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三十一天 作者:秦之

字体:[ ]

 
文案:
重生回来的那一天,我一个人在医院的天台上,抽了整整一盒烟。
我一直以为,一颗真心,换回来的,也必定是真心相待。
现在看来,仍旧是我错了。
方明远,这一次,我决定要离开你了。
——生景
你错付我的,自有别人给我。
我错爱你的,自会去爱别人。
这是一个死后重生又重新要被害死的故事,受有些呆蠢,其他无。
主受,请注意下面主角栏↓
前两个才是正CP,三个字的是攻,两个字的是受,站错概不负责【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日更,不会卖萌,就酱。
谢谢鳗鱼饭的封。
 
内容标签:重生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生景,韩少阳,方明远 ┃ 配角: ┃ 其它:宠文
 
  ☆、第一天
 
  2015年12月21日,我死了,被一辆新型自由光从正面撞上,强力的冲击致使我死死卡在方向盘与驾驶座之间,车前身被彻底撞毁,挡风玻璃炸碎了一地。即使有气囊缓冲,我依然清晰地感觉到玻璃碎片扎进了我的胸膛。
  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要死了。
  我是生景,触景生情,生景。
  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生景睁开眼,强烈的头晕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床头闹钟正好指在三点整,身后有个人在嘟嘟囔囔的正说着梦话,生景回过头,看到是蔚然。
  “……”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撞车的慢镜头还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回放着,身子能清楚地感觉到那种被撕碎般得疼。即使这样睁着眼,也依旧感觉有血源源不断地从额头上滑落,大股大股的,糊了他一脸,再快速地滴落到胸前。
  生景抬手摸了摸,其实什么都没有。
  他不甚清明地眨眨眼,再看一遍,依旧什么都没有。
  “?”
  他坐了起来,细微的光亮来自窗外的霓虹灯,他正好住在一个24小时便利店的楼上,招牌整宿亮着,他再看看表,是凌晨三点钟没错,不,准确的来说,已经三点零五分了。
  七宝见他醒来便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跃到了他身上,好歹也是个十多斤的胖子,这一砸还真是有些分量。生景接住它,捞进来搂在自己怀里,蔚然在边上又嘟囔了一声,翻个身继续睡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他有些闹不明白,他感觉自己可能是做了一个噩梦,只不过那一瞬间的撞击过于清晰。而如果这是真的……
  他看了一眼边上的蔚然,这位大爷正睡得舒爽,甚至还将手伸进裤裆里挠了挠,生景抬手在他的脸上掐了一下,蔚然吃疼,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
  “你他妈有病吧,大半夜的不睡觉捏老子干嘛?”
  生景没理他,自己下床去倒了一杯水,“你为啥还在我这?”
  “啊?”
  蔚然见他这德行也有点懵:“我说生景,你没事吧?”
  “不是说好了庆祝我终于摆脱那个死人渣,去酒吧大喝一场,然后住你这的吗?你看我东西都搬过来了,你不会睡一宿觉又反悔了吧。”
  生景皱起眉:“你分手不是上个月的事吗?”
  “呸呸呸,你咒老子呢是吧,我他妈才刚闹得分手,哪来的上个月!”
  他们俩正嚷嚷,门口大门突然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蔚然又骂了一句:“他妈的有病吧,大半夜的跑过来?”
  生景回头,他脑子里有个清晰的影像告诉他来人是方明远,他会右手开门,将车钥匙放在门口鞋柜上。先脱左脚的鞋,袜子是黑色的拇指袜,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咦,怎么还没睡?”
  方明远推门进来,将车钥匙随意撇在鞋柜上,用脚踢了皮鞋,他看到屋里没开灯,但客厅有两个人明晃晃的站在那,吓了一跳,看清是生景和蔚然之后才松了口气:“咦,小景,怎么还没睡?”
  生景很慌。
  他现在完全不知所措。
  这些画面都似曾相识,就好像在不久之前刚刚发生过。他甚至知道方明远下个动作是解开领带,将西装搭在沙发上,并且一定是左边的第三格,挡住那个龙猫抱枕的半张脸。他下一句话会问他为什么不睡觉,失眠了吗?
  “嗯?小景?”
  生景反应过来,他看了看方明远,再看看蔚然,迅速地走进了客房。床上的床单果然被扯了,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酒后呕吐物的膻腥味,蔚然还在那摸着鼻子挺不好意思,“哎呀呀,我明天就给你洗了还不行吗,大晚上的,咱们睡吧。”
  生景回过头,他一只手按着砰砰直跳的心脏,长吸了一大口气,一字一句地问他:“现在是几月几号?”
  “啊?几号?11月21啊,你昨天不还跟我吹牛逼能喝10个的嘛,喝懵了?”
  生景又没理他,他自己又奔回了卧室,翻到手机一看时间,果然是2015年11月21日。
  这他妈怎么回事?
  他清楚地记得今天应该是2015年12月21日,方明远昨天晚上跟他说过几天的圣诞不能一起过了,他要飞美国。而他还在等职称考核的最终结果,公布就在这两天。
  他今天早上八点出门,八点二十到了单位附近的红绿灯,等灯的时候被另一个路口闯出来的自由光迎面撞上,车牌他都记得,XAY4787。
  可是现在……
  他再看一眼手机,是2015年11月21日没错,“小然,你们不是合伙耍我呢吧。”
  蔚然:“?”
  “我他妈大半夜不睡觉有病闲的耍你玩?你跟我说你到底怎么了,不会睡觉睡魇着了吧。”
  生景仍是不说话,方明远看他这样慌了慌张的跑来跑去,又一副遭雷劈了的表情,不放心地问:“小景,你没事吧?”
  蔚然这时已经上床了,他可没方明远的那个闲心,自己喝了酒脑袋正疼呢,于是大大方方地往床上一躺,卷着被子冲方明远抬抬下巴:“我说远哥,你大早上的过来是要办事吧,真不好意思,现在就这一张床,不然你们玩点情趣去沙发?”
  方明远也没理他,蔚然嘟囔一句“惯的”,便自己翻个身睡觉去了。
  生景始终没有说话,方明远一只手握住他的手:“小景?”
  “嗯……嗯?”
  “你在想什么?”
  “哦……没有。”
  这几分钟发生的事实在让他反应不过来,方明远还在锲而不舍地看着他,大有问个究竟的意思。生景叹了一口气,也回握住他的手:“怎么现在过来了?”
  他们来到客厅。
  就诚如蔚然所说,现在只有一张床,他大少爷在那舒舒服服的占去了半边,摆明了就是不想给他们用。生景只好拉着人来到沙发上,他知道最多再过不到五分钟两个人就会在沙发上滚起来,一共滚两次,第二次蔚然会在他特别关键的时候出来倒杯水,告诉他叫的时候小声点,特别扰民。
  方明远已经去洗手了,待会儿他出来会顺手从兜里掏出个避孕套,沙发这没有润滑油,他还要进屋去床头柜那取。取的光景方明远就会脱光衣服,内裤都不剩,全\裸出镜。
  生景叹了一口气,一只手附上额头:这他妈算什么事啊?
  方明远已经过来吻他了,嘴在他的嘴角与颈间不停地磨蹭,手已经沿着腰线摸上了他的胸口,生景瞪着眼睛瞅着天花板,真是提不起一点兴致来。
  这就好比你原本想下个钙片撸,但下好之后发现这个片儿你其实早看过了,情节什么的全部一清二楚,你还撸得下去吗?
  答案是:不能。
  于是他一只手抓住方明远还在他身上点火的手,偏开头避开他的吻,直直望向他:“对不起,我今天不想做。”
  方明远看他,将身子微微地撑了起来。
  这个男人有着非常冷峻的面容,鼻梁很高,眼窝深陷,专注地瞅着一个人的时候会显得很凛冽。当初他就是被他的这个气质吸引,一头扎进去根本就没想过要出来。蔚然时常骂他简直就是犯贱,约个男人还他妈是倒贴的,你说你贱到什么程度了?生景对此是不以为然的,他们这些边缘人士,合则来不合则散,今天看顺眼了啪啪一场,明天出门后谁也不认识谁。
  没什么好较真的。
  真的,宝贝儿。
  生景将手附上他的眼,他不敢深究方明远的目光,方明远低头亲亲他,翻身起来将他拉进自己怀里:“好的,你不想做那就不做。”
  可最后他们到底还是做了,不仅在沙发上做了,还在浴室里做了一次。
  在浴室做的时候蔚然踹门进来,手里提着一个杯子,对他哼了声:“喂,你叫的时候小点声,劳资睡觉都给你吵醒了,特别烦。”
  方明远抬起一脚干净利落地踹上卫生间门:“滚!”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不可描述改了第一章,有兴趣的姑娘可以私信我微博@-秦之看原版。
骚瑞,鞠躬。
 
  ☆、第一天
 
  生景现在可以确定,他重生了。
  没有穿越,没有异世,世界还是之前的那个世界,不过时光退回到三十一天前,他也还是那个他。
  这个时候方明远已经走了,他早上要开早会,那个混蛋一过来就泰迪附体,嘴上说得好听,都依他,最后还不是抓着他玩命儿地做!姿势摆了好几种,持久力又那么惊人,做完后连清理都来不及帮他清理,又急急忙忙套上衣服走了,CAO,当老子是个鸭吗?
  “你他妈本来就是鸭,还是那种不花钱就能嫖的。”
  蔚然在后面踹了他一脚:“去,给老子做饭。”
  “该你的。”
  生景不理他,继续趴在床上愣神。他现在有太多事情转不过弯来,根本就抽不出时间理这位大爷。蔚然看看表,已经八点多了,“喂,你今天不上班吗?”
  哦,对哦,我还得上班。
  他烦躁地抓了抓脑袋,伸手够过来电话给他们科室主任致了个电:“我刚才才被通知上午燃气公司的要过来检修天然气,去不了了。”电话那头“啥”了一声:“不行,都说了今天上级对口科室要过来考察,你必须过来!”
  生景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不行。
  他们科室今天根本就不会有人过来考察,他记忆里没有这段。
  可是,他记忆里也没有他请假这段。
  今早上他以各种理由借口拒绝方明远,方明远虽然表面上答应,但到底还是做了他两次。
  虽然第二次转战到浴室,但蔚然依旧是端着杯子过来嫌他吵,连说话的语气都没变。所以说,即使他尝试着去改变,但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那我就是还得死是吗?
  三十一天后?
  哦,真他妈够了。
  他爬起来,不情不愿地穿起了衣服。蔚然还像个大爷似得歪在床上哼唧着玩手机,生景问他:“你不去开店?”
  蔚然摇脑袋:“不去。那混蛋今天肯定会去店里头堵我,老子才不要去自投罗网。”
  生景又问他:“那他就不会找到这里?”
  蔚然说老子不给他开门不就好了,到时候他来敲门老子就装不在,他总不能撬锁吧,告他私闯民宅你信不信。
  生景摇头,“你就作吧。”
  蔚然说呸,分明是他不知好赖!“嗳我说你到底还走不走了,上班迟到不用扣钱了是吧。”生景看看表,都他妈八点半了,“不说了,我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