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见面3秒就重生+番外 作者:凤无夕(上)

字体:[ ]

 
正常画风版文案:
老师:岳林静,你起来说一下这道题的答案。
被好心同学摇醒的凌敬慢吞吞的站起来,看了看颠倒的习题册:16。
老师(忍着怒气):怎么算的?
凌敬:勾股定理就行了。
老师(忍耐失败):你给我站墙角去!现在是语文课!
 
文艺版文案:
我迈过青春、成长、生死、离散,我渡过千重劫万般难,我咬紧牙关千万百计,才积攒起足够的勇气站在你面前。
你,愿意听一听我的秘密吗?
 
国民男神攻×校园男神受
 
本文原名《夏年年,爱绵绵》
 
对我来说,世间最难以割舍的莫过于,他迎着光,微微弯起眉眼。人如碧玉,目光倾城。 ——夏泽深
 
那个人,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爱我,胜过生命。 ——凌敬
 
时光百转千回,漫长人生路,我终将一人孤单而荒芜的走完。——齐进航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敬 ┃ 配角:夏泽深,齐进航 ┃ 其它:
==================
 
  ☆、死亡和重生
 
  我从没想过,死亡会这样突如其来,更没想过,灵魂,还能复生。——《凌敬·一句话日记》
  意识层深处,人声嘈杂。
  “凌敬,一个新世纪的有为青年,一个深受女人追捧的单身男人,一个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在牺牲与自我面前,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前者……”
  “只是一次恰好的偶遇,那个在水里浮沉的少年却让他义无反顾的放弃了所有,他的大好前程,他无限可能的未来。这是怎样伟大的一种奉献精神!但他并不孤单,人民会追忆他,历史会铭记他,让我们共同默哀,共同祈祷,善良的人一定会在天堂延续他未完的灿烂生命!”
  “他应当被授以荣誉的勋章,他应当被作为世人的榜样……”
  “在这个到处是铜墙铁壁的年代,这样诚挚的淳朴的人性光芒才最让人动容……”
  他挣扎着醒来,所有在翻覆在脑海的魔音瞬间消弭,窗外天光大好。
  吁了口气,大量水流灌进气道的麻辣感,及鼻腔中的酸涩感依旧清晰的残留在身体的感官里。
  濒死的恐惧却已被劫后余生的平和所取代。
  他确认自己还活着。
  但他随即发现,这是个陌生的地方。
  怎么回事?他应当是被救了,但他为什么不在医院,反而在一个从没见过的地方?救他之人的住处吗?
  突然,他顿住了。
  掌心,手背,一次一次,反反复复,眼神随着手腕的翻转一沉再沉,心跳的频率乱了分寸。
  ——这不是他的手。
  目光调转至身体的其余部位,胸腹,腰胯,大腿……这不是他的身体。
  这是一具与他的身体堪称两个极端的躯壳,一次溺水而已,人的体型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心中升起极为不祥的预感。
  他挣扎着爬起来,他需要一面镜子。
  这座房子的格局很普通,卫生间并不难找。
  那块落地的镜子照出了全身,包括一张陌生的脸,一个陌生的身体,和陌生面容所呈现的与他欲要表达的如出一辙的表情。
  他想,这应当是件极其令人惊惧的事情。
  某一天,你醒来,你的思维仍然遵照着你本人的意志,但你的身体却成了另外一具。
  很恐怖。
  意识清晰,记忆鲜明,梦不会这样清楚而分明。
  所以,谁能来给他解释一下,为什么好好的生活会过成了惊悚片?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养肥回来啦啦啦啦~~~~~【尊的养的很肥哦……
因为有些小伙伴不喜欢看重生前的事,所以基本没写重生前,只是粗略的介绍了一下主角的身份。
新文新气象,但肯定还会有新问题,不足的地方请大家多担待,也欢迎提出,作者会勤加思考,努力提高的。
看文看文~~^_^
新文预收~,请多支持~
链接请戳→一日为长,终生在上
 
  ☆、年少和记忆
 
  感谢上帝的“善意”,让我知道了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转变,其实不需要适应多久时间。——《凌敬·一句话日记》
  都说上帝动动手指,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他想,上帝这次的动作幅度有点大了,这岂止是改变,简直是颠覆,在他曾以为会按部就班延续殆尽的生命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静静啊。”头发掺白皱纹几条的老太太在唤他。按理说,在平均年龄100岁的现今,70岁不该显得如此老态,然而,这个老人肩上家庭的重担,一点点磨糙了她的皮囊。
  “诶,奶奶。”凌敬努力扬起一点少年人的天真与明快,但考虑到岳林静的性格、家庭,他只表现的很浅淡。
  “静静啊,来帮奶奶穿个线,奶奶眼睛花,看不清。”
  “好。”
  从他这头到奶奶那头只需几步的脚程,凌敬手脚麻利的穿针引线,得到了奶奶一个温暖而慈爱的笑容,和一句不轻不重的夸奖。
  仿佛这样的场景已重复过无数遍,但对凌敬来说,还很新鲜。
  他不知道是不是该用‘新鲜’这个听上去有些轻视的词汇,因为这个家庭其实不太幸运,命运在其身上加注了太过深沉的枷锁。
  逾百平的房子,装修简练,收拾的干净妥帖,看起来简洁舒适,原应当是不错的住处,然而在这个时代,这些配置已经能用‘清贫’一词形容,这里甚至连个家政机器人都没有。
  但思及这个家庭的成员,一切也就显得相当合理了。
  奶奶,和两个孙子。
  一个精神状况出了些问题,智力堪堪停留在四五岁,另一个虽然足够努力,可惜资质平平,成绩一直处在中下游,更因为长相问题,在学校受了不少排挤、嘲笑,性格日渐孤僻。可能也就唯独对这仅有的两个家人,十六岁的少年人才愿意展露他那少的可怜的笑容。
  这当然不是凌敬的臆测,而是他这几天的亲身经历,加上他从他那个心理年龄五岁身体年龄十四岁的弟弟嘴里撬出的信息,外加自己的一点点推理,稍加整合,从而对这个小小的不完整的家庭有了基本的了解。
  岳林静的确是不幸的,但还远够不到悲惨。
  而如今,他的不幸成了他的不幸。
  岳林静很胖,不是微胖,是肥胖,而且还黑,可怜的五官已经淹没在一圈一圈的肥肉和黝黑发亮的皮肤中。
  这样的面貌,即使在如今这个对外貌并不如从前那般狂热的年代,依然少不了被侧目。
  人都是视觉动物,对于赏心悦目的事物,总是会多一点别样的宽容。然而以貌取人,甚至拿人的短处来取笑别人,也实非君子所为。
  但,凌敬虽然可以对他人的行为表示不赞同,甚至做出谴责,却无力改变他们的看法,以及既定的事实。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走好原本属于别人现在已经属于他的人生。
  四月,天渐暖,来到这个家庭已经一周的时间了,有时候凌敬甚至会觉得,他原本以为的生活只是一场荒诞不经的梦,而岳林静才是他真实的人生。
  可惜过往生动鲜明不可欺,这般的念头,只是一时的恍然罢了。
  凌敬无疑是个能人,思维活跃,逻辑缜密,头脑聪颖,而且接受能力极高。但是有些事情,凭他那敏捷的头脑,也还是弄不明白。
  比如灵魂穿越这类只存在于TXT或A-VI中的事件。
  也许,他还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而有的事,他也至今没有回望——那个叫凌敬的男人的后续。他想,他的身体一定溺毙在了那其实并不幽深并不冰冷的河水里,当那具被河水泡的发胀的尸体被捞上岸时,他的亲人朋友会怎样,熟识他的朋友会怎样,他或许应该去关心一下,但随着灵魂进到岳林静的身体里,他开始截然不同的生活,那些事情好像也变得遥远起来。
  即使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说“我是凌敬”,谁会信?如果再加上三言两语描述与他们一起的过往,大概也只会被怀疑是从某种渠道探听得知,并且怀有不轨目的故意接近吧。
  ——死者已矣,求你们这些商业敌手不要再拿他的生平玩弄阴谋,让他安息吧!
  他们也许会这样说。
  然后他这个只不过换了副皮囊的正牌货只能无奈的笑笑,最终还是会回到现有的生活里。
  路虽很远,但时间还很长,一切还可以慢慢来。
  让凌敬不太能接受的不是这个残缺的家庭,不是与正常人迥异的亲人,而是他要重回初中,准备还有两个多月的中考。
  想想都觉得CAO蛋。
  “静静。”少年的声音带着变声期的粗哑,沙沙的梗在喉咙里,让人听了分外难受。
  “是哥哥。”凌敬随口纠正,虽然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过无数次。
  “静静。”林悦见坚持,又指着自己,“哥哥。”
  少年人其实长得清秀干净,比他哥哥强了不止一星半点,要是没有智力方面的问题,在学校铁定很受追捧,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只能留守家里,甚至足不出户。
  此时他正目光清亮、神情专注的望着他,光线正入他半侧脸,盯着看了一会儿,凌敬垂下眼帘,没再接话。
  林悦见兴致勃勃的跟着蹲到他身边,“静静,你在找东西呀,见见帮你。”
  “哥哥更喜欢见见乖乖在一边,看着哥哥就好。”凌敬微微一笑,原以为自带一股风流,不想换了张皮,只有吓死宝宝的潜质。
  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太听哥哥的话,林悦见默默的缩到一边,默默的看着凌敬。
  正赶上清明小长假,原应是纷纷的雨期,今年却天气大好,阳光暖暖的晒下来,光斑衬在见见脸上,看着就像只柔软乖巧的小动物。
  沉淀了许久的心也变得轻轻柔柔的,凌敬不自禁伸手揉了揉见见软软的头发,见见立刻回以一个天真纯净的笑容。
  其实凌敬并不是在找什么东西,因为该找的他已经在这几天摸索完了,他只是在最后一次确认岳林静是否真的没有日记之类的东西,并不是古怪的好奇心作祟,只是毕竟他对这具身体还是知之甚少。
  在他基本放弃的时候,终于在塞满床底的一堆杂物里翻到了一个绿皮本子。
  鲜嫩的绿色沾了些污迹,有些发灰,大半内页的纸边也都变黑了,看的出来经常翻动。
  ——岳林静的日记本。
  在科技极其发达的现代,手写日记却并不是件落伍的事,反而显得很有情调,通常热爱阅读热爱写作热爱生活,脑子里有点墨水的都喜欢这么做。
  好像享受了太多优越便利的生活,人类反而开始追求返璞归真。
  虽说现在凌敬已经成了岳林静,但灵魂与身体并非完美契合,凌敬总有种偷窥他人人生的罪恶感。
  翻开扉页——我就像陋巷里的臭虫,只敢躲在黑暗里觊觎繁华的人世。
  字迹娟秀,书面整洁,只是满纸的负能量。
  ——我不明白,为什么上帝在创造了王子之后,还要捏出个乞丐。
  失于恩宠,他在嘲讽和抛弃中长大,性格里被塞满了黑色-情绪。他觉得生活给他的,只有莫大的耻辱。从厌恶这个社会,到自我厌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