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小炮灰一起成神+番外 作者:揽中洲

字体:[ ]

 
文案:
舒红敛生来喜欢药学,无奈被“子承父业”,在母亲去世之后的岁月当中成为了个地道的刀尖舞蹈的地下佣兵。任务间的空闲时间是他唯一能稍稍松懈的时候。
他偶尔就会在这种时候看看小说。在最难挺过去的时间里看到了某西幻小说中的一个小炮灰为了活下去的一次次挣扎,突生同病相怜之感,也添了一份珍惜这条命的决心。
一日任务中中了陷阱,醒来之时发现自己竟然就进了那本书中的世界。等待了一些时日之后,他成功的见到了那个在设定中永远长不大的混血精灵。
他突然想要向这个如同当年的自己一般深陷泥沼的精灵伸出一只拉他上岸的手,于是干脆就把对方收为了学徒。
此后那精灵无论是抢主角的传承还是像原著中一样成了亡灵法师,总还有他护佑着。
不过,本来只是想要让那努力活着的精灵活得更加肆意一些的。什么时候竟然不舍得让对方独自高飞了呢?
舒红敛:ㄟ( ▔, ▔ )ㄏ
狄伦:(╯#-_-)╯╧═╧
注(稍剧透):
1.作者喜欢强强,所以受君并不是“纤弱少年”那一款。不喜误入。
希望大家喜欢本文。
 
内容标签:强强 奇幻魔幻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红敛(杰罗姆·赛),狄伦 ┃ 配角:雷,朱妮娅,芬妮,其他人 ┃ 其它:穿书,强攻强受,炮灰,魔法
 
 
  ☆、崭新
 
  舒红敛仔细的辨认着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天花板。
  诡异又独具美感的纹络爬满了整个八边形的空间,反射着一旁的厚重帘幕中透出的微光,几簇莹润的水晶和不知名的宝石镶嵌其间,构成了一幅奇特的星图,看起来似乎有什么隐秘的含义。
  这种奇妙的布置的每一寸都恰到好处的契合着舒红敛的审美,但他显然无心欣赏。因为他对于自己来到这里的过程一无所知,而且无法判断这应该属于哪一片地域,或者说,是什么人的地盘。
  他抿着嘴唇跳了起来,像羽毛一样轻盈的落到了窗户的死角处,左手习惯性的去摸贴身的刀片,意料之中的只触到了一片温软的肌肤——身上的衣物都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换成了样式繁琐的睡袍,这些凶器又怎么能留在身上?
  奇怪的猩红长发随意的披散开来,藏在头发里的特制钢丝绳不见了。手臂里特制的合金针也在之前的那个任务就被用掉了。现在真是手无寸铁了呵。谁能想到那个表情狰狞愤恨成那副样子的委托人居然会通知了目标一起设下精巧狠辣的陷阱,就为了等他自投罗网呢?
  怪他因为最近平叛的事情太烦躁了,竟然就这么因为大意最终带着重伤才跑了出来,因为失血过多躺在了自家老巢旁边的巷子里,被这看起来就背景不浅的不明人物捡了回来。
  只能祈祷捡他的是个爱情小说中毒的女性,目的不过是想尝试一把“野狼报恩成家犬”的戏码罢了。
  舒红敛因为自己的想法嗤笑了一声。这种想法成真的概率就和真的有神会回应他这样的人渣的祈祷一样不靠谱。他随手拿起了一个空的水晶瓶子把玩,猛地回过神来,发现左手边竟然按照自己往常的习惯放着一个实验台,虽然上面的药剂他都不认识,但是摆放的方式和这实验台的样式都熟悉的可怕。
  如果不是他的记忆相当连贯,他会以为这里本就是自己的地盘。
  是谁,对他的了解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可能是仇人。这样了解他的仇人,可不会留一个还有药剂和材料的实验台给他。
  舒红敛手腕微微用力,在地上摔碎了手中的瓶子,然后飞快的躲到了门边,才开始检查手上是否被沾上了什么毒剂。却不能有什么发现。那瓶子也只是个空瓶子,没有像他怀疑的那样吐出什么不明气体。反倒是摔裂的瓶子的碎片终于让他得到了武器。
  他从身上的睡袍撕下一条抱住了碎片的一端,将这个简易的“匕首”握在了手中,凝视着那个雕刻着古老字符的金属门。
  老式的把手看起来一拧即开,连一个锁扣都没设定,看起来就十分可疑。但是一种莫名的直感告诉他,门外没有活物,想要出去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搏上一把,于是他又撕下一条布料垫着空闲的右手,缓缓的将门无声的打开。当打开的缝隙勉强足够他通过的时候就迅速的闪身出去,在一片足以藏身的阴影中放缓了呼吸,几乎和身后的墙面融为了一体。
  有什么不对劲。不是什么危险的预感,是他的躯体发生了变化。是一种微妙的不同,比如肌肤的触感,比如一个同样的纵跃动作爆发出的力量。事情变得更加有趣起来了。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连身高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之后。
  是被注射了什么有趣的药物,还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有什么东西靠近了,谜底,看来也很快就能揭开了。
  “主人?”一个漂浮着的拳头大小的球形发光体晃晃悠悠的飘了过来,竟然开口说起话来,“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是有什么惊扰了您的睡眠吗?”
  舒红敛微微垂下眼帘,嘴角勾起一个优雅又隐含傲慢的笑容——如果他真的是变成了这东西的那什么主人,凭着这人和自己习惯的相似之处,这个表情总不会错的。
  而且,若是真的及其相像,大概在自己家让“人”带路也是正常的。
  “我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带我去书房。”
  那个发光体果然没有任何疑问,摇摇晃晃的在前方飞着指路,穿过长长的走廊和巨大的会客厅,走下了一层楼梯,到达了规模称得上是“图书馆”的书房。
  舒红敛的目光扫过那一排排的或厚重或轻薄的书籍,还有散乱却有序放置着的卷轴,还有宽大的书桌上一张张整理好的手记。空气里都弥漫着墨水和纸张的气息。
  他迫不及待的坐到了书桌旁边(当然,他所谓的迫不及待就是轻缓的步伐变快了大约0.01%),左手拿起一旁的羽毛笔轻轻敲了敲墨水盒,对在书房门口徘徊着没有进入的光球点点头,那光球就离开了他的视线,顺便还关上了同样是金属材质的门。
  至于那光球究竟从他一个点头中领会了什么意思,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用极快的速度阅览了几页那个“主人”的笔记,舒红敛有些惊讶的发现上面不属于自己记忆里任何一个国度的文字竟然是可以看懂的,待到他理解了最顶端的几页内容之后,他站起身来的动作虽然仍不急不缓,却有了几分雀跃的姿态。爬着梯子去够下了身旁书架最顶端的那本厚重的百科,就站在梯子上翻看了起来,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明显。
  原来是“那个世界”啊。看来那些小说中提到的“穿越”,真的存在呢。那么,他曾经苦求不得的自由,是不是也已经唾手可得了呢?
  舒红敛是个雇佣兵。嗯,而且是个什么都干的地下佣兵。地下佣兵们不像那些和官方合作的佣兵团一样只接一些帮忙战斗清扫探索保护什么的“高级活计”,他们只要接下佣金,就什么都肯做。他们可以说是兼任了杀手的工作,但是有些杀手不接的肮脏活计,也是他们收入的来源之一。
  舒红敛就是这么一个地下佣兵,但是又与其他的很多地下佣兵不太一样。不只是因为几乎所有的地下佣兵听到他的代号“黄昏”都会脸色一变,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他曾经是最大的地下佣兵团“日晷”的首领“子夜”唯一的继承人,在来这个世界之前的那个该死的任务之前已经成为了首领。
  至于一个只喜欢窝在房间里研究药剂的人,愿不愿意当一群随时可能反水的亡命之徒的首领,整天过着在血渍和泥泞中打滚的日子,谁在意呢?
  反正没人会在意一个用别人鲜血铺满自己从五岁开始的全部光阴的人渣的想法。就算是他同样人渣的父亲也是一样。
  也许他幼时记忆里那个美丽温柔的母亲会在意。但是来自冥界的关心显然不能传到一个满是鲜血的罪人心里。
  他当然不是没有抗争过。他曾经为了逃离,有十九次被他那父亲打得半死不活。直到第二十次的时候,他不想活下去了,直接跑去自首。他那父亲派人给他递上一条消息:
  “不自己出来,我就杀光这里的所有人。以后再逃,所有看到你的人都要死。”
  从那以后他就知道了,他想要的自由,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之后才能得到。接着就是连着十余年在生死边缘的摸爬滚打。他不知道自己变没变,大概是变了的吧。做了自己的首领之后,到底要选择道路,昨日在生死之间尚还犹豫不决,今天命运就为他做出了选择。
  重新开始,多么诱人的词汇!
  这个世界虽然他之前未曾踏足,但是并不显得陌生,因为这正是他最喜欢的一本小说。主要情节不是很稀奇。背景改编自某著名的游戏系列的世界观,魔法与剑是世界的主旋律。
  主人公雷出生在名为“黎明”的大陆之上的普蕾提城,正是这片大陆上唯一的帝国所瑞尔的帝都所在地。而主人公,正是帝都中排名第三的葛莱迪家族中的一员,是传说中的帝国第一骑士麦尔肯的后裔。
  雷是标配的主脉庶子身份,废柴魔武天赋,在进入了一个古遗迹当中得到了大陆上已经绝迹的剑歌者的传承之后,驾驭着融合了魔法和剑术的双重优势的剑魂之道,从此一飞冲天。
  在得到传承之前,他在第一次出门游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废弃的法师塔,在其中得到了远古大预言师塞斯的临终预言:
  【我们所“存在”的凡间位面与被我们信仰的不同神明所在的各个混沌位面之间的空间即将发生断裂,从此成为一个新的、只由一个神明统领的混沌位面。】
  他显然是正确的,因为雷所在的时代,由于“断裂”的发生,凡间位面的法则已经将以往被不同信仰的各个种族信仰的各种“神明”的概念在人们思维中干净的移除,就连所有和混沌位面神明有关的艺术作品都被彻底的抹消,甚至唯一还有祭祀活动的宗教组织蔷薇教团的祭祀目的都变成了迎接即将诞生的新神明。
  同样由于“断裂”的突然性,在外界神明的影响被抹消的前一瞬,凡间位面还有很多信徒正在向自己的神明祈祷,大量的信仰之力在传到神明所在的位面之前就被位面之间骤然形成的藩篱阻断在了凡间位面的边缘,之后在一些力量场强大的遗迹的吸引下进入其间蛰伏。
  信仰之力是神明力量的来源之一,也是非神明形成神格的必要条件。当然,这也是作者给主角准备的金手指之一。那个废弃的法师塔中就有一部分的信仰之力,在之后主角遇到的其他遗迹当中统统也有多多少少的信仰之力,同时其中众多前人的馈赠成为了他的助力,同他一起冒险的队友成为了他的女人或者同伴,他的影响力逐渐蔓延了整个位面。
  到了最后,那个唯一的神明位置舍他其谁呢?
  舒红敛很羡慕这个雷的好运气和自由,但是这个在众多按照一个套路写出的小说主角当中并不出众的主角并不是他喜欢这本小说的理由,反倒是其中称不上是终极反派的一个小炮灰使他一直在任务之间的珍贵的闲暇时间中坚持看到了结局。
  就算被血脉的两个来源种族排斥,就算被命运在地上残踏了一次又一次,还是坚持有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和方式来与命运之子对抗,就算死也要苦心积虑拉上庇护着对方的整个世界陪葬,这样的人的眼神,一定很好看吧。
  若是其他任何一个时间段的他见到了这本小说,说不定不会这么在意。可是偏偏在他刚刚接触杀人放火的活计,无数次的想要懦弱的自尽,疲惫痛苦不堪的时候,让他看到了这样这样一个人,怎么说都会印象深刻的吧。
  至于他现在的身份,就更加有趣了。红松地区的领主、炼金术大师杰罗姆赛,这可是那个可爱的混血亡灵法师炮灰的第一个靠山呢,主线剧情和他几乎没什么关系,不仅是熟知剧情之后大有可为,还能见一见在变成亡灵大军统领之前的那人,怎么说都是完美之至。
  难不成这个世界的命运,竟然突然给了他一个拥抱?
  未来会发生什么,还是很让人期待的。
  不过在做出令人愉快的计划之前,不如做一个有趣的尝试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