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 作者:龙柒(下)

字体:[ ]

 
    第131章
    
    “凌沐。”男人终于站到了最高的台阶上,从仰视变成了平视,进而垂眸,盯住了他,“终于找到你了。”
    一百多年的隐姓埋名,任凌玄翻遍了妖界人界也绝对找不到这个男人。
    因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又谈何寻找?
    楚暮云看着他,一言未发。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似乎那横跨的时间会因为这漫长的注视而消弭,似乎这样看下去就能让时光倒流,回到最初,回到最好的时刻。
    可惜……
    这都只是似乎。
    毫无征兆地,楚暮云扬手,长剑破空而来,他身若游龙,气势如虹,剑气横扫间,出手便是没有丁点儿情面的致命杀招。
    凌玄持剑相抗,两把神兵利器撞到一起,强势的气流波动将金属的撞击声抹去,向外急速扩散的强大威势震得整个山门都晃上一晃。
    剑锋之前,凌玄眉眼扬起,眼角尽是狂热:“百年未见,你便是这般迎接我的?”
    楚暮云微笑:“不喜欢吗?”
    话音落,他急速后退,长剑化鞭,看似绵软,其实坚韧狠戾,挥洒而去,直袭面门!
    凌玄反应极快,他一个后翻躲开,却仍是被鞭尾扫到,面颊被划破,有鲜血溢出……
    并不是很深的伤口,可落在那俊美的容貌上却额外的触目惊心。
    楚暮云却没有丝毫停顿,欺身而上,对着他的小腹又是凶猛一击。
    凌玄瞳孔猛缩,错身闪开,只在这瞬息之间,一团火色光球从他身侧擦身而过,轰隆隆炸在白玉阶梯上,成了一个骇人心魂的漆黑深洞。
    “再不认真起来……”楚暮云盯着他,勾唇,“真的会杀了你。”
    一句话,连字尾都没落下,楚暮云再度出招。
    凌玄凝眉,眸中簇起了火焰,整个人都像是被点燃一般,阴骘褪去只剩下刻入骨髓的狂妄不羁。
    凌沐,终有一天我会打败你。
    而那时候,你再无处可逃!
    电光火石间,两人过招数百,楚暮云并不想毁了辛苦建立的凌云宗,所以边打边退,直至远离了这篇建筑群,他才使出了全力,为了赢凌玄而赢。
    一场颤抖,日落月升,月归日明,几番循环后,楚暮云终于锁住了凌玄的喉咙,成功压制了这只成熟的小狼犬。
    凌玄看着他的眸色不变,半点儿没有输掉后的气馁,反而燃起了更加强烈的战意——那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获得胜利的渴望,那是对战斗深入骨髓的狂热。
    那是印在灵魂上的‘愤怒’,是他的本性。
    楚暮云看得清清楚楚,轻笑道:“没什么长进啊……”
    凌玄蓦地伸手,一把握住了楚暮云的手腕。
    楚暮云想挣脱……或者该说想要杀死他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因为这小狼犬的气力已经空荡荡,打了这么多天,两人早就胜负已分。
    楚暮云不止是略胜一筹,他其实在第一天便可以成功碾压他,打这么久,不过是为了让他心服口服。
    当然……对方似乎并没有服。
    楚暮云刚要开口,凌玄却一把将他拉近,对着他的唇便咬了上来。
    楚暮云可以躲开,但是他没动。他也没有回应。
    凌玄如同在发泄着一般,扣住他的后颈,在他的嘴里疯狂席卷着,急切地索取着,又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楚暮云能感觉到,那从唇舌间传来的不甘、恼意和铺天盖地的愤怒。
    因为他的离开而愤怒,因为被抛弃而愤怒,因为百年的不肯相见而愤怒。
    直到……凌玄松开了他,将他拥入怀中,沙哑的嗓音响在他耳边:“为什么要离开?”
    楚暮云的下巴落在他的肩膀上,神态间一片平静:“你没资格束缚我。”
    凌玄拥着他的手猛然用力。
    楚暮云却反手探到后腰,一点一点将他的手掰开,以缓慢但却让人无奈的力道从这个怀抱中走出。
    “阿玄,我有自己要做的事,不可能一直陪着你。”
    凌玄的眸子渐渐冷了下来。
    楚暮云看着他,忽然扬唇,笑得很温柔:“你掌控不了,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是你无法改变的。”
    何其耳熟的一句话,何其似曾相识的一幕。
    凌玄开口,完完全全地遵从了本能:“……我可以。”
    楚暮云并未在意,只是眼角微垂,缓声道:“那就试试吧。”
    说完这句话,楚暮云手心聚力,蓦地将凌玄一掌推了出去。
    一阵阵尘土飞扬,红发男子直直撞到了末尾的山墙上才停了下来,这一推的余力极大,那山墙一阵轰隆巨响,落下了无数碎石,几乎将那修长的身影尽数埋没。
    楚暮云看都未看,转身离开,回了凌云宗。
    又是三年,凌玄再度登上凌云宗。
    楚暮云冷眼看着他。
    凌玄扬眉,露出白皙的牙齿,唤他一句:“师兄。”
    他成了凌善第六位弟子,也是最桀骜不驯的一位。
    代行之术已经大成,楚暮云不介意让凌玄留在凌云宗上,但他仍然是墓人,仍然要守着相应之体。
    说来也是有趣,凌夙云体内明明滋养着凌玄的一缕游魂,这两人合该见面便觉得亲近才对。
    但事实是,凌夙云极度厌恶凌玄,而凌玄一直在试图杀了凌夙云。
    自凌玄的游魂完全融入凌夙云之后,凌夙云便回归了自我,再也没有半点儿与凌玄相似的地方,与之相对的是,他的悟性也降了下来,修为止步不前,再也没有大前程可言。
    这样的资质,应该是完全激不起凌玄的战意,可是……凌玄对他抱有的是切实到无法遮掩的杀心。
    原因是什么?
    楚暮云当然知道:因为他处处护着凌夙云,几乎与其形影不离。
    从凌玄拜入凌云宗后,楚暮云便再没有与他交过手。
    可凌玄的一次误伤凌夙云,却激怒了楚暮云。
    那是楚暮云第二次与他交手,而且是盛怒之下的单方面碾压。
    从此之后,凌玄盯上了凌夙云,因为他只要对他出手,楚暮云必然会与他一战。
    而且是没有丁点儿留手,满溢杀机的生死决斗。
    几百年的时光在这无解的循环下逝去。
    凌沐为凌夙云付出了一切,从天之骄子沦为‘看门狗’。
    凌玄离经叛道,因杀孽深重引起众怒,最后被逐出了凌云宗。
    距离遇到暴食还有不到一百年时间了。
    而楚暮云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未做。
    
    第132章
    
    百年后,暴食杀了凌夙云,死得那叫一个透透的。当时楚暮云正在现场,所以他必须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否则相应之体死亡,代行之术受损后,凌玄就又该被关回去了。
    这时候懒惰还是个小可怜,逆天而行的还魂丹还没诞生,起死回生这事还是很有难度的。
    楚暮云筹划了几百年,各种思路都过了好几遍,才总算摸到了点儿门路。
    既然没法在死后挽回,那就在生前做些手脚。
    未雨绸缪远比事后补救要容易得多。
    楚暮云翻遍了古籍,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行性颇高的办法。
    给凌夙云体内植入一个傀儡,这相当于平白给他加上一条命,死一次,只要激活了傀儡,还能再度活过来。
    虽说这傀儡制作起来极端复杂麻烦,但这难不倒楚暮云,更不要提从现在开始准备的话还有几百年的时间,足够了。
    眼瞅着时间一点点地逼近,楚暮云给凌夙云养的傀儡已经成型,缺的只是最后的一颗灵引草了。
    有了这个东西,只要凌夙云一死,催动灵引草便能够复活。
    只不过这灵引草颇为稀罕,楚暮云发动了手中的资源整整找了一百多年才终于有了消息。
    而这消息也算不上好,因为这灵引草竟然在万象宫中。
    万象宫是哪儿?
    正正是那被迷阵环绕,神秘莫测的色欲的居处。
    对楚暮云来说,进出万象宫是极为简单的事,毕竟他在那里住了那么久,无论是外面的迷阵还是里面的地形都已经颇为熟悉。
    只是他真心不太愿意过去。
    不提其他,单单是和谢千澜撞上就有够麻烦了。
    尤其这身体和沈云还有六七分相似之处,若真是碰上了,谢千澜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他走?
    虽说他如今的修为和谢千澜不相上下,两人过招未必能分出胜负,但也正是因为相差不大,所以他没办法遮掩自己的样貌。只要碰了面,什么伪装谢千澜都能轻易看透。
    到时候可就不太好办了。
    可是这灵引草是在太过少见,这次找了百年才有了丁点儿消息,且不提下个半年有没有可能再寻到,即便是找到了,他却也等不起这一百年了。
    虽说不想去万象宫,但思前想后,楚暮云还是决定走一遭。
    只不过他会做足准备,一是要尽量避开谢千澜,二是要提前去见个人,把他绑在身边过几天。
    零宝宝:“阿狐看到你肯定又要哭唧唧了。”
    楚暮云微笑:“这几年都没见他,也不知道他修炼的怎么样了。”
    “……”零宝宝对那位的秉性颇有了解,所以他只能:狐兄,自求多福。
    却说在一栋华美院落里,呻吟到嗓子都沙哑的小狐狸蓦地打了个喷嚏。
    他身后的男人一手握住他纤细的腰身,凑过来问:“可是着凉了?让你在水里勾我……”
    就小狐狸这身体素质,别说是水里了,冰窟窿里都能嗨到冒汗,只不过是在水里做了几次,哪里会冻着?
    他总觉得是有人惦记他,不过也没太当回事,察觉到身后抱着他的人手又开始不老实,他转身,白皙的腿环上去,笑道:“可能有些发热,哥哥你要不要试试?”
    这话颇有深意,男人被勾的心痒难耐,只恨不得艹死他才好:“我看你不是热,是……吧。”
    他说着粗鲁话,狐耳青年也不着恼,反而吃吃地笑着。
    少不了又是一场胡来。
    楚暮云找上门的时候,这小狐狸正睡得舒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