大叔似的,剧本和时间地点我给你发微讯上。到时候你要还是那副死样子,哼哼……”便挂断电话。
    张晗一脸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试镜?试什么镜?他是晋江文学城写手,可不是演员!这人瞧着跟机主很是熟稔的样子,他是谁?怀着这样的好奇,张晗点开通话记录,“裴靖宁”三字跃入眼帘。
    不认识,想来是找机主,跟他没关系。
    经过这一打岔,张晗对手机没了兴趣,转而开始翻箱倒柜,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身份证等证件,不然他回家就有点麻烦了。
    结果,不翻还好,一翻张晗完全傻了眼。手机、电视、冰箱等牌子他闻所未闻,他都可以无视,毕竟现在小牌子众多,他不知道也不是不可能,但身份证上写的是什么鬼?
    姓名写着张晗的名字,免冠照也是他的模样,只是五官比之前略微凌厉一些。光看这些,张晗以为这就是他的身份证,只是接下来那些他就理解不了。
    性别:男,Alpha。
    住址:魔都XX区XX路XX号。
    国籍:华夏共和国。
    看完这些,张晗哪里还能保持淡定?他立刻打开电视,开始收看节目。
    电视剧他没兴趣,张晗却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台不放。左上角的标志是那么显眼,吸引了他的全副注意力。
    魔都电视台二套,呵呵,多么有意思的事!
    张晗随手转了几个台,中央一台,名称差不多,可台标却不一样,帝都电视台,这就跟魔都电视台一样,他以前听都没听说过。手机这些还好整,要把电视台全给改了,这得多大的能量,多大的工程?
    到了这个时候,张晗再也没办法自欺欺人,要是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可就真成傻子了。
    张晗机械地走到洗漱台前,拿起剃须刀,将胡子刮干净,头发也梳整齐。看着镜子中人的模样,他木愣愣地走回卧室,颓然地倒在床上。两个人都叫张晗,长相也极为相似,就跟双胞胎似的,只要原主保持合理的作息,两人几可以假乱真。
    可再相似,张晗也分得清,他已非他,两人身高相仿,但他的五官要柔和一些,骨架也相对略微纤细一点。
    饿了吃,渴了喝,浑浑噩噩过了两天,张晗被一阵铃声打断了颓废的生活。
    “张晗,你皮痒了是不是?这都几点了,你还没起?离试镜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你又不是不知道魔都的交通,再不去就赶不及了。”裴靖宁的怒吼声,终于将张晗的灵智给唤回。
    “我这就过去。”张晗稀里糊涂地将裴靖宁安抚好后,才恍然想起他答应了什么,忙回拨电话,“我身体不舒服,试镜不去了。”
    “你说什么?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帮你争取到的角色,别人想要还不一定有,你真不去?”裴靖宁语调扬高了几分,“刚才我听着就觉得不对,嗓子都沙哑成那样子。你给我个准话,你到底要颓废到什么时候?”
    “呃。”张晗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讲,总不能说原主灵魂已经消失,被他取代了吧?那下场光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支吾了好一会,他才开口,“我想通了,不过头痛得厉害,试镜你帮我推了。”
    “行,再信你一回。”裴靖宁虽然这么说,但那语调,那话音,在在表明他心中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总算将眼前这茬事给应付过去,张晗心神一松,仰躺在床上。
    要是真让他去试镜,那他岂不是很快就要穿帮?再不济也会被人说成是走后门进的。张晗可是半点演技都没有,指望他试镜成功,那其他人这日子估计都活到狗肚子里了。
    张晗捂着发胀的额头,揉捏了许久,才感觉舒服一些。
    两天前,张晗就受过一次打击,没想到他在获取更多信息后,还有更厉害的在后头等着他。
    ABO,呵呵,这可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好在原主是个Alpha,不会对张晗的生活造成太大困扰,要是第二性别是个Omega,这叫他怎么活?
    张晗查到Alpha有个易感期,跟Omega的发情期类似,不过间隔时间很长,也更可控,一般半年到一年才会发作一次。
    这些都只是资料,没有亲自体会过,张晗实在无法想象易感期身体究竟会有什么反应,见家里有抑制剂存货,这事暂且被略过。
    原主有记日记的习惯,这非常有利于张晗理清原身的人际关系。日记中记录最多的便是一个名叫柳希的人,其次就是跟他通过电话的裴靖宁,想来那个柳希就是裴靖宁口中选了别人的O。
    三人从小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就连上的大学都是同一所,只是最终原主和柳希没能走到一起,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三人无依无靠,各自在自己的领域打拼,过怕了穷日子,奔向更美好的生活,实也无可厚非。可对于一直把柳希视作未来伴侣的原主而言,无异于一次致命的打击。
    原主颜值还不错,但在盛产俊男美女的娱乐圈中,却不那么起眼。从日记中可以看出,裴靖宁一开始是反对他走演艺生涯,不是因为相貌,像他这样面容不算出众,身材上佳之人,在娱乐圈中站稳脚跟的不说比比皆是,至少数量并不稀少,问题出在性子和演技上。
    原主个性沉闷,不是能言会道之人,这非常不利于他的职业发展,加之演技也只是一般般,可想而知,他的演艺生涯会面临多少磕绊。
    事实也如裴靖宁所料那样发展,原主事业一直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从始至终都在配角中间徘徊。从大学末段开始出演小配角,到现在毕业两年也还在配角上挣扎,只不过目前情况好一点,张晗已经能出演三配四配。
    可喜可贺,这也是一大进步不是?照这么发展下去,说不定原主还真有出演主角的那天,可惜,一切都在两天前戛然而止。
    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原主并非懦弱之人,这次实在是打击过大,才会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呵护了十几年之人,突然另投他人的怀抱,怎能不心痛?
    理解归理解,张晗还是为原主不值,或许这就是恋爱中人跟单身之间的区别。
    合上日记,张晗翻开另一本笔记,见到上面的内容,顿觉精神一振。原来,原主除了银行卡密码之外,其余都记录在这个小本子上,这大大方便了张晗。
    裴靖宁开了一家小型经纪公司——辰星,旗下包括他自己在内,总共只有三名经纪人。大牌明星什么的就算了,肯定不会投入他们名下,公司里唯一一个刚晋级二线明星的柳希跳槽其他公司,辰星手里握着的只有一些三线明星和新人。
    公司其中小半资金便是原主所出,张晗是辰星唯二的老板之一,只是他赚的钱大都花在柳希身上,要不然,凭什么公司其他艺人都还在三线开外徘徊,唯独他一人异军突起,杀入二线?还不是公司资源都倾斜向他,可惜啊,最终不管是辰星还是原主,都没能留住他。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还真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张晗并不在乎这些,他对当演员没兴趣,让他眼前一亮的是原主的爱好,原身从小喜欢文学,若非想要陪伴柳希,恐怕也不会考入影视学院。
    这正合了张晗的意,有这么个由头在,他也不用编借口,直接拿现成的过来用便是。到时候裴靖宁问起来,他完全可以拿情伤来搪塞。
    想清楚后,张晗拿着钱包出门。手上现金不多,他得先去把银行卡密码重置一下,不然过阵子就该吃土了。
    这是张晗两天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门,望着陌生的地方,他的神色很是复杂。小区不算大,但也不小,张晗转了好一会才找到大门。
    在门口驻足片刻,将“向阳小区”几个铜字深深映入脑海,张晗这才随意挑了一个方向朝前走。
    从银行出来,张晗想着卡上的数字,便不由一阵头疼。原主对柳希那真是全心付出,却得到这么一个结果,实在是让他唏嘘不已,更让他心烦的是,卡上也没多少钱,还不够交下一次房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